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身上跟着阴人的症状,放什么东西鬼不敢靠身

发布时间:2021-12-11   来源:    
身上跟着阴人的症状,放什么东西鬼不敢靠身
 

起初我还十分奇怪。

好端端的紫灵为什么要抢话,直到听到她的回答后。

我才明白了一切。但同时也忍不住惊愕道:“什么,花溪村?!紫灵你没说错?”

旁人不知道花溪村,但我和师父很清楚啊。

那个村子里的人不都是普通人嘛,否则当场怎么会被雪莹蛇吃掉呢。

“没有。”紫灵神色凝重的朝着我摇了摇头,“莘月花溪村的情况,你跟白帝都了解所以多余的话也不说了。而且将耿善送回去后,我也认真检查了下花溪村其他村民。他们身上确实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无论是神力还是妖力,我都没有发现。”

听到这我明白,紫灵为何会如此神色了。

这反噬来的凶猛,神力溃散的又如此之快。

可花溪村的情况……

“妖王,你是不是在说谎,那些人根本就是普通人怎么可能是地藏一脉!?”汁光纪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一把就将妖王给拽了起来,厉声质问道。

他现在是除了紫灵以外第二个知道真相的人。

正是因为他知道,所以他更加明白此事绝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

妖王本就受了重伤体内又余毒未解,对上盛怒下的汁光纪,自然是没有丝毫胜算。所以挣扎几次后,妖王非但没有挣脱,还被汁光纪狠狠揍了一拳。

紫灵见状别过头去,不忍看。

夜飞凌想要上前却被紫灵拉住,随后在其耳边低声说了句,最终夜飞凌停下了脚步。声色黯淡的看了我一眼,退了回去。

“黑帝,你冷静点。”看着还准备继续动手的汁光纪,我忍不住开口道。

师父也立马上前将两人拉开,喊了声:“汁光纪。”

无疑在师父看来汁光纪担心他情有可原,但如此行为绝对不妥。

毕竟妖王可不是一个能屈打成招的人。

“白招拒,你什么都不知道,你……”

就在汁光纪即将要说出一切的时候,我赶忙打断:“黑帝,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师父的做法并没错。何况紫灵和夜飞凌还看着呢。你让他们如何自处?”

我们的对手是妖王,可帮助我们的人却是妖王的一对儿女。

最重要的是越是这样的情况下,师父越是不能知道真相,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汁光纪到底是个聪明人,他立马就反应了过来。故作生气道:“好好好,白招拒都对,那你们来审!”

说着汁光纪最终松开了紧拽着妖王的手。

可余光瞥向我的时候,却是无尽的担忧,我也趁着师父不注意朝着他微笑的摇了摇头,示意我很好暂时不用担心。

我们目光交汇的十分短暂,所以师父并没有察觉出异样。

他只是目光严肃的盯着妖王:“地藏一脉到底是怎样的一族人,花溪村人怎么会是地藏一脉?”

听到师父这话,妖王并没有第一时间给予回应。

反倒是冷冷一笑:“白帝果然是白帝,体内神力溃散成这样还能如此临危不乱。当真是老夫低估你了。”

“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别忘记了你体内也有毒!”汁光纪当真是一刻也等不了,所以毫不客气的怒怼妖王。

对于他异常的暴怒,师父终于开始有所察觉了。

所以汁光纪说完这话后,妖王的回应没有传来,师父倒是忍不住抬头望向他:“汁光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听到这话,我心头不免“咯噔”一下。

紫灵也是面色当即一变。

可无论是紫灵还是我,我们都不敢多言,生害怕会弄巧成拙。

但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汁光纪。

估摸着汁光纪本人也十分紧张,所以他微微怔了怔才道:“白招拒,你这是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不就是害怕你强撑着嘛,再说了你敢说自己情况不严重。你敢说你自己……”

一面说着汁光纪还一面朝着我使眼色。

我很快便懂了汁光纪的意思,赶忙上前道:“师父,你现在很难受吗?你……”

