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还在体内乖吃饭h调教*喘息夹住H

发布时间:2022-03-01   来源:    
还在体内乖吃饭h调教*喘息夹住H

  他本想撩一把裴云羡,却没想反被撩。
  真是一个要命的小妖精。

  谢亦揉了两把刚刚被裴云羡搂过的位置。

  想到自己刚刚自己那不自在的表情,谢亦觉得实在是有点儿没牌面,他掏出手机打算挽回一点颜面。

  刚想点开裴云羡的微信,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上面备注是妈妈。
  谢亦愣了愣,随后摁下接听。

  “小亦还在忙吗?”佟雨月的声音温婉。
  “没有了。”谢亦说:“怎么了吗?”

  平日家里人很少跟他联系,毕竟有一个很不支持他事业的爸爸,一般家里有事才会主动联系他。

  “你过来一趟吧。”佟雨月顿了一下说:“你爷爷住院了。”

  谢亦蹙眉,顿时焦急:“好,把医院地址发我。”

  在家谢亦与爷爷最为要好,他能进娱乐圈都还是他爷爷的功劳,现在能坚持自己的事业,也多亏了他爷爷。

  所以谢亦对爷爷的感情很深。

  谢亦急冲冲赶到医院,推开病房门,却没想到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人。
  他眉头一蹙,“你怎么来了。”

  听见声音,沈璟抬眸看向门口。
  一见是谢亦连忙站起身,咧嘴一笑:“谢亦你来了,你爸妈被医生叫走了,一会儿就回来。”

  “嗯。”谢亦沉着脸走过去。

  病床上的老人正熟睡着,他调了一下输液,又帮爷爷掖了掖被子。

  整个过程他一个眼神都没给沈璟,坐下后淡声开口:“你可以走了,谢谢。”
  话语全是陌生的疏离。

  沈璟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他这般冷漠的态度,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抿了抿唇说:“谢亦,你别这样,我知道那天是我的错,就没有再商量的余地了吗,毕竟这么多年……”

  他话还没说完,床上的老人咳嗽了两声,睁开眼睛,“你们俩在这吵什么?”

  “爷爷,你醒了。”谢亦赶紧扶老人坐起来。

  谢宴东剜了谢亦一眼,“你还知道回来啊你,是不是我不住院都把你叫不回来?”

  “瞧您说的。”谢亦见他精神好,心里松了口气:“您叫肯定是随叫随到。”

  “你呀。”谢宴东语气虽严厉,眼里却全是对孙子的宠溺:“既然这样,你就好好跟沈璟说,吵什么吵。还有,你们订婚的事安排得怎么样了?”

  听到这儿,谢亦看了沈璟一眼。

  沈璟与谢亦对视上,他心虚地收回视线。
  笑着对病床上的老人说:“爷爷您别操心,一切都准备着呢,我们都是公众人物,一下子宣布出来肯定得做足准备。”

  谢亦整张脸沉了下去。
  他是有多蠢,这才多久他就又被沈璟骗了。
  但眼下爷爷身体不好,谢亦也不好现在说清楚,只能忍了又忍。

  实在心气不顺,等谢爸谢妈回来,谢亦找了个上厕所的理由出了病房。

  这边是高级病房,走廊空无一人。

  谢亦一拳打在白色瓷砖上。
  他生平最讨厌被人欺骗被人算计,如今沈璟却三番五次踩在他底线上,而自己竟只能忍气吞声。

  心情郁闷惨了,他在走廊坐了好一会儿,内心才平复下来。

  谢亦不擅长憋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发了一个朋友圈。

  【你亦爹:烦躁。】
  配图是一张无人的医院走廊。

  没一会儿,圈内好友纷纷都来问他怎么了,谢亦没心情回复,他往下翻了翻列表,手指忽地停顿在一个头像上。

  备注“小学弟”,旁边亮着未读的消息提示。
  “小学弟”是他给裴云羡的专属备注。

  【小学弟:您怎么在医院?】
  【小学弟:出什么事了吗?】
  【小学弟:谢亦哥看到能回复一下吗?很担心。】

  最后三个字让谢亦心头一暖。
  他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原来Omega隔着屏幕,也能这么治愈人。

