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五年后,我带着梦宝的力量回来了...

发布时间:2022-02-23   来源:    

深夜微凉的风吹过脸颊,她摇起车窗时,扫过满城辉煌灯火。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今天之前她浥轻尘还是这座城市耀眼的明珠,是江城人人艳羡的浥家大小姐,光芒闪耀,尊贵优雅,纯洁如玉······

可今日过后呢?

她爸爸被气病,她名声扫地,她和魏朝雨的爱情被毁灭,浥家和魏家的互救联姻破裂······

浥轻尘的脊背陡然发凉。

叮咚来了一条微信。

“我的好姐姐,你可别误会哦,这一切都是朝雨哥哥安排的,就是为了后天能和我结婚。其实,朝雨哥哥一直爱的人只是我,从未爱过你。从今以后,我浥轻曼才是浥家的掌上明珠,至于你浥轻尘——靠边站。”

朝雨哥哥······,从未爱过她?

惊天霹雳!

浥轻尘浑身颤抖着急刹车,调转车头后直接开去了魏朝雨的豪华别墅。

凉风徐徐绕着黑色夜幕的繁星点点,似乎盛着无尽的思念和忧郁。

魏朝雨正在星空下跟浥轻曼微信视频。

“朝雨哥哥,人家好怕,好怕哦,轻尘姐姐发疯了,发疯跑走了,你最好躲一躲,他要是找到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你可千万别跟轻尘姐姐一般见识哦!朝雨哥哥,她再不好也毕竟是我的姐姐,是我的亲人,我不希望她有什么闪失!”

魏朝雨吸了吸鼻子,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都爱错人了。浥轻曼这么善良又纯洁的女孩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晃了那么多年,他怎没早发现

“小乖乖,你就是太善良了,什么事都为别人想。”魏朝雨男人力爆棚,继续安慰,“我一个男人还躲一个女人,小乖乖,你别怕,她来了正好跟她说清楚。”

热恋中的两人你侬我侬,直到浥轻曼答应魏朝雨晚些到希尔顿酒店老房间才恋恋不舍的放下手机。

那个男人还是那样恋恋不舍,还是那样温文尔雅,然面对的人已不是她。

浥轻尘心内抽疼,眼眸闪过满满酸涩。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憋着一口长长的气,气恨的声音有些颤抖。

魏朝雨不屑的撇了眼女人。

她美得还是那样不食人间烟火,宛若仙子,可现在她的美摄人心魄、魅力绚烂,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一滩烂泥,更敌不上浥轻曼的万分之一。

爱时发疯,不爱如仇。

魏朝雨满脸扭曲的猥琐一笑。

“浥轻尘,你还有脸问?跟野男人苟合却不让我碰一下?呵呵,是不是觉得你这样美丽的女人,我就该死心塌地的爱着你捧着你一辈子?”

“婚礼呢?当初为什么答应??”

四目冷冷对峙间,仿若冻住了空气,凝固了时间。

魏朝雨嘴角全是戏虐,眼里满是不耐烦。

“你以为是为了爱情?哼,一滩烂泥,被乞丐玩过的烂泥,你一辈子都是烂泥,有脸和我谈结婚?撒泡尿照照你配吗?”

浥轻尘双眼直瞪,不敢相信,这种狠绝的话会从他未婚夫的嘴里说出,她身子一软跌坐在地。

魏朝雨,她曾经的恋人,就像清晨的露珠一样美好的男人,笑起来明媚自然,做起事来通情达理,温文尔雅,绝不是眼前这么猥琐的蛮不讲理的男人。

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她和魏朝雨牵手的甜蜜,相拥的温暖,惬意闲聊时美好的憧憬······

那是假象吗?

冷彻心扉的寒凉瞬间传遍全身。

不知过了多久,浥轻尘的四肢有了点温度,缓慢开口,“一切都是你,是你安排设计的?安排我试婚纱,设计我去酒店,还有······。”

那个赤果果的被他们称之为乞丐的男人。

魏朝雨看着头发散乱、瞳孔涣散的浥轻尘,早失了耐心,转身丢下一句“一切都是我,可那又怎样?我的小宝贝轻曼嫁过来,浥家到头来不照样是我的?”

