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小黄文水多肉多污(进了军营就圆了房)

发布时间:2021-10-18   来源:    

“虽然很想说‘我愿意’。”五条悟沉默了一瞬间, 才回答。六眼的拥有者看着那柄长矛,解析着其上流淌的巨量信息,微微挑起了眉毛, “但还是要先问一下——你说这个玩意儿能找到杰, 那它到底是靠什么定位的?”

“你无敌的六眼看不出来?想想办法啊, 最强。”

宇智波带土有点嘲弄地说道。

“哇, 不会吧。这是你的武器哎,难道你不知道?”五条悟却一点也不服输, 一脸惊讶的表情,然后变成了夸张的恍然大悟, “怪不得四战里用得一点也不顺手——”

“够了。”被提到战败经历的宇智波带土额角上蹦出青筋,一脸“我现在不想跟你计较”的表情, 有点烦躁地打断五条悟揭他短的话,“你以为激将法我就会上当吗,幼不幼稚?”

“还不是怪带土君老是要卖关子。”五条悟很没有形象地做了个鬼脸,配合他那张脸和妥妥的成年人的样子分外气人,“本来就是要告诉我的吧。”

“都说了,是你的‘心’。”宇智波带土瞪着他, 颠了颠手里的长矛,没好气地说, “还能是什么东西?也就你身上和夏油杰相关的那个最多了。当然,你想让别人帮忙也行,比如那边那个——”

黑发紫袍的宇智波抬起下巴, 示意了某个方向。

五条悟不用转身都知道,那边站着的是家入硝子。

“什么嘛,不早说。”五条悟一瞬间参透了答案,自言自语似地低声说, “原来是‘记忆’啊。”

“怎么,想好了吗?”

宇智波带土问他。

“当然。”

五条悟看了那边被求道玉钉住的裂缝一眼。

宇智波带土闻言,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挥手召回了求道玉。

那层透明的壁垒也消失了。时间缓慢直至暂停的感觉从身周褪去,在五条悟思考的间隙中,时间的流速已经变回了原样。

周围的众人再次气氛嘈杂起来,脸上都带着还没褪干净的惊讶,因此看起来非常震惊。

尤其是在看见夏油杰跳入裂缝后,宇智波带土的身周就平白多出了一个人。

看起来很眼熟的、银发戴深色面罩遮住下半张脸的忍者,穿着雪白的御神袍,背后能看见鲜红的字样,是“六代目火影”。

而五条悟站在他们面前,似乎已经达成了什么共识。

刚刚发生了什么……?这是在干什么?

有比较敏锐的人如九十九由基、乙骨忧太、七海等人已经隐隐地察觉到在他们没有察觉的一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更甚者,虎杖等年轻人看见银发忍者的出现时,已经惊讶地叫了出来。

惊讶的点,自然是待在银发火影眼眶中、细长伤疤之下的那只鲜红的写轮眼。

上次看还没有的——

大概是在这样想吧。

但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并没有时间去解答他们的疑问了。

在宇智波带土挥手召回求道玉、数个漆黑圆球如黑洞般环形悬浮在他身后时,两人眼中的鲜红写轮眼里的漆黑花纹已经同时疯狂地转动起来。

三勾玉飞速旋转,模糊不清,最终定格在了三尾镰刃的图案。

神威!

撕裂与固定只在一刹那。

失去了求道玉的阻拦、已经重新在以正常的速度加速愈合的漆黑裂缝,在双眼神威的同步发动之下,维持在了诡异的固定状态上。

“快点,五条。”

宇智波带土催促道。

他偏头看了一眼卡卡西,补充道:“这个状态,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五条悟此前一直在沉默,睁着苍蓝色的澄澈六眼盯着裂缝,似乎在观察什么。

到此时,他才应声上前接过宇智波带土递出的天沼矛,却破天荒地什么也没有说。

他低头定定地看着那柄似剑非剑的神器,沉默了半秒,似乎考虑了什么东西,最后下了决定。他扭身,向家入硝子所在的方向招招手:

“大家——!我要说一件事,都听好了哦。”

语气很轻松,但这个男人竖起食指,在说着分外匪夷所思的事情:

“现在,我要把已故的夏油杰先生从这里拉出来——一个小小的、死者复苏的魔术!我一个人就可以做到,但是为了观赏效果,也为了保险,可能还需要几位助手哦。当然,这只是我的一意孤行——”

说到这里,他原本轻松的声音,彻底沉了下来,并不玩笑的脸部表情和湛蓝色的眼瞳里也昭显着认真:

“就算并不愿意帮忙,也没有关系。只需要在台下当个观众就好。”

随着他的呼喊,众人面面相觑,都沉默了下来,有些不明白这位最强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唯有家入硝子意识到了什么,微微皱起了眉头,上前一步,问道:

“你需要几个人,五条?”

