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韩萌萌老刘第一次做|502宿舍今天早早的 爸爸跑货运干妈妈

发布时间:2022-04-15   来源:    

桃子抱着小肥鸡一脸好奇地跟在他的身后。


有点搞不懂哥哥在干什么。


实际是何四海不死心,想要找找看,何涛夫妻有没有可能会在家里。


可惜让他失望了,家里什么也没有。


“真是的,你们就这么放心桃子?”何四海小声嘀咕道。


在他想来,如果他们放不下桃子,一定会在人间徘徊,那他就有机会再见他们了。


“爸爸,家里很脏脏对不对?我……我力气不是很大呢。”忽然桃子在他身后,满是委屈地道。


“什么?”


何四海一时没反应过来。


桃子于是又重复了一遍。


何四海闻言心里有点堵,她才四岁,却要承受生活的重担。


“好了,没关系的,等明天我们一起收拾一下好不好?”


“好。”


桃子见哥哥没有责怪她,立刻露出开心的笑容。


“晚上你想吃什么?哥哥给你做。”何四海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问道。


“我要吃肉肉。”桃子立刻开心地道。


小孩子难过的快,去的也快。


又开开心心了。


“走,哥哥带你买卤菜去。”


现在去集市上买肉肯定迟了,但是村子里有一家卖卤菜的,买点卤菜回来是没问题。


桃子闻言立刻吞咽了一下口水。


她已经好久都没吃肉肉了呢。


“奶奶,我带桃子出去一趟。”


何四海把她抱起来,对里屋喊了一声。


何四海的家是那种大瓦房。


左右是卧室,中间是客厅,客厅有个侧门,后面是院子和厨房。


除此之外,在大门右手边还有个单独的侧耳房,那是何四海父母生前住的房间。


“好的。”奶奶微弱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她精力不济,和何四海聊的时间有点久,躺床上休息去了。


何四海带上门,抱着桃子向村里走去。


桃子挣扎着要从他身上要下来。


“怎么了?”何四海有些诧异。


“哥哥抱着我,会很累。”桃子懂事地道。


“没关系,哥哥喜欢抱着桃子。”


桃子越是懂事,越发让人心疼。


“三奶奶。”


“二伯伯。”


“大爷爷。”


……


桃子嘴巴很甜,一路上看到人,都主动和人打招呼。


“桃子,哥哥回来了,开心不?”


“嗯,开心。”


“四海,不是我说你,桃子还是太小了,你怎么能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你奶奶身体又不好……”


“四海,这次回来还出去吗?”


“……”


何家村的人,如果往上推几代,几乎家家都是亲戚关系。


所以关系自然也都很熟悉。


见到何四海和桃子,无不停下来说上两句。


“二叔,卤菜还有吗?”


何四海抱着桃子,走进村西边何船的家。


一股卤菜的香味扑鼻而来,桃子偷偷的吞咽了几下口水,然后小脸悄悄地红了起来。


何船的家很大,也很阔。


门前的院子全是水泥地,上面还加盖了一个透明遮雨棚。


遮雨棚下面是几张麻将桌,平时村里人喜欢来这里打麻将。


何船辈分算起来,算是何四海爷爷辈的,但是年纪却比何涛还要小上一岁。


因为家里排行老二,所以何四海称呼他二叔也没毛病。


毕竟现在农村渐渐也不太论辈分了,都是看年龄喊人。


何船虽然没外出打工,但很会做生意。


不但卖卤菜,还开了一间小店,卖些日常生活用品,当然也有小孩子最喜欢吃的零食。


他也是何四海小时候最羡慕的对象。


他希望自己长大以后也能跟何船一样,开一个小店,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那是多么的快活。


“咦,四海回来了?”


何船从屋内走了出来,看到何四海很惊讶。


“二爷爷。”


桃子叫了一声,按辈分叫的。


“桃子也来啦。”何船笑呵呵的招呼一声。


实际上何四海不太喜欢何船,因为这个人太精太抠,一分钱都能攥出水来,很少人能在他身上沾上便宜。


比如现在,就光干瘪瘪的说了声“桃子也来啦”,也不知道拿颗糖给桃子吃。


亏得还叫他一声二爷爷。


所以何四海也不跟他废话,直奔主题道:“二叔,给我来只烤鸭,再来一些卤千张和卤干。”


“行,你们等一会。”何船说了句,转身去了厨房。


何船家的厨房和何四海家的厨房不同,是在前院,毕竟是做生意的,放前院方便。


所以何四海抱着桃子跟了进去。


卤菜的香味更加浓郁,桃子这下子不但吞咽口水,感觉小肚皮都“咕咕”叫了。


中午她就吃了半块红薯和一些零食,现在已经有些饿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一般都会忍着,等到晚上一起吃,因为奶奶很辛苦,给她弄吃的很麻烦。