“你······就是为了浥家家产?······你······有爱过我吗?”无声的泪水滑过黯淡的脸颊,似一把锋利的尖刀划过。

“哈哈,我就是为了你家家产。”魏朝雨头也没回的嘲讽,继而大笑,“那么不知趣,鬼才爱过你。”

咔嚓一声天空划过一道惊悚的闪电,接着倾盆大雨如注而下。

被淋成落汤鸡的浥轻尘忽然起身,猝不及防的拦住他,“魏朝雨,你休想,只要我爸爸在一天你就休想霸占浥家一分一毫。”

此时,浥轻曼撑着一把打伞,心满意足的钻进了魏朝雨怀里,“朝雨哥哥。”

“小宝贝儿,你怎么来了?就要做我的新娘子了,下这么大雨要淋坏了,新娘子就不美了。”

浥轻尘心内像打翻了五味瓶,魏朝雨、浥轻曼两个平日里最亲的人竟然在她眼前卿卿我我,隔着似瓢浇的雨帘都能感受到令人恶心人的气味。

欺人太甚。

“愿你俩在地狱里幸福。”浥轻尘掏出水果刀就像那对狗男女狠狠的刺去。

魏朝雨猛一反手,水果刀啪嗒一声掉落在雨中。

浥轻尘不顾一切像疯了一样去捡水果刀。

“别再挣扎了,浥良死了,浥氏集团已归我浥轻曼所有,浥轻尘你最好乖一些,或许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浥轻曼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浥轻尘。

浥轻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雨中愣怔了半天,撕心裂肺的大叫,“这不是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你还是那个样子,只愿相信自己相信的事情,浥轻尘,你这个样子最令我讨厌。”

浥轻尘愣愣的看着魏朝雨,隔着厚厚的雨帘和雨伞除了他一张一合的唇,什么也看不到。

“轻尘姐姐,你没听见我再说一遍,浥良死了,浥氏集团已归我浥轻曼所有,呵呵,你若乖乖的我们下辈子再做好姐妹。”浥轻曼轻慢的得意的娇笑着。

如注大雨顺着头发瓢泼而下直灌入脖子里,可浥轻尘却丝毫未感到寒凉。她攥着手发誓,狗男女,你们定会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江城机场。

“小糯米,到箱子上来,妈咪推着你。”

浥轻尘柔声说着就要弯腰抱小糯米。茶色秀发似瀑布倾泻,一张美到令人窒息的俊脸,精致妆容更衬托她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合身杏色镂空流苏毛衣,无形中蕴了几分温暖几丝妩媚。

扑面而来的脱俗气质,凹凸有致的背影,美的让人忍不住驻足遐想。

身旁的小家伙更是美的人见人爱。雕刻般的侧脸,黑黝黝似黑葡萄的眼睛,脖颈处扎着完美黑色蝴蝶结,一身蓝色英伦格子马甲套装,尽显小家伙特有的萌萌哒绅士范。

这对母子美到人神共愤,连我这个大明星都比下去了。

郑丽颖喃喃的摘下墨镜和口罩,欢快的张开双手等着小家伙飞奔过来。“干儿子,这儿呢!”

小糯米果然不负期望笑嘻嘻的迈开小短腿飞奔,甜甜的叫着,“干妈!干妈!”

“干儿子比上次更帅了,以后长大了就嫁给美貌如花的干妈!”郑丽颖一把搂住他亲了又亲。

小糯米貌似不乐意嘟着嘴巴,“小糯米只嫁给美貌如花的轻尘。”

“小调皮。”浥轻尘耸了耸肩灿然一笑,似春日暖阳灿烂温暖了大地。

郑丽颖倒是被小糯米逗的哈哈一笑,轻轻的捏了下他粉雕玉琢的小脸,“不愿意嫁给干妈,干妈伤心,来,亲亲干妈。”

小家伙眼睛咕噜噜一转后,抱住郑丽颖的脖子,“啵”响亮的亲了口。

郑丽颖一脸享受,“轻尘,知道我最羡慕你什么吗?”

浥轻尘递过郑丽颖的眼镜和口罩,“这里人多,还是先戴起来吧。”

虽然郑丽颖现在还不是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但她的花边新闻可是有很多人喜闻乐见的。狗仔们为了博眼球什么样出位的语句都能想得出来的,譬如拿孩子做文章。

小糯米的身份,浥轻尘还不想过早的暴露。

小糯米笑的眼弯弯,“干妈,最羡慕我,对不对?”

