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以茶入药(年龄差h)阅读*宝贝腿打开让我尝尝你的味道

发布时间:2022-03-01   来源:    
以茶入药(年龄差h)阅读*宝贝腿打开让我尝尝你的味道

  凯勒伸着懒腰坐了起来,耳边传来微弱的学习机的系统声音。

  【“答对了,小朋友真棒!”】
  【“哇,这么难的题都做出来了呢,这道题只有2%的宝宝答对了噢。”】
  【“慢点慢点,不能因为一直答对了就开始骄傲噢,你看这题就回答错误了。”】
  ……
  小鸟如饥似渴地在学习机上点读着,也不知道连续学习多久了。

  凯勒打着呵欠,把小鸟的水杯倒满,“小诺,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啾!”穆诺就着水杯咋吧咋吧鸟喙,晃了晃尾巴尖,爪子摁着屏幕退出答题测试,点开了一本书,侧着身子邀请凯勒也过来一起看。

  “……”凯勒默默收回准备吸肥啾崽的手,怎么回事,他觉得自己像个不懂事的家长,好像打扰到自家乖崽学习了。
  “是有什么不认识的字吗?” 凯勒凑了过去。

  书名《皮甲系幼崽孵化指南》直接映入眼帘,把凯勒的瞌睡都震醒了,他下的幼崽课程难道是盗版?书里不会还有教小鸟踩背生鸟宝宝的课吧……
  凯勒幻想了一下肥啾崽生的小小只鸟宝宝,手指蠢蠢欲动,好像……吸一吸也不是不可以(呲溜)。

  穆诺翘着爪尖快速翻页,直接调到后面章节,凯勒瞬间被屏幕上的内容吸引了。

  ————
  皮甲类幼崽的孵化,不再像原始兽类那般需要父母轮流用体温孵化。
  只需在幼崽服务中心免费租用一个蛋托,把蛋放置于上方后,再将同系灵晶/灵液/晶币等资源按照说明书卡入蛋托四轴的阵法槽位即可。
  ……
  皮甲类的幼崽破壳后,幼崽一般会遵循原始反应自寻食用蛋壳,部分种族蛋壳质地坚硬,则需要父母将蛋壳碾碎后混在幼崽营养奶里喂食下去。
  幼崽的壳是宝宝成长化形最重要的一部分先天能量,它将决定幼崽未来觉醒时的初步定阶……
  ————

  凯勒:蛋壳!!?
  难道这就是小鸟一直不能化形的原因,凯勒看着小鸟期待的眼神,吃了点没文化的苦的新手爸爸有点点心虚,“蛋壳在我颊囊空间里,回家再给你看。”

  “啾啾!!”穆诺眨巴着眼睛,蹭了蹭凯勒的手背。
  当初他们从冰原星搬家的时候,扔了好多可以换大钱却占空间位置的鱼……没想到仓鼠爸爸居然还把他的蛋壳保留着,他的蛋壳好大,就算敲碎了也好占位置的。

  凯勒被蹭得愈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老父亲,他拿过学习机和小鸟一起恶补了起来。

  引气入体……
  筋脉循环……
  将自然元素吸纳于气府……
  释放元神……

  凯勒看得磕磕巴巴,双眼直接懵圈。这些词汇单独看字能看懂,合在一起,它们认识他,他不认识它。
  看起来非常的不科学,居然还有靠固定手势发出电视剧特效的绝招???

  这是什么东西,真的不是那种应该被火烧光的邪|教传书吗?

