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奥运会女子举重的“球”问题并不简单。

发布时间:2022-02-27   来源:    

东京奥运会将在8月2日创下一项历史纪录,来自新西兰的举重选手劳蕾尔.哈伯德(Laurel Hubbard)已获准参加8月2日举行的女子举重87公斤以上级比赛。他(她)将成为奥林匹克运动史上第一位跨性别运动员。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哈伯德今年43岁,以前的名字叫加文·哈伯德( Gavin Hubbard),他在男子同级别的比重中就是个平庸之辈,可能终其运动生涯也无法在奥运赛场大放异彩(下文都用她来称呼他)

但现在她是女子举重87公斤以上级比赛中最引人注目的选手。凭着女人身份,她曾夺得2017 年世界杯比赛银牌,在2019 年太平洋运动会上夺冠。

从她的训练成绩看,很有希望夺得该级别女子举重金牌。其实,无论是哪种奖牌,她都剥夺了其他女运动员的机会和荣誉。

国外网友对她的指责声音非常多,像澳大利亚的“拯救澳洲女子体育”( Save Women’s Sports Australia )组织就指名道姓地称他“应当感到羞耻,女人并不是激素水平,不能如此简单地把自己称为女人“。

还有一些人认为国际奥委会背叛了女人,如果这些”跨性别者“想参加比赛,可以单独设立特殊身份比赛,而不是挤到女子项目里捞取名利。

美国女子网球名将纳芙拉蒂洛娃在《星期日泰晤士报》撰文指出,“这完全是疯了和欺诈。我很乐意接近跨性别者,但我不乐意与她竞争。一个男人现在决定成为女人,为自己大赚一笔,然后变回男人?仅仅凭着他改名并服用激素就允许男人与女人竞争,这太不公平了。”

但纳芙拉蒂洛娃的文章,招来了许多人强烈批评,“跨性别恐惧症”这顶帽子扣下去,纳芙拉蒂洛娃如果顶不住,将不得不为此道歉。

哈伯德在遭到众多质疑后,7月30日,她在网络社交平台发文回应:感谢国际奥委会的帮助,让我能顺利出赛。她还说,“奥运会是一场全球庆典,包含着我们的希望、我们的理想、我们的价值观”。真能说,扯上“价值观”,大家就都得闭嘴了。只要政治正确,一切规则都可以无视。

不少网友看了百度百科还以为她是变性人,已经做了手术,其实她还保留着丁丁和蛋蛋这对结拜兄弟。

她只是心理认同自己是女人,通过服用药物降低睾酮水平达到某种标准(12个月内低于10 nmol / 升)。准确地说,她是以“跨性别人士”身份“修正”奥运会变性人参赛规则得以参加女人举重项目比赛。

听起来有些绕,有些复杂,就是因为这事情不简单,所以会搞得这么复杂。

关于变性人参赛,早在2004年5月18日,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就已经宣布允许变性人参加奥运会。

同时为了防止欺诈和不公平行为,国际奥委会公布了变性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实施标准:

一、必须完成性器官改变手术(变性手术)

二、变性完成后,该运动员必须得到所在国政府的官方性别承认;

三、在参赛前两年,该运动员必须接受荷尔蒙治疗,以符合女性水平。

也就说,就算割掉蛋蛋,这个人在两年内还能保持与同级别女性的竞争优势,包括爆发力、耐力、体力等。

那么像哈伯德这种“跨性别人士”,无论吃了几斤药,竞赛优势仍然十分明显。

许多运动员和体育迷对她最大的不满就是她既想参加女子比赛,又不愿割掉蛋蛋,而她能得逞的真正原因就是政治。

她登上奥运会女子举重赛场,有许多关卡要过,像新西兰政府、新西兰奥委会、国际举重联合会 (IWF)、国际奥委会。

新西兰奥委会在国内选拔时就做出决定,同意她代表新西兰队参加女子举重项目。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在6月22日表态,支持新西兰奥委会的“符合国际标准”的决定。

国际奥委会内部对哈伯德的参赛资格有过一些争论,因为她不符合变性人参赛标准的第一条。如果她真想变成女人,那么手术为什么不做?但国际奥委会在2015年又搞一个标准之外的标准(男性如果睾酮水平在12个月之内低于10nmol/L,即可以女性身份参赛),这使得原有规则有了很大的操作空间。

