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日本女人委身于我

发布时间:2022-02-22   来源:    
“起初矜持,终于委身。”——《失乐园》

今日热点精选阅读推荐:

说来也挺巧,我和凛子是在一个语言学习App上认识的。

她是一个日本女人,年近四十,生活在横滨。丈夫也是日本人,外派到了中国来工作。

和她接触是因为她喜欢中国文化,一直在努力学习中文。很多人知道日本主妇一般都不会去工作,她同样也是。

但是她很有上进心,在网上找了个中文老师,一对一上着课。同时她自己也为一些学生或者上班族教授日本,学生里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国人。

要我评价,她简直就是“中日文化交流的使者”。

我和凛子有的没的聊着,有时候用中文,有时候用日文。有时候她发来语音,说着带着儿化音的中文,让人觉得特别可爱。

我觉得和这样一位日本友人这样保持着朋友的关系很不错,相互学习,也共同进步。

直到那一次,我突破了她的防线。

凛子有卵巢病我一直是知道的,她写在app的个人介绍里。

她没能有孩子就是因为这个,如今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因为连卵巢也被拿走了。

有一次,她说起她的伤心往事。她本来是想要孩子的,也是希望怀上孩子的。

年轻时候的她因为和养父的矛盾,离家出走了,二十岁一个人奔赴东京打拼。在东京街头,遇到了比她大十岁的现任丈夫藤本。或许是因为长期缺乏父爱的关怀,一碰上比她大的又会照顾人的藤本,她就坠入了情网。

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凛子和藤本就结婚了。但是婚后两人关于生子的看法却不同,凛子想要早点体会做母亲的快乐,而藤本却一直在逃避,不希望在事业上升期由于生育而分心。

日本社会是很残酷的,甚至有些不人道。男职工有了孩子之后,上司的看法便会不一样,会觉得你会把精力都放在家庭上,而不是工作。

所以在生育的黄金年龄,两人没能怀上孩子。

而当藤本事业有成,想要孩子的时候,却发现凛子因为卵巢疾病无法怀孕了。

那一刻,凛子恨透了藤本,是自己的丈夫耽误了自己的一生,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利。

从那以后,两人便争吵不断。藤本也觉得愧对凛子,所以当公司有外派机会时,他离开了凛子来到的中国。一来是避免两人矛盾进一步升级,二来是也给凛子一点自由的空间。

凛子每天都会和丈夫通话,但是大多时候也还是以不愉快结束。丈夫的眼中,凛子做什么都不被认可,凛子很难受。

其实换过来想想,如果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被身边的人认可,你还会有勇气继续做吗?甚至会怀疑活下去的意义。凛子的心境很容易让人理解。

那次假期我带着亲戚家的孩子外出游玩。和凛子在手机上聊着这件事,她羡慕我有孩子陪伴很幸福,我矫情得解释,“其实带孩子也挺累,想想还是没有孩子轻松,凛子这样挺好的。”

我本意是借着这个开导凛子的,却没有想到触碰到了凛子那最柔软的地方。

“请永远不要这样说,你不是我,请不要说这样随便的话。”

凛子回过来的文字带着愤怒,像是一下子砸了钢琴的键盘,发出巨大响声后戛然而止。

认识凛子这么久以来,从未见凛子有这样发过脾气。我眼里的凛子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

我向凛子道了歉,她也原谅了我。

那次以后,凛子和我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甚至她去做手术,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也和我聊着天。手术结束后,还拍了肚子上的伤疤,发来给我看。

有一年冬天的时候,公司派我去日本东京出差。我想到是个见凛子的好机会,凛子也非常期待和我的见面。

去了日本的第一个休息日,我就坐了新干线去了横滨。

见到了“认识”多年的凛子,凛子比照片里看起来更年轻,也更有魅力。

我和凛子算是第一次正式的“约会”,凛子请我吃了鲍鱼鱼生。第一次吃这样的新鲜鲍鱼,少了酱油的浓烈,反而多了一丝清甜,口感嫩滑。是我一辈子难以忘却的味道。

想象着凛子就像这鲍鱼,带着柔软和细腻,简单而又美丽,永远都能戳入你最深的位置。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