  当然不是啦!
  幼崽课本只是初级科普的课程,没有老师带学的话,一般小朋友除去从小耳读目染的原因,对于里面的理论知识还是能看懂的。

  因为——
  穆诺盯着屏幕,眼花了一般,屏幕上的字居然一个一个实体化飘了出来,朝着他的脑门飞了进去,还变成了画面在他的脑海里播放着示意视频。

  小鸟的豆豆眼变得又黑又亮,显然已经进入了某种忘我的状态。
  学习机上的页面,甚至不需要人为操作,已经开始自动播放了起来。

  “咚”的一声,凯勒的脑袋敲在了桌子上,一脸吐魂状。

  穆诺甩了甩了头,如梦初醒,看了看普普通通的学习机,望向凯勒。

  “小诺,我可能需要亿点点时间才能成为合格的爸爸。” 凯勒有点怀疑人生,小鸟的阅读速度快到他都跟不上了,明明小鸟真正接触兽人的知识也没有多久啊。
  大脑吸收过度的凯勒,不仅怀疑人生,还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提前老了,所以学习速度才会跟不上。

  穆诺贴着凯勒的脸,用翅膀尖抚了抚凯勒的额头,“啾”了一声。

  凯勒含泪:“好,爸爸等你学会了教我。”

  得了个艰巨的任务,穆诺学得更认真了,连邢全进来了都没发现

  邢全对着凯勒的工作表单在光脑上给客户发送着取货通知,望了眼桌上的穆诺,小声道:“你要不要带着诺诺直接睡在楼上,你的员工宿舍我还一直给你空着了。”
  邢全当初招聘的时候,员工福利就写着包住的条件,只是凯勒以私人原因拒绝了而已。

  “我再想想。”最近刚好在思考搬家的凯勒有点犹豫,没有再像以前一样第一时间直接拒绝邢全。

  除却天天带着小鸟从地下王国胆战心惊地挤过来以外,德克他们马上就要换班去别的基建了,没有轻轨车的话,他到时候要去挤地铁,人一多非常容易暴露小鸟。
  再加上小鸟处在随时觉醒的状态里,凯勒原本是计划带着穆诺去深山老林隐居的。
  但是现在,凯勒突然发现鸟崽的喂养,不能按照他以前星球的惯有方式,需要重新再做计划。

  “对了……咳,”邢全的脸突然爆红,眼神左右游离,“小老鼠,你是不是到成年期了。”

  “?”已经成年很多年的凯勒,一头雾水,“什么东西。”

  “你这里,”邢全指了指凯勒的脖子,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可是嗅觉最好的大象,你天天这么香喷喷的在我前面晃,我都要怀疑你是在……”

  信息素是每个兽人独有的生物标识,闻起来没有味道,兽人却能从信息素嗅出对方的性别和生理状态。

  邢全之前一直以为凯勒是个单身父亲,再后来以为他是喜当爹,现在嗅到他的信息素发现对方才刚成年,就很离谱。
  “总之,这个给你,上班不许用劣质香水了,混得味道更重了。”邢全扔完瓶子,三步并两步逃似的离开了工作室。

  凯勒捏着瓶子脸色发白,刚刚邢全指的是他腺体的位置……

  ***

  一进家门的穆诺,第一件事情就是快速脱掉玩偶衣。
  穿一整个晚上且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小鸟的翅膀还有脖子特别酸爽。

  穆诺抖了抖翅膀,站在客厅中央,开始跳起了他编的的一套减肥养生操。
  小鸟抻着翅膀有韵律的边敦敦跳,边左右扭着鸟脖子,接着转着圈翘着尾羽活动着同样僵了很久的屁屁。

  “啾?”平常这个时候,仓鼠爸爸会跟着他一起跳的,今天的爸爸怎么还在门边上?
  穆诺拍了拍翅膀,敦敦跳到心不在焉地凯勒身边。

  “小诺,你觉得大象叔叔怎么样?”凯勒僵硬着嘴角,伸着爪子揉着小鸟的翅膀按摩着。

  仓鼠爸爸为什么要问他这个问题,是准备和大象叔叔生小仓鼠了吗?
  穆诺低着头掩饰自己的表情,单脚抬着爪子在半空中滑了滑,轻轻“啾”了声。

  “啊?什么和大象生小仓鼠?”

