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7.夜店闪开,揭露情妇死亡真相

发布时间:2022-03-02   来源:    

哈喽宝宝们,欢迎观看李想最新连载文《鲸落》,今天是第七章

一直以来,沈佳人都觉得袭击自己的人,应该是个男人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但发出惨叫的,居然是个女人的声音!

沈佳人连忙从包里抽出手铐,按照刑森教的方法,把那地上的人反手拷了起来。

但当她看到那人的脸后,还能更惊讶。

因为躺在地上被她拷住的人,居然是个小女孩!

看样子,最多不过17岁,还穿着建安一中的校服。

沈佳人仔细地看着那女孩的脸,确定自己不认识她后,心里的疑云越来越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一会儿,刑森赶到了。

沈佳人已经把那小女孩放在了石头长椅上,看到刑森,那小女孩还白了他一眼。

“就是她?”刑森也和沈佳人一样疑惑。

“对。我还从她包里搜出了这些东西。”沈佳人把搜出来的东西递给刑森。

包里有一把匕首、一个学生证,还有绳子。

看来她是打算绑架沈佳人了。

刑森看着学生证,喊出了那女孩的名字“孟飞羽?你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袭击别人?”

孟飞羽不肯说话,低着头。

沈佳人叹了口气,从刚才开始就是这样,问她什么她都不说。

刑森盯着孟飞羽:“上次也是你是不是?你知道无故伤害他人是犯法的吗?”

孟飞羽还是不肯说话,只是望着沈佳人的眼神十分狠毒。

沈佳人和刑森交换了个眼神,故意沉下脸来吓唬她:“好,你不想说是吧,那就去公安局慢慢说吧。让你家长来慢慢说!”

孟飞羽这时才表现得着急了:“等下!”

沈佳人转过身,一脸冷酷地看着她:“现在你能说了吗?为什么都要跟踪我?”

“我不是跟踪你,我只是想让你受到点教训。”孟飞羽学着电视剧里的恶人说话。

但因为她还是个孩子,这话从她口里说出来,就很没有杀伤力。

沈佳人又生气又想笑,“我应该不认识你吧?”

“你不认识我,但是你却已经伤害了我。”孟飞羽到底还是个孩子,说着就红了眼圈。

“哦?那不如你说说看,我怎么伤害了你?”

“你是破坏人家庭的小三!你是个破鞋!你是给人艹烂的臭女表子!”孟飞羽越说越激动,甚至要站起来打沈佳人。

沈佳人被刑森护在身后,看着孟飞羽愤愤不平的表情,越发疑惑。

“你是不是搞错什么?我破坏你家庭?我怎么破坏你家庭了?”

“你还非要我说出来吗?你这个狐狸精!你勾引了我爸!”

刑森在一旁问:“你爸叫什么名字?”

孟飞羽显得更激动了,咬牙切齿道:“你怎么不问那个臭逼货!”

刑森有点生气了:“我是警察。你好好说话,再骂人我就把你关起来了。”

可能是刑森生得有点凶,孟飞羽气焰压了下去,语气也不觉放低了:“我爸叫孟希。”

沈佳人无奈地摁了摁眉心:“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小朋友?我没有给别人做小三,更不认识你爸。”

孟飞羽也愣住了。

沈佳人想到了什么,皱起眉头:“你为什么觉得我勾引了你爸?”

“那我爸每天什么都不做就只跟着你,不是因为看上你了,难道还是因为好玩吗?!”

孟飞羽刚说出这句话,沈佳人和刑森都愣住了。

尤其是沈佳人,整个脸色都变了:“你刚才说.....说谁跟着我?”

跟踪沈佳人的不是孟飞羽,想杀害沈佳人的也不是孟飞羽,而是孟飞羽的父亲孟希。

孟飞羽发现自己父亲孟希这些天一直跟着沈佳人,还以为是父亲在追求沈佳人,这才动了念头,想要给沈佳人一个颜色看看。

但这个孟希和沈佳人又有 什么恩怨?

在刑森的帮助下,很快就查到了这个孟希。

孟希之前在警局留下了案底,他是一个夜总会会所的鸭公,手下有不少的小姐。

几次因为涉黄被抓起来。

沈佳人看着照片里的孟希,确定自己没有见过他。直到她看到了孟希所在的会所名字。

瞬间,沈佳人从脚趾到发梢都冷了起来——这不是薛思思工作的地方吗?

凌晨1点,建安市的夜生活才刚开始。

夜总会门口车来车往,许多穿着时尚的男女来来往往,很是热闹。

沈佳人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不由得想到了薛思思那天和自己争执的样子。

这个孟希,和薛思思有什么关系吗?他对自己下手,是不是也和薛思思有关?

