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小说:总统给她下了药,她痛苦地尖叫。主席:让你长记性。

发布时间:2022-05-08   来源: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她强硬地转过身子,再也不跟凌震宇对视,其实心底是因为太虚。

听着他出门的声音,脚步越来越远,她的心也悬在嗓子眼。

安离琪从椅子上站起来,偷偷看着外面的动静,四周寻找避难的场所,最后只瞄到了一个楼梯,看起来上去的话,或许会有生路。

刚想到这里,外面的凌震宇就开始怒吼:

“安佑琪,你给我滚出来!”

安离琪吓得两腿一软,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等到反应过来,她才想起要赶紧跑。

可这时候凌震宇已经从门外冲进来了,撒旦一样的怒火,像是随时都能把人燃烧掉一样。

安离琪瑟瑟发抖地站在原地,感受着来自那个男人身上的寒意:

“我——我好累啊,脚——脚疼!”

男人目不斜视地盯着她的脸,连闪躲的余地都没给她留,声音里夹着雨雪:

“还不坦白?!”

安离琪脖子一梗,硬着头皮回答:

“坦坦白——什么,我——我脚疼。”

大脑里一片空白,除了隐隐作痛的脚,她几乎想不起任何理由来辩解。

“一!”

男人紧抿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数出了一个数字,目光寒意更盛。

安离琪心里一紧,身子晃了两下,抬手摁在餐桌上,但还是心存侥幸,没说话。

“二!”

男人的声音更加低沉,脸色阴得更是能挤出水来……

安离琪呼吸都觉得困难了,这男人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把她拖出去喂那两条该死的藏獒。

横竖都是死,不如就胆子大一点。

她咽了口唾沫直着脖子喊:

“不用数了,我我也就是太累了,在车子那里休息了一下,谁知道剪刀太锋利,可能把车胎滑了一下,我哪里知道这么严重……”

还好一着急的时候她的结巴就会好,不然非耽误事不可。

凌震宇听完她的话,抱起胳膊,不紧不慢地问:

“你说不是故意的?”

他的态度过于冷静,这更让安离琪心里一阵阵发毛,这家伙不会真的酝酿着一场谋杀吧。

想到这里她警告着说:

“菲菲也知道你把我抓来这里,还有楚梵音也知道,你——你敢杀我,一定——会会有人发现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完这话,总感觉那男人眉间的褶皱更深了,于是身子又朝后缩了缩: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白色的男式衬衫下,两条美腿几乎软得站不住,再加上脚疼,安离琪感觉越来越吃力。

而面前的男人到底什么企图她一点底都没有,一看到他就能想到那两只长得像狮子的藏獒。

这男人自带藏獒气场!

一个恍神,她发现男人正在撸袖子,而且一步步朝她靠近,安离琪惊恐地喊:

“你——你干什么?!就是个车胎而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就是故意的,我不去,我不去喂藏獒……”

由于对藏獒的恐惧太严重,安离琪没等他靠近就开始张牙舞爪地扑打起来,她也看不清是哪里,只知道不让这男人靠近就会安全。

很明显,她是错的。

因为两个人的力量相差悬殊,她注定是个失败者。

但此刻绝对不能认输,外面可是两只想吃人肉的藏獒,她不能就这么算了,歇斯底里地哭喊:

“我不喂藏獒,走开,走开——呜呜!”

这丫头又开始哭起来了。

浑身感觉都被掏空了一样,再也没有力量支撑自己,安离琪就这么哭着倒了下去。

本想着会跟冰冷的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却不想落到一个踏实而宽阔的胸膛,有力的双臂把她捞了起来……

“怕还挑战底限,嗯?!”

“我——我错了,我不敢了,别喂藏獒,我不喂藏獒……”

一天的委屈都在一时间爆发出来,眼泪鼻涕又抹了他一身……

凌震宇皱眉看着怀里这个不安分的小女人,由于刚刚的反抗太激烈,她又出了一身的汗,额头的头发都打着缕。

索性一弯腰把她抱起来,凌震宇径直从楼梯往上走。

恢复一点神智,安离琪吸吸鼻子哽咽着说:

“我自己能走。”

“原来你的脚是装的?!”

“我……”

好吧,现在脚也更疼了,现在看着白皙的脚面上水泡已经全部烂掉,有好几处似乎都开始溃烂了。

刚刚洗澡她都没注意,纱布湿了就直接把纱布摘下来扔到垃圾桶里了……

“真疼。”

安离琪委屈地撇着嘴回答,眼睛里一大颗眼泪就这么滚下来,顺着脸颊落在嘴边。

凌震宇微微一震,但很快深呼吸,皱眉嫌弃地说了一句:

“真丑!”

丑就丑,反正是冒牌货,跟你关系不大!

不过现在处于弱势,安离琪实在没力气跟他斗嘴,只好顺从地窝在他怀里不时地抽泣。

好不容易到了楼上,被他抱进一个偌大的卧室里,安离琪被扔在柔软的大床上,还弹了两下。

她稳住身形,眨着一双泪眼看着凌震宇来回忙活。

他从衣橱的下面拎出一个医药箱,径直朝安离琪走来。

“你——你怎么还会有这个?”

“看你脚都烂了,干脆别要了,剁掉省事。”

安离琪吓得脚一缩,身子朝大床里退了退,警惕地瞪着这男人。

他神色严肃,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气场震慑得人心虚。

男人弯腰,伸胳膊一把就抓住她纤细的脚踝,由于紧张疼得她尖叫一声:

“嘶,疼!”

“知道疼就不会搞成这个样子。”

男人一把把她扯到床边,大手的凉意让她时刻保持着紧张的冷静:

“不然,我——我自己上药吧,你——你不是还有事吗,不——不耽误你了……”

安离琪一边说一边胆战心惊地去他另一只手里接药。

“啊!疼,死——”

死变态没敢骂出来,安离琪就又痛得大叫起来:

“你——轻点 ,疼死我了!啊——”

“这是酒精,让你长长记性。”

伤口钻心地疼,安离琪紧紧捏着大腿,防止叫声太大而被他笑话,可最后还是忍不住哇哇大叫。

像是很享受这小女人的这种恐惧的状态,凌震宇嘴角不经意地上翘了一个难以察觉的弧度。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