  【你亦爹:别担心,是家里人住院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边几乎是秒回。

  【小学弟:那就好。】
  【小学弟:您在哪家医院,有没有我能帮到的?】

  小Omega还挺积极。
  谢亦唇边弯出一点弧度,敲过去一行字。

  【你亦爹:有,心情很不好,你安慰安慰我。】

  这次那边许久都没有回复。

  谢亦品了品自己发过去的这段话,似乎有点轻佻。

  正后悔要不要说两句别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裴云羡发来五秒的语音。

  谢亦挑眉,点开。

  “把手放进你左边的衣服口袋里。”
  裴云羡的声音又低又沉,惹得谢亦耳根子有点热。

  他搓了两把耳朵,按照裴云羡说的,他把手放进衣服口袋里,瞳孔倏地放大。
  拿出来一看,是几颗包装可爱的奶糖。

  谢亦看着手里的奶糖,唇边弯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哄小孩儿呢。”

  他含笑拆了一颗糖的糖纸,放进嘴里。

  【你亦爹:什么时候放进我衣服口袋的?】
  【小学弟:出咖啡厅的时候。】

  经过这么提醒,谢亦想到裴云羡搂住自己腰的画面。
  应该是那个时候。

  【小学弟:心情有没有好点?】

  浓而不腻的牛奶味蔓延在舌尖,心脏莫名跟着甜了起来,刚刚那点烦躁也彻底烟消云散。
  谢亦牵了下嘴角。

  【你亦爹:好多了,谢谢你的糖。】
  【你亦爹:很甜。】

  *

  有了惦记的人,时间过得相当缓慢。

  谢亦终于熬到距离进组只剩一周的时间,顾严生却还不忘压榨他,又给接了一个媒体访问。

  上台前,顾严生熟练地掏出一张纸递给谢亦:“这是拟好的台词,你等会看一下。”

  谢亦对这种采访早就应对自如,扫了一眼,便揣回了兜里。

  顾严生看他这么不上心,叹了口气。
  最后嘱咐了两句:“其他我不管你,反正你记住别乱说话,给你粉丝们一点深刻的印象,进剧组拍戏除了每天半小时直播外,可能有一段时间你都不能出现在大屏幕上了。”

  谢亦应了声:“知道了。”

  一切准备就绪,谢亦站上台直接入坐到沙发上,抬头对镜头和在场的粉丝打招呼。

  女主持人例行公事客套的闲聊了两句,随后直入主题。

  “听说谢老师最近新接了一部电影,还是新的尝试,能否透露一下是什么样的题材吗?”

  谢亦淡笑:“可别为难我了,不过你们可以期待一下,我第一次拍这种类型。”

  “如此保密吗,好吧那我们一定拭目以待。又听说你的合作对象是裴老师,你们好像很投机呢?”

  哪有那么多听说。
  谢亦应对自如:“我和每个合作过的演员都很投机,他们都是一流的演员。”

  女主持人笑了笑,说:“是这样没错,我还在热搜上多次看见两位老师名字,这好像是您第一次和Omega传绯闻呢。”

  谢亦对女主持人莞尔一笑:“人生总要有很多第一次。”

  “照谢老师的态度来看,”女主持人深呼吸了一口气,接下他的官腔:“你们合作应该会相当默契?那您会不会尝试不一样的东西呈现给观众朋友和您的粉丝们呢?”

