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他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作文|被罚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 有当着孩子面做过爱的吗

发布时间:2022-04-23   来源:    

如果不是穷得家徒四壁,石金阳绝对会怀疑,这个自称秦款冬的女生,肯定是个另有所图的大骗子。


他是个老实本分的男生,高中三年,一心扑在学习上,从来没有跟女生交往过。



此刻,一个漂亮的城里女生,竟然大大方方地说是他老婆,他的小心脏,哪里受得了?


石金阳略显狼狈地摆摆手,“这个玩笑开不得。”


秦款冬也没有做多余的解释,吃了两块西瓜,然后从包里抽出纸巾擦了擦手和嘴巴,说:“咱……你家有可以煮药的东西没有?”


“煮药?”石金阳质问,“煮药干什么?”


“按照原来的世界线,再过一个小时左右,会有人过来喊你,告诉你咱爸突发右侧偏瘫,然后三叔会开着拖拉机,拉着你们去县医院,但是这里距离县城有三十多里路,拖拉机在半路发生故障冲进沟里倾覆,三叔和咱爸都身受重,并留下终身残疾……”


石金阳像听天书一样,目瞪口呆,心里还在嘀咕,这美女该不会是兜售假药的骗子吧?


秦款冬继续说着。


“这将是你此后三十多年最遗憾的事情之一,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帮你杜绝这个悲剧的发生。”


“咱爸病倒之后,家里本就不富余的经济更是雪上加霜,虽然明天高考分数就出来了,你将有资格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但是你为了给咱爸治病,为了帮咱妈干农活,为了弟弟妹妹能够继续念书,决定放弃读大学的机会,要留在家里扛起这个家的生计责任。”


“当然,你高三的班主任,是一位负责任的好老师,得知此事之后,多次登门找你谈心,甚至主动帮你垫付学费和生活费,苦口婆心的劝你继续读大学。”


“咱爸,咱妈,也都劝你不要放弃,最终,你决定填报一所二本的师范院校,离家近一些,打算毕业之后,回来在本地教书,也能照应家里的爸妈。”


“但是,班主任认为,你的分数完全可以报考一所更好的大学,最终说服你报考了国内最好的医科大学,选择了中医临床专业。”


“五年制的专业,第四年的时候,你开始找机会跟师抄方,然后我们就相遇了,因为你的跟诊老师是我妈。”


“我是你师姐,也是你学姐,比你大两岁,最初我并没有过多关注你,但是……”


……


秦款冬一口气讲了很多。


石金阳像听神话故事一样,故事太离奇,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但是隐隐约约又有点儿合情合理的样子。


“总之,时间不多了,我们先煮药。”


秦款冬说完,转身出去,从车子里拎出两大兜中药。


真的带着药来的呀?


不但带着两大兜的中药,袋子里还有四本书。


石金阳实在不敢相信这么离奇的故事,连忙解释:“我没钱买这些药和书。”


“姐知道你现在没钱,药和书都是免费赠送,何况,这三十剂药的方子,也是多年之后,你在反推此事时,根据你爸的体质写下的方子。”


秦款冬放下那两大兜中药,并且拿起那四本书。


“你是天才,悟性极高,不久之后,你在中医方面的水平和成就,都会远远高于我,所以,我不想干涉你的学习和成长过程,只在关键时刻帮你弥补一下遗憾。”


“《周易》、《黄帝内经》、《伤寒杂症论》、《神农本草经》,那时你经常感叹,对这四本书是相见恨晚,所以,我今天提前给你带来了。”


秦款冬说着,又从包里掏出一叠百元大钞。


石金阳直接看傻眼儿了,第一次见这么多钱,那种震撼,真的难以言表。


“拿着!”秦款冬直接把钱塞到他手里。


“这……不合适吧?”


“合适,太合适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重生之前,我在轮椅上坐了三十年,你养我三十年,把我一个截瘫病人养得白白胖胖,哈哈……上辈子你养我,这辈子,也给我点儿机会嘛,让我先养你一段时间,你等成才之后,就不会再缺钱花了。”


秦款冬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似乎那三十年过得也很幸福。


石金阳见她说得有模有样,都开始有些相信她了。


毕竟,眼前的美女是真实的,并不是在做梦。


这些沉甸甸的钞票也很真实,如果秦款冬是骗子,他实在想不出,他一个穷小子,有什么东西,能让一个大城市里的年轻美女,开着轿车来到这个穷乡僻壤的乡下,硬塞给他这么多钱。


“记住,明天分数出来,一定要报考那所最好的医科大学,选择中医临床专业,我会在那里等你。”秦款冬非常认真地叮嘱他。


“我咋感觉……像做梦?”石金阳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哈哈哈……我一个多月前重生的时候,跟你一样,也以为是一场梦,花了好几天时间,我才相信这不是梦。”


秦款冬说着,已经主动朝厨房走去,准备煮药。


石金阳赶紧跟过去,这么热的天儿,哪能让一个城里来的美女烧火煮药?


半个多小时之后。


他从厨房里钻出来,药煮好了,身上的背心也被汗水浸透了。


秦款冬赶紧过来给他摇着蒲扇纲凉,有些心疼地说:“赶紧擦擦脸上的汗,换一件干爽的背心。”


“没事儿……”


“那多难爱,快脱掉……”


秦款冬一手帮他摇着蒲扇,另一只手,已经伸上去帮他脱背心了。


石金阳脸上全是汗,汗水迷了眼,没看到她的动作,当秦款冬的手指触碰到他小腹上的肌肤时,顿时像被静电打了一下似的,条件反射地往后躲了躲,羞涩地说:“我……我自己来。”


秦款冬盯着他害羞的样子,笑眯眯地调侃道:“哈哈,三十多年的老夫老妻,我都习惯了,差点儿忘了你现在还是一个纯情小醋男呢!”


石金阳第一次听一个女生,如此直白的调侃男生,羞得脸都红到脖子根儿了。


他赶紧转身,逃进里屋去换背心。


哪知,他刚把身上湿透的背心脱下来,抬头就看到秦款冬竟然也跟进来了,就站在对面,眼馋地盯着他的身子。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