  穆诺点着脚爪,之前学习的时候,他不小心听到了大象叔叔说仓鼠爸爸到成年期了。
  小鸟听不懂,但是小鸟有学习机。

  穆诺马上就在课本上搜索到了答案,知道了兽人的成年期并不是单纯的按照年龄划分,而是当生理、心理方面达到成熟期时,信息素会自动释放出一种求偶的信号,接着……就和谐的生出小宝宝。
  和成年期相似的还有一种求偶期,不同的是求偶期释放的信号,是兽人可以自主控制的。
  成年期则不是,一般家长都会注意幼崽的成年期,会为没有订婚对象的崽提前准备好屏蔽药剂。

  凯勒无奈道:“大象叔叔闻错了,是爸爸调的香水产生了奇怪的反应。”
  说到这个,凯勒的脸绿了,他之前还以为是香水的特殊引起了大量兽人的注意力,后来被地下王国的兽人说不是同一种香味还觉得有些疑惑。
  现在想来,只是兽人们的嗅觉过于灵敏,提前捕捉到了他情热期的初次微潮。

  凯勒摸着脖子有点愁,他当初走的决绝,自割腺体没有死已经是天赐了,现在怎么还恢复了呢。
  身边没有抑制剂的凯勒不知道邢全给的屏蔽药剂是否对他的情热期有作用。
  看着小小只的肥啾崽,凯勒更担心的是他情热期散发的信息素会不会和影响Alpha一样影响兽人。

  穆诺把脸藏在翅膀里,羞赧地“啾”了一声。
  他居然害怕仓鼠爸爸和大象叔叔真的在一起,然后生出小仓鼠之后不要他了。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QwQ他是一只坏小鸟,仓鼠爸爸有自己的小宝宝明明也很好的,他还可以和弟弟妹妹一起玩。

  凯勒被肥啾崽的碎碎念给逗笑了,“小鸟脑瓜想什么了,我和你大象叔叔都是雄性兽人,生不出小仓鼠的。”

  “啾!”穆诺再次祭出学习机。
  双雄通过一种叫做元神双修的方法,将双方的七魂六魄剥离一小份进行融合后,放置到育幼仓培育。

  凯勒:……
  等一下,这个育幼仓,怎么看起来长得很眼熟的样子……

  凯勒退后一步从颊囊空间里,拿出了当年存放的小鸟蛋壳碎片。

  小鸟脑袋在课本和地上的蛋壳上来回对比,没有什么比有了希望后,再被打碎更难过。
  穆诺再也忍不住“啾”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鸟没有蛋壳可以吃了,小鸟化不了形了。

  “不哭不哭,还有很多小朋友也是在育幼仓出生的了,我们看看他们是怎么化形的。”

  小鸟用翅膀尖蹭着眼尾,抽抽哒哒翻了页,一看……哭得更大声了。

  凯勒抱着小鸟脖子,一下一下地抚着他的背,“会有办法的,我们不急,慢慢来。”

  凯勒也没想到,双雄孕育的蛋,看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却并不简单。
  在育幼仓里的时候,需要夫夫两人保持着同步调波动的输入一种类似精神力的能量源给幼崽。
  中间哪怕只有一次错误,幼崽都可能会夭折。

  出生后也是同样的,如果没有双雄父亲或者同阶及以上的前辈喂养,幼崽则会一直保持着破壳后的状态直至生命消亡。

  小鸟的天赋那么高,他的双雄父亲只怕也是这个星系里有名字的兽人,能一直维持到小鸟即将破壳却没有保护到最后,还将小鸟放到了外星系……
  凯勒的脑海里转过无数种可能性,最有可能的还是……

  穆诺回想着梦里的小红鸟还有黑发青年,难过地伸着翅膀紧紧地抱着仓鼠爸爸,眼睛里的小珍珠一颗颗滴到翅膀上滑落到地上。

  “呜啾!”穆诺呜咽着,可是小鸟一辈子都不会化形,还要连累仓鼠爸爸……
  如果仓鼠爸爸有正常的小朋友,还可以去学校接送他,还可以开家长会,还可以和其他兽人一样正常使用光脑,不用躲躲藏藏得买什么都要考虑不记名的。