郑丽颖一副被你猜中了的样子,直点小糯米的额头,“鬼机灵!干妈喜欢!”

她确实很喜欢小糯米。

每逢小糯米生日,郑丽颖再忙也要抽出时间飞到X国为小糯米过生日。

期间也有小道消息传出,郑丽颖已结婚,老公是X国大富豪,这位大富豪很爱郑丽颖但要求郑丽颖退出娱乐圈,可郑丽颖不舍得她的事业和粉丝们,毅然为自己的事业对抗豪门。

郑丽颖对于这些传闻并不解释。即便有好事者问起,她总是学着浥轻尘的样子,微笑着说一句,“流言止于智者。”

“妈咪,你好像有心事。”小糯米仰头拉拉浥轻尘毛衣上的流苏。

浥轻尘从回来的那一刻起,心里就复杂的很,像打翻了五味瓶。

五年后的浥家是什么样子?她做好了准备可结果到底能不能夺回家产?浥良集团她能不能掌控?又能不能让浥轻曼和魏朝雨得到该有的惩罚?

这是一条未知路,可她却要执于此路。

不管这条路上有多少困难险阻,浥轻尘一定要坚持走下去。

低头,看了看时间刚刚好,浥轻尘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对不起,浥总,萧北爵的行踪很难查到,这次只能查到他也做了这次航班来了江城。”

电话那头的孟楠显然有些窘迫,对于这么点小事都没办好。

浥轻尘淡淡的嗯了声。

她知道孟楠做事一向谨慎认真,这也从侧面说明萧北爵行踪一直受到严格保护。

“嗯,2020G06南甸子那块地怎样了?”

“前天土拍过后溢价率已达到了1.8倍,鉴于南甸子地块周边的发展,浥轻曼强烈主张拿下南甸子地块,董事会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主要原因是溢价率过高超出市价太多已有风险,浥轻曼强烈坚持但目前来看还是浥轻曼的主张占上风,可最终决定权却在魏朝雨。”

“那魏朝雨什么态度?”

浥轻尘再次提起这个让她爱过的男人,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当年,若不是他的花言巧语,或许她就不可能去希尔顿大酒店,不可能毁了婚约,更没有之后浥家一夕之间败落,她爸爸不会与她连最后一面没见就天人永隔······

“浥总,魏朝雨行事一向深不可测,并没有表明态度,但据说他已和南区区长吃过饭,对娇山湖那片地志在必得,而政府方面有意扶持本地开发商做大做强,很中意浥良集团。”

浥轻尘满意的轻笑,这么多年浥轻曼和魏朝雨两人确实没有让浥氏蒙羞。

这些年他俩抓住江城即将划规特别行政区的关键机遇,大力发展房地产。经五年的飞速发展,浥良房地产如火如荼,现如今得到政府扶持,想必以后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江城东、西、南、北都有浥良房地产的楼盘,开发总量超8百万平方,且各个都是百万大盘。

这么大的盘量,资金周转率若不高,再想一举拿下2020G06南甸子地块,对于浥良集团来说是个不小的压力。

“小孟,三天后,2020G06南甸子地块还需一次竟拍,密切跟踪。”

浥轻尘挂掉电话后,就感到小糯米抱住浥轻尘大腿蹭来蹭去,眼睛弯弯的微笑着,“妈咪最美,妈咪最帅。妈咪,要抱抱。”

“小调皮”一把抱起小糯米,眼睛笑弯弯的小糯米朝着浥轻尘干净的脸颊亲了一口,奶声奶气的撒娇,“喜欢看妈咪笑,开心!对了,干妈,你刚才说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跟妈咪说的?”

浥轻尘和小糯米节奏一致的同时转头看向郑丽颖。

“万达SOHO,22楼2202—2206都准备好了,回家先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小糯米就跟我去了。”郑丽颖翻了个白眼拿出一串钥匙交到浥轻尘手上。

她不明白以现在浥轻尘的身价,别说租个公寓楼了,就是住江城最豪华的公寓也是绰绰有余。

不解的看了眼浥轻尘,还要大费周章的租下整层楼的公寓楼。

看来痴傻劲又犯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女大不中留啊!”