“没有,小月,你别担心我很好。”随后师父又狠瞪了汁光纪一眼,后者这才像是瞬间明白自己说错话了,赶忙闭上嘴。

 

在师父的厉声质问下,妖王最终不得不开口道:“地藏一脉相传是个极为古老的种族。他们非人非神却身负奇异的力量。而人类之所以想要入土为安,享的就是地藏一脉的力量。据说他们可以起死回生,也可以消除所有的反噬包括。白帝你这种因为强行幻化成九天玄龙而带来的反噬。但到底要怎么做,或者说要如何才能消除。老夫当真不知道。”

说完,妖王似害怕我们不相信,他又冷声补了句:“若是老夫知晓,也不会精心设下这一局。而是直接换个法子置白帝于死地了。”

“你!”听到他这话,汁光纪气的再度握紧了拳头。

我也想要上前给妖王一脚,但最终我们都没这么做。

因为我知道这次妖王说的是实话,但凡反噬之力好解决,妖王就不会采用这个法子。

他当时可以临阵倒戈,甚至还可以兵行险招跟孟清风他们合作。

毕竟天族怕是败了,身为妖王他一样可以将上古之地吞并。他之所以采用这样看似温和且麻烦的法子。

无非就是笃定这反噬之力的强大,而且就算我们严刑逼供,他说出地藏一脉,我们也未必可以真的解决问题。

“妖王还真是好心思和算计,这般厉害妖族在你手上难怪会历经多年而不衰。”我由衷的感叹道。

人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千年的人精还要装成昏庸的普通人。

这才最是让人猝不及防。

“白后,技不如人与人无忧,这话你该不会没听过吧。”面对我,妖王并没有那么畏惧,甚至还有些得意。

只是他这么做,当真没问题?

我含笑着没有回应,下一瞬却听到一声脆响,和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传了出去。

而这两种声音都来源于同一个人。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刚刚还一脸得意的妖王。

此刻被捏断了一根肩骨的他,已痛的说不出话来。

夜飞凌终是看不下去了,上前道:“白帝,我父王他的确有错,可他已经这样了你有必要下此狠手吗?”

“没必要。”师父站起身,与夜飞凌对视:“但谁都不能辱本帝妻儿。”

说完师父不再理会夜飞凌而是转身欲离开。

见状紫灵上前道:“白帝,你们是要去花溪村吗?”

“是。”师父点了点头回应。

“那我跟你们一块去,对于花溪村我熟悉,而且耿善还要其他村民之前也是我安置的。”紫灵忙不迭的开口,生害怕师父会拒绝。

随后更是拼命的朝我使眼色,我自然明白紫灵的好意。

“师父,花溪村的情况紫灵的确比我们了解,当上她只有好处。”我也随之帮腔。

对此师父倒是没有异议,只是点了点头算是赞同。

与此同时汁光纪也开口道:“白招拒,我跟你一块去。我们再带一些人。上古之地就交给青帝,然后我们再加固结界,将上古之地给彻底封起来。”

显然汁光纪也害怕师父会拒绝,所以将后面的打算都说了出来。

师父闻言没有回答同意或是反对。

他只是抬眸看着青帝灵威仰问道:“你一个人可以守住上古之地吗?”

诚然师父的担心并没错,毕竟紫灵走了,我们也走了。

若是汁光纪再离开,那上古之地当真就剩下青帝一人坐镇。

若说这其中没有危险,那肯定是假的。

“可以。”让我没想到的是,灵威仰竟毫不犹豫的点头:“按照黑帝说的那样,加强结界然后暂时封闭上古之地。这样除非是强攻否则外人根本进不了。至于内部我相信妖族三皇子,绝非背信弃义之人对吗?”