“越多越好。”五条悟恢复了轻松的表情,摇摇食指,“当然硝子的话一个顶俩,虽然我真的觉得其实我一个应该就够了。”

“别说那么混蛋的话。”家入硝子嘀咕了一声,但看样子并不是很在意,毕竟对五条悟的每句话都认真计较乃至神经过敏的话,很容易就活成庵歌姬和伊地知那样,“算上我一个。你想要的人选,心里也有数了吧。与其等他们自己站出来,不如叫一声算了。请人帮忙就上道一些吧。”

“好吧。”五条悟难得地听了进去,耸了耸肩,伸出手指,隔空一个个点过去,六眼在人群中转动,“硝子,歌姬,七海海,冥小|姐……对,还有那两个杰养过的小丫头,你们都上来。”

庵歌姬和七海建人等人不明所以,但还是上前了几步,走到了五条的身后。

眼圈还红着的枷场菜菜子和枷场美美子手牵手对视了一眼,擦了擦脸上残余的眼泪,也迈出了步子。

“五条,你叫我们过来是搞什么东西。”庵歌姬怀疑地看着他,似乎没弄清他是不是在开玩笑,“救夏油?这还能救?”

她看了一眼旁边那具羂索被杀死后、倒在地上惨不忍睹的尸体。

太阳穴被贯穿、喉咙都破了洞。脸上糊的都是血。

当然,五条或许要救的不是那个。

但是之前那个莫名其妙地再度出现的夏油,也已经跳进了那个裂缝里,渺无踪迹了。

且不论该不该救、会救上来个什么东西这些问题……这怎么救?

“当然能。歌姬,弱者做不到就不要以为别人也做不到——嘿咻,得抓紧时间了。”五条悟颠了颠握在手心的天沼矛的一端,转头继续看周围没有被叫到名字的人,“喂,还有那些在杰手下待过的诅咒师,你们等一下记得走到前面去一点。听到没?剩下的,高兴帮忙就帮忙吧,不帮也无所谓。”

该男子说完了完全不靠谱的台词后,完全没理被他嘲讽到蹦起十字路口的庵歌姬,将咒力注入了手中的天沼矛。

天沼矛瞬间变形,随着他的心意向后延长了数十米,延伸到了很后面的地方。不用说家入硝子他们,连站在后面的那些学生也可以摸到了。

九十九由基没有被叫到,金发女性却还是好奇地摸了摸延伸到眼前的漆黑的天沼矛,然后赤手握了上去,笑了起来:

“是要救夏油吧?可惜,我跟他的相处时间并不长。但是留下的印象还蛮深刻的,他的计划我也挺喜欢,是不介意帮一帮五条君啦。”

她不远处的乙骨忧太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伸手握住了天沼矛的一部分。

他是在五条悟的学生中与夏油杰相处过最长时间的那个,如果宣战和战斗也算的话。

他似乎也听懂了五条的话语指代的东西。五条悟没有念到他的名字,可能是顾及到夏油杰曾经对他出手的恩怨。

而黑发少年只是低头吻了吻无名指上闪光的戒指,向远在天国的里香说了声什么,然后在同级生们的注视下低声道:“只是为了帮助五条老师而已。如果那是老师的意愿的话。”

“啊,是为了悟的话。”熊猫也用浑厚的嗓音叹息着,第二个走上前去,“说起来,虽然印象很稀薄,我在幼年的时候,似乎也见过那个人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禅院真希想起夏油杰曾经对她口出狂言以及那条被反转术式救回来的腿,扬了扬眉毛。

但少女看了五条悟一眼,还是不爽地啧了一下,然后一声不吭地握住了天沼矛。

同样与乙骨忧太联手与夏油杰战斗过的狗卷棘说了声“鲑鱼”,也上前握住了天沼矛。

“所以说我们都没有跟那个男人相处过吧?!”钉崎野蔷薇看着前辈都走上前,咋舌,有点不爽,“啊啊真是烦死了!明明就只看着他几十分钟而已,这样也要上吗?”

