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灵异奇闻】“ 人彘 ”事件源于民间层层传闻 并被司马迁采信入史?

发布时间:2021-10-12   来源:    

《吕太后本纪》,是《史记》中仅有一篇女人的列传,它的意义显而易见,经过它不仅能了解吕太后那段时期的前史,还能了解前史上第一位临朝称制的女人的人生。反过来说,我认为《吕太后本纪》也极大影响了后来女人的前史。

《吕太后本纪》,这个题目里有两种涵义:一是之所以要写这篇女人的“本纪”,是由于吕雉曾以“太后”身份长期实掌皇权,如同帝王,有必要列入“本纪”;二是之所以称“吕太后本纪”,而不是“吕后本纪”或“高后本纪”,是由于刘邦在世时,她是没有掌握皇权的。

既然是《吕太后本纪》,那天然该篇列传主要讲的是刘邦身后的事。吕太后的终身,大致能够分为三个阶段:吕雉时(未嫁),吕后时(嫁刘邦后),吕太后时(刘邦崩后)。而吕太后年代,还包括一段“后吕”年代,即吕太后生前精心构筑的政治势力在她身后被彻底肃清,终结。


(一)吕后年代

《吕太后本纪》对吕雉做姑娘时的情况没什么记载。第一句“吕太后者,高祖微时妃也,生孝惠帝、女鲁元太后”,其间“微时妃”值得细品。

“微时”,贫微时,是指刘邦在还没兴旺时就娶了吕雉,也便是所谓的“糟糠之妻”,这样写为吕太后的终身先作了正面衬托,暗示出吕太后当初的“低嫁”,那时刘邦一文不名还不如吕雉呢,刘邦后来兴旺了凭什么不该优待吕后?他死前把皇权托付给吕太后看管更正当合理,假如交给别的妃子,众人不会心服。

“妃”,这儿用了一个“妃”字,没用“妻”或“妾”,是有含义的。

有的资料直接译成“爱人”还行,若说“妃”便是“正妻”,吕雉是明媒正娶过去的,我觉得这个值得一说。他们疏忽了刘邦第一个老婆的存在,把刘邦第一个老婆曹氏当成“情人”“玩物”一般的存在,这种观点明显是贬曹尊

“微时妃”的秘密就在这儿,它既承认吕后是刘邦的正式爱人,又暗示出吕雉出嫁时“妃”的地位,前面确实已有一个大老婆,大老婆还生了长子刘肥。前史把那个大老婆曹氏称为刘邦在外野合的情妇,焉知不是那时官方遵从吕后意思的成果?

“微时”,贫微到什么程度?吕后作为“微时妃”捱过了怎样艰苦的日子?这都没有写。

或许司马迁就只想把翰墨都花在“吕太后”上,所以没怎么写“吕后”和“吕雉”的日子经历。可是说实话,即使刘邦还没发迹时,常常东玩西逛、东逃西战不在家,吕后的身边还有刘邦的父、兄、弟、曹氏、审食其等人,她应该不会常常过着十分艰苦的日子。且不说刘邦是个基层老干部,交游甚广,强于一般平民,吕后的娘家也有一定经济实力。

所以这“微时”,不过是用来渲染吕太后年轻时的“磨难史”而已,能够作为人生资本讲给刘邦其他的小老婆、儿孙们听。不过在刘邦逃离家园决计起义反秦之后,吕后常常担惊受怕却是真的,特别是,他们刘家几个被项羽抢在刘邦先里抓去成为俘虏的那两、三年里。也正是由于那三年的共患难,吕太后后来对曹氏、审食其等人都比较好,还屡次放过了刘肥、刘章父子,没有下定决然加害,这其间我信任吕太后仍是有真亲情存在的,并不总是那么暴虐无情。


还有,第一句里都没提吕太后、惠帝、鲁元公主的姓名,关于编史来说,讳字不写出来,应该是不太好的作法,以至于现在还有人为“吕雉”的姓名而争辩。比方《三国志》开篇第一句“太祖武皇帝,沛国谯人也,姓曹,讳操,字孟德,汉相国参之后”,这样写就比较好,史便是史,有些基本原则要考虑到,坚持住。最近海南判了一个黑老大黄某死刑,他称霸当地30年,他的姓名成为当地大众口中的禁忌,我由是觉得,古代与政治强权有关的“讳名”文化里其实包括黑社会的性质,应该是反文明的。

“雉”是“野鸡”的意思,这个姓名被现在人叫坏了,但在那个年代却是一个很好的姓名,如同现在人还取名“鹰”“虎”“鸽”相同。孔子还曾仰慕山间的野鸡呢,“山梁雌雉,时哉时哉”,借野鸡叹息自己怀才不遇,吕雉的姓名或许源出此处。

