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古代人是怎么过冬的?富人和穷人各有各的过冬法子!

发布时间:2019-12-25 16:50:08   来源: 未知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古代人是怎么过冬的?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冬天这个季节,可以说是非常难熬的了,空调也不可能随时都带着,还要穿上厚厚的冬衣,冷的时候手脚冰凉是感觉非常难受。不过现在的条件肯定还是比古代要好很多了,古人取暖又是靠什么办法呢?我们经常在电视剧里面看到,古代皇宫取暖都会有炭火,或者汤婆子,但是这些东西都是富人们才有的,那么穷人们过冬有什么办法呢?

image.png

  1.古代富人如何过冬

  在古代最常用的是火盆或者火炉取暖,这也是最经济,最直接的取暖方式,上到皇亲国戚,下至平民百姓,无不喜欢。在明清时代,这种取暖方式很常见,尤其是处在深宫之中的皇室贵族。

  大家都知道紫禁城的建筑都是非常高大的,那些高大的建筑在冬天的时候会让人觉得非常的冷,尤其是太和殿,冬天的时候屋里面甚至是要比外面还要冷,这个时候,火盆就起到作用了,由于太和殿非常大,不用担心失火的问题,所以可以用火盆来取暖,而且这也是最经济,效果最好的办法。所以像太和殿这样的建筑就经常采用火盆取暖。

  其实在皇宫有一座建筑叫做暖阁,这是皇帝专用的过冬的住所。在暖阁的地下有一个专门供暖用的管道,在里面可以放一些烧红的木炭,这样暖气就会通到暖阁里面。

  古代皇宫还有一个专门供应木炭的机构,叫做惜薪司,专门负责皇宫内木炭的供应以及使用。在冬天木炭的消耗量是非常巨大的,据《宛署杂记》记载,在明朝万历年间,一次殿试就消耗了大约一千斤的木炭,可见平时皇宫的木炭消耗量该是多么巨大。

  还有一种取暖方式是清朝皇室最爱的,那就是毛皮取暖,由于清朝皇室原属于辽东地区的满族人,那里一到冬天就是非常的寒冷,由于毛皮具有保暖的效果,于是它就成了皇室贵族的最爱了,皮毛制品在清朝皇室贵族之间非常流行,每年皇室都要为采购毛皮制品而支出巨额的钱财。

  以上都是一些简单的取暖方式,最无耻的取暖方式还得是唐朝皇室发明的“暖手”,所谓的暖手就是将自己冰冷的手放在妙龄少女的身体上取暖,不仅如此,他们还有发明了一个更高级额取暖方式,叫做“围妓”,所谓的围妓就是让一群少女围住自己,让她们用自己的身体来取暖。如此取暖,可见当时的皇室多么奢侈。

  其实古人对于保暖的追求并不比现代人差,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了,最舒服的还是我们的空调房。

image.png

  2.古代穷人如何过冬

  煤进入日常生活,始见于北宋的东京汴梁,当时称为“石炭”。不过,底层民众是用不起的。

  北宋政府喜好“煤炭专卖”政策,对煤炭资源实施管控,由政府统一售卖。比如,宋徽宗时,“官卖石炭增二十余场”,朝廷大获其利。这种专卖政策,往往导致煤价高昂,民众无法在冬天购煤取暖。

  木炭价格昂贵,煤炭又在政府的管控当中,于是乎,北宋开封城的冬天,对普通民众而言始终是寒冷刺骨。

  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冬天,开封城“民间乏炭,其价甚贵,每秤可及二百文”(“秤”是当时的一种计量单位,十五斤为一秤。可供参考的一个物价标准:大中祥符元年,北宋襄、许、荆南、夔、峡等地的麦子是12文一斗,大米是30文一斗),眼见民众实在熬不下去,政府“出炭四十万”,将自己控制的部分木炭拿出来,半价投放到市场上,民众蜂拥抢购,结果发生了“有践死者”(踩踏至死)的惨事。宋仁宗嘉祐四年冬天,“阴寒雨雪”,薪炭、食物价格倍增,据欧阳修的奏折,当时开封城内“寒冻之人,死损不少”,买不起炭和煤的普通人家,为了御寒,只好铤而走险,违背禁令砍掉桑枣之树,乃至于去偷伐皇陵周边的树木。

