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灵异奇闻】杀人碎尸抛尸 只因为有保护伞 他逍遥两年

发布时间:2021-10-12   来源:    

1




1992年5月14日下午2时许,哈尔滨市动力区体育系10号居民潘玉琴,回家路过自家菜窖时,忽然发现菜窖盖的位置有改变,她把菜窖盖掀开向下一看,登时毛骨悚然,一具女尸趴在冬储的白菜上面。



经查验,死者尸身衣着完好,未穿鞋,逝世原由于勒颈窒息逝世,逝世时刻在36个小时左右。




在现场,哈尔滨公安局的侦办员们异常焦虑:又是一起杀戮妇女的凶案!



从1990年末开端,在这一带,就陆陆续续在三个马葫芦里发现了五具女尸!




1991年4月9日10时许,哈尔滨电工学院的两名水暖工,在疏通校园一栋宿舍楼前的马葫芦时,发现了里面有一条人腿。经查验,被害人为23-30岁女人,尸身在腿根部被切开,被害人染金黄色手指甲和黑色脚趾甲。




1991年5月28日15时,动力区市政排水管理所工人在整理农林二道街马葫芦时,发现两具被肢解的女尸!经查验,尸身均在腿根部被切割开。其间一号尸身上身穿绿色绒衣,内穿深蓝色涤纶脚蹬裤,长直发,圆脸,汗毛较重,乳房较大,AB型血。两个被害人逝世时刻在一个月左右,都是被人扼颈窒息逝世。




1991年10月29日10:50,哈尔滨汽轮机厂招聘的农民工,在整理宿舍楼侧面的马葫芦时,感觉脚下踩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感觉是个人。之后,该工人用铁钩接连钩上了两具裸体女尸。经查验,尸身已高度腐败,软组织大都呈泥状黑灰污色,经查验,无法判定死因,揣度一号尸身年龄在20-30岁之间,2号尸身年龄在35-40岁之间,逝世时刻在四五个月左右。




侦办员围绕先后排查近百人,破获了杨勇致、程玉莲配偶杀人掠夺碎尸案等杀人隐案,然而杀人碎尸系列案仍毫无进展。




2




经技侦部分认定,几起杀人碎尸案中的被害者都是被勒死的,分尸部位都在大腿根部。依据凶手杀人碎尸抛尸的规则,揣度违法分子年龄在25-30岁之间,可能因尖锐对立或其他原因对女人极端仇恨,具有强烈报复心态,很可能有前科劣迹,有一定的反侦办能力。




从抛尸地点较为集中上看,杀人第一现场距离抛尸现场不会太远,从被害人的衣着服饰看,被害人极可能是作风放荡或是卖淫的。凶手很可能以嫖娼为借口,杀人越货,劫走被害人的金银首饰和现金,然后碎尸抛尸。




由于排查嫌疑人的作业已陷入困境,专案组决定在查清被害人的身份上寻觅突破口。很快,几名被害人的认尸启示刊登在《哈尔滨日报》和《新晚报》上。




很快,5月28日,其间“5.28”碎尸案的被害人经家属辨以为苏某,“5.14”抛尸案中的被害人经大众辨以为李某,两名被害人的身份被查清,为侦办员带来了头绪,但经查验核实,头绪又相继中止,侦办作业再次回到起跑线上!




为进一步查清被害人的尸源,1992年6月16日,专案组了全市百余家舞厅,影剧院等场所的经理会议,会上,市公安局副局长刘也通报了系列碎尸案的案情,要求各公共娱乐场所密切注意可疑的人或工作。




3




1992年9月3日,哈尔滨铁路局某沙龙的负责人告知专案组一条头绪,本来前一天他到朋友赵某家串门,闲谈中得知赵的妻子王某于去年4月份离家出走后一直没有音信。




专案组两名侦办员马上来到赵某家,赵某谈到妻子走时带着BP机,他曾传过一次,时刻是去年的8月份,但是回他是个男的,那个男的说BP机已经卖给他了,不要再传了。




侦办员马上来到市电信局查询,查找现在BP机的主人名叫韩明,并且仍是一名差人。户口落在动力区体育街14号,而平时住在这儿的则是他的弟弟韩利!




