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韩琦真的羞辱过狄青吗

发布时间:2021-04-24 11:48:10   来源:    

说起韩琦羞辱狄青,很多人都会想到韩琦那句“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这句话表明了宋朝文臣极度压制武将,而狄青作为一代名将,也深受屈辱和打击。韩琦和狄青之间也是矛盾重重。

韩琦于庆历八年到皇祐五年在河北定州任职,整顿兵马,狄青任总管,是韩琦的副手。一天,狄青的旧部下焦用路过定州,狄青就接待焦用。

不料,焦用的部下到韩琦那里告状,说焦用不法。韩琦把焦用抓了,想杀死焦用。狄青向韩琦求情,说焦用有军功,是好男儿。

韩琦说:“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此岂得为好儿耶!”言下之意是说高中状元在东华门外唱名的才是好男儿,宋朝有中了进士之后在东华门唱名的规矩。随后韩琦当着狄青的面杀了焦用,狄青当时就吓傻了。

奇怪的是,这件事只记载于北宋名臣王铚编写的《默记》,《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篇》等主流史书并未记载,《默记》中的这段记载就成了孤证,使得很多人怀疑其真实忄*。

《默记》中除了这件事的记载之外,还记载了韩琦和狄青之间的其他事情:

一、有名妓女叫白牡丹的,喝酒时嘲笑狄青脸上的伤疤,狄青过后拷打这个妓女。

二、狄青任枢密使,京城发生水灾,狄青搬到相国寺住,穿着黄色的袍子指挥士兵。不巧发生火灾,韩琦问救火的人:“你看到枢密使救火时穿着黄袍?”

三、韩琦任枢密使时,狄青到处说:“韩枢密使官职和我一样,我只是没中进士而已”

四、天上出现彗星,是不吉之兆,有人说这是因为狄青飞扬跋扈,皇帝免去狄青枢密使之职,任韩琦为枢密使,彗星就不见了。

第一件事通常被认为狄青为人傲慢、嚣张的证。在定州期间,有人确实曾经嘲笑狄青是个黥卒,狄青不以为意,韩琦曾因此夸狄青有大月*怀。同样是嘲笑狄青,狄青却打了这个妓女,这让人觉得奇怪。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便狄青真的打了,也说明不了什么。古代是个等级森严的时代,狄青是定州二把手,位高权重,妓女列士农工商之外,属于奴籍,是等级中的最下等。

这名妓女以最下等的身份居然敢嘲笑高高在上的狄青,本身就是大错,已经是死罪。所以,狄青鞭打这名妓女,并不是仅仅因为被嘲笑,而是这名妓女的逾越行为。以狄青的身份,即便杀了她也是合情合理的。

《默记》记载此事虽未提出韩琦是否在场,但《默记》把这几件事记载在一起,难免让人觉得这事与韩琦也有关。韩琦是个受过正统儒家思想教育的人,对等级和礼仪非常重视。想来如果韩琦在场,看到这名妓女逾越嘲笑狄青,以韩琦的忄*格,同样不会轻饶她。 

第二件事则是狄青任枢密使期间暂住相国寺,并穿着黄色的袍子指挥士兵,被韩琦发现了。在宋朝,黄色属于高贵颜色,只有皇帝才能穿黄袍。显然狄青越礼了,一些人认为这是狄青嚣张跋扈的证明。不过,此事不一定真实。

据史料记载,狄青是嘉祐元年被撤枢密使之职,顶替他的正是韩琦。在当枢密使期间,狄青一直在京城,但这期间韩琦应该不在京城。韩琦于嘉祐元年被任命为三司使,还没有上任,又接到被任命为枢密使的诏令。在此之前,韩琦应该在老家相州养伤。那么狄青任枢密使期间发生的事情与韩琦就没有关系了。

《宋史·卷三百一十二·列传第七十一》:嘉祐元年,召为三司使,未至,迎拜枢密使。

《韩琦家传》:至和三年七月,疾既愈,召为工部尚书,三司使,将上道,除检校太傅,枢密使。

《宋史》与《韩琦家传》关于这段的记载是相吻合的,那么《默记》中关于狄青穿黄袍被韩琦发现的记载就不实了。

第三件事中,狄青到处说韩琦只是比他多了一个进士身份,这事的可信度也不高。因为韩琦进京任枢密使时,狄青被免职,改任知陈州,他已经离开京城,他和韩琦并未碰面,当然也不可能还留在京城说闲话。

狄青被撤枢密使一职的原因很复杂,表面上的原因确实是逾越礼法,只是无法确实是不是穿黄袍。至于是不是出现彗星之类的东西,则更是无法确定。

再回过头来看韩琦怼狄青“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这件事上来。其实这件事也是颇有疑点的:

一、狄青治军严明,不大可能会为焦用求情;《宋史》明确记载狄青“行师先正部伍,明赏罚,与士同饥寒劳苦”,焦用因为贪腐被告,以狄青的忄*格,未必会向韩琦求情。

二、韩琦不可能说“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这句话显然是说拿夺得状元才算好男儿。在科举中,状元只有一个,韩琦这种说法岂不是一棍打死所有不是状元的人吗?况且韩琦自己也不是状元,他中的是榜眼。

有人说,韩琦此话的意思是要通过科举中了进士才算好男儿,以讽刺狄青的行伍出身,体现宋朝存在文臣压制武将的普遍现象。不过,《默记》中韩琦的原文明明是有状元二字在内,却强行解释成所有进士,究竟是韩琦说错了还是一些人的强行解读错了?

三、此事发生在定州,在其他史料几乎从未找到类似的事件。《续资治通鉴长篇》曾记载有军队路过定州,韩琦看到军队纪律松弛,于是留住这支军队,加以训练,使之成为强军。但没有任何史料证明,韩琦在定州期间杀过什么将军,或与狄青有过什么冲突。

所以,韩琦羞辱狄青说“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这件事不一定真实。

实际上,狄青和韩琦的关系应该是很好的。狄青去世之后,韩琦还为狄青写了祭文,名为《祭狄相文》。显然,韩琦视狄青为好友,狄青也是得到韩琦的尊敬。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