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历史故事】纪晓岚载浮载沉的人生道路

发布时间:2021-10-21   来源: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辛弃疾的这句词道出的是传统心底的英豪梦:协助君王统一天下,留下美名代代颂扬。到了清代中期,状况呈现了变化——乾隆皇帝要统一天下思想文明,所以疆场厮杀转为文明清理,风云际,纪晓岚肩负起历史的重担,成为《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以下简称“《四库全书》”)的总纂官。此前,这位大名鼎鼎的学者曾点评过许多学术典籍与名家诗篇,也编撰过家喻户晓的《阅微草堂笔记》,可是这些都无法与《四库全书》相媲美。《四库全书》可说是纪晓岚终身最大的荣光。这荣光的背后,是一个学者型官员载浮载沉的人生道路。

  1724年,纪晓岚诞生于河间府献县(今河北沧县)崔庄。他的出生被附会了种种奇特传说:祖父纪天申梦见一道火光闪入楼中,随后纪晓岚出生;还有人说纪晓岚是火精转世。献县自五代时期就有驱赶火精的风俗,相传火精为女性,赤身呈现在火光中。纪晓岚出生前一天,当地又发现了火精,人们敲打铜器来驱赶,火精闪入纪家,这时纪晓岚出生,耳垂有穿痕,脚白而尖,状若缠足,像极了火精;除了火精转世外,还有蟒精、猴精投胎的传说:相传纪家邻近有大蟒,纪晓岚出生之后,大蟒就消失了;纪晓岚从小喜欢吃榛栗梨枣,一吃就停不住口,性子又喜动,没事做也不能安坐片刻。这种附会还联系上了纪晓岚的姓名,他名“纪昀”,字“晓岚”,“昀”意为日光,以它为名便是和光怪有关。

  在野史传说中,名人的诞生常伴有异象产生,可是像纪晓岚那样出生之后还总是有奇特表现的就很少见了:两三岁时,几个身穿彩衣、佩戴金钏的泥娃娃和他一同玩耍,亲热地叫他弟弟;四五岁时,纪晓岚两目如炬,在黑暗的地方看东西没有一点点障碍,七八岁后,视力才慢慢变得像普通人一样;31岁考进士前问卦,测了一个“墨”字:“黑”部拆开是二甲第四名,下面四点是“庶”字脚,士为“吉”字头,预示进翰林院作庶吉士,后来不出所料;不惑之年任福建学政时,试院里唐柏的树梢上夜现两位红衣人,向他拱手作揖,逐渐消失——这许多奇景,并非坊间传闻,乃是纪晓岚自己说的,都能够在他编撰的《阅微草堂笔记》里找到。不但纪晓岚如此,据他讲,他的一些亲友也多有古怪阅历,如果把《阅微草堂笔记》里面纪晓岚及其家人朋友的种种古怪遭受汇集起来,大概能够编作一部清人奇遇记。

  读者必定很想知道,有着各种传奇阅历的纪晓岚究竟是什么姿态。根据清代人的描绘,他“貌寝”、“短视”,也便是说,不但容貌丑恶,还是个近视眼,个子好像也不高。不过,纪晓岚生性机警,喜欢嘲谑,小时候一同读书的同学,长大后同朝的官员,都没少受他的戏弄。他的恶搞往往和文字有关,出人意表却又在情理之中。有一次,年幼的纪晓岚和邻家几个小孩踢藤球,刚好踢中路过的知府轿子。知府捡起藤球,孩子们派纪晓岚前去要。知府见其拔尖,就出了一副对联给他:“童子六七人,独汝狡。”纪晓岚说:“太守二千石,唯公……要是你把球还我,便是‘唯公廉’;要不还便是‘唯公贪’了。”知府叹其聪敏,所以把球还给他。

 

长大后的纪晓岚,对文字更是机警。一年夏天,宫中新添了不少扇子,乾隆皇帝命纪晓岚为自己最喜欢的一把扇子题字,选的是唐代诗人王之涣的七绝诗《凉州词》。这首诗的原文是:“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在题写中,纪晓岚却不小心把“黄河远上白云间”的“间”字漏掉了。乾隆皇帝看完后,很不高兴地把扇子丢回给纪晓岚,说他有欺君之罪,纪晓岚一看才知道漏写了一个字,他不慌不忙,慢慢地说:“启禀圣上,这不是诗,而是一首词,让微臣吟诵给圣上听: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经纪晓岚这么一断句,一首《凉州词》公然由诗变成了词。乾隆帝听了哈哈大笑,连连夸赞纪晓岚机警过人。