二月的夜晚还是很冷的,沈佳人虽然穿得够多,但还是忍不住抱着手臂发抖。

刚搓了一下手臂,就感到身上一暖。

忽然就多了一件男士的外套,沈佳人抬头去看——只见刑森仍认真地望着夜总会的方向,目不斜视。

好像刚才给她披衣服的人,不是他。

一股暖流涌过,沈佳人摸了摸鼻子。

前段时间她太专注于自己的事情,这会儿才后知后觉:刑森好像对自己关心得有点过头了。

比如这次....他居然下班后还有时间陪她来这里蹲孟希。

“你其实没有必要陪着我的,我自己也可以....”沈佳人还没说完。

刑森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刑森这个人给人感觉太正了,好像说什么都是对的,你很难反驳他。

就像现在,沈佳人一下子居然不知道怎么反驳他。

不知道为什么,刑森给人感觉真的太可靠了,不知不觉就让人想依靠他。

沈佳人还想说什么,刑森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

原来孟希已经出来了。

看到刑森,孟希还嬉皮笑脸的,毕竟刑森抄了他几次家。但目光落到沈佳人脸上,他马上转身就跑!

还好刑森先一步抓住了他:“去哪?”

“警官,我做错什么了?”

“没做错什么,你跑什么?”刑森也不跟他绕弯子:“你这些天跟踪她做什么?”

“她是谁,我不认识啊?”孟希还想装蒜。

沈佳人先冷笑出声了:“不认识?你女儿可是亲口承认,你一直跟着我啊?难道你女儿还会认错自己的父亲不成?”

孟希眯起眼睛,眼底一闪而过的恶毒,那目光和沈佳人那天晚上看到的一样!

沈佳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被掐过的地方,不解地问道:“我不太懂,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非要置我于死地?”

孟希拒不承认:“警官,你不能为了给你的女朋友做主,就冤枉好人啊!”

他误会了沈佳人是刑森的女朋友,刑森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居然没有反驳。

只是扣住他手臂的力道更紧了些:“不要和我扯东扯西!你到底为什么要对她动手?!”

孟希哀哀叫疼,“冤枉啊冤枉啊.....”

“因为薛思思。”沈佳人刚说完,孟希就不动了,投到她这边的目光更加恶毒。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沈佳人恐怕死了千万次了。

沈佳人接受到这样的目光,反而笑了:“那就是了。如果我没有猜错,薛思思之前是你手底下的人,对吧?”

孟希咬着牙,“什么薛思思,我不认识。”

“不认识?我看你不仅认识,恐怕还熟得很。我家的窃听器是薛思思之前装的,你也知道,对不对?”所以才会那么清楚她的行程。

连她每天要去哪里,回家那条路都很清楚。

孟希笑了:“沈小姐,你说话要讲证据的,你乱说话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沈小姐?我刚才有介绍过她吗?你怎么就知道她姓沈?”刑森把孟希捏得眉头直皱。

沈佳人给了孟希最后一击:“你说说看,如果你不认识我,你女儿为什么会看到你跟着我,以致于她怀疑你在追求我了?”

孟希脸色变得狰狞起来,看上去十分地可怕。

其实他看上去相当普通,干干净净和个大学生似的,如果不说,没有人看得出来他的职业是鸭公,手底下管着几十号小姐。

他这种人在底下见得多了,没有什么怕的,此刻被人揭了老底,孟希也不急:“不错,跟踪你的人是我。我喜欢你,跟踪跟踪你,怎么了?我又没有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你那天明明掐我脖子了!”

“掐你脖子?谁能作证?”孟希油盐不进,即使被刑森压制着,仍是吊儿郎当,让人想往他脸上抽两巴掌。

“警官,我想我也是有自由的公民吧?你这样压着我,我很为难啊。”

沈佳人轻轻笑了,指着他的胳膊:“这里,还有我留下的指甲印呢,你说我那天抓伤你,有没有留下你的皮肤组织?”

孟希愣住了。

刑森看到沈佳人的脸色,无声笑了一下。

她肯定没有留下,但他猜出她是要吓唬孟希,就跟着说道:“跟我回警局验一下DNA吧。”

孟希这才慌了:“等等.....”

刑森扣着他的肩膀:“别等了,这就走吧。”

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身影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沈佳人的腿!

沈佳人吓了一跳,低头一看。

居然是孟飞羽。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佳人去拉孟飞羽,但无论如何都拉不动。

孟飞羽跪在地上,哭着擦眼泪:“求求你,不要抓走我爸爸,那天不是我爸爸对你动手的!是我!”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愣住了。

刑森伸手也去拉孟飞羽:“你在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我看父亲跟着你太久了,以为是因为你爸爸才不回家的,所以就很恨你!”孟飞羽仰头看着沈佳人,眼泪纵横。

哽咽着:“那天晚上我看你一个人在胡同走,就把头套蒙上了,想要把你掐死。你看——你抓的手印还留在我胳膊上!”

说着,孟飞羽伸出胳膊,拉开手臂。

果然,在她的手臂上,赫然是四指的抓痕,已然干涸结痂。

沈佳人也震惊了,怎么会?

孟飞羽哭得很难过,抽泣不断:“是我!警察叔叔,你抓走我吧!不要抓走爸爸!他说的都不是事实,他只是为了保护我!”

一边是跪在地上的孟飞羽,一边是孟希。

沈佳人一时之间有点恍惚。

怎么回事?

难道孟希真的只是单纯地喜欢她才跟踪她,那天掐她的人,真的是这个高中生孟飞羽吗?

-第7章完-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