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为什么女生弄完那么累呢 姐夫突然说喜欢我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2-04-13   来源:    
为什么女生弄完那么累呢 姐夫突然说喜欢我怎么办

  江漓漓看得一愣一愣的,“叶嘉衍,你、你居然有这种兴趣爱好?”

  “江漓漓,”叶嘉衍咬着牙,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你看清楚!”

  江漓漓定睛一看——哪里是叶嘉衍手上挂着一个大闸蟹啊,分明是大闸蟹钳住了叶嘉衍的手,因为疼痛,他的眉心已经快要皱成一个“川”字了。

  她更加不解了,“好端端的,你怎么被大闸蟹夹到手了?”

  叶嘉衍没好气地说:“你问它!”

  “……你的意思是,都是大闸蟹的错吗?”Xs一②3.йeΤ

  “不然呢,难道是我的错?”叶嘉衍忍着指尖传来的剧痛,“给我找双手套。”

  江漓漓一秒反应过来叶嘉衍要干嘛,“你想戴上手套把大闸蟹扯下来?这样好像是不行的。”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危机,大闸蟹突然再度发力,叶嘉衍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忍着剧痛问:“那要怎样?”

  江漓漓也没什么好方法,走过来,灵机一动,说:“我Google一下!”

  叶嘉衍:“……”

  江漓漓葱白的长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拉了几下,末了走到流理台边,拿了个大玻璃盆接了半盆水端过来,示意叶嘉衍,“把手放进来。”

  “……”叶嘉衍怀疑地看着江漓漓,迟迟没有动作。

  江漓漓懒得解释,抓着叶嘉衍的手就往玻璃盆里按。

  一碰到水,大闸蟹就像搁浅的小鱼再次回到海里,一下子松开叶嘉衍的手,欢快地游到一边去了。

  “怎么样,Google靠谱吧!”

  江漓漓得意了不到一秒,脸色就凝固了——

  叶嘉衍的伤口在不断地往外渗血,他整个手指头都被鲜红染红,还有血珠不断地滴进水里,画面怵目惊心。

  “愣着干什么?”叶嘉衍按住伤口,“把医药箱拿过来。”

  江漓漓拿来医药箱,发现叶嘉衍的血通过按压并没有止住。

  伤口比她想象中还要深。

  她剪了一截纱布,简单包扎了一下叶嘉衍的伤口,说:“去医院处理。”

  “大惊小怪。”叶嘉衍说,“不去。”

  “这么深的伤口,还是海鲜夹伤的,必须去医院。”江漓漓收拾好医药箱,威胁道,“你不去我就给爷爷打电话。”

  叶嘉衍眯了眯眼睛,“你敢?”

  “我敢啊。”江漓漓一副底气十足、无所顾忌的样子,“我刚才就说过,我不怕你了。”

  叶嘉衍:“……”

  江漓漓不给叶嘉衍反应的机会,接着说:“我去开车,你穿好外套出去找我。”她话音刚落,就转身往外跑。

  叶嘉衍看了看包着纱布的手指,鲜血早已将纱布染红,血迹甚至有渗出来的迹象,伴随着一阵阵尖锐的刺痛感。

  这种感觉,其实并不好受。

  去一趟医院也无妨。

  江漓漓把车从车库开出来,叶嘉衍一上车,她立刻踩油门。

  晚上车少,江漓漓的车技也已经趋于成熟,很快就把叶嘉衍送到医院。

  私人医院,虽然设了急诊,但病人远远不像公立医院急诊那么多。

  今天的急诊医生,是心内科的郝主任,也是老爷子的主治医师。

  郝主任一下子认出叶嘉衍,忙忙问:“叶先生,怎么了?”

  “被大闸蟹夹到手指头了,伤口有点深。”江漓漓说,“郝主任,麻烦你帮他看看。”

  “好。别着急,我先看看。”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主任让叶嘉衍去拍个片子,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残留在伤口里。

  片子显示伤口很干净。

  “那消毒重新包扎一下伤口就好了。”郝主任一边开单子一边问,“不过,叶先生,你怎么会被大闸蟹夹到手啊?”

  江漓漓也看着叶嘉衍,表情比郝主任还要好奇。

  她也想不明白,叶嘉衍明明是进去煮馄饨的,怎么招惹到大闸蟹了?

  叶嘉衍没有理会江漓漓,淡淡地回答郝主任,“意外。”

  “……哦。”郝主任假装听懂了,把单子递给江漓漓,“去隔壁的护士室处理一下伤口吧。”

  “谢谢郝主任。”江漓漓拉着叶嘉衍往外走,出了急诊室,悄悄问,“真的是意外吗?”