 纪晓岚还是一个真性情的人,易喜易怒,喜欢道听途说,到处讲述自己的古怪阅历,乃至屡屡对好奇者脱下鞋袜,展示自己那宛若裹足的尖脚。他的日常生活也迥异于常人:不吃米面,饮食以肉为主,一顿两三斤;虽喜食肉,却绝不吃鸭肉,总觉得鸭肉腥秽,难以下咽,一次不小心误食,立刻大吐;喜欢吸烟,用一支很大的烟锅,人称“纪大锅”。

  纪晓岚确实是一个有趣的人,关于他的奇闻异事从乾隆时期就开始广为传达。人们欣赏和喜欢他的机敏,又在流传中添枝加叶地加以演绎,乃至无中生有,把不相关的事,如与和珅的水火不容也附会在他身上。实际上,历史上的纪晓岚从来没有戏弄过和珅,反而在好友曹锡宝上折弹劾和珅时从旁劝阻。纪晓岚之所以被塑造成影视剧中不惧威望的抱负人物,仅仅凝聚了民间对其幽默、正派、机敏和才学的想象。作为传奇人物,纪晓岚的幽默机敏讳饰了他的真性情;作为官员,他的青云直上掩盖了他的坎坷与心酸。

  纪晓岚和其他人一样,是通过科考进入宦途的。相比于屡试不第的蒲松龄,纪晓岚幸运得多:17岁应童子试,成为秀才;24岁参加乡试,名列第一;31岁高中进士,廷试二甲第四名,赐进士出身,选为翰林院的庶吉士,从此开始了他绵长的文学侍臣生计。纪晓岚在翰林院期间一个主要任务便是扈从伴驾,写作词章。乾隆皇帝也是一位诗人,创作了大量诗篇,所以纪晓岚写作了不少恭维、唱和的诗作。这类诗篇往往四平八稳,以歌功颂德为主,现在看来无甚意味,但在其时关于纪晓岚来说却非同一般。它们为纪晓岚赢得了乾隆皇帝的欢心,得到“天语嘉奖”,而乾隆皇帝的欣赏,对纪晓岚的终身都有决定性的影响。

  从1756年进入翰林院,到1768年晋升为侍读学士,纪晓岚度过了一段顺利平静的韶光。由于乾隆皇帝的欣赏,他得以步步高升:1763年官任福建学政,升侍读;1768年,按常规本来应该外出任职,准备补授贵州都匀府知府,但乾隆皇帝由于他学识素优,以为出任地方官员不能尽其所长,特命加四品衔,留任左春坊左庶子,选拔为翰林院侍读学士。这种破例选拔在其时社会是很荣耀的。可是,就在纪晓岚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的这一年,人生呈现戏剧性的逆转,获罪落马,昔日朝中宠臣,今天阶下罪囚,被发配到乌鲁木齐。

  导致纪晓岚人生呈现严重转机的是卢见曾案。1768年,刚刚上任的两淮盐政尤拔世向盐商索贿不成,上奏折揭发上一任盐政普福,说他在任职期间营私舞弊、挪用公款,由此引发乾隆皇帝的盛怒,下令彻查。因历任盐政均有营私腐蚀行为,已退休好久的两淮盐运史卢见曾也被捕入狱,乾隆皇帝下令“即行紧密查封,无使罕见藏匿寄顿”。可是检查卢家时却发现他家中没有什么值钱之物,乾隆皇帝很生气,以为是有人通风报信,使得卢家搬运了产业。随后,查明通风报信的人便是纪晓岚。纪晓岚和卢见曾是什么关系呢?纪晓岚有三子三女,长女嫁给了举人卢荫文,而卢荫文的祖父便是卢见曾。其时纪晓岚已晋升为侍读学士,得以出入宫殿,听到一丝风声后就告知女婿卢荫文,朝廷正在查办两淮盐务。卢荫文随后又见到了过从甚密的郎中王昶,王昶告知他是历年盐引的积弊被揭发了,所以他赶紧送信回家。结果自然是悲惨的,纪晓岚和王昶因泄密获罪,主犯卢见曾则死在狱中。