韩利,29岁,1979年曾因强女学生,被判处15年徒刑,1987年被假释。1989年,韩利结婚时,哥哥韩明将体育街14号的住处让给他住。1991年因偷盗两次被公安机关收审,韩利具备作案动机,又有作案的时空条件,是杀人碎尸案的重大嫌疑人。




1992年9月10日下午1时许,差人韩明被传讯到专案组,他刚开端是长时刻沉默,后来终于承认自己名下的BP机不是他母亲给韩利买的(在这件事上韩明做了伪证,不然韩利很可能早已被捕获)。据韩明交待,韩利在南岗地下城有一个摊位,去上海办货去了,这几天有可能回来。




11日凌晨三时,专案组对体育街14号韩利的住处进行了搜寻,搜寻中发现了乳胶手套三副,一个女青年李某的身份证和卷起的一块绿色地毯等四件可疑物品。14日下午2时许,从上海返回到哈尔滨的韩利刚在南岗地下城露面就被捕获!




通过七个小时的审问,韩利终于告知了1990年末至1992年8月接连杀死七名年轻妇女的违法事实。其间1992年8月9日杀戮陈某是一起隐案。






杀人狂魔韩利




4




韩利从小就厌恶上学,到初中时就常常背着家人逃学, 14岁时他结识了一名女孩,并发生了两性关系,之后他便就常常纠结一些流氓到校园调戏女学生。




一次,在强一名女学生时遭到被害者的竭力抵挡,韩利恼羞成怒,掏出刀子连刺女青年腹部三刀。




1979年1月9日韩利伙同孙某闯入某中学,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一名初二的女学生在教室内轮奸,同时掠夺了另一名女生的十元钱,因此在当年的2月他被判15年徒刑。




1987年韩利假释出狱后,便开端了有预谋的杀人掠夺,他看准了失足妇女求钱心切的心态,懂得只要出钱价高就能把她们搞到手。并且失足妇女失踪后,家里人会顾及面子不愿报案,这让他觉得有隙可乘。




通过一番精心谋划,韩利于1990年11月23日,在哈尔滨电影院门前将一个失足妇女带到体育街14号,发生关系后掐死,接着他将尸身的大腿根部切开分尸,并用塑料食品袋套在割口处以免留下血迹。晚上11时许,他分两次将尸身马葫芦内。




1991年4月3日上午,韩利依样画葫芦又杀死了一名失足妇女,抛尸在马葫芦内。




连杀两人没有被捕获,韩利更加猖狂。1991年4月6日,韩利在哈尔滨某电影院见失足妇女王某手上佩戴两名金戒指,身挂BP机,就上前勾搭王某。一个小时后,王某就在体育街14号被韩利掐死,身上财物被洗劫一空。




1991年4月8日,韩利在中山商场门前以一百元的价格,将苏某骗到住处掐死。




1991年4月13日,韩利为了猎获一个失足妇女,为她买了60元的化妆品,结果这个失足妇女之后“换岗”跟另一个男人跑了,韩利气急败坏,在原地接连三天蹲守,终于将这个失足妇女送上了西天。




1991年4月16日,韩利因偷盗被审查,通过他哥哥韩明的疏通,6月6日完毕审查。




1991年10月8日,韩利在公共汽车上偷窃一女青年,被公安机关当场捕获。在审问期间,他为了转移视线,说谎称身上的BP机是大哥韩明的(其实就是被害人王某的),而身为差人的韩明在接到查验的电话后,替韩利圆谎,导致韩利又一次漏网。




1992年5月12日,韩利来到哈尔滨铁路工人文化馆,见失足妇女李某在此,便上前搭讪,很快,李某死在了体育街14号。之后,韩利见天色尚早,不便处理尸身,就把死尸推入床下,自己往床上一躺,睡了起来,当他一觉醒来,已是次日清晨四点多钟,所以他肆无忌惮地扛起死尸,出了家门,来到十余米远的街坊潘玉琴家的菜窖前,用脚踢开菜窖将李某扔了进去。




1992年8月9日,在南岗亚细亚电影院门前,韩利再次遇到曾经就相识的失足妇女陈某,见陈某的金戒指和骑的坤车,韩利杀心大起!他将陈某骗到体育街14号,杀死了她。之后他怕案发后尸身被街坊认出是陈某,就将陈某的长发剪成短发,用菜刀毁容。当晚夜晚11时许,陈的尸身就被到下水道中。




“我杀的都是卖淫的坏女人,之所以杀她们是由于她们使一些男人走上了违法的路途!”韩利临死前还在狡赖,称自己是替天行道!




“我每次作案前都考虑得十分缜密,做完后现场处理得十分干净,真没想到公安局能抓到我!”韩利虽然被捕获,但似乎心有不甘。但说实在的,如果没有他哥哥的“保护”,他早就被捕获了,有时候,“内鬼”才最招人恨!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