  叶嘉衍顿住脚步,看着江漓漓,说:“不是。”

  “咦?”江漓漓追问,“那是怎么回事?”

  叶嘉衍冷哼了一声,“都怪你。”

  “……”江漓漓比躺着中枪还要无辜,“怎么怪到我头上来了?”

  “你不让我去煮馄饨,我怎么会受伤?”叶嘉衍气场迫人,逼近江漓漓,“不怪你怪谁,嗯?”

  “……”

  江漓漓被反问得连连后退。

  好吧,那就都怪她。

  所以,叶嘉衍到底是怎么被夹伤的啊?

  江漓漓并不知道,叶嘉衍根本没打算告诉她答案。

  他带着怒气走进厨房,看见流理台上养着几只大闸蟹。

  应该是张姨为今天的晚餐准备的,他和江漓漓没有回家吃饭,张姨就把蟹养起来了。

  他当时很不爽,看见那几只小东西生龙活虎地在那里爬来爬去,伸手拨了拨其中一只。

  万万没想到,这东西像极了江漓漓,看起来天然无害、没什么攻击力,一旦惹到它,竟然也能给人致命的反击。

  再后来的事情,江漓漓都亲身参与了。

  护士室里坐着两个年轻的护士,叶嘉衍一进来,两个女孩嗖地站起来,其中一个抢先开口:“先生,把单子给我看看。”

  江漓漓跟在叶嘉衍后面进去,递出单子,说:“他只需要简单地处理一下伤口。”

  两个护士看见江漓漓,眼里的光暗了一半,接过单子,“郝主任写得很清楚,先坐下。”

  叶嘉衍坐到沙发上,突然问江漓漓:“你会不会?”

  “什么?”江漓漓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时,护士把准备好的东西推过来。

  叶嘉衍看了看医护推车上的东西,说:“处理伤口。”

  江漓漓点点头,“简单的我会啊。”说完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想推翻自己的话,却已经来不及了——

  叶嘉衍满意地勾了勾唇角,“既然会,你来。”

  “这个……”江漓漓委婉地推辞,“按照医院规定,好像不可以吧。”

  叶嘉衍显然不打算遵守什么规定,“我说可以就可以。”

  护士算看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了,说:“小姐,你来吧。需要用到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我在旁边看着,你放心处理。”

  “……”

  江漓漓费解地看了看叶嘉衍,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这个人的脑回路……有时候真是奇特得可以。

  好在她是真的懂一些基础护理知识,很快就替叶嘉衍处理好伤口,重新给他包上纱布,最后恶作剧地给纱布绑了个蝴蝶结。

  叶嘉衍看了看,竟然没说什么。

  一个大直男的手指头打着一个蝴蝶结,他居然没有意见!

  他还是一个合格的直男吗?

  护士收拾好东西,递给江漓漓一张单子,“去缴费拿药就可以了,回去后注意伤口不要碰水。”

  “好,谢谢。”江漓漓不自觉地挽住叶嘉衍的手,带着他往外走,“我去交费,你到急诊处门口等我。”

  “……嗯。”

  两人走出护士室,江漓漓这才反应过来什么,趁着叶嘉衍还没发现,不动声色地抽回手。

  幸好他这次反应迟钝。

  不然她又要被扣一个想占他便宜的帽子了。

  缴费处和取药处都没什么人,江漓漓交了钱,到窗口拿好药,刚想去找叶嘉衍,耳畔就传来一道带着怒意的声音:

  “江漓漓!”

  徐律师的声音?

  江漓漓循声看过去,看见怒气冲冲的徐律师朝她走过来,直接打掉她手上的药袋,低吼了一声:

  “你这个贱|人!”

  徐律师看起来已经理智尽失,不管他做出什么,江漓漓都不会意外。

  她有些害怕,毕竟论体力,徐律师可以完虐她。

  她只能极力保持冷静,“徐律师,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能去哪里?”徐律师揪住江漓漓的衣领,“只要拿下何总这个大客户,我就可以升合伙人了!我上次来医院,何总明明答应跟我签委托合约了!可是现在,他说什么都不跟我签,我只能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重新开始……”

  原来徐律师和莫倩倩上次来这里,是来见那个大客户的。

  “徐律师,放开我。”江漓漓克制着声音里的颤抖,“否则你连二线城市都去不了!”

  “你威胁我?我已经这样了,你居然还威胁我?”徐律师握紧拳头,“好啊,我们俩谁都不要混了!”

  江漓漓看见徐律师眸底的决绝,当下就知道,徐律师