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一个朋友介绍我去郊区的夜总会当公主。高薪聘请后才知道郊区只有一个火葬场。

发布时间:2022-03-01   来源:    

我瞬间石化,脑子里乱成一团,完全不能思考。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警察从我手里抽走照片,淡定的把它们整理好放回到文件袋,随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我俩面对面坐下。

他问:“有什么想说的?”

我以为他是叫我老实交代,急的差点哭出来,忙着为自己辩解:“警察同志,这些照片好像是同一个地方拍的,可我看不出是哪儿。那几个受害人,我更是一个都不认识,我能想到跟我有联系的就是那个银如意,但……但那东西也是别人给我的……我……”

说到最后,我直接情绪崩溃,哭出来,警察没说话,而是从兜里掏出包面巾纸递给我。

“别紧张,我只是想跟你了解点情况。”他说,声音特温柔。

我拿着面巾纸使劲擤了擤鼻涕,假装乖巧的点点头。

警察坐在我对面意味深长打量我,忽然说:“我叫肖然,以后就负责这案子。”

我抬头看他,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他与我对视,目光里满是柔情,看的我浑身不舒服,又低下头。

肖然叹了口气,起身快步走出去,大约过了三四分钟,他又回来,手里多了一沓影印资料。

“这是第一个死者。”

他一边说,一边将一张印有黑白照片的纸放我面前,我只看了一眼,吓得脑子又断片了。

与此同时,我感觉身上嗖嗖冒冷风,就好像有无数人在我身边吹气,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最后拿面巾纸的手抖的跟得了帕金森似的。

肖然没注意到我异常,继续说:“死者叫柳梅,是老上海的交际花,大家都叫她梅姐或者梅姑娘,当年她很有名气,追求者很多……”

听肖然介绍的时候,我忍不住伸手去拿那堆资料里的照片。

这些照片是老上海时期的,全是黑白照,都开始泛黄。照片里穿着秀禾服,死状跟那几个小姑娘一模一样的女人,正是在变装店接待我的梅姐……

我昨天居然跟一个死人聊天喝茶,她还摸我的手,还跟我说一见如故……

我不敢往下想,怕自己脑补出更多东西。为了分散自己注意力,我开始翻看那堆资料。

档案内有记载案发地点,是在龙峰。不过老上海时的龙峰可不是火葬场,而是有名的娱乐休闲场所聚集区,我看到的那栋小二楼,是个小军阀买给梅姐的,她尸体就是在自己卧室被发现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脑子彻底乱套,难道说是梅姐觉得自己死的太冤,变成厉鬼回来报仇?

但就算她要报仇,不是应该去找当年杀她的人么?找我这种无辜路人算怎么回事儿?

我想不明白,硬着头皮抬起头,向肖然投了一个不解的目光。

“那小孩偷走你东西后,就交给控制他的老大,结果那老大拿到银如意的当晚就死了。当然,死状很惨烈,我们之前也找过那小孩了解情况,可他疯了……”

他停顿下,目光紧紧的盯着我,大概是想看看我会不会因为他的话慌乱不安。

我坦然的回应他目光,心里不解,不明白他是怎么怀疑到我头上的。

“我们在找到的手机上提取了你指纹,而银如意上也同样有你的指纹,甚至死者家的门把手上还有你的指纹……”

他不再说,而是留下足够的时间让我自己品他的话。

“所以,你们觉得我是杀人凶手了?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疯子,不至于为了个手机杀人吧?!”

等我想明白他的暗示,我怒了,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语气很冲的说。

肖然做手势示意我冷静,还安抚我说他没怀疑我是凶手,只是希望我配合把那天的事情说清楚,特别是怎么得到银如意的。

肖然说的话合情合理,我叹了口气,无奈的坐回到座位。他起身很贴心的给我倒了杯温水,放我面前。

我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将那杯水紧紧握在手里,努力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缓缓开口:“我之前到一家变装店应聘,你刚才说的柳梅是那里的接待,昨天是她约我见面,东西也是她给我的……”

越说我声音越小,最后连自己都有点底气不足。我跟个死了七八十年的鬼见面?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警察怎么可能相信。

果然,我话还没说完,肖然打断我的话:“你的意思是是说,那东西是鬼给你的了?”

我看出他是在强忍着笑,但他没笑,而是沉默了很长时间,随即他忽然压低声音问:

“你听说过买命钱吗?”

我愣了,眨眨眼看着肖然,瞬间就明白他意思。梅姐给我那个银如意,本来是想买走我的命,可它被偷了,她就只能买另外一个人的命。

换句话说,本来该死的人是我,而那个小偷的老大只是个替死鬼?可这一次梅姐没弄死我,她还会不会来第二次?

