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大叔 40年的山村养牛有一技之长。每头牛都有两个宝宝,新鲜牛粪也大有用处。

发布时间:2022-01-23   来源:    

栾川县陶湾镇庙底村,在村里走访的时候,看到一户人家的门口摆放了很多刚做好的煤球,于是心里犯了嘀咕:不是说洛阳不让燃煤了么,怎么这户人家还敢在村口晾晒煤球?一打听,原来这不是普通的煤球,而是牛粪做成的燃料。把牛粪做成煤球,你见过吗?

今日娱乐资讯精选阅读推荐:

58岁的冯松林,是伊河源头肖圪垯村为数不多的养牛户,说起来养牛,冯大叔已经有超过40年的经验了。冯大叔告诉作者:初中毕业就在生产队放牛,后来分田到户,家里也养牛犁地,5年前妻子患了脑梗,至今生活不能完全自理,于是专心在家发展养牛。

进入冯大叔的牛棚,是十几头不同品种的母牛。为首的这头西门塔尔牛可是冯大叔的功臣,养了8年,下了9个牛娃。冯大叔介绍说:“(ou,方言:牛)其实跟人一样,也得10月怀胎,喂的好了,恢复的快,一年匀匀实实下一个,要是不舍得喂,母牛恢复的不好,三年下俩也正常。她是一年一个,还没有这头黄牛下的多呢。”

最边上的这头黄牛,算是5岁了,冯大叔晃了晃手指:“三年下了(方言:5头牛),你信不信?”

要说5年下5头牛,还能说过去,3年下了5头牛,难道是一年俩?

“头一年是一个,第二年、第三年都是俩,双胞胎,今年又怀上了,沿(方言:等到)下牛娃就到过年儿(方言:明年)了。看形式(方言:这样子),我估摸着还会是俩。”

连着三年怀双胞胎,这牛也真是太牛了!

冯大叔对作者说:“你看我喂牛喂了镇些年(方言:这么多年)了,我没往杀牛锅上送过一头牛,我就是光培养牛娃,卖牛娃。我觉着,送到杀牛锅上,不美。牛也是有感情嘞,看牛(方言:养牛)是帮咱干活的,干不动了,你给(ra,方言:人家)杀了,我觉着不是那回事。就跟人一样,戏里头不是唱了,老哩干不动了,荆笆拉着送到山上,那会中?”

最近几年,冯大叔每年销售10头左右的牛犊,也没有扩大规模的打算。

冯大叔牛棚里时间最长的已经养了12年,基本上是每年下一头小牛,冯大叔说这头牛,将来就不打算卖了,不会下牛犊了,还养着,养到老死,挖个坑给她埋了。

说起来牛粪制作煤球,大叔关上牛棚门,对作者说:“走,我带你看看。”

院子的一角是个地下室,晚上带小牛的母牛就单独圈在这包间里面。大叔介绍说:“一方面是小牛怕冷,再一个呢,牛晚上看不见,小牛要是卧的地方不对,会叫大牛踩死。就让喂奶的牛隔另(方言:单独)住这里头。”

每天早上,把大牛小牛牵出去吃草,冯大叔就要清理牛棚,用铁锨把地上的湿牛粪铲出来。以前种地主要靠牛粪做肥料,现在农村种地的人少了,牛粪也没有地方堆积,自家地里用不完,没人耕种的地里堆积着容易招苍蝇,冯大叔于是想了一个办法。

冯大叔说:“我看电视,说内蒙古草原上做饭、烤火、盖房子都用牛粪,咱家这么多牛粪没地方弄,我就想着能不能也试试咋着给它利用了。堪美(方言:刚好)咱家有个托煤饼哩打煤机,我就试着用牛粪脱了几个煤球。干了放炉子里烧着,也没有烟,也没有啥臭味,就是不耐烧,做一顿饭得两块煤球。后来我去找了点煤面,主要是牛粪,多少掺一点煤面,耐用了。烤火可美,一点烟也没有。”

“往常和煤托煤球,不是还得兑土嘛,咱这个不用水不用土,直接湿牛粪稍微晾晾就行了。咱喂牛都是草,牛粪里面也是草。有哩说,哎呀,牛粪再说也是屎尿,你咋用这做饭,那多脏。其实他们没使唤,煤球晾干,一点味儿都没有,烟囱里头也没有黑烟,我觉着是不脏。”

正和大叔拉家常的时候,冯大叔的老伴儿出来了,说打算去路上走走。患病后到现在,大婶每天都要在公路上走两趟,努力锻炼着。“我这个手不会动,腿上也没劲儿,光叫男哩照顾家也不中,我想着我要是恢复再好一点了,他也不用恁使哩慌。要不,家里里里外外都没一点空……”

大婶有心帮助冯大叔,可是因为身体原因,很是无能为力。“你一会儿看看炉子里头火,别叫灭了。”

冯大叔应了一声,又开始托起了煤球。

牛粪掺上煤面,搅拌均匀,手拿打煤机,在牛粪上面用力一磕,再左右转动几下,换个地方,再一磕,拧一拧,直到立杆里面的轴完全伸出来,一个煤球坯就算做好了。

相信70、80后的朋友们不少人亲自参与托煤球,或者见到过托煤球,不过牛粪煤球,应该没见过。

打煤机提到适合的位置,一般都是较为平整的地面,冯大叔这儿是夏天拴牛的地方,地面铺了水泥。煤球托离开地面,同时按压上部的压力片,一块12眼的煤球就做好了。

“原来我光觉得不耐用,后来跟别人说呢,人家说你掺点煤面试试,一试,怪好用。以前那煤球,烧完还有煤渣,没地方扔,倒地里头不长庄稼。我这牛粪煤球烧完了就是一把灰,都是草,烧完那不是就成灰了么。上庄稼不耽误事,地还虚。”

“我做过试验,牛粪煤球烧的灰上地,跟草木灰一样效果。做牛粪煤球有一个条件,里面不能有杂质,有草棒子那牛粪不行,为啥哩,牛粪烧着没有烟,可是玉米杆有呀?现在都提倡绿水青山呢,烧煤、烧柴火,烟不是都老大,我觉得牛粪煤球可以推广一下。养殖户的粪有地方处理了,老百姓也可以放心烤火了,两全其美。”冯大叔说。

“有哩给我说,你这牛粪煤球应该申请个专利,能卖钱。我说,这又不是啥高科技,没啥技术难度,有打煤机就行了,买一个也用不上多少钱。谁来问,不管认识不认识,我都给人家说说,这有啥呢?”刘大叔一点不介意把他的独门发明公布出去:“别的养殖户要是也给牛粪找个好出路,那只怕才美哩。你不养牛不知道,真正养牛了,你才知道,牛粪多了也是祸害。”

冯大叔专门交代作者要写清楚:添加煤面是起到延长燃烧的作用,纯牛粪也会燃烧,只是热量和时间没有添加了煤面的好,不只是牛粪,羊粪也可以,只要是吃草的动物粪便,都可以做成煤球。冬季往往是牛羊下仔的时候,牛粪煤球没有烟、没有臭味,还可以给养殖棚取暖,让牲畜更好的增肥、成长。

伊河源头故事,关联阅读:

驼背大叔两筐白菜挑不动,28岁儿子躲小屋,老伴儿来电话破口骂

83岁大爷一人住个大院子,守着洋楼睡平房,不吃点东西不让走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