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县城普通高中的出路在哪里?专家的“振兴县域的难点与路径”

发布时间:2022-04-23   来源:    

近年来,随着“县中困境”等对县域整体教育警示信号的出现,县域普通高中教育成为众人关注的对象。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面对曾经的“被掐尖”,教育资源的跨地区流动,一些县中“塌陷”,根源在哪儿?振兴县中当务之急是什么?从“县中困境”到“振兴县中”,县域普通高中教育的困局如何破解?校长及教育工作者如何守好自己的“责任田”?

座谈会现场

针对“县中困境”的一系列问题,2月25日上午,“振兴县中的难点与路径”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座谈会由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和博鳌教育论坛联合主办,中小学教育之声协办。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张志勇,教育部基教司高中处处长李静波,教育部教育发展中心研究员安雪慧,上海市教科院智力开发研究所所长杜晓利,国家特约教育督导员、广西自治区政府督学、柳州市教育局原局长撒忠民,烟台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旋,江苏省海安中学校长吕建,山东招远二中校长孟祥胜,广西鹿寨县鹿寨中学校长蓝树民等参加了本次会议。

“县域教育”是中国教育的底色

中国有2800多个县,容纳了全国50%以上的学生。从县域内普通高中的分布看,县镇和农村高中占全国普通高中近一半。2020年,全国普通高中1.42万所,其中县镇高中6044所,农村高中777所,县镇和农村高中占全国普通高中学校总数的47.92%;全国普通高中在校生2485.92万人,县镇高中在校生1168.32万人,农村高中在校生90.24万人,县镇和农村高中在校生占全国普通高中在校生总数的50.63%。从县区划内看,县镇普通高中是县域内普通高中的主体,约占九成以上。

“县域教育”是中国教育的底色,是普通教育的基础,这些学生的教育状况关乎中国未来的社会面貌。

2021年“两会”提出要振兴县域普通高中教育,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了《“十四五”县域普通高中发展提升行动计划》。计划要求严禁发达地区、城区学校到薄弱地区、县中抢挖优秀校长和教师,加强县域普通高中建设,推进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张志勇

本次座谈会上,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张志勇谈到,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取得了历史性发展。但由于经济发展水平、城镇化进程、公共教育政策等多方因素的影响,近年来不少地方县域普通高中优秀教师和学生不断流失,导致县中教育质量不断下滑,形成了以优质教育资源流失和教育质量下降的恶性循环为突出表现的“县中发展困境”。

张志勇强调,要深刻认识县中振兴的战略格局意义。他认为,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必须将县中教育放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治理现代化的大视野中,从国家治理、城市化进程以及基础教育现代化和教育公平的多元综合视角和多维关系中进行顶层设计和政策选择,明确其在国家治理和教育现代化中的战略格局地位,才能破解“县中困境”,全面振兴县中教育。

县中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

2020年,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91.2%,从全国层面实现了高中阶段教育普及。但一些区域县中发展仍存在一些不平衡不充分、办学质量有待提高等问题。

国家特约教育督导员、广西自治区政府督学、柳州市教育局原局长撒忠民

国家特约教育督导员、广西自治区政府督学、柳州市教育局原局长撒忠民指出,近年来,除个别县中外,我国大部分的县中也普遍面临着“生源之困、师资之困、硬件之困、保障之困、质量之困”等长久以来的五大困境。

教育部教育发展中心研究员安雪慧

教育部教育发展中心研究员安雪慧在会上谈到,通过调研发现,仍有一些县域未配建普通高中,且在一些县域内存在一所高中“独大”、其他高中发展薄弱的情况。同时,大班额问题在县域教育中也是尤为突出的问题。县中大班额占全国五成,超大班额占全国近六成。

安雪慧介绍,县中生师比的情况,难以适应选课走班等课程改革需要。她认为,县中的课程改革和育人模式改革的基础条件仍需夯实。新课程改革提出高中设置课程以分科课程为主,学生在达到基本要求的前提下实现个性发展,对高中教育资源配置提出新要求。一些区域探索新高考、新课程改革已有几年,取得了一些成效,但一些区域基础条件还不具备,仍在准备中。

江苏省海安高级中学校长吕建

江苏省海安高级中学校长吕建谈到,部分地区的超级中学、民办学校、省市级中学跨地、市、县区争抢生源,“掐尖”招生的行为愈演愈烈。优质生源逐渐流失,使得留下的学生因缺乏“鲇鱼效应”,要么“自我放逐”,要么“小富即安”,很难出现家长普遍认可的,以高考成绩为主要依据的办学业绩。办学业绩的下滑又会加剧家长、学生的恐慌和不信任,当跨区域招生存在时,家长往往“用脚投票”,即便限制了跨区域招生,部分家庭还会用举家“逃离”等方式“曲线救国”,这是负循环之一。