但支持LGBT群体是西方当下最大的政治正确之一,国际奥委会决策层没有人敢公开反对这件事。

7月18日,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前,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宣布正式批准哈伯德参加女子举重项目比赛。巴赫解释称,为了尊重人权,同时保持公平竞赛精神,国际奥委会允许她在没有做睾丸切除手术的情况下参加比赛,只要她的睾酮水平达到标准。

这样,“必须完成性器官改变手术”这一条最重要标准被修正了,政治因素改变了比赛规则。

巴赫自己也说过,“这个问题不可能有统一的意见。”

和稀泥也是一种生存技能,明明有规则,有标准,却说“不可能有统一的意见”,那规则和标准将来还有什么权威?说白了,就是国际奥委会宁可违反规则,也不能违背政治正确。

如果巴赫等人按照规则一刀切,拒绝让哈伯德参赛,会怎么样?国际奥委会很可能被西方白左政客闹得鸡犬不宁。

在7月8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指责匈牙利通过的《反LGBT宣传法》法案》是“令人恶心的事情”,要求匈牙利取消该法案,否则,她暗示匈牙利将受到欧盟制裁。

匈牙利是独立国家,它通过一部国家法案,居然会受到如此威胁。那LGBT问题是什么?一个必须得到全力支持的“价值观”。

换句话说,这是判断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群体,甚至一个人是否站在西方一边的政治测评工具。

特朗普在位时,LGBT问题曾是美欧裂痕之一,拜登上来后,在1月25日迅速废除了特朗普的禁止变性人在美军服役的决定,赢得掌声一片。

各个国家对这个问题存在不同看法,这并不奇怪,但西方要通过政治压力、舆论压力迫使别人也去支持LGBT“事业”,将“人权和公平”与之捆绑,那就是霸权逻辑。

哈伯德参赛,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一个奥运会“怪胎”。她威胁着包括中国运动员在内的所有同级别女子运动员。

许多白左称要向哈伯德的勇气致敬,然而,这种参赛者在十年前是妥妥的丑闻。

南非的这位大哥(大嫂),短跑名将西门娅,也想到东京参赛,但国际田联这一关过不了。其实她比哈伯德似乎更有资格,她确实是双性人,没有蛋蛋,但有隐蛋,睾固酮值是普通女性的三倍。

国际举重联合会之前说过,根据哈伯德各项运动指标,她完全可以参加男子比赛,她大大超过了女性的平均成绩线。

公平竞赛是奥林匹克运动的精神,也是奥林匹克运动的生命。否则,为什么要查禁药?

女子运动员如果想提高身体爆发力等运动指标而去服用类固醇药物,一旦被查到,那就是长期禁赛,别说拿奖牌,连职业生涯都将被毁掉。

这家伙倒好,连禁药都省了,直接带着蛋蛋来参加女子比赛,却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支持。

西方政要也只有特朗普(前政要)敢出来炮轰哈伯德,7月24日,懂王说,跨性别运动员能轻易地“碾碎”女运动员,支持跨性别者参加女子比赛是对女性权利的侵害,我们不能让这种事情再发生。

哈伯德不是东方不败,也不是岳不群,林平之,他们好歹都割掉了。

哈伯德满嘴是什么“跨性别人士权利”、“价值观”给自己贴金,等奖牌和资金到手,她停止服用雌激素,变回男人也不是不可能。

但那些跟她同场竞技的女运动员,则永远是女人。这公平吗?

只有在扭曲的价值观下,才会发生这种扭曲体育精神的事情。

哈伯德在东京创下了“跨性别人士”的参赛历史纪录,似乎是多赢局面:她得到了奖牌和资金,43岁还在挤在女子项目里捞一笔;新西兰也多了一枚奖牌进账;国际奥委会则符合了政治正确路线,得到掌声;圣母们得到了感动。

这样真的是多赢局面吗?政治令她获得了利益,但政治也将毁掉奥林匹克运动。

想以变性人身份参加女子项目,就必须割掉蛋蛋,而不能只刮掉胡子。蛋蛋问题再发展下去会怎么样?它将从个别事件变成多数现象。

试想一下20年以后的奥运会场面,两个胡子拉碴的运动员在PK女子柔道金牌、一群腿毛飘飘的大汉在争夺女子百米冠军、游泳池里爬上来一帮胸毛茂密的女子运动员,发出一阵阵粗犷的笑声……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