  谢亦突然脑子划过顾严生说的那句,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抬眸看向镜头,勾唇道:“多的无法透露,但是有一点,这次会挑战吻戏。”

  何止,还有床戏。
  好几场。

  顾严生在一旁看得直跳脚,心脏病都快被这祖宗吓出来了。

  女主持人也兴奋了,终算是套出点有用的爆料,但谢亦点到为止,没再说别的。

  就这一句,采访平台直播间的粉丝们,早就不淡定了。

  【吻戏?和谁??!】
  【嘴对嘴那种?】
  【云亦CP该不会是真的吧?】
  【多半是噱头啦,散了散了,让谢亦拍吻戏?钱不到位能行?】
  【不,谢亦是见O使舵的男人,钱?不要也罢。】

  【男人说出的话就是收不回的水,这是想练嘴快吧?】
  【真相了!】

  粉丝们半信半疑,说什么的都有,讨论来讨论去把话题刷热了。

  #谢亦荧幕初吻#很快就被刷上了热搜。

  结束最后一个拍摄的裴云羡,正坐在化妆间看着直播里的男人。

  听到这儿,他眯了眯漆黑漂亮的眼睛,唇角也微微上挑。

  等谢亦的采访结束后,裴云羡给经纪人拨通了一个电话过去。

  “怎么了小裴?”苏泽问。

  裴云羡说:“上次你说的那个人设,我同意。”

  他刚从H国回来那天,生图实在太惹眼,当晚直接蹿红。

  在他还没等公布信息素种别事,网友们就自动把他归类到了软萌Omega一类。

  他这张脸确实诱惑力极强,又软又萌,一看就是治愈系Omega。
  于是,美丽的误会一直延续至今。

  他越来越红,越来越多的粉丝因为他的性别而来,公司建议他隐藏信息素。

  不过他确实有这个资格。
  因为他的信息素,是世界上极罕见的引导型信息素。

  只要他想,就能迷惑很多Alpha。

  “真的?!”苏泽一声吼,抑制不住地兴奋:“就是嘛,你这个引导性的信息素就是应该好好利用,不然多可惜。”

  “Omega在娱乐圈多吃香,别以为人人都是像谢影帝那种Alpha。”

  “再说你现在的定位真的很适合软萌Omega的人设,我看见你这样脸都很难不心动。”

  “放心,我们都签了保密合同,除了我和公司高层几乎没人知道你是Alpha。”苏泽咧着嘴说:“而且等你和谢影帝拍的这部电影一上映,相信我你身价肯定更会上层楼。”

  苏泽又提醒:“就是你和谢影帝拍戏的时候,别暴露了自己的性别,剧组人多嘴杂。特别是谢影帝,他好像最恨被人欺骗。”

  裴云羡嗯了一声,眸子流露出只有Alpha才有的深沉,唇角微勾:“我尽量。”

  *

  终于到了进组这天。

  在酒店收拾好行李,谢亦看见前两天拉的剧组群里有人说裴云羡去了片场。

  谢亦再也坐不住了,换了身衣服带上墨镜和口罩,叫上顾严生就去了片场。

  顾严生看着他的金饽饽总算是进入工作状态了,欣慰的笑了笑。
  就是嘛,这才是他认识的谢影帝,工作狂大忙人。

  半刻钟抵达片场,顾严生直接被自己打脸。

  谢亦扫视片场一圈没见到裴云羡,抓来场务问:“裴老师呢,在哪儿?”

  后面跟着的顾严生:“………”脸好痛。

  场务见是谢亦,一张脸激动地绯红。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休息室,结巴道:“在…在那边和副导演说事,需要我过去通知一声吗?”

  “不用,谢谢了,我自己过去就好。”说着谢亦迈着步子朝休息室走去。

  算算他已经有半个月没见着裴云羡了。
  还怪想的。

  打开休息室的门,谢亦一眼就看到那个他心心念念了半个月的Omega。

  里面没有所谓的副导演,沙发上只有裴云羡。

  裴云羡听见开门声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看见门口的谢亦愣了愣。

  谢亦走进去,又关上门,直接把跟过来的顾严生关在了门外。

  “………”顾严生看着紧闭的门。

  裴云羡站起身,表情略微惊讶:“谢亦哥你怎么过来了?”