  元明时期,能够用煤取暖者,仍主要是宫廷、政府机构和官宦人家。直到清朝中后期,因为西洋采煤机械的引入,北京城的普通民众,才有了在冬天烧煤取暖的机会。清人笔记中说,京师“例于十月初一日添设煤火,二月初一日撤火”,市场上出现了煤饼、煤球,随之也就出现了“小户人家热炕头”。

  可惜的是,因清廷一再限制民间开采煤矿,这种“小户人家热炕头”的现象,即便在晚清的京城,也并不普及。

image.png

  3.古代穷人烧不起柴

  普通民众烧不起炭,也烧不起煤,在寒冷的冬天,能够用来取暖的,就只剩下木柴、秸秆和杂草这些“薪柴”了。

  遗憾的是,薪柴虽然是很低端的取暖燃料,但缺少柴薪却是古人的生活常态。比如,唐武宗时期,日本僧人圆仁来华,他见到山东一带普通百姓,因为燃料匮乏,“不曾煮羹吃,长年惟吃冷菜”,来了极贵重的客人,“便与空饼、冷菜”,作为招待的佳肴。日常生活中连“煮羹”的燃料都缺,自然也谈不上在冬天烧柴取暖。

  这也是缺柴少薪成为历代普通文人重要哀咏主题的缘故所在。唐代诗人孟郊在《苦寒吟》中哀叹“敲石不得火,壮阴夺正阳”;北宋诗人赵扩买不起柴,只好“毁车充薪”,把家里的车拆散生火取暖;南宋诗人韩淲,“家贫无人去拾柴”,只好在寒冬里咬紧牙关发抖;元曲《朝天子·客况》里,穷人家柴薪不够,只能听凭冷雨寒风催折。

  事实上,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国北方的许多农村,仍然没有足够的薪柴用来取暖。1981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披露,森林资源丰富的黑龙江“全省三分之二的农户缺少生活能源”,该省的海伦县是一个典型:

  “六十年代后期到现在,农村烧柴短缺。……全县农村生活能源越来越少,缺柴户越来越多。这些缺柴户是夏、秋一餐热,两餐凉;冬季水缸一层冰,屋里墙上挂白霜。由于烧柴不够,只好搂树叶、刨树根、剥树皮……”

image.png

  当然了,坐视民众被冻死,是一件极不妥的事情,所以中国古代也有一些“取暖赈济政策”。比如前文曾提到,开封城炭价飞涨时,宋真宗曾“出炭40万”半价卖给民众;宋仁宗也曾在大雪时节下令减价售卖米谷、薪炭;苏轼任颍州知州,赶上大雪灾,他发放的赈济物资中有“炭数万秤”、“柴数十万秤”。

  再如,明神宗也明白官督商办会抬高煤炭价格这一弊端,他曾亲自批示,不许搞官营采煤业:“煤乃民间日用之需,若官督开取,必致价值倍增,京城家家户户何以安生?”雍正、乾隆年间,朝廷的禁矿政策也一度松动过,雍正曾批示“煤便于薪,乃日用所需,无需封禁”;乾隆也下过旨意,“悉听民间自行开采”。

  可惜的是,这些指示往往停留在宣传层面。明神宗也好,雍正乾隆也罢,包括下面的相应机构,并无动力将之严格贯彻;而且,这些临时*的指示,还常被与之相左的长期*禁煤政策架空;向煤窑商人课以重税,导致许多商人家破人亡,才是雍正乾隆时代常见的故事。

  于是乎,烧不起炭,烧不起煤,也烧不起柴,就成了中国古代普通民众冬日里的一种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