然后是吕后保太子,诛功臣,初封诸吕,这些都是刘邦在世时默许她干的事。这保、诛、封三件事,其实都是围绕着一个核心问题:为伤病缠身的刘邦身后作预备,能让吕后帮助太子安稳执政。

“吕后年长,常留守,希见上,益疏”,这句介绍了吕后的家庭关系。自刘邦离开家园,又有了戚夫人等女人后,吕后和刘邦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正是经过“常留守”“益疏”等这些布景,她才有了独立自主不断磨炼的经历。吕后暗中以老公为人生导师,不断学习实践,进而杀伐决断,打下治国才干的根底。等到刘邦一死,她轻车熟路,沉着登上大汉王朝的舞台中央。

(二)吕太后年代

赖刘邦之宠,刘邦在时,吕后没敢动戚夫人,刘邦一死,吕后第一个要拔掉这颗“眼中钉”。这是《吕太后本纪》中的记载。

《吕太后本纪》中对“人彘”工作的描绘惨绝人寰,恐怕连妲己都自惭形秽,吕太后此时彻底是一个变态的虐杀狂形象。那种惨状,反噬到吕太后自己身上,把她仅有的儿子惠帝也给整死了。

但前史至今,不是没有人对这段惨案提出过疑问,吕太后真的有那么暴虐,干出过这件事吗?这件事里里外外值得讨论一下它的真实性。假如咱们仅仅沉浸在工作的悲惨感触中,而不能站出来以一个镇定思考者的心态去清楚判别这件工作,就很或许被前史中层出不穷的谎话给成功蒙蔽。

首要,咱们来看司马迁是怎么知道“人彘”这件事的。

公元前195年,刘邦身后当年,吕后即杀赵满意和戚夫人,后执掌皇权15年,于公元前180年死去。15年,那差不多是一代人的时刻了。然后是文、景、武帝年代。公元前108年司马迁任太史令,公元前104年他开始编写《史记》,这时离吕太后死去现已76年了。

76年,关于那时的社会回忆是个什么概念?我想每个人都能大概揣摩一下,假如其时没有准确记载下来,或由健在长者本人口述自己的经历,很难彻底信任76年前传说下来的工作还会有多少是真的。

然而76年后司马迁是如何得知人彘工作的呢?

那时官方是绝无或许存有这方面记载的,光吕太后掌权那15年彻底有足够时刻洗白对她不利的官方记载,包括能被发现的民间记载,假使那时存在过对她不利的记载。据王立群老师讲,司马迁是经过京城好友的口述听来的,而那个好友是听自当地官员几代口述传下来的。这就大概率会涉及到“以讹传讹”的嫌疑。这是第一层疑问。


再来看“人彘”惨案自身的嫌疑。“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饮瘖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戚夫人被斩断双手双足,挖去眼晴,毒哑弄聋,还能“居数日”,活上好几天,这或许吗?便是用生石灰封堵戚夫人的手、足、眼的大切口也封不住血液外流啊,她也活不了一天,更甭说数日,这在现代都是很难办到的事。这是第二层疑问,人彘或许有假。

再来谈谈制作这个惨案的主角吕太后。吕太后的作案动机是什么?泄恨吗?可这时刘邦刚死,她刚登上太后之位,她的首要任务是笼络人心、稳住政权才对,戚夫人即使是她的心头之患,也不是燃眉之急。假若吕后真的一上台就制作人彘惨案,那朝中大臣怎么会乖乖听命于她15年?惧怕、恐惧吗?他们至少会将这件事暗里记载下来吧,而不是由当地官员几代口述传进都城。吕太后若真的具有这样激烈的割裂型品格,又怎么或许对大众继续实行无为而治的仁政,让全国恢复安定?

所以吕太后的人彘惨案,其实就和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差不多,只怪他们身后政权一变,敢为他们树碑立传的人没了,进行编造进犯的人多了,这便是我国前史上王朝更迭之时常有之恶习,“没有一个末代帝王不是坏东西”。

关于惠帝之死,也很奇怪。刘盈自小看过的杀人局面还少吗,为何看到人彘就心智大受影响?

毅力低沉能够作为他沉迷于酒色的托言吗?

人彘工作后一年多他才病死,那时人彘暗影真的对他还有影响吗?

仍是他本来便是由于死于酒色?

知子莫若父,他本来便是刘邦口中所说“不类我”的“不肖子”吧?