  凯勒没好气地敲了下小鸟脑袋,“想什么了,爸爸有你就够了,不会生小仓鼠。”
  凯勒没想到看着无忧无虑的鸟团子,也在担心他以后会不会结婚生崽。单亲家庭成长的孩子都会想要完整的家,更何况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肥啾崽了。

  凯勒心疼地那些小手绢给穆诺擦着眼泪。

  “等等……”凯勒觉得他进入了一个误区,他把小鸟松了开来,摸着他的翅膀又检查了一遍,“你看,你的翅膀毛最近变得越来越硬了,翅膀尖尖也有了红色的边边。”

  穆诺看到红色边边,心里的难过又叠加了一层。

  “爸爸的意思是说,你并没有只保持破壳后的状态,你的拟态是有变化的,虽然比较慢。”

  穆诺猛地仰头。

  “而且,你刚破壳的时候是没有毛光秃秃的样子。现在毛茸茸的,明显是一只特殊的崽崽。你就是……”仓鼠爪爪拍了拍学习机,“你就是教科书里说的不普通的幼崽,不能用常规的眼光来看。”

  小鸟怀疑仓鼠爸爸在哄他,将信将疑地抬起雾蒙蒙的眼睛,顺着仓鼠爪子看到课本上的小字备注——部分幼崽由于天赋高会出现发育较慢的情况。

  “爸爸之前就发现你有觉醒的迹象了,只是不太确定所以没有告诉你。”凯勒看着重新振作起来的小鸟道,“地下王国有鉴定机构,等下午的时候,我们过去检测。”

  幼崽的阶级鉴定就跟人鱼星禁止提前鉴定分化性别一样。为了避免部分极端父母在知道不是自己想要的崽后会将之抛弃,现在的幼崽都是按照种族分批在学校小升中的时候进行鉴定。
  有明面上的鉴定中心,自然有灰色产业鉴定机构。在地下王国里的给小鸟鉴定的话,数据不会上传到幼崽中心,比较安全。

  光幕上一只毛绒绒的小兔子抱着一根胡萝卜从右方蹦了过来,它朝着屏幕正前方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继续向前往左边蹦了过去。
  再它之后,一只毛绒绒的小猫咪踩着猫步走了过来,它蹲坐在屏幕中间抬起前爪,舔了舔肉垫……

  “我去,这谁受得了啊!!”

  系统提示:【是否购买“抽卡币”*100。】

  “买买买!不买不是人!”

  这一画面在落落星系的各个角落同时上演着,大家的目标拟态各不相同,却都是想抽到一个自己最想饲养的毛团子。

  龙的行宫,一只黑白配色的拟态投影蹲在角落里,黑色爪爪快速地拍下“10连抽”的按钮。

  光幕上各种幼崽加速奔跑,一只熊猫挥舞着竹子将其他幼崽全部赶走,自己跑到了抱枕靠垫上。
  系统提示:【恭喜您成功抽到SSR卡“熊猫”*1、SR卡“长颈鹿”*1、R卡*3、N卡*5。】

  10张卡牌缩小收纳了右下角的幼崽屋里。
  系统提示:【您的幼崽屋已满,建议将部分卡片合成后再尝试抽卡。】

  “可恶!又没抽到!”
  “又没抽到!”
  “账号都注销无数次了,怎么就是抽不到!”
  ……
  熊豚豚焦灼地再一次注销,快速的重新新建一个。

  只是不论他重来多少遍,总是会一成不变的抽到熊猫,而他最想抽到的……
  视线微微上移,卡池一览槽的最上方,一只白色小狐狸幼崽抱着一只奶瓶“吨吨吨”地进食中,它身后的八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一甩一甩的,看得熊猫的心都化了。

  “到底要怎么才能抽到啊。”

  “抽什么?”

  “抽落落……啊。”熊豚豚猛地把手里的光幕收了起来,熊猫投影也随之缩小,眼见着就要缩小变成息屏的横线成功飞遁的时候,被一爪子重新捞了回来。
  熊豚豚挂在龙爪子上踢着腿,“你干嘛鸭,我蹲在边上玩游戏哪里惹到你了!你就是故意找我麻烦,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我以后一定会告状的,呜呜呜!”

