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引唏嘘!江苏一家四口同日在家中死亡 遗书内容曝光令人痛心

发布时间:2020-09-25 18:05:43   来源:    

江苏一家四口同日死于家中,死者系一对年轻夫妇和两名幼儿,遗书内容曝光令人痛心。

9月24日,连云港一家四口同日死亡的事件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大家对这起事件中的很多疑点产生了疑问,目前,原本三世同堂的一家五口人只剩下了朱文乔一人,他的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都在同一天去世,他表示,在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去世后,警方拒开死亡证明,因此这两天有消息称一家四口同日死亡警方被指拒开死亡证明,9月25日,警方通报一家四口同日死亡案。接下来,大家就和小编一起了解一下警方通报一家四口同日死亡案,一家四口同日死亡警方被指拒开死亡证明。

警方通报一家四口同日死亡案

据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官方微信消息,针对媒体发布的“江苏一家四口同日死,警方被指拒开死亡证明”视频,赣榆区公安局认真组织调查,现将相关情况通报如下:

7月24日,赣榆区墩尚镇发生一起服农药自杀警情。接警后,赣榆区公安局迅速组织力量赶赴现场开展工作。经现场勘验、调查取证,查明死者朱某亮(男,28岁)、李某 (女,26岁)夫妇,均系赣榆区墩尚镇人, 经济收入较低,仍向他人借款、银行贷款购买轿车,大额购买体彩、福彩。朱某亮曾多次上网查阅自杀方式方法,并写下遗书;7月24日购买农药“敌敌畏” 3瓶,当日夫妇二人将房间门窗反锁,服农药身亡,室内两名年幼子女窒息死亡。7月26日,经谈话告知,死者家人对死因无异议。鉴于朱某亮夫妇已经死亡,不符合立案条件,公安机关未予立案。

死者朱某亮父亲朱某乔到公安机关要求开具其孙女意外死亡证明,用于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因其孙女不属于意外死亡情形,按照相关规定,公安机关未予开具。

赣榆区公安局将认真查找整改工作中存在的不足,进一步提升为民服务能力和水平,感谢媒体和人民群众对公安工作的监督和支持。

一家四口一日内死亡

朱文乔亲属朱女士告诉红星新闻,朱文乔的儿子朱某今年28岁,妻子实际年龄24岁,有一双儿女,女儿今年7岁,小儿子今年5岁。朱某以往在港口打工,家中盖有3层高的楼房,家庭经济情况在村里还算不错。

“事发前一切都很正常。”朱女士称,7月24日下午有人找朱某上船,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到他家大门口看到门没有锁但是也找不到人,“朱文乔还没有怀疑,想着可能是带着孩子去哪里串门去了。”

直到下午5点左右,朱文乔在自家菜地时才发现异常:楼上的空调一直在滴水,但朱某平时不在家不会用空调。朱文乔上楼检查发现二楼东房门窗紧闭,从走廊处看到窗帘已经全部拉上,无人回应也无法打开房门。

“朱文乔才发现不对劲,心里发慌。”朱女士称,朱文乔想办法进入房间,发现床上的孙子、孙女身体已经僵硬,儿子、儿媳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并看到农药敌敌畏的瓶子,朱文乔便向窗外大声呼喊,附近的村民闻讯赶到,他当时也报警并拨打了120求救电话。但最终四人均离开了人世。

朱文乔在接受采访时曾称,警方到达后,曾拿走儿子、儿媳的手机等物品调查,事发后警方向他宣读了“案件介绍”、遗书等,说是朱某因在网上赌博欠钱金额巨大,遂服毒自杀,“我就一直对这个有怀疑,我没有发现小孩有赌博的现象。”

“宣读小孩是被逼死亡,欠钱金额巨大,到底欠多少钱,没有告诉我,小孩遗书只是简单念。”朱文乔多次向警方索要遗书未果,其诉求是希望警方能向其出具死亡证明材料以申请保险理赔。

记者试图联系朱文乔进行采访,9月24日多次拨打电话电话均关机。朱女士表示,朱文乔痛失亲人后身体也变差了,近两天在输液治疗。

红星新闻就朱文乔此前向媒体表示的疑问以及警方具体调查情况等问题,致电赣榆区公安分局政治处,该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警方已经成立调查组调查此事,此后会向社会发布通报。