司马迁说“孝惠为人仁弱,高祖认为不类我……满意类我”,这其间意思是很奇怪的,刘邦难道会认为自己不仁吗?“仁弱”的意思很或许便是“弱仁”,即不是很仁良。我怀疑这才是刘邦不喜欢刘盈的真实原因,他早已料到刘盈不会有好成果。

刘盈年纪轻轻,20岁前就无底限的同宫女们生了许多儿子,女儿且不说,这和那个被霍光废掉的刘贺有什么区别?可见刘盈沉迷于酒色应该是他的本性,是吕太后一惯溺爱的成果,而不是受到“人彘”工作的影响才会这样。

戚夫人和薄夫人,在吕太后面前命运迴异,令人感叹。戚夫人仗着刘邦宠爱,就忘了用脑子,一哭二闹去争太子位,让吕后早已坚决杀心,成果母子同死。薄夫人出身不好,不得刘邦宠幸,只能低头做人,反而得到吕太后怜惜,把她送到边郡和儿子刘恒聚会,后来竟然贵为全国太后。薄氏和曹氏是难得的受到吕太后善待的刘邦的两位妃子。

吕后求“盈”则亏,戚夫人求“满意”则不满意,这也是天命使之吧。她们包括戚夫人验证了一个大道理:争便是不争,不争便是争,夫唯不争,全国莫能与之争。


(三)司马迁与《吕太后本纪》

司马迁写《吕太后本纪》,有几个十分对立的当地,除了“人彘”工作存在可疑外。

关于吕后品格的割裂性,写得特别激烈,但这真的具有合理性吗?古话不是说“过于情面,必有隐伪”吗?事出失常必有妖。

“吕后为人坚毅,佐高祖定全国,所诛大臣多吕后力”,这是对吕后才干的正面点评,点评十分高。诛大臣虽是一个灵敏问题,但肯定都经过刘邦同意,归为政治正确,所以刘邦之后历代政权不会替那些功臣昭雪,也不会否定吕后的功绩。

而人彘工作是源于民间层层风闻,并被司马迁采信入史。司马迁为什么要把风闻写进正式史书?一方面,当然是确实有人向司马迁讲述过这件工作,它不是空穴来风。吕太后生前对当地封国与刘姓诸王的镇压,天然会在当地培养出不少敢怒不敢言的敌人,人彘工作恰好十分符合一个由大众暗里杜撰出来的民间故事的那些特征:十分夸大凶险,爱恨分明,因果报应,因此十分吸引人,传达效率高。这正是那些政敌需求的,它能掩盖掉吕太后生前的治国功绩。吕太后身后,经过人彘风闻,反吕集团也能成功操控民意导向,让老大众更憎恶前朝吕氏政权,怜惜支持刘姓政权,皇帝何乐而不听任之?


另一方面,司马迁的正统观念很强,汉武帝也怨恨吕太后害了他刘家许多人,对吕这件事上他们俩有共同点。汉武帝曾说“往古国家所以乱也,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莫能禁也。女不闻吕后邪?”司马迁把人彘工作正式写入国家文史,正好能投合汉武帝。其实经过游历民间各地,吸收各种民间风闻来弥补史料,也是司马迁编著常常选用的方法。所以即使人彘工作是风闻,也符合司马迁常常的釆编习气。

司马迁敢揭穿吕后制作人彘工作,不敢揭穿吕后诛大臣,这很明显与政治有关。人彘工作是吕后公报私恨,无关武帝时政;而诛大臣一旦揭穿昭雪,对汉代政权会发生严峻、深远的影响。所以司马迁在对待这两件事上,明显受到政治影响,故意有抑有扬。

总的来说,尽管历代学者赞赏司马迁的史家独立之精神,但依据列传内容的灵敏性,《史记》仍是能够分为这么两个部分进行区别对待:秦之前,和汉今后。包括秦朝和它从前的部分,司马迁能够依据所能得到的史料据实编写,不受其时政治影响。但入汉今后部分,司马迁就没有办法各抒己见了,不或许真实做到坚持史家独立之精神,这是难以做到的。比方司马迁编写的《孝武本纪》,连存世的机会仍是被剥夺了。这两个部分之间的区别,经过两个题目《秦始皇本纪》和《孝文本纪》的不同就能够简略看出来。

我坚信,吕太后假如真的暴虐,那样的暴虐其实在其他许多帝王身上,在许多一般人的内心,都曾存在过。假如人彘工作确实是真的,有人特别介意吕太后的暴虐,那就看看她的老公刘邦吧,其实是相同的暴虐,他就从前将大功臣彭越无辜处身后,将尸体剁成肉酱分赐与其他诸侯王观看。吕太后的暴虐不是跟她的老公学的吗?

所谓妇唱夫随,吕太后真是随了刘邦,他们夫妻处理国家大事是两把能手,但处理家事却都是一团糟。吕太后为人的特点是:外事开明,内事极点。她亲疏有别,爱恨激烈,既能杀死儿子和宫女生的亲孙子,又在失去爱女后对外甥关怀备至。这就像许多人的人性弱点相同:对不了解的人和事特别热心,有爱心有怜惜心;对了解的亲人和工作反而吹毛求疵,特别刻薄暴虐。吕太后终身忙忙碌碌,聪明算尽,到头来己家、娘家都归于空,没有逃脱命运的定数。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