  谢亦走到沙发旁,找了一个距离裴云羡不近不远的位置坐下。

  他不动声色地扫视了裴云羡一圈。

  咖色风衣,里面搭配了一件简约素白的衬衫,皮肤白皙,那双剔透的瑞凤眼似乎更加让人着迷了。

  “怎么?”谢亦倚靠向沙发:“我就不能来?”

  “没有没有。”裴云羡主动给谢亦倒了一杯水,推到他面前:“只是有点没想到而已,我还以为明天开拍才能看见您。”

  过于直白的坦诚,让谢亦心软得一塌糊涂。
  就这么想见他吗?

  谢亦唇角微翘,心情愉悦,余光瞥见茶几上被翻得褶皱的剧本,忽然脑子闪过一个画面。

  抬眸看着裴云羡,笑着问:“明天第一场戏准备得怎么样了?”

  听到这儿,裴云羡目光落在谢亦身上。
  四目相对。

  他又赶忙垂眸。

  谢亦从裴云羡眼睛里看到了害羞的成份,本来许久没见,顿时让他按耐不住想逗弄人的心思大增。

  “这种戏,郭导可能不准用替身。”谢亦变相恐吓人:“你也知道郭导有多严厉吧。”

  “嗯,我知道。”裴云羡点头说:“而且我也没打算用替身。”

  谢亦嘴角咧得更开,懒懒地笑:“你不用顾及太多,我不会借由拍戏占人便宜。”
  话落他还不忘点一句:“我是第一次拍暧昧戏,你应该比我有经验。”

  他直勾勾盯着裴云羡,想看看他更多有趣的表情。

  裴云羡抿了抿唇,说:“我也是第一次在浴室里拍这种暧昧戏,吻戏也不会,所以并没有什么经验。”

  闻言,谢亦笑了。
  原来他也是第一次啊。

  谢亦嘴角的笑意慢慢延伸到眼底。
  本想维持一下男神的形象,可实在心痒难耐,没忍住。
  他说:“都是第一次啊,那要不抱一抱庆祝一下?”

  谢亦说完就后悔了,目的暴露得太明显。

  谢亦尴尬一笑:“逗你的,怕你不自在开个玩笑………”

  裴云羡看着谢亦,眸子漆黑清透,唇角随之扯了扯。

  他伸手一把抱住谢亦。

  谢亦一怔。

  裴云羡轻笑着,在他耳边小声说:“那庆祝我们,都献出了彼此宝贵的第一次。”

  谢亦没忍住笑出了声。
  随后又乐滋滋的想,裴云羡现在对他万分感激吧。
  雪中送炭这一波,好印象肯定打满了。

  顾严生看着自家祖宗还有脸笑,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
  走过去说:“你知不知道这样一来你得罪了多少大咖,昨天参加的那群二世祖,背后可都有人。”

  “哦。”谢亦毫不在意地放好手机,语气吊儿郎当:“所以呢?让我忍他们在我地盘乱来?那抱歉了,在我地盘搞这种事就是不行。”

  谢亦突然冷笑一声:“他们背后有人,我又不虚他们。”

  顾严生叹了口气,想想也是,谢亦是谁,南城谢家小少爷,没人敢得罪的主。
  撇开家族不说,谢亦在娱乐圈的咖位和人脉也确实不惧任何人。

  “算了。”顾严生摇了摇头说:“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先跟我商量一下行不?”