一家四口同日而亡,警方称两人自杀两人他杀

7月24日,家住江苏连云港赣榆区的朱文乔同时失去了儿子一家四口人。四口人躺在床上,儿子、儿媳的嘴里有白色的沫子,孙子和孙女身体都已经硬了。不知所措的朱文乔立即报了案。

随后当地警方将村子封锁,在现场开展调查。

朱文乔的妹妹得知侄子一家四口死亡的消息,已经是当日下午6点多。当时她正在吃饭,是大哥家的侄子打电话告诉他:我二哥一家四口全死了。

“当时我就瘫了,不相信。”24日下午,朱文乔的妹妹朱女士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回忆了当天的场景。缓过劲后,朱女士立即骑着电动车赶往三兴村,抄小路到了自己80多岁的母亲家,当时自己的二哥朱文乔还在配合警方调查,她记得当时二哥回来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

警方在现场带走了死者的手机等遗物。

焦急等待了将近一天一夜,7月25日下午,警方向朱家人口头宣布,说朱文乔的儿子参与网上赌博,数额巨大,两口子是因为压力自杀而亡,而两个孩子则为他杀。

“法医鉴定了,说两个大人是服了农药敌敌畏,肚子里都是沫子,两个孩子是窒息死亡,也不知道是捂死的还是掐死的,当时说是捂死的。”朱文乔妹妹称,两个孩子大的女儿7岁,小的男孩才5岁。

因为当时对警方出具的死因有所怀疑,直到8月2日那天,朱文乔才不舍地将儿子一家四口火化了。

两人留有一份遗书,家属想要份死亡书面证明。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但失去至亲的朱文乔仍旧每日沉浸在悲痛当中。

24日一整天,记者均尝试与其联系,但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朱文乔的妹妹称,近日,二哥每日的神态都很恍惚,因为打击的太大了。

朱文乔和儿子一家四口生前一起住在村里自建的三层小楼里。朱文乔住在一层,儿子一家四口则住在二层。朱文乔的妹妹称,事发当天,村里和家里的监控记录下了侄子出门买农药的影像。

“7月24日早晨5点多,他就开车出门了,是在附近的一个村子里买上了敌敌畏,6点多回了家。”朱文乔妹妹称,直到下午三点多,二哥才发现一家四口全死了。

从警方那里拿回手机后,朱文乔的妹妹记得刚开始每天二哥都会从手机上接到一串前面为“360”的催债电话,直到侄子死了,家里人才知道孩子真有可能在网上买了体彩。

据朱女士介绍,侄子之前是一名船员,疫情期间没有出海,据他们推测,可能就是这段时间开始在网上陆续买体彩。“警方就说数额巨大,但有多大,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从警方那里得知,有七八千块的,也有一万多块的。”

9月21日,朱文乔也从警方那里拿到了一份遗书的复印件,复印件的大致内容为:房子是租来的,床是租来的,至于其他的,大哥你就都弄走吧。

“警方一直都是口头宣布的,现在我们家属手里只有一张火化单子,我们现在就是想尽快拿到一份书面证明。”朱女士称,侄子一家四口生前曾经买过保险,现在就想尽快拿到一份书面说明,方便与保险公司沟通后续的理赔问题。

朱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家属的要求下,警方出具了一份遗书复印件。红星新闻根据朱女士提供的复印件注意到,此遗书的口吻应为朱某写给妻子哥哥的,该复印件盖有赣榆区公安局的公章,开具时间为9月21日,并注明“此复印件与原件一致,原件为物证保存”。

复印件内容显示:“这是我的东西都拿走,不用就扔了,床和柜子不是我的,剩下都是的,洗手间也有。我和你小妹走了,别伤心,也别难过,我和你小妹欠你们的来生在(再)还,别让爸妈难过。”

朱女士还称,警方后来将手机等物品归还给朱文乔,朱文乔将手机充上电后,经常有人自称是某公司的人员给朱某的电话打电话催债。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