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奇异事件之林枫我们在骑马的时候做了

发布时间:2021-12-11   来源:    

之前一直是郝文明在这里看守他们俩,整整一天也不审问,郝文明一个字都没问,他裹着军大衣坐在避风的角落里。身边生者炉子,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磕着瓜子。闲来无事就听收音机看报纸,可是只要老四、老五有任何交流,这位未来的郝主任便抄起来身边的警棍。没轻没重的对着二人一顿猛轮。

老四、老五二人虽说都有本事,可是到了这里之后,便上了孙德胜从四十年后带回来的特制镣铐。这玩意儿扣在二人的寸关尺上。只要他们倆一运用丹田之力,小腹、裤裆便会传来一阵痛不欲生的剧痛......

这个还是四十年后的五室主任欧阳偏左最新研制出来,专门针对这样的修士。据说还是从车前子踢挡的绝技当中收到的启发,这大半天折磨的两个人生不如死......

就在收音机里的新闻播报完毕的时候,房门大门被人推开。林枫探进来脑袋,对着郝文明说道:“老郝。下去吃饺子了。我替你看着这俩人......”

“你好好看着这俩贱骨头,动不动就相互使眼色......”郝文明收起了报纸,起身之后将警棍递给了林枫,随后继续说道:“要不你先打一顿吧,要不然的话,怕他们倆不长记性。”

“这个你放心,他们俩真敢怎么样,我不会客气的。”林枫笑着和郝文明交换了位置,随后他继续说道:“你慢慢吃不着急,吃完辛苦你在看一会,晚上十二点我再过来替换你......”

看着郝文明离开之后,林枫披上了他的军大衣,磕了几个瓜子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蹲在角落里的两个人说道:“这一白天的,你们俩没吃饭吗?左边的那个,我看你脸色发青......怎么还把你们的外衣扒了,我这刚看见。谁能受的了这个?今天零下十五度。一般人早就冻坏了......”

说话的时候,林枫将郝文明留下来的一大缸子热茶端了过去。送到了二人的嘴边,说道:“赶紧喝口热乎的,这怎么话说的......老郝也是,对待敌人真是好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慢点喝,一会我再看看给你们倆弄点吃的,饺子没有了,一人半拉窝头问题不大......”

听了林枫的话,老四、老五二人相互对了一下眼神。要是放在五分钟之前,就这个眼神足够让他们俩再挨一顿毒打的。可是面前这个人老好人的模样,完全不理会他们俩通过眼神传递信息。

半缸子热茶下肚,两个人的感觉好多了。老五乍着胆子对林枫说道:“领导,我们俩也是一时糊涂,虽然我们都是修士,可是不像其他那五个人,我们倆手里没有人命。也就是被长生不老冲昏了头脑,看在我们小两百年修行的份上。您给条活路。我们一定不敢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老五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四接口说道:“不白帮......领导,我们倆活了这么多年,也是有点家底的。黄金一人一百两,解放前我们俩还在渣打银行存了十万美元。您的工资应该不到一百吧?十辈子也争不出来这么多的钱......”

“住口!你当我是什么人?为了一点钱就会出卖自己的良心吗?我看你们俩是不想活了,现在就想去投胎转世吗!”林枫怒斥了他们俩几句。不过这话虽然说的不轻,可是却没有什么后续的动作。

林枫将茶缸放在了地上,看着他们俩继续说道:“为了这么一点点钱,我就出卖了良心,耽误了自己的前程?是不是以为我真没有见过钱......我帮了你们俩,以后就是民调局的仇人了。后半辈子东躲西藏的,只能躲到那些资本主义国家了。你们倆也知道,那边的消费高,一个蹦豆就要十几二十美金的。你那点钱也就是能糊口.......”

听了林枫的话,两个人的眼前一亮,他们俩这次也不对眼神了。老五直接对着老四说道:“四哥。人死了钱再多也没用了。我豁出去了......我存着两千两黄金,还有两匣子上等的珠宝。解放前家里还在南洋买了倆橡胶园......领导,只要您把我放出去。都是您的......”

林枫有些为难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将目光转到了旁边的老四身上,说道:“就放了你自己啊......”

“还有我......”老四也想明白了,他对着林枫说道:“只要您把我放了,我在首都埋了五千两的黄金,我不好珠宝,可是渣打银行里还用另外两个名字,分别存了三十万和五十五万的美金。领导,这是我全部的家底了......”

林枫看了看两个人,说道:“你们俩说的挺热闹,什么七千两黄金的,又是百八十万美金。珠宝还有橡胶园的。现在说的好听,谁知道出去之后,你们俩会不会杀了我灭口。到时候一分钱都不花,白捡了两条命......”

两个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四先开了口,说道:“这个也不难。我们俩的黄金都藏在四九城里,还有老五的珠宝,这个算是定金,然后再把我们放了,到时候再给您一百万美金,和倆橡胶园......”

看着林枫没有反对,老五急忙说道:“劳驾您给个纸笔,我们俩现在就画图。您现在就去,使点力气十二点之前就能挖出来。南洋我还有大洋房,一起都送给您了......”

林枫拿出来纸笔,让他们俩画好了地图之后,将地图收好之后,对着二人说道:“一会我就去挖,有黄金什么都好说。没有金子的话,等到审讯的时候,让你们俩生不如死......”

