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从《变形记》中的农村娃到国防排长,高占喜:努力可以改变你的人生。

发布时间:2022-05-14   来源:    

高占喜和学生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世人百态,有人对灯红酒绿、繁华富贵乐不思蜀,自然也有人对此发出梁园虽好的感慨。

只是经不住诱惑和坚守本心的结果也必然是大不相同的。

对此,大概再没有人比曾经参与过《变形计》的主人公更有发言权。

高占喜,这个生长在青藏高原的农家孩子,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便是通过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变形计》。他要与生在锦绣乡里的魏程互换一个星期,去湖南长沙做魏家的孩子。

高占喜

高占喜的家在青海省民和县,由于地势原因这里的环境相对落后。高家再往西行不远就是青藏高原的百万大山,那里经年累月不见人烟。

闭塞的环境让这个小村子几乎与世隔绝,但这里绝不是世外桃源。它气候恶劣交通闭塞,几乎没有什么开发的价值。所以祖祖辈辈的村民们都忍受着一代复一代的贫穷。

虽然大家都不富裕,但是高占喜家却穷得更加突出。

“只吃过哥哥打工带回来的苹果,一共三个,还有几块糖。每年过年能吃一次猪肉,就没有了。没看过真的鱼,在课本上看到的。”不要说吃,就是看一眼鱼,对于这个14岁的少年来说都是一件奢侈的事。

高家的日常口粮

少年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青海普通话向记者娓娓地道出他这14年的生活。

高家父母身体状况都不太好,高爸爸年轻的时候也跟村里人一起外出打工,那时候家里条件还算可以。可惜好景不长,高爸爸身体越来越差,还患上了严重的眼疾。没有办法只能回乡休养,至那以后重活都不能干。

大哥在上学,家里的重担都由妈妈承担起来。除了做地里的农活还有没完没了的家务。高妈妈本来就多病,日积月累的操劳,没多久也病倒了。

高爸爸

家里两个大人都病了,剩下三个孩子都有点手足无措。两个弟弟年纪尚幼,大哥看着家徒四壁和一家嗷嗷待哺的嘴巴,咬咬牙狠心辍学跟着村里人一起出去打工。

这一年大哥刚满15岁,初中都没有读完。临行前大哥将高占喜叫到身边嘱咐他多干活,看顾好爹妈和小弟,最重要是得好好念书。

高占喜看着没比自己大几岁的哥哥,突然感觉到了哥哥的无奈和悲伤。他郑重地点头答应了哥哥的嘱托。

来自家庭的经济压力让高占喜很忧心

哥哥离家以后,家里的重担就落在了高占喜身上。高妈妈很心疼儿子,一般不让他们下地干农活。高占喜就和弟弟承担了所有的家务,做饭洗衣什么都做,希望以此来减轻妈妈的负担。

只是还是太穷了,哥哥连初中都没有读完,外出打工也赚不到大钱。一年到头只带回来两千块,虽然少,可这些钱就是高家下一年全年的生活费。

高爸爸的眼睛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彻底失明了。来年,高占喜初中毕业也许就要离开学校跟哥哥一样出去打工赚钱。

其实高占喜读书很好。虽然父母没有什么文化,但有人天生就是学习的料,高占喜的成绩一直不错,即使他把大多数时间都放在做家务上,仍然每次考试都能拿到学校前十名。

不能继续读书是高占喜心中最大的隐忧,但是对此他无力改变。

“你有没有怨恨过父母给你生在这么穷的家里?”栏目组记者这样问道。

在田里劳动的高占喜

高占喜稚嫩的脸上有一瞬间的茫然,“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倒霉,生在这样的地方。但是,”孩子犹豫了一下“这不是爸爸妈妈的错,他们想让我们过好日子,哥哥也想让我们过好日子。”

他知道父母的难处,也知道哥哥的牺牲。14岁的孩子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足以令很多人感到安慰了。