她是一个懂事的小孩子,不给大人添麻烦。


“二叔,给我一只大的,头不要。”何四海进来说。


“好嘞。”


何船从壁炉里掏出最大的一只,然后放到砧板上直接开切。


按说应该先秤一下,算好价钱再切。


但是何船不是,先切,然后放上卤料汁,然后再秤,这样卤料汁就能卖出烤鸭钱。


他们这里的烤鸭都放卤料汁,算是地方特色,和外面的脆皮烤鸭有点不同,但味道同样很好。


“鸭腿就不用切了,桃子吃起来方便。”何四海说。


桃子闻言,又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双手紧紧搂着何四海的脖子,眼睛却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砧板上的烤鸭。


“好嘞。”


何船一刀下去,把鸭腿切下来,然后用刀背推至一边。


何四海手疾眼快,一把拿过鸭腿,然后直接塞到桃子手里。


“吃吧。”


桃子早就迫不及待,现在哥哥给她的,哪还会犹豫,直接啊呜一口。


“唉,唉,唉……,我还没上秤呢。”何船急眼了。


“没事,我鸭头不是不要吗?你把它当鸭腿秤一下不就行了?”何四海不以为意地道。


“那能一样吗?”


“哦,那没办法了,桃子都已经吃了,桃子,还不谢谢二爷爷。”


何四海挠了挠头,满脸还厚中夹杂着不知所措的模样。


“死死二一一”


桃子口中塞满烤鸭口齿不清地道。


她现在恨不得一口把整只鸭腿全吞下去,只恨自己嘴巴太小。


看着烤鸭腿已经被桃子啃的不像个样子。


何船也就算了。


只能等会多加点卤料汁。


至于鸭头,本来就没准备剔出单独秤啊。


“二叔,我出去打工,在外面最想念的就是你家的烤鸭,特别是卤汁,实在太香了,等会一定多给我一些。”


何船闻言心中一喜,立刻喜笑颜开地道:“放心,等会我一定多给你一些。”


“二叔,这可是你说的啊。”何四海把怀里的桃子放下,直接抽过旁边的一个塑料袋。


然后撑开口,拿起旁边的卤汁壶,给自己倒了小半袋。


“我自己来就行了,不麻烦二叔了,等会烤鸭就不要放卤汁了,我自己回去放。”


“……”


何船瞅了他一眼,砧板被他敲的砰砰响。


强忍着怒气把切好的烤鸭放在秤上。


“43块钱。”


“谢谢二叔。”


何四海一只手把电子秤上的塑料袋拎在手里,另外一只手掏出手机直接扫码支付。


“等等,你的鸭头不是不要吗?我帮你拿出来。”何船急忙道。


刚才他可是故意把鸭头下面留了很长一截鸭脖。


“算了,既然都上秤了,我就留着吧,反正我也是付了钱的。”何四海说。


这时候已经响起了到账提醒声。


“你不是还要买其它吗?”何船喃喃地道,满脸无奈。


因为鸭头是可以买的,价格还不低。


“你看我,竟然把这事给忘了。”何四海露出恍然之色。


然后直接拽了个塑料袋,就要自己动手。


“我来,我来,你不知道怎么弄,别把我的卤菜给弄碎喽。”何船急忙道。


生怕何四海又整什么幺蛾子。


不过这一次一个老老实实的上了秤,一个老老实实的付了钱。


“谢谢,二叔,走了,桃子,跟二爷爷再见。”何四海笑嘻嘻地道。


何船不想看到他们,话都不愿说,头也不抬地挥了挥手。


“二爷爷再见。”桃子说,这次她嘴里没东西。


“什么,你想要棒棒糖?”忽然何四海一脸惊讶的声音响起。


何船心中暗道不好,赶忙抬起头来。


就见何四海直接从他棒棒糖插盒上抽了一根棒棒糖。


他之所以摆在厨房,就是给和家长一起来买卤菜的孩子准备的,当然有时候也当零钱找零用。


“桃子,谢谢二爷爷请你吃糖。”何四海直接把棒棒糖塞到桃子手中。


桃子也开心地再次谢了他。


“我……”


何船想说,我没准备送给你啊,可是跟一个四岁的孩子说这话合适吗?


就一根棒棒糖,还已经谢过了。


所以只能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这时候何四海已经拉着桃子出门去了。


“爸爸,真的好好吃哦,给你吃,你吃一口。”


“我不爱吃,你吃吧。”何四海说。


“咦,可好吃了呢,你怎么不爱吃?”桃子惊讶的声音。


……


听着他们渐渐远去的声音,何船突然乐了起来。


“这小子……”


把刀和砧板擦了擦。


走出厨房,点上了一根烟……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