  拥有最高权限的斯图亚特直接掰开熊豚豚的毛爪子,“少废话。”

  “你怎么这样啊,”熊豚豚握着爪子,做着最后的抵抗,拼命在龙的底限上伸出熊腿扒拉,“该不会是因为还没学会怎么用光脑恼羞成怒了吧。”

  斯图亚特把他系统里未来得及关闭的界面打了开来,扫了两眼,目光定在喝奶的小狐狸身上,“毛绒绒星球?无聊。”

  “什么呀!这个很厉害的好不好,这可是高科技加东方秘境的结合,进去里面玩游戏还能顺便修炼元神的。”作为开发者之一的智脑熊豚豚不干了,呛声道:“你这种古董龙怎么可能会懂。这种创新的尝试,很难开发的好不好!”

  “是吗?这么厉害,那帮我下一个。”

  熊豚豚快速地帮斯图亚特装好APP后,“……等等,你丫的!!!又套路我!!”

  “呵,就这种智商还想抽到落落,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斯图亚特冷笑一声,把熊豚豚团吧团吧塞回了星网里。

  整个行宫重新回归安静,又只剩下他单独一只龙了。
  斯图亚特回身打开游戏宣传界面,点开小狐狸。

  小奶狐吧唧吧唧嘴,放下奶瓶,伸了个懒腰,本想和屏幕前的人互动一下,眼睛却被身后的尾巴吸引,开始追着八条尾巴转着圈圈。

  “真可爱。”不知道落落小时候喝奶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可惜假的终究是假的,模型做得再像也终究……

  【哇!!这个SSSR卡真的实在是太可爱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落落帝后吗,我要抽到他!】
  【隔壁的大帝和历史书里也不一样,看起来超级帅啊!】
  【呜呜呜,好想吸吸八条大尾巴,好想把小狐狸养在虚拟空间天天玩换装游戏!】
  【毛绒绒已经够可爱了,他居然还有八条,我死了,要狐狸吸吸才能起来。】
  ……
  系统检测到停顿在小狐狸介绍的页面时间较久,上方便开始自动弹出了一些网友们的留言。

  斯图亚特:……
  斯图亚特:……
  斯图亚特额头突突直跳,忍了又忍。

  不可以!!
  就算是假的,也只能是龙的!!

  斯图亚特火急火燎地打开游戏,磕磕巴巴地按着步骤提示注册好ID,找到卡池——10连抽!

  系统提示:【恭喜您抽到R卡*1,N卡*9。】
  系统提示:【恭喜您抽到R卡*1,N卡*9。】
  系统提示:【恭喜您抽到R卡*1,N卡*9。】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熊豚豚本来躲在角落里悄咪咪偷看的,看到龙居然十连抽N次最好的卡都是R卡,实在忍不住笑出声!

  斯图亚特黑着脸,要不是他知道秘境一旦生成便无法修改,他都要怀疑是熊豚豚在背后下黑手了。

  十连抽运气再怎么差都会送一个保底的SR卡,斯图亚特居然一张都没有,反而攒了一堆的升级材料。

  熊豚豚幸灾乐祸道:“你要不像我那样,注销一下账号,下个号没准玄学会更好。”
  这个说法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不论怎么换号,系统依旧识别的是同个元神,初始气运值等等数值并不会随着账号ID的改变而改变,只是会将幼崽屋里的卡片记录清零,重新再来一遍而已。

  斯图亚特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在熊豚豚“哈哈哈”的笑声里,再次获得了一堆材料。

  系统提示:【恭喜您达成非酋成就,系统特地为您准备欧气法宝,您可三选一。(*请谨慎选择,此选项不可撤销。)】
  A、随机一张二星SSR卡(角色升星需要合成相同卡片)。
  B、每1000抽必得一张随机SSR卡。
  C、直接获得本体拟态的卡片。