就在这个时候,郝文明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边剔牙一边对着林枫说道:“他们来没惹事吧.....”

 

和郝文明打了一声招呼之后,林枫离开了房间。老四、老五两个人有些心虚的对视了一眼,可惜他们俩忘了这里换了主人。郝文明见到之后,骂了一句:“贱骨头!”随后抄起来警棍。对着两个人又是一阵猛轮。打得了他们俩惨叫连连。

老四、老五两个人度日如年的熬到了半夜三更。郝文明守着火炉子,裹着军大衣打起了盹。时不时的他会眯着眼睛偷看墙角的两个人,只要他们俩做出来一些试探性的动作。未来的郝主任便会跳起来,对着他们倆一顿拳打脚踢。

这边刚刚过了十二点,林枫便推门进来。冲着睁开眼睛的郝文明说道:“行了,我过来替换你。赶紧回招待所睡觉吧,这天寒地冻的,别再着了凉。”

郝文明睡眼惺忪的伸了个懒腰。说道:“那就辛苦你了,老林,明早上谁来替换你?”

林枫举了举手里的饭盒,说道:“明早还是我,丘不老和我商量了。明天大年初二,他得和媳妇儿回丈母娘家。你们不用管我,我带吃的过来了......”

郝文明点了点头之后,又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屋子。林枫站在窗前,透过玻璃看着郝文明上了吉普车,驾车离开了这里之后,他这才转过来来。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块五斤左右的金锭扔在了桌子上......

看到了林枫拿出来金锭的时候,老四、老五同时松了口气。老四冻得直打哆嗦,看着林枫说道:“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的车已经准备好了,还有卫戍部队的通行证......”林枫说话的时候,掏出来钥匙,打开了二人的脚镣。老五见到,急忙把双手也举了起来,说道:

“把这玩意儿也摘了吧。这个太不方便了......”

“那可不行.......”林枫摇了摇头,说道:“一旦你们俩改了主意,打算杀了我灭口。那我怎么办?你们俩忍忍,什么时候把剩下的钱结清了,我再给你们打开......”

说着,林枫带着两个人离开了屋子,走到了停在楼下的上海牌小桥车旁。打开了车门让他们俩进去之后,林枫坐在了驾驶室,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道:“后排座位上有两套公安的制服,你们俩赶紧换上。座位下面的包里还有两个窝头和热水,你们俩凑合吃点......”

两个人听到之后,急忙找出来公安人员的制服穿上,随后打开了林枫说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来两个窝头。就着保温瓶里的热水,低头猛吃了起来。老四和老五都是吃过、见过的主儿,可是论起来他们那顿饭吃的最香甜,恐怕就要数这一顿了.......

看着林枫开动了汽车,老四这才开口问道:“领导。你打算把我们送到哪里?我们还不能来开首都......”

“你们倆疯了?不行......”林枫皱着眉头,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两个人,随后继续说道:“明天发现我和你们俩失踪了,民调局的人会全力寻找的。我的血踪就在民调局里,一百里之内通过符纸找到我。我们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抓住我。你们俩也跑不掉......”

“不用等到明早......”老五盯着林枫,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陪我们俩去个地方,我们有两件法器碎片藏在那里了。这个我们随身带着......”

“法器?你们倆想要做什么?”听到了老四的话,林枫有些警觉的回头看了他们俩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是不是想要用法器对付我?你们俩这样......”

“不是杀人的法器,是修炼用的......”听到林枫的语气不对,老五急忙跟着解释了一句,担心林枫不肯。他又继续说道:“耽误不了多久,就在东城区的一家邮局宿舍里......”

看着林枫还不说话,老四一咬牙。再次说道:“我有个兄弟,也在廊坊藏了一批黄金。最少也有三四千两,只要你陪我们去拿了法器。我们就直奔廊坊。取了黄金之后,我们安排船去南洋、西洋。到了国外之后,再把美金、橡胶园交给你......”

这几句话打动了林枫,他犹豫了一下之后,一打方向盘改了路径,向着东城的方向行驶了过去。

差不多二十多分钟之后,汽车停在了东城邮电局的职工宿舍大门口。车子停好之后,林枫还是留了个心眼,对着老四、老五说道:“你们俩一个人上去,一个人陪着我在这里等着......”

说话的时候,林枫看了一眼手表,对着他们倆继续说道:“我就给十五分钟。十五分钟还不出来的画,什么剩下的黄金,美金和橡胶园我也不要了。打死另外一个人之后,我就离开这里......”

“不行.......”老四、老五同时摇了摇头,随后老四开口说道:“里面的东西太重,一个人拿不了.......要么你跟着我们倆一起上去。要么你把我们俩的手铐打开。你也说了,现在我们三个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林枫有心拒绝,可是已经逼到了这个地步。当下他也只能硬闯一把了,当下,他掏出来钥匙,解开了老五的手铐。同时将枪口对准了老四的脑门,说道:“十五分钟,你不回来,他死、我走......”

老五看了老四一眼,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老五打开车门跳了下去,随后下车向着宿舍里面走了过去。转眼便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看到只剩下了老四一个人,林枫也不那么紧张了。看了一眼后座的男人之后,他好像说家常一样,对着这个男人说道:“真是法器吗?还是其他的什么秘籍,不会是传说当中的天理图吧?”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