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从NMN到NADH,抗衰成为商业巨鳄争夺的财富版图

发布时间:2020-10-01 10:40:15   来源:    

文章首发来源:http://shangjie.ilnd.com.cn/jishi/523717.html

(发布请删除)

今年资本市场出现一匹黑马“NMN”,因被称为“长寿药”,颇受关注,又因缺乏完成的人体安全实验被称为“大家都是小白鼠”,而在争议中,人们很快关注到NMN的升级版本NADH,拥有NMN的全部功效,还有其他增强效果,而最让人们瞩目的是它30多年的人体服用历史和近20项完成的人体安全实验。但不管是NMN还是NADH都是人口老龄化下的产物。

近几年来,人口老龄化加速,慢性病人数大幅攀升,亚健康成为常态,加之突如其来的疫情,引爆了巨大的医疗健康潜在需求,大健康产业在进入黄金发展期后,又一次迎来了新机遇。

去年华尔街投行美银美林(America Merrill Lynch)发布报告称:未来10年最值得投资的公司是那些致力于延迟人类衰老的公司,现在市场规模就已达1000亿美元。

微信图片_20200613145717

首富云集,千亿资本助力“长寿行业”蓬勃发展

2013年,谷歌投资15亿美元成立了抗衰老研究公司Calico(California Life Company)

受到硅谷创投圈密集关注。

2017年,PayPal创始人彼得·蒂尔和亚马逊CEO贝索斯共同投资了一家研究延缓衰老的生物科技公司Unity Biotech,已于2018年上市。

63166647_m

甲骨文联合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投资了超4亿美元进行抗衰老研究。

Juvenescence、Apollo Ventures、Deep Knowledge Ventures、Life Biosciences、Longevity Fund这些专注于老龄化和长寿的公司及基金组织快速涌现在市场上,把钱都砸到了号称“长寿药”NAD+、氢、NMN等抗衰科技领域。世界著名投资公司Deep Knowledge Ventures称“长寿行业”已经成为全世界最炙手可热的投资市场之一。

一系列的资金投入,让欧美“长寿行业”快速发展,无论科研还是生产技术,欧美的科技抗衰都走在世界前列,尤其是很多拥有丰富历史底蕴和科研背景的美国品牌备受国人关注。

众星捧月,NADH成为抗衰效果最强、成果支撑最多的行业新星

NADH全称:Nicotinamide adenine dinucleotide,中文名称是还原型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通俗称为线粒体素。NADH进入人体内部,直接分解为抗衰因子NAD+和氢(H),同时释放一定的能量(ATP),在三者协同作用下不仅具有综合的延缓衰老的作用,而且在提高人体免疫力方面也表现优秀。

随着市场需求的增加和行业的发展,美国乔治城大学George D.Birkmayer教授(其父Walther Birkmayer教授是医治帕金森综合症药左旋多巴L-DOPA的发明者)在总结10余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将NMN与特种生物氢结合,研发出最新一代科学抗衰产品NADH补充剂。

f1d002a726945d358a2a518de20441e

George D.Birkmayer教授

提到NMN,很多人并不陌生,它因2013年哈佛医学院David Sinclair教授的一个“逆龄”实验名声大噪,哈佛大学、华盛顿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等科研机构纷纷加入了研究行列。

氢,作为最强的生物抗氧化物质之一,截止目前,国际上发表关于氢的论文已超过1500篇。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说:“氢(H)具有很强的抗氧化作用,能够特异性清除有毒性的自由基”,而NADH中的H(氢)是比普通氢功能更强的特种生物氢,可以进入人体细胞内部发挥作用。

George D.Birkmayer教授将NMN和特种生物氢这两个非常强大的物质结合起来,生成NADH,使抗衰效果显著增强。

随后,近百篇关于NADH的论文发表在《CELL》、《Nature》、《Science》等权威学术刊物上。公布的临床应用结果超过百项,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公布全球十大突破性生物科技,NADH相关补充剂赫然在列。这些权威论述和临床案例,不仅让更多消费者成为NADH的忠实粉丝,也让NADH成为“长寿行业”里冉冉升起的新星。

initpintu_副本

众多顶级期刊证实NADH的抗衰效果

高门槛方显英雄本色,长时间埋头钻研、靠实力对话全球资本

虽然NADH在生物科技领域的表现非常耀眼,貌似唾手可得的商机时时在线,但其真正落地应用的高门槛,却让很多品牌商家望而却步。

之所以从科研到普及还有一段距离,原因是NADH非常活泼。美国FDA曾客观描述,NADH除了怕光、怕水、怕高温和怕氧化之外,吸收到人体内也容易被胃酸大量降解,真正被吸收的部分变得非常有限,而要克服这个难题,对制备工艺要求极高。

微信图片_20200402183420

FDA对NADH不稳定性的描述

门槛虽高却并非不能跨越。美国赛立复与全球顶级研究机构合作,结合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诺奖实验室的研究,最终以6项专利技术为基础,独创Turn A递送技术体系,一举攻克科研难题,将能够保存长达2年稳定性的赛立复NADH推出,不仅跨越了超高门槛,也使得赛立复成为这一领域现象级的存在。

作为全球线粒体健康研究的先驱之一,美国赛立复拥有20多年的科研历史,创始团队来自于康奈尔大学Dr.Ray Wu实验室的精英研究员,“NADH之父”Birkmayer教授担任赛立复首任首席科学家,2016年与哈佛大学David Sinclair教授合作进行抗衰老研究。前文中所提及的多位大名鼎鼎的抗衰领域专家,都与美国赛立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与众多同类型大健康品牌不同,美国赛立复充分发挥技术优势,将全部的人力物力财力倾注于产品研发与创新中,以科研中心、产品中心和健康中心三大中心集成“健康体系”,并设立了全息衰老大数据分析平台、核心原料甄选平台、先进产品制剂工艺研发平台、系统性产品测试应用平台等4大研究平台,仅打造先进的线粒体医学与辅酶学科研平台就耗资5000万元,NADH抗衰因子系列专利的申请数量更是全球第一。

而这一切的背后,是一支由数十位博士、博士后组成的博士团,借助世界顶尖智慧在高效运营。

如今,赛立复NADH已在美国、加拿大、中国等地区销售。NADH已得到全球10万+消费者的广泛认可,并被许多专业健康机构引入,作为精准的天然能量补充剂供客户使用。在京东电商平台的评论中可以看到,赛立复获得了非常多的积极反馈,其中提升免疫力、改善亚健康、延缓衰老、改善睡眠等关键词被多次点赞。

在过去的几年中,长寿产业的格局,已由研发被忽视、资金不足、市场认知不清晰的境况快速转变,世界顶级商业品牌、大型金融机构和投资银行都陆续深入涉足这一领域,科学抗衰方向成为商业巨鳄争夺的财富版图,由此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挑战。也正因为此,只有拥有最先进的科研技术和最有运营实力的团队,才能引领行业发展方向、缔造行业领先标准,才能以充分的优势对话全球资本,才能驾驭更多资源为广大消费者提供已被充分论证、经得起推敲的优质产品。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