“反正是老师的愿望嘛。”虎杖悠仁开朗地笑着,摸了摸鼻子,伸手握住了天沼矛,“我会无差别地拯救他人,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毕竟那位夏油先生,也是老师很重要的人,不是吗?”

“我会有选择地拯救他人。”伏黑惠说,神色冷静,却也伸手握住了天沼矛,“既然是那个人的愿望的话。”

盘星教曾经的精英们自不用说,早就在前方握住了天沼矛。他们想要救夏油杰的意念比什么都强烈,既然五条悟已经将最后一根稻草递到了他们手中,不管是真是假,因为怀疑而不抓住是不可能的行径。

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都想救那个纵身跳入深渊、将他们留在身后的男人

夏油杰对他们的意义可不仅仅是领袖一样。他是他们这个集体的头狼,也是最为可靠无私的家人。

他从不强求他们与自己观念等同,也会用心地对待每一位家人。

去年的百鬼夜行,要不是他为了掩护一同行动的他们分散了咒灵的数量,在与乙骨忧太的交锋中也不至于败北。

这次也是,基本将他们排除在了计划之外,只将牺牲的范围局限在自己身上,就解决了这次的事件。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也想帮助夏油。

枷场菜菜子和枷场美美子更是一左一右握紧了天沼矛。

夏油杰对她们来说的意义比其他家人都特殊很多。遇见她们是夏油杰人生的转折点,遇见夏油杰也是她们人生的转折点。无论如何,对着牢笼里的她们微笑、用咒灵轻声安慰的夏油杰,脸上沾着血却对她们笑着伸出手的夏油杰,都是拯救她们离开那个地狱的、最最重要最最喜欢的人,是抚养她们长大的、如父如兄的存在。

夏油杰一向都很宠爱她们。三人之间留下了数不胜数的、如今想来还是分外美好和温馨的回忆。

想起日常中与她们相处的夏油大人后,两个女孩都侧过头,无声地流泪。

无数的感情融汇在一起,汇聚在天沼矛上,传递给了最接近裂缝的五条悟。

“做得不错。看来你理解了我的话,也理解了天沼矛的本质。”宇智波带土颔首,没什么感情地评价道,“他们都见证过夏油杰的存在,自然也可以当做助力。”

紫袍的宇智波握着身边银发火影的手,异色的眼瞳望向排列在五条悟背后的一长列人群,冷淡地说道:“但那些感情,并非都是完全指向夏油、想要他回到这里的,所以并不足以成为锚点。”

“你一定要记住一点,助力只是助力,夏油杰是死是活,与他们的人生其实并没有干系。”宇智波带土强调着,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只有你,五条悟。只有你才是关系到夏油杰真正的死活的人,所以你才是真正的锚点。”

同样是与夏油杰曾经做过同窗的、见证了他们两人的学生时代的家入硝子、七海建人与庵歌姬,都神情复杂地望向了五条悟。而冥冥轻笑了一声,在浅色的发辫后扬起红唇,似乎早有预料。

“这种事情,我比谁都更清楚。”五条悟站在最前方,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白发的青年昂首,苍蓝色的六眼望着裂缝内部透出的、如有实质的漆黑流质,专注地凝视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头也不回地回答道,“我和杰的命运,本就是纠缠在一起的。”

——除了我,没有人有资格成为这个锚点。

五条悟的意思,已经清清楚楚。

五条悟和夏油杰之间的回忆,是充满感情的、最为珍重的三年青春,是此后十年里的对峙相望,是2017年平安夜小巷里的告别。

没有人比夏油杰在五条悟的生命里更具有温度和分量。

反过来,也是等同的。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无法遗忘彼此的在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刻痕的关系。

就算有一方死亡,那缘线也会牢牢地捆在手腕上,让生者隔着彼岸拖拽着另一方的重量前行——

正因如此,只要有任意一方迷失,他们都能成为彼此的锚点。

“你清楚就好。”宇智波带土看了他一眼,右眼定格在神威的图案上,伸手揽住了旗木卡卡西的肩膀,嘴上却还是继续说着,“不过天沼矛这样的用法,有个小小的副作用,想来你不会介意。”

“……?”

五条悟心想,你倒是一口气说明白啊。当游戏NPC当上瘾了,非要完成规定的任务环才会吐露新情报?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