  谢亦敷衍地“嗯”了一声,完全没听进去,低头继续翻看着手机。

  忽然地,他看见他和裴云羡的名字出现在热搜上。
  轻扯了下嘴角,没太意外。

  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了,从约P到微博沦陷,再到他帮裴云羡澄清。
  热度只高不低。

  又一刷新,无意瞥见热搜榜靠后的位置有一个新标题。

  他不就隐晦的提了一下他和裴云羡是校友,方向就完全不受控制偏得十万八千里。

  要说这届网友除了眼尖外,也特别会臆想,很会给自己找乐子。

  不过谢亦看见这标题,倒是来了点兴趣。
  他点进去。

  热搜49:【云亦CP出炉!】[新]

  里面是一段视频剪辑。

  [云亦CP]【魔教疯批太子(谢亦)X修仙清冷花妖(裴云羡)】

  剪辑师:@圆地萌翻
  音乐:恋爱的气味正在发酵
  取材:《少年》《风情万种》《金屋藏娇》《首辅大人》《王将军》《天光》

  剪辑师都是自产粮,视频做得相当到位,剪辑衔接过度自然,色彩搭配完美。

  短短几个小时就能制作出来,一看就是下了苦功夫。
  就是,不知道是他的粉丝,还是裴云羡的真爱粉。

  视频一开始,清冷花妖触犯天条被贬到魔族,上来就遇见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魔族疯批太子。

  魔族太子从没见过如此身材纤细的男子,而且身上带有独特的香味,好像无形中能控制他体内的阴鸷,史无前例。

  于是,裴云羡成了魔族太子的囊中之物。

  所有魔族人都以为跟以前一样,他们太子只是一时兴起,玩腻了自然会丢弃这个小玩具。

  小玩具长得漂亮,不少魔族人已经觊觎上了。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三个月过去,小玩具不仅没被丢弃,他们的疯批太子倒是大变人样。

  成年魔族嗜血,来者不拒。
  疯批太子却十分宠爱这只漂亮的小花妖,他只在小花妖身上留下属于他的标记。

  他要以自己的方式侵入他的生命。

  深夜帐下,油灯昏暗,夜风吹拂。

  “乖,不疼。”
  谢亦尖锐的獠牙轻轻刺入少年的肌肤,咬痕清晰可见,暧昧旖旎,情愫绵绵。

  裴云羡小声呜咽,谢亦垂头舔舐他脖颈上的伤口。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都是我们的。”
  谢亦清冽的声音里带着宣判意味。

  裴云羡眼眶通红却柔情,扯唇一笑:“是的,我是你的殿下。”

  弹幕最后一片啊啊啊啊啊,观看人数和热度还在持续上升。

  【啊啊啊要命了,这是什么魔妖之恋!】
  【妈呀,也太甜了吧!全场姨母笑!表白up主,剪得超好!】
  【让这视频出圈吧!!!给我上热搜!!】
  【云亦CP爱了爱了!】
  【最后do的部分太色了,自我带入花妖,表示我谢宝好霸道!好Man啊!】

  剧情虽然俗套了一点,谢亦本人倒是挺满意,没忍住他随手点了个赞。

  “你看什么看那么专注?”顾严生刚接到了裴云羡经纪人的电话,给谢亦交代道:“裴云羡答应接下电影了。”

  意料之中的事,谢亦说:“这件事还没过去,这次得罪的人太多了。”

  主要是他怕连累到裴云羡。

  “你也知道啊。”顾严生暗讽完又替他出谋划策。

  在做经纪人方面,他算相当敬业了,他家小少爷肯定不得有任何闪失,怎么说也是他的金饽饽。

  “对你的影响自然有,相对而言还是比裴云羡小一些,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做戏做到位。”

  顾严生发了一份文件给谢亦,交代道:“这是裴云羡的行程表,你看一下,等这件事风波过去,你们两个找个时间见一面。”

  谢亦翻开看了一眼:“嗯,你安排就行。”

  他手指向下滑,没想到裴云羡接得工作还挺多,半个月广告拍摄就有五六个,这都是他一年的广告量了。

  如此勤奋又漂亮的Omega,谢亦心疼的同时又觉得自己捡到了宝。

  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旁边的顾严生突然暴走。
  “谢亦!!!”