“飞凌。”见他半天没有回应,紫灵忍不住开口喊了声。

这时夜飞凌才抬头,望向我们众人:“白帝,青帝,你们若是不相信花溪村我也可以跟你们同去,若是相信我便留在上古之地。至于承诺如果没有信任做担保,那承诺再多不也是无用的吗。”

听到他这话,众人一阵沉默。

我倒是忍不住开口笑了出声,不为其他,因为他说的却是是实话。

 

要不要说的这么明显。

闻言我尴尬的笑着,既不能说不是,也不能说是。

倒是夜飞凌旁若无人的继续道:“白后也确实很与众不同,难怪可以得到白帝如此钟爱。还能得到……”

“多谢妖族三皇子夸赞。”听着他这话,我赶忙打断。

毕竟他说话也太过直接了点,而他后面想要说的话,我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但大概率绝不是什么让师父高兴的话。

所以还是能提前打住就打住为好。

好在夜飞凌虽然直接,但到底还是聪明,见我如此说了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们一行人分配好各自的去留后,便开始前往花溪村了。

至于夜飞凌最终还是留在了上古之地,同意和极力建议此事的,不是旁人正是汁光纪。

师父对此没有意见,青帝灵威仰只是稍作犹豫了片刻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在前往花溪村的路上,我还是十分好奇汁光纪为何会如此做。

只是我尚未将疑惑问出口,紫灵便抢先一步问道:“黑帝,你为何同意舍弟留在上古之地?难不成你半点不担心他改变主意,或者是被我父亲说服?”

“不担心。”汁光纪淡淡的说道。

而后在我们的注目下,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回答实在太过单薄了。这才补充道:“一来我相信妖族三皇子的为人,这也算是个小考验。二则有落霖在我无需担心。”

落霖?

提及落霖,我才猛然想起似乎这几日都没见到她。

难道……

对于我的疑惑汁光纪只是笑了笑,算是予以肯定。

紫灵则是冷哼一声:“都说妖族人心思多诡,现在看来你们天族人也不遑多让。”

听到这我算是彻底明白,汁光纪并非全心全意相信夜飞凌,而是既控制了对方的命脉,又想要趁机考验对方一把。

重要的是还美名其曰说是相信。

这事搁在身上,我也生气更何况紫灵了。

不过汁光纪对于紫灵的态度,似半点不在意,我正想要劝说紫灵。

不想汁光纪却突然靠了过来,原本我还担心他是要跟紫灵发生冲突,谁曾想……

感受到手腕处源源不断的神力传来,我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汁光纪。后者却一脸旁若无事的样子,片刻后又离开了我身边。同时嘴上还不忘说一句:“白后,道不同不相为谋,妖族长公主的想法,咱们还是不要强求。”

原本还微微皱眉的师父,听到汁光纪这话后。终于不再神色严肃,而是将我重新拉回了身边,“好啦,汁光纪,妖族长公主,赶路要紧。”

听了师父这话,紫灵不再多言。

汁光纪也走到了一侧。

看起来刚刚的一切不过就是他跟紫灵发生了一顿争吵,可事实上却是汁光纪趁机给我输入神力。

所以对此我还是十分感谢汁光纪的。

只不过后面的路上,汁光纪就再也没有靠近我的机会了。

而在我们紧赶慢赶之下,终于没过多久就来到了花溪村。

只是……

看着远处炊烟袅袅,平静安宁的如同普通小村庄一样的花溪村,我在心底还是忍不住怀疑。

他们当真就是地藏一脉?

会不会妖王根本就是在骗我们?

“莘月,我相信此事上我父亲并没有说谎。而且你们还记得在耿善身上看到的兽光吗?还有当初雪莹蛇为何要选择花溪村,难道这些都是巧合吗。”紫灵看出我的疑惑,直言不讳的说道。

她说都是实话,我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犹豫片刻后,我看着师父,也望向紫灵等人:“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实话实说,可如果他们真是地藏一脉。

那至少说明耿善对我们还是隐瞒了身份的,如此一来他还值得我们信任吗?

或者说我们就这样过去,他会告诉我们真相吗?

显然众人跟我的想法都一致,所以听到我这话后,师父,汁光纪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紫灵。

而我也跟着众人一样望向了紫灵。

见此紫灵反手指了指自己:“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