浥轻尘一笑附在郑丽颖耳边悄声道,“丽颖,三个月后你就会明白了。”

“嗯嗯,神秘兮兮的,但我知道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原因!我呢!只管给你租好房子,照顾好小糯米,走,干儿子,干妈带你去吃好吃的去。”

小糯米一听好吃的,笑的更开心了,挣脱浥轻尘,小大人样儿吩咐,“妈咪,小糯米不在,你要照顾好自己哦!”说完还不忘亲一下浥轻尘的手背。

郑丽颖转头道,“轻尘,你做我公司的车走吧,东边树下黑色别克商务。”浥轻尘看着郑丽颖抱着小糯米的背影远去后,才急匆匆找黑色别克商务。

在哪儿!那是南边树下吧!

见司机正要发动车子。

浥轻尘三步两步急忙赶到,拉开车门就坐在了后面,探头轻声道,“郑丽颖推荐的,去万达SOHO。”

一双锃亮的私人订制黑皮鞋,男人挺拔的双腿微敞开,双手自然的垂在双腿上,像个严肃到一丝不苟的军人。

浥轻尘淡淡的扫过男人精健的胸膛,英挺的肩线,最后视线落在男人抿着的薄唇上。

樱花般的唇色,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冷傲。

浥轻尘一愣神,那样子和小糯米倒有几分相似。

五年前的那夜,她被蒙上了黑绸,只能感受到对方热烈的气息、火焰般的双唇和修长手指在摩挲。

在挣扎中,她无意摸到那人的左手手心好像被烫伤过,有很深一道伤疤。

浥轻尘朝男人身旁挪了挪。礼貌的开口。

“抱歉,先生,手机没电了,能不能借用您的手机打个电话?”

拙劣的搭讪!

男人冷眼一斜,周身散发出一股凌厉的冷峻。

浥轻尘内心咯噔一下,这个男人冷如寒冬琉璃,不仅冰冷还尖锐。

男人似乎没听见,浥轻尘又礼貌的重复,“抱歉,手机没电了,能不能借用您的手机打个电话?”

依旧无动于衷。

如万年冰山一样,冷冷的端坐着。

浥轻尘第一次被男人冷漠无视,有种莫名挫败感。

这五年间,不是没有男人主动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可浥轻尘都是一副万年冰窟的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

今天,浥轻尘第一次主动搭讪男人,被男人无动于衷的拒绝,好尴尬。

正在不知所措,摇晃的车子一个急刹车,浥轻尘整个身子倾到萧北绝寒冷的身上,莹白俏脸紧挨着男人薄凉的唇。

男人厌恶的皱眉,刚要开口。

“抱歉,少爷,前面有个老人乱闯红灯,我急刹车了。”司机宋展满脸歉意的小心解释道。

男人的情绪稍稍被安抚,冷酷暗哑的声音带些关心,“老人呢!”

“少爷不用担心,老人没事,已走过马路!”

宋展瞥了眼男人,他家少爷永远都是外冷内热。

“走开!”

男人轻轻呼出一口气后对着浥轻尘冷声警告。

浥轻尘眨眨水汪汪的杏眼,歉意的笑笑后想要坐好,可杏色勾线流苏毛衣似被男人吸引,紧紧的勾住男人衬衣的第二颗扣子,浥轻尘莹白天鹅颈和性感锁骨全都暴露在男人精健的胸膛前。