烟台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旋

烟台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旋在会上介绍了烟台县域普通高中发展的现状。他谈到,近些年,部分县中的教育教学质量存在下降趋势。无论是优生培养还是本科上线率,都出现下滑迹象,有的下滑明显。有些县域的高中教育教学工作长期没有起色,或者清北录取长期没有实现突破,或者各段上线率低位徘徊,或者在特色办学、拓展学生升学途径方面缺乏务实举措,教育质量有待提高。

山东省招远市第二中学校长孟祥胜

谈及当下县中老师的生存状态,山东省招远市第二中学校长孟祥胜介绍,县中教师的相对待遇低、压力大,职称评审还困难,这让相当一部分教师看不到希望。比下,没有乡村补贴,不如乡村教师待遇高;比上,县域财政收入少,县中教师不如地市级以上教师工资高,待遇远远低于市直学校。他们和初中、小学教师比较,上班早下班晚,早晚自习、周末看班,没有任何额外补贴,全靠老师的教育情怀和奉献精神”。上述原因叠加,县中不仅留不住优秀教师,也招不到优质人才。

县域普通高中教育困局如何破冰突围?

普通高中作为县域内的文化高地,其服务质量成为城镇化进程中劳动力要素关注的焦点。县城连接着大城市和广袤乡村,是县域内社会经济文化的中心,是融合城乡发展要素的重要枢纽。“振兴县中”的出路在哪?

张志勇认为,县中问题,表面看是县中优质生源、优秀教师不断向大中城市流动带来的教育质量下滑,其实是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距不断扩大、生产力布局大城市化进程不断加速、公共教育政策“市场化偏好”造成的。

上海市教科院智力开发研究所所长杜晓利

上海市教科院智力开发研究所所长杜晓利在会上表示,解决“县中问题”需要明确将“强化政府责任”,作为基本工作原则之一。地方政府要加强统筹,形成合力是振兴县中的关键。

吕建,“南通的七个市县区没有一所县中‘塌陷’,是因为南通一直严格禁止跨县(区)招生,不会出现一所名校‘扫荡优生’、其他学校‘泯然众人’的局面。”“此外,发达地区学校允诺优厚工资待遇,甚至不要任何人事关系,只要一纸辞职报告的挖人政策,使得县中的优秀教师不断流失。” 这种流失往往是净流失,因为一旦优质教师的流失渐成风潮,引进优秀人才就更无可能。

孟祥胜认为,要想从“县中困境”中走出来,根本任务是要改善和提高县中教师的待遇和条件。只有教师待遇上去了,条件改善了,优秀教师才能留住,高端人才才会引进来,师资问题才能解决。

广西柳州鹿寨县鹿寨中学校长蓝树民

广西柳州鹿寨县鹿寨中学全校师生有95%来自农村,同很多县域普通高中境况一样,与市区学校的差距越来越大。校长蓝树民谈到,面对各种困难与挑战,学校从校园文化建设、高效课堂构建、五育并举等方面提高文化自信,激发办学活力,盘活课堂教学。

座谈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均表示,学生跨区域流动在一定意义上是趋利性行为,高考升学优势高中和有比较优势的“超级中学”掏空了资源弱势地区的优质学生和教师,最终让民众失去对县域教育的希望。县中要走出发展困境,首先要稳住生源。如果这个现象再持续下去,城乡之间的教育差距会越来越大。解决“县中困境”还要进行中考招生办法改革,均衡区域教育资源,支持学校创新中考招生方式。

张志勇认为,长期以来,由于“穷国办大教育”,集中力量办重点学校成为我国解决投入不足与教育发展矛盾的战略选择。这种举办重点学校的策略,加上片面的教育政绩观的驱使,客观上导致县域高中间教育资源配置差距越来越大。振兴县域普通高中教育,一方面,要改善县中学校办学条件;另一方面,要加强顶层制度安排,优化县中教育办学格局,均衡配置教育资源,缩小校际间资源配置和办学水平的差异,让辖区内所有高中学校公平竞争,错位发展,特色办学,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形成良性竞争生态。

教育部基教司高中处处长李静波

教育部基教司高中处处长李静波在总结发言中表示,当前县域高中的问题是教育发展中的问题,需要大家对县中的发展充满信心。

李静波指出,推动教育高质量发展,若没有半壁江山以上的县域高中的发展,就没有整个普通高中的高中发展。所以县中要发展提升计划,发展是补短板,促公平,提升就是要实现整体高质量发展。一个县集中打造一所大规模高质量的高中,这不利于整个县的教育生态。县域多办几所高中,不是在升学上集中,分层发展要向分类发展转型,要从多样化、特色化上考虑,让县域高中形成一个办学的良性生态。(本文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