  谢亦捂住半边耳朵:“没聋,你小声点。”

  顾严生气得面红耳赤,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指着屏幕愤愤说:“你能不能有点大咖位的样子,收敛点你随心所欲的心行不行?!今天你已经够疯了,我还要给你擦多少次屁股!”

  谢亦看见他手机屏幕上熟悉的标题,刚排名还是末尾,现在已经冲到热搜前十了。

  “手滑了。”谢亦嘴角含笑,重新靠上椅背,搪塞道:“而且我也是人,看八卦是人类的本性。”

  顾严生:“………”你是人吗?

  *

  约P事件加上谢亦又是出面维护又是点赞视频,在微博上热闹了好一阵,无论是路人还是各家粉丝,纷纷都过来插了一脚。

  有人说两人早就暗度陈仓,也有人祝他们合作愉快,当然也有黑子趁机蹦跶。

  好在谢亦粉丝团队业务能力强,嘴起来无人能敌。

  黑粉跑亦粉追,黑粉插翅难飞,当晚都在谢亦短视频直播中集合了。

  热度比前一天还高。

  【哎哟喂我的崽,你这神清气爽的,看来昨天快乐像个活神仙啊~】
  【跟妈说实话,今天的魔族视频热搜是不是你喊人做的?所以那是内心实照?】

  【嘴王是时候展现你真实的技术了,什么时候拉着裴老师给我们嘴一个看看?】

  【哈哈哈哈你们高估了崽崽的能力,他嘴上功夫可以,嘴功夫可能在娱乐圈排不上号,可能他嘴时都不知道咋风卷残云。[笑死]】

  【@你亦爹,我有资料,九块九3个G包邮到家,包看包会,不会不要钱!】

  说着不会风卷残云和9.9包邮的两位,直接刷了八十个气球。

  目的明确,想让谢亦看见。

  谢亦也确实看见了。

  直播里他脸色铁青,本想秉着不与粉丝计较的理念,但没忍住,反手就把3个G拉黑了。

  他警告说:“打广告直接拉黑。”

  “还有纠正一下。”谢亦撩了一把头发,说:“我嘴上功夫可以,嘴功夫照样行,因为我快。”

  【卧槽!好像是这个理!】
  【老公骚话上线。】
  【不愧是你崽崽,一如既往的会怼!】
  【哈哈哈哈哈你快你还有理了![头笑掉]】

  谢亦看着直播间人数还在飙升,挑了挑眉问:“今天周一,你们都不上班?不上学吗?”

  【呜呜呜呜崽崽关心我了耶!】
  【周一了?无业游民表示没概念。】
  【上班有看你直播香?】
  【上学有看你直播香?】

  队形拉开,满屏幕都是这两句话。

  这群无聊的粉丝。
  谢亦彻底无言以对。

  *

  一周后约P的热度下降,被新的舆论代替,不过还是有少部分黑子在上蹿下跳。

  顾严生不放心,尽快安排了两人在某咖啡厅见面。

  地方闲庭幽静,好友约谈圣地。

  顾严生提前约好了狗仔,一系列的方案,他也备好了。

  打算把谢亦在微博上说的内容彻底落实,隐患一并解除,让黑子黑无可黑,也是为了接下来的剧做铺垫。

  下车前,谢亦照了照镜子,理了理前额的头发,问:“我今天这个造型怎么样?”

  “………”
  这是过来的路上谢亦问的第三次了。

  上次从颁奖典礼出来,他就觉得谢亦整个人怪怪的。
  现在顾严生算是明白了,谢亦对裴云羡是真上心了。

  虽然身为经纪人,但他也是家人,不会限制谢亦谈恋爱,甚至非常赞同。
  毕竟谢亦很快就要到二次分化的时间了,谢家上下都很紧张这件事,包括他。

  顾严生附和地点点头,敷衍道:“帅,帅到路边的鸟儿都要为你歌唱!快走吧,别让人家裴老师等太久。”

  “………”