原生家庭虽然贫穷,但父母对子女的爱惜和保护,给了这个少年宽厚仁爱的心。兄长为了家无私的付出也给他做了最好的榜样。

物质上的贫乏没有让他的心灵也一同干涸,相反,贫穷激发了他改变命运的渴望。

“我喜欢看安徒生童话,我觉得自己是丑小鸭,总有一天我能变成美丽的白天鹅。”坐在高高的山岗上的少年看着远方这样说。

高占喜额的目标从来都没有变

《变形计》栏目组的到来对于高家来说是个意外。但是能够参加电视节目到大城市去“见世面”,这让高占喜无比激动,可是节目组只给出部分路费让这个孩子犯了难。

高爸爸看着孩子无比渴望的眼神,默默地拄着棍子出了门,再回来时手上抓着一把厚厚的零钞。

他借遍了全村终于凑够了儿子南下的路费。

高占喜开心的为自己收拾了一个小挎包,翻出最体面的一件衣服,把自己打点得“漂漂亮亮”的跟着来接他的栏目组上路了。

坐上去往县城的巴士,高占喜兴奋地不知所措,一路上都趴在车窗边往外看。

我去城里住,没有很多家务要做,我就可以多读读书了。”高占喜兴奋地跟工作人员说道。

从县里到西宁再从西宁乘飞机到长沙,这是他第一次离开自己那个终年灰头土脸的家。

高占喜没想到第一次出行就坐上了飞机。飞机啊,这个只在课本上看过的东西原来是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他东摸摸西看看,只恨自己只长了一双眼睛,什么都看不够。

到达长沙时是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长沙的魏家父母早已等候在机场大厅。

“看到他的穿着、布鞋还有脸上的高原红,我猜就是他了。”魏妈妈说,是啊,生长在城市的孩子又怎么会穿着布鞋呢?

刚下飞机晕乎乎的高占喜看到一对面容随和,打扮整洁干净的中年男女一直在向他招手,他用有点迟钝的脑子想“这就是我的新爸妈吗?”

与魏家父母会合后,高占喜被带到一辆漂亮的轿车前,他当然不认识这是宝马,只觉得小轿车可真漂亮。

魏妈妈搂着他的肩让他先上车,可是这个从甘肃大山中走出来的小少年也是懂得一些基本礼仪的,说什么也不肯先上车,一定要让魏妈妈先坐进去。这一个举动一下子博得了魏家父母的好感。

执意要让魏妈妈先坐下的高占喜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长沙街头,如果说坐巴士时他只是觉得新奇和高兴,那么坐在魏家的车里,高占喜几乎是诚惶诚恐的。

他仍然保持着趴在车窗上的姿势,只是这一次看到的不再是家乡矮墩墩的土房子,而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高占喜趴在车窗上看风景,看着看着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只是看到如此繁华的城市,想起家乡破败的建筑。看到这个城市中光鲜亮丽的人们,再想起家乡人们的生活现状,他小小的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悲伤和失落。

魏妈妈柔然的手轻轻抚摸着高占喜的肩膀,她仿佛能理解这个小少年的悲伤,对他说“不要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魏妈妈知道高占喜在飞机上吃过了午餐,看了高占喜朴素的打扮,决定先带他收拾打扮一下。

魏妈妈给高占喜买鞋子

进了商场高占喜看什么都新鲜。本来出门时他特地穿上了自己最好的一身衣服,可是来到这里,自己真像掉进天鹅湖里的丑鸭子,那么格格不入。

高占喜环顾四周悄悄地低下了头,他终于还是感到了自卑。

魏妈妈帮高占喜挑了两套运动服,又给他选了一双运动鞋,高占喜很开心,可是一看价钱着实吓了一跳。两套衣服一双鞋要一千多块,这可是他们家大半年的生活费了,他犹豫着不敢收。

魏妈妈笑眯眯地说:“你现在是我儿子,我给自己儿子买衣服怎么了!”