场面有些尬。

男人眼神冷峻,不耐烦的低头冷冷的注视女人。

姿势虽然不优美,但气场绝不能输。

丝毫不惧的迎接着男人的眼神,眼神冷凝而专注。

一秒,两秒······

不卑不亢的冷冷对峙了十五秒。

男人一双眼眸明亮如幽谷寒潭,冷凝起来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动人心魄。

浥轻尘不确定就这样再对望下去,会不会被这样的双眸吸引,想要赶快撇开脸,谁知车子性能不够优越,又遇上拐弯,一晃。

“啊!”女人被带的仰头朱唇轻启刚好碰到男人有没的下颌角。

男人一愣,只不过是这个女人轻轻地触动,却萦绕着幽幽体香的细碎呼吸像洪涛巨浪充斥他的鼻息、唇角。

她特有的魅惑香气,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气质,让男人浑身的血液莫名跳动欢愉。

轻轻触碰间,夹杂着男人特有的柠檬香味和女人的魅惑香气,充斥车内。

肤白唇红的女人俏脸晃动一下,似在揉搓男人精健胸膛。

男人随即挺了挺身子,垂眸,饶有兴味的凝视女人。

一双水汪汪的杏核眼,一副小巧的嘴巴,映衬在巴掌小脸上,更显得清新脱俗,楚楚动人。

哼,这一副瘦弱的小身板儿,有意思,这次他倒安排了个另类女人。

浥轻尘被凝视的急了,暗骂,色狼!手用力一扯,勾住扣子的流苏非但没扯下,反而扯露出男人精健的胸膛。

阳光透过车窗洒在男人赤果果露的胸膛,斑驳的光影微微起伏间散发出强健肌肉散发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如阳光温暖,似海宽厚,若石坚毅······

“女人,看够了?”

男人一用力,镂空流苏毛衣像脱了闸的洪水,毛衣顺着扣上缠住的线全开了。

女人柔嫩到出水的肌肤和性感诱人的锁骨,莹白耀眼的赤果果·露在男人面前。

除了五年前被设计外,浥轻尘是第一次只穿了一件美背就赤果果在男人面前,顿时羞的脸颊滚烫。

“无耻!”抬手扇男人耳光。

耳光来得太迅速,太猛烈。

宋展展的手抖了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可从没有哪个女人敢打少爷。

深呼吸,这个女人为了吸引少爷注意,做了高危动作。

这种做法无疑是拿小棍触摸老虎的鼻子——不!要!命!

反其道而行之在少爷这里也行不通。

美女,自求多福吧!

宋展展深呼吸后全神贯注开车。

车后座,毛线乱了一地,车内原本令人躁动的暧昧气息因为一个耳光,瞬间也冷到了极点,此时,唯一还动的就是四目冷冷相对。

此时的浥轻尘尽管心内有些畏了,可眼神和莹白的脸上依旧一副丝毫不怕你的坚决样子。

扯破了她的一副就该受到惩罚。

浥轻尘一想到现在的自己只穿了件美背,还和一个男人做的那么近,不由的抱着身子,向后挪了挪身子。

男人冷哼一声后收回视线,换了一种颇为舒服的坐姿后玩味的看了眼浥轻尘,又将目光转向宋展展。

宋展展在萧北爵身边开车多年,很了解他的心思。

十年间,B·J集团集聚了庞大的财富,一跃成为垄断江南区域的商业帝国。除了和少爷的商业天才密不可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别人欺负他,他加倍奉还,哪怕只是一次小小的会面怠慢。

睚眦必报的程度,无人能及。

故而,大陆江南区域一直有这样的传言,宁得罪全天下,莫得罪萧北爵。

少爷没有说话,就是要放过眼前这个女人。

有福了!

宋展展透过反光镜瞄了眼浥轻尘。

肤光胜雪,眉目如画,眼珠漆黑,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炫烂和时光的妩媚。

他跟着知北霆见过各种场面,优雅、高贵、端方气质的女人······可眼前这位宛若仙子的女人,着实惊艳了时光。

震惊的迟疑一下,宋展展礼貌的请浥轻尘下车。

浥轻尘压着烦躁礼貌回敬,“请问先生,我没有衣服,这样怎么出去?”

浥轻尘穿了美背,此时她抱着那一团被扯开的毛线,有扯开的毛衣遮羞,要是下车怎么办?

浥轻尘优美的眼皮翻了翻,她打死都不能下车。

男人勾唇,寒凉的看向女人,皱眉。

长相绝美但脸皮绝壁厚到无极的女人,让他很烦感。

宋展展注意到萧北爵的小情绪,只得再次礼貌的请浥轻尘下车。

“小姐,请您不要为难我,请您立刻下车。”

这位小姐打了少爷,少爷不计较,已是格外开恩,若这位小姐再不下车纠缠不清,恐怕····会有危险。

只得加重了声音,再次催促,“请您马上下车。”

第一次被人这么赶,浥轻尘好窘。她迅速环顾车内,既然是丽颖公司的车,必定有很多服装道具的,可充满希望的看了一圈子,这辆车上连张多余的纸都没有,干净的比她脸还干净。

但看男人眉头紧锁。

有了!好主意!

浥轻尘心内狂喜,对着周身冷若寒冰的男人,从善如流说,“好,我下车。”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