  谢亦又理了一下衣领,这才满意地戴上墨镜下车,径直走进咖啡厅。

  顾严生提前打过招呼,值班的服务员直接带谢亦来到后院。

  窗帘掀开,午后的日光透过偌大玻璃窗照射进来,有些刺目,谢亦眼睛不由眯缝了一下。

  坐在小圆桌前的男人听见声音侧过头。
  璀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像一层碎银滤镜。

  谢亦看得一愣。

  今天裴云羡穿得非常休闲,跟上次颁奖典礼截然不同,那次可以说惊艳夺目,这次就是简约大方,给人的感觉更加亲切。

  裴云羡站起身,主动迎过去,“您来了。”

  谢亦喉结动了动,摘下墨镜,对上裴云羡微弯的眸子,瞬间福至心灵。

  无论看几次这张小脸蛋,就是完美,没有任何一丝瑕疵,赏心悦目。

  他也形容不上来,既不是漂亮也不是帅气。
  就是有忍不住让人多看两眼魅力。

  谢亦再次在心中感慨,这只小Omega今天又美出了新高度啊。

  谢亦轻咳一声拉回思绪,往位置上走去:“等很久了?”

  坐下后,他发现桌上竟然放着一杯咖啡,不免看向裴云羡:“你点的?”

  “嗯,来之前问了您经纪人。”裴云羡坐在他对面,笑了笑:“多奶无糖的卡布奇诺,对吗?”

  谢亦挑眉,端起来轻抿了一口,余光瞥了裴云羡一眼,有意点了句:“这家咖啡挺好喝。”

  主要是陪喝咖啡的人不同,自然咖啡也甜了。

  “是吗。”裴云羡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是很好喝。”

  随后他对上谢亦眼睛,弯唇道:“酒店那事多谢您的帮忙,以后有什么事我能帮上的,尽管提。”

  要的就是这句话。
  谢亦毫不客气说:“那还真有一件。”

  裴云羡看着他:“您说,如果我能帮上的话。”

  “好好演接下来的这部电影。”谢亦语气认真:“全心全意去投入。”

  这样才能体会到他的演技,被他能力折服。
  谢亦想得很美好。

  裴云羡愣了愣,然后点头:“那是自然,谢影帝放心,我一定好好投入,尽量不拖您的后腿。”

  谢亦满意地笑了笑,端起咖啡又抿了一口,苦涩中全是丝滑的奶香。
  微微的甜苦味在舌尖幽长。

  “对了,我把剧本发你,虽然原剧本还在修改中,但是大致剧情应该是差不多的。”谢亦说着拿出手机把文件发到裴云羡微信上。

  裴云羡签了电子版的合同,确实还没看过剧本。

  按照谢亦以往的风格来看,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他定位一向都是,大男主,正剧风,励志热血向。

  可是裴云羡点开剧本大致扫了一眼,好像哪里不对………

  他抬眸看了谢亦一眼。

  谢亦在他眼中看到了疑惑,轻笑一声:“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你上一部应该也算是爱情剧,到时候还需要你多传授点经验。”

  裴云羡很快收好了脸上的情绪,笑笑说:“谢影帝谦虚了,说到演技没人比您经验更丰富了。”

  谢亦虽然咖位高,但从来不摆谱,一向执行互相尊重的原则,别人好他也好,别人不好他可能更不好。

  “别叫得那么生疏,以后就在一个剧组工作了。”谢亦想到什么,脑子划过一丝兴味。

  他盯着裴云羡,缓缓道:“说起来我们还是校友,你要不以后叫我谢哥或者……学长。”

  最后两个字他顿了顿。
  谢亦期待地看着他。

  裴云羡并没有如他所愿,而是叫了声:“谢亦哥。”

  但谢亦本人表示很满意。
  他叫自己哥了!
  关系又近了一步。

  两人聊的非常愉快,谢亦真的好喜欢裴云羡的说话方式,怎么说怎么让人舒服。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