高占喜在不安中换上了他的新衣服和新鞋子,魏妈妈又带着他去美发店修剪头发。当高占喜躺在洗头床上让服务员帮他洗头时,这个孩子再一次流下了眼泪。

“我从来不知道还有可以给人洗头的地方,洗头的东西很香很好闻,我以前没有闻过。城里的生活真的跟我们一点都不一样。”

剪了一个精神的短发,时间也到了傍晚,魏家父母带着高占喜进了一家餐厅。在这个餐桌上,高占喜终于看到了鱼并亲口尝到了鱼的味道。

跟着魏家父母外出用餐的高占喜

“我跟我弟最大的愿望是以后每天都能吃白馍馍,能吃到肉。”高占喜腼腆地笑着,“今天竟然吃到了鱼,好多种肉,虾,还喝了果汁,甜甜的特别好喝。”这时的高占喜终于露出了属于自己这个年龄的孩子的笑容。

吃完了丰富的晚餐,魏家父母带着高占喜回到了他们位于长沙的复式住宅内。

这套房子建在长沙最繁华的地段,站在楼上就可以俯瞰长沙的街道。

看着从脚下滚滚而过的车流,高占喜又有了想哭的冲动。

好在魏妈妈及时吸引了高占喜的注意力,带他参观整栋房子,让他了解每个区域的功能,并将他带到特地给他准备的房间。

在这里魏妈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递给高占喜。他告诉高占喜红包里有200元钱,是这几天的零花钱,如果有什么需要还可以随时跟他们要。

第一次得到两张“整票儿”的高占喜,恐慌比高兴多。

高占喜捏着两张钞票不知所措。平生没有接触过这么大笔的巨款,薄薄的两张纸竟比爸爸给他的那一厚摞钞票还多。高占喜推辞不要,魏妈妈只是笑着嘱咐他快点洗漱睡觉。

高占喜来到长沙的第一天,就在舒服的热水澡、柔软的毛巾和蓬松的被褥中度过了,但是这一天除了新奇,更多的是褪去兴奋以后的惶恐和不安。

考虑到孩子旅途劳累,第二天魏妈妈没有特地安排高占喜的行程,只让他在家中休息、看书,自己和魏爸爸就出门上班去了。

再懂事,毕竟也只是个14岁的娃娃。城里的家中有趣的事实在是太多了。电视机、游戏机样样都让高占喜爱不释手。他曾经最喜欢的书则一下子“失宠”,被主人远远地抛开了。

高占喜在家里宅了两天,有吃有喝有玩的日子让他舒服的不行,也有那么一点点“乐不思蜀”了。

开心看电视的高占喜

魏妈妈见高占喜天天圈在家中看电视打游戏,很担心他像自己儿子一样沉迷在虚幻的网络世界。有心带他出去历练一下,看看这个城市真实的生活,又担心毕竟不是自家娃,教育的狠了会不会让孩子觉得不快。

“每个人的成长都只有一次,过去了就没了。占喜来自农村,家庭的贫穷也许会让他未来的道路不会那么顺利,但是通过努力也可能会改变现状。”魏妈妈说。

“将他接到城市生活的目的是想通过这次旅行打开孩子的眼界,让他知道在他的家乡之外还有很多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并不是只想让他看到城市生活好的一面,在城市中也有生活的很艰苦的人。我觉得应该让孩子看到,这才是他这次旅行的目的。”

高占喜来到长沙的第四天,魏妈妈将他带到了自己工作的印刷厂,参观厂房时高占喜看到几个穿着普通的人在机器前忙碌着,没有人闲聊或休息。

参观后魏妈妈让高占喜跟小伙伴一起装碟片。那是一个比高占喜大一些的女孩子,通过聊天高占喜知道这女孩在这边打工,帮忙装碟片,每个月300元工钱。

在魏妈妈的印刷厂里结识的小伙伴

高占喜心算了一下,一年的工资3600元,跟哥哥的薪水差不多。装了一会碟片他觉得又累又无趣,就跑到一边的沙发上睡觉,心里若有所思。

魏妈妈看到跑去睡觉的高占喜也没有说什么。

下午的时候魏妈妈给高占喜安排了另一个任务“卖报纸”。高占喜过去做的基本都是家务活和农活,对于“卖东西”这个行当他没有经历过,还是很想尝试的。

走街窜巷卖报纸的过时候,高占喜结识了一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孩子。这个孩子卖报纸是为了给他妈妈攒医药费,他妈妈尿毒症已经不能出门工作了。看到小孩努力吆喝的身影高占喜久久没有移动。