  纪晓岚的这段阅历在史书上找不到什么痕迹,民间的版别却是生动有趣:纪晓岚既忧虑姻亲,又顾虑闯祸,所以用空白信封密封了盐和茶叶,命人连夜送往卢家。卢见曾开始不解,一再揣摩,悟出了其间的秘密:盐案查(茶)封,所以立刻搬运财物。民间还流传着纪晓岚应对乾隆皇帝讯问的精彩回答:“皇上严于执法,符合天理之大公;臣惓惓私情,犹蹈人伦之陋习。”乾隆皇帝闻言,为之一笑。戏说尽管精彩,可是纪晓岚的人生确实因而产生严重改变。他被贬戍乌鲁木齐约两年半的时间,因其文采拔尖,在戍所主要做文案工作,行动也比较自在,并未因而受多少苦,反而由于西域的风土人情开阔了视界,增长了见闻。1770年,纪晓岚47岁时,受乾隆皇帝恩命赐还,于次年六月长途跋涉回到北京,再入翰林。

  初入翰林,为新科进士;再入翰林,为赦罪犯人。当年挥斥方遒的青年,此时已深刻体会了世事无常和人生困难,不复当年心态。“人生爽快果有失,一蹶万里随戎旃”,这是对以前爽快人生的懊悔;“少年意气已萧索,伤禽宁望高飞翻”,这是对前途莫测的恐惧;“毋乃怪我趋营猛,讽我宴坐娱林泉。拈花微旨虽默契,拂衣未忍犹留连”,这是出生与入世的矛盾;“友朋知己尚必报,况乃圣主恩如天”,这是徘徊之后决意仕进的挑选——这些诗句都出自纪晓岚刚从乌鲁木齐返京后写作的《幽篁独坐图》,十分真实地反映了他其时的心态。

  尽管遭受挫折,纪晓岚还是义无反顾地再次投身宦途。返京的当年10月,纪晓岚迎銮密云,正值土尔扈特部归顺,龙颜大悦,纪晓岚作了文章进献,得乾隆皇帝嘉奖,复授翰林院编修。1773年,朝廷开四库全书馆,纪晓岚得大学士刘统勋的引荐,被乾隆皇帝任命为四库全书馆总纂修,这一年纪晓岚刚好50岁。对他而言,总纂《四库全书》是其终身中最重要的事,前后花费10年之功。因收拾《四库全书》、纂修总目有功,纪晓岚尔后一步登天:被选拔为内阁学士;授兵部侍郎、御史、礼部尚书;又调任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1805年2月,纪晓岚离开人世,其时他已升任为协办大学士18天。

  晚年的纪晓岚,虽官高名显,但在乾隆皇帝眼中始终是文学侍臣,形同俳优。1785年,员外郎海升殴死发妻,身为左都御史的纪晓岚参与审案,被乾隆皇帝斥为“无用腐儒”。1786年,御史曹锡宝弹劾和珅家奴刘全仗势招摇,此事与纪晓岚无关,而乾隆皇帝在上谕中明确怀疑纪晓岚,揣度他对和珅心怀不满而暗中唆使,此事后来虽未牵扯到纪晓岚,但纪晓岚心里之惊惧可想而知,因而言行也愈发隐忍依从,闲居之时也仅仅独坐焚香著作而已。至于乾隆皇帝驾崩之后,嘉庆皇帝即位,更是将纪晓岚当做元老对待,有客气而无实质上的委任,不然也不会到他枯木朽株才予其大学士之衔。

  可是不管怎样,纪晓岚当官做到死,在学术盛兴的乾嘉时期,这种挑选也是耐人寻味的。同时期的大诗人、思想家袁枚,年长纪晓岚8岁,少年成名,高中进士并选为翰林院的庶吉士,但却没有留下来,而是外放知县,宦途曲折十几年后归隐随园,寄情山水;同年进士钱大昕,和纪晓岚齐名,人称“南钱北纪”,亦在盛年辞官,致力于学术;同一时期在史学上有很高成果的章学诚,考中进士、外放官员之后挑选不去……比照这些学者,作为学者的纪晓岚是尘俗的,作为官员的纪晓岚则是孤寂的、无奈的。纪晓岚集官员、学者、作家等多种身份于一身。若从价值角度论,他首先是一位学者,留下了《四库全书》,在学术史上具有不行替代的重要作用。“浮沉宦海如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这是纪晓岚自作的挽联,也是对他终身阅历的真实写照。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