“我盯这个案子很久,因此不管是什么东西作案,我都要把它抓住。”肖然站起身,义正言辞表态,他上前拍拍我肩膀,鼓励我说:“记下我电话,要是那个柳梅在联系你,第一时间给我带电话……”

我看着肖然,心里一万只草泥马神兽奔驰而过,这家伙够狠,感情把我当负责引诱大灰狼的小红帽了。

“那个……”我想拒绝。

“我相信你。”肖然又拍拍我肩膀,力道很大,简直要把我拍散架了:“这也是为你好,你想想,如果抓不到那个柳梅,你嫌疑就洗不清。”

我郁闷点头,表示自己了解。肖然亲自将我送到警局门口,还替我打了辆出租车,临上车时,他突然问:“这么长时间,你都没认出我?”

我一下蒙了,不知他这又是哪出,直接摇头。

他轻叹一声,没说话,冲我挥挥手,转身就回了警局。我坐在出租车里想,把所有能想起来的同学邻居都排查一遍,也没想起认识过肖然这号人。

到家后,等我看见客厅餐桌上放的东西,我吓得直接把肖然这茬给忘了。

一块玉牌此时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桌上,散发着淡绿色光芒,我快步走过去,拿起玉牌仔细端详,是我送回去的那块。

只是,在绿光的映照下,玉牌更通透,仔细看,还能隐约看见里面有东西。可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又看不清。

我专心致志研究玉牌,根本没注意手机响,等我拿手机看,整个人都崩溃了,之前被我拉黑的那女孩又开始给我发消息。

她说:不想死,就别乱扔东西。

我回了句:你把话说清楚。

她装死不说话,我气得牙痒痒,不过这次我没在把她拉黑,因为我知道拉黑也没用。

坐在黑暗的客厅里,我努力整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如果梅姐是鬼的话,那变装店应该也不是干净地方,给我玉牌的男人也是鬼吧?

他们为什么会找上我,是不是在找替身?还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越想我脑子越乱,就在我要把自己逼疯时,客厅的灯啪一下亮了。我回头一看,是堂姐回来了。

“之之,你在家呀,怎么不开灯?”

看到堂姐,我猛地想起她也去了变装店,说不定也被梅姐缠上了,就一把将她拽到身边问:“堂姐,梅姐有没有找过你?”

堂姐眨眨眼反问:“梅姐?哪个梅姐呀!”

“就是龙峰变装店的那个。”

没想到堂姐脑袋摇的跟拨楞鼓一样,看我的眼神也特怪,她推开我手说:“之之,你说什么呢,什么龙峰变装店?龙峰那边是火葬场,咱们家又不是上海本地的,谁会去那儿……”

“你没去过?”我傻眼了。

堂姐肯定的点点头,看她样不像是撒谎,可我也不会看错,那天站变装店门口,跟人玩亲亲的的确是她……

众多疑惑瞬间涌上心头,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是提线木偶,被人操控着往前走……

“之之,是不是警察难为你了?你别害怕,我相信你不会杀人的……”堂姐看我脸色不好,蹲下身子低声安慰我。

我木然的点点头,望着堂姐满是信任的目光,我不由又想起上警车时,她那个诡异的笑。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堂姐,还是她们都不是真的?

莫名,我觉得周围空气一下子冷了许多,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头晕乎乎的。

堂姐见我状态不好,就劝我泡个热水澡,能缓解疲劳,我想想她说的也对,便走进卫生间放热水。

躺在浴缸里,我听见开门声,大概是堂姐出去买饭,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再次响起,堂姐在客厅喊:“之之,快点出来吃饭,要不一会儿凉了……”

我应了声好,从毛巾架拽过条浴巾擦身子,这时,我感觉到一股冷风迎面出过来,在房间里盘旋着,最后流连到我胸前。

我手中擦拭的动作尴尬的停下,一秒钟后,我噗通一声又钻回到浴缸里。

我躲在水里,耳畔还是传来嘻嘻的笑声,我吓坏了,直到憋着的那口气用完,才不情愿的从水里冒头。

抹了把脸,我小心翼翼向四周望去,并没发现什么异常。我以最快速度从浴缸里站起身,从衣架扯过衣服,刚想往身上套,身后响起一个轻柔的女声:“少奶奶,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您该穿这套……”

未完待续!!!

本书书名【棺人,我不要】,搜索【凌云文学网】进入网站查询本书书名即可获取更多精彩章节!或关注微信号【贫僧爱师太】发送书名阅读更多精彩内容朋友介绍去郊区夜店做公主,高薪录用后才知道郊区只有个火葬场1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