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校花菊蕾褶皱被撑开|适合肢体接触的约会地点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图片

发布时间:2022-04-21   来源:    

  芹儿善解人意,小手紧紧~握住我,安慰道:“二憨哥,婶子的病,你别上火,肯定有办fǎ的。”


  我装模作样点点头,心中一松。



  “二憨哥,你听俺说个秘密中不?”芹儿脸弹一红,呢喃道。


  现在的芹儿,低着头,脸弹像熟苹果一样。到底是什么秘密,让芹儿这么害羞,我好奇起来。


  芹儿踮起脚尖,轻声道:“二憨哥,你娶俺中不?”我一愣,嘴巴咧开,惊喜笑了。芹儿看我笑,也害羞笑了。她嘴唇一嘟,wěn了我一口。我感受那柔~软,心中美极了。


  芹儿眼波如水,眼神里好像有无数话要说。她凑上来,两团柔~软压在我胸口上,同时小手如蛇,在我身~体游~动。


  我感到芹儿动~情,老实不客气抱住她,咸租手朝她屁~股mō去。芹儿惊呼一声,脸弹更红了。她的玉手,大着胆子下移,我脸sè难看起来。


  我感到芹儿的手,伸~入我裤裆,已经mō~到了我那里。她胆子这般大,俺应该高兴才对。但这时刻,yào效还没过去,我下边根本没有反应。


  芹儿mō了几下,脸sè也疑惑起来。她抽~出手,俏~脸看我,满是不敢相信。“二憨哥,你……”芹儿急了,眼泪都要liú~出来。


  我心中一跳,她肯定误会我不行了。该sǐ的王妮儿,都是她害的。


  “芹儿,你别瞎想。俺两天前骑车,下边也受了伤,过两天就好了。”我脸不红心不跳,扯谎道。


  芹儿信任我,长出一口气。她担忧看我,“不要紧吧,要不要看医生?”


  我挠挠头,阔气道:“不用。过两天就好。”


  “那就好,俺还想和你……”芹儿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芹儿看我盯着她,突然不说了,jiāo憨瞪我一眼,腮帮子也鼓~起来。


  我心中大乐,觉得芹儿不管是高兴还是生气,都十分好看。芹儿凑上来,趴我耳边道:“二憨哥,俺不想~做处~女了,你答应娶我,俺哪天把身~子给你吧。”


  我脸sè一dāi,不敢相信的看芹儿。


  芹儿低着头,小声道:“同学都说和男生nòng过,老是嘲笑俺,烦sǐ了。我讨厌城里男生,就喜欢二憨哥。等你下边好了,咱就去钻玉米地。”


  说到最后,芹儿脸红透了,声音也越来越小。她鼓~起勇气说完,qīn俺一口赶紧跑了。


  我看芹儿背影,心情十分好,忘掉了早上的不快。比起芹儿,王妮儿这臭女人,真是差远了。


  一路哼小曲,我回了家。离家门老远,我听到难听的咒骂声。心中一惊,我撒tuǐ狂奔,冲进了家门。


  婶子绝望靠墙上,村里liú氓大虎、二虎正踩一地yào材。


  “你们干什么?”我跑到门前,气得身~体发~抖。


  大虎瞅我一眼,奚落道:“你家欠债不还,给你们长长见识。”


  我niē紧拳头,咬牙道:“给婶子治病,俺欠你们一万,利息早还够一万了。你们咋还来纠缠。”


  大虎哈哈一笑,对二虎道:“说他憨,他还真憨。”他望向我,不屑道:“洒二憨,这叫高利贷,懂吗?你还一万哪够,现在至少欠俺两万。”


  脸sè一沉,大虎阴恻恻道:“你这穷光弹,估计也还不起了。要不把地折价mài给俺,这就两清了。”


  婶子脸sè一变,虚弱呻~吟道:“不行。没了地,我们饭都吃不上了。”


  担心的望我,婶子怕我做洒事儿。我自然知道,不能把地给他们。咬咬牙,我冷声道:“钱会还你们的,你们走吧。”


  大虎笑起来,凶~残的脸sè扭曲,变得有些恐怖。


  他奚笑道:“二虎,这小子疯了。他还钱,拿什么还?他这身~体壮实,去城里做~压子吗?哈哈。”


  二虎也狂笑,骂道:“这小子好狂。他利息都出不起,还敢说还钱,要是他给得起利息,老~子给他磕头。哈哈。他还是做~压子去吧。”


  我被两人激怒了,借种的事儿,和压子有什么两样,他们刺~激到了我。


  “要是俺还一千利息,二虎你真磕头?”我盯着二虎,咬牙道。


  二虎一愣,没想到我发狠。


  他感觉到气势弱了,气急败坏道:“磕,谁不磕谁孙~子。”


  眼珠一转,二虎jiān诈道:“不过,你现在就得出,可不准出去借钱。要给不起,你给俺磕三个响头。”


  我胸膛有一股气,看向大虎,想知道二虎说话管用不。


  大虎拉下脸,骂道:“你小子要真有钱,俺们认栽。没钱的话,还是别逞能了。”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