一起卖报纸的小伙伴

这一天回到魏家,高占喜没有像往常一样欢腾的玩游戏看电视,他静静的走回自己的房间,直到晚上也没有出来。

第二天一早高占喜请求魏妈妈带他去街上买东西,他用魏妈妈给他的两百元钱买了一些家乡从来没见过的糖果和零食,剩下的钱都用来买了书本。又用留下的钱请魏家父母吃了一碗面。

然后他跟魏妈妈说:“我想家了,我想明天就回去。”

魏家父母感到十分惊讶,尤其魏妈妈,她担心前一天让孩子做了那么多事情,是不是孩子觉得受了委屈。”

对此高占喜只说是因为家里的麦子熟了,他要回家收麦子。

“人间清醒”高占喜

临行前高占喜紧紧地拥抱了魏家父母,他的眼中含着眼泪还有浓浓的不舍。当魏妈妈问他“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的时候,高占喜毫不犹豫的说“想要读书”。

魏妈妈欣慰的笑了,她向高占喜保证:只要你读,我就供你。你读到大学我供你上大学,你读博士,魏妈妈就供你读博士!

高占喜穿着新衣新鞋,带着给弟弟买的糖果还有他的魏妈妈对他的承诺回到了自己那个还是同样灰扑扑的家中。

远行归家的高占喜并没有像很多人担心的那样好逸恶劳起来。他还是从前那个朴实能干的少年。换下新衣新鞋,他迅速的投入到忙碌而枯燥的生活中去了。

换下新鞋子,高占喜还是那个少年

但是人们也发现了高占喜的不同之处,这个孩子比从前更加用功了,几乎到了手不释卷的程度。高爸爸一度担心他学傻了。

有了魏家父母的资助,高占喜顺利的上了高中。不过既要读书又要兼顾家里,个中滋味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2011年夏天高占喜参加了高考,以青海省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湖南师范大学,并被录取为国防生。

考到湖南他很是开心了一阵子,这样就能经常跟魏妈妈见面了,他只要有空就跑去魏妈妈的印刷厂帮忙。

高占喜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进入武警部队工作,成为了一名武警军官,目前任排长之职。经过磨练的孩子身上总多一些坚忍不拔的精气神,在连队里高占喜每次训练考核都能拨得头筹,除了日常训练,对于文化课的学习高占喜也没有放松,在他看来不论多大年纪,多读书总是没错的。

高占喜考上湖南师范大学

勤奋刻苦,再加上聪明上进,高占喜很受部队领导喜爱,很快就被任命为新兵军训总教官。

在训练中高占喜从来都是高标准严要求,不仅对学员进行作战训练,还时常兼任政委的工作,用自身真实的案例激励那些意志不坚定学生,鼓励他们不管遇到什么困境都要勇敢的闯一闯。试一试总还有希望,如果连试都不敢试,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在后来《变形计》的回访中有人问高占喜:“是什么让你突然改变,不留恋城市生活决定立刻回家的?”

高占喜沉默了很久才说:“因为那不是我的生活。我其实很幸运遇到的是魏爸魏妈。有些穷人家的孩子在节目之后生活的并不那么顺利。”

“我明白魏妈的苦心。她带我去印刷厂,让我装碟片、卖报纸,其实都是想告诉我,城市里也有人在苦苦挣扎。出生地和家庭不能完全决定我的人生,我可以通过努力改变。”

“不是有人说嘛,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命运从来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别人给的成不了自己的。”高占喜扬扬眉毛坚定地说,“想要什么就尽全力争取,可能你觉得遥不可及,但是因为你的努力会得到意外的帮助也说不定,努力永远是实现理想最有效的途径。”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