  刚刚笑得有多大声的熊豚豚,现在哭得就有多响亮,“怎么会这样!!”
  游戏程序里根本就没有这些选项,非酋成就只会直接随机送一张SSR卡的。

  这三个选项,普通兽人可能还会纠结的思考一下,对于斯图亚特来说简直是BUG选项,本体拟态——大黑龙就那么一张!!!
  作为毛绒绒星球的主NPC,大黑龙和小狐狸注定会产生羁绊,与其再去试有没有可能抽中小狐狸,还不如……非酋斯图亚特二话不说直接选了C。

  优雅的大黑龙从卡片上飞了出来,变成了一只小小的……
  斯图亚特沉默了,“这游戏背景是从哪里找到的资料。”

  熊豚豚看着光幕里的幼龙,飞速的息影,“大数据从异植记忆里合成的。”
  作为历史见证者,安静生长的植物是每个星球上最客观的史官,那些曾经没有注意到的或者因为时间太久远而被藏起来的记忆都被忠实的放了出来。

  斯图亚特看着在星空里飘荡着的瘦巴巴的小白龙,尴尬得脸上直接起了一层龙鳞,把脸庞埋了起来。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当初同意做《毛绒绒星球》秘境的提议是用来巩固落落在星球上的影响力的,不是为了让大家打开放大镜来看他黑历史的。

  ***

  【世界】系统提示:【主NPC大黑龙已激活,部分地图将开启探索权限。】
  【世界】系统提示:【卡池已更新,玩家可前往浏览。】

  世界的悲欢各不相同,有的人欧气十足能抽到SSSR卡,有的人钱包空空后却只有一张SR。

  邢全看着光幕上弹出的世界消息提示,整个人傻了:“这人运气也太好了,居然把主角给抽走了。”

  穆诺站在他的肩膀上羡慕地“啾”了一声,小鸟也好想玩,想设身处地的再磕一遍CP。
  小鸟的视线挪到正在沙发上小憩的仓鼠爸爸身上,脑子里败家的想法瞬间打消了。
  不过,小鸟已经知道小狐狸长什么样子了,好快乐!

  穆诺跟着凯勒一起上班快四天了,现在的他已经可以穿着再次改良后,加了件裤子遮住屁屁的玩偶衣在维修店里大胆的蹦来蹦去了。
  只是他还是会在有客人来取东西的时候,尽量躲起来不让人发现。

  “大黑龙是主NPC可能还要走剧情,我们普通玩家就可以随意点,只要偶尔接接任务参与一下就可以了。”邢全翻开幼崽屋,准备把他昨天抽到的大成果给穆诺看看,屏幕上非常适时的弹出“网络失去连接”。
  “又没网了,只能下次给你看了,我抽到了一只仓鼠和山雀。毛茸茸的样子,和甲皮的模样完全不一样,特别可爱!”

  “!!!”穆诺眼睛一亮。

  邢全叹了口气,“可惜了,我应该截图存档的。”

  穆诺也跟着灰啾啾地叹了口气,啾也好想看仓鼠爸爸的毛绒拟态呀!

  “诶,又有了,刚好刷出幼崽屋,你看……”

  毛绒绒的银狐小仓鼠和一只茶叶蛋颜色的山雀正凑在一起疯狂贴贴中。

  “啾!”有了毛之后的小仓鼠瞬间变得蓬松了起来!趴在抱枕上像一块柔软的鼠饼,看起来好好摸的样子。
  边上的茶叶蛋山雀和小鸟也完全不一样,穆诺睁着豆豆眼心里发出凄惨的叫声——它为什么有脖子!

  网络信号又转了两圈,这回真的彻底失联了。

  邢全意犹未尽地收回光脑,解释道:“我之前有看到一条新闻,朝煦先生说因为千年祭到了,星系的网络连接会受到苏醒中龙君的能力影响,会逐渐恢复到全星系同步的状态。
  “啊……抱歉,忘记你可能还不太能听懂这些。就是说主神树追风桐的根系会逐渐复活,重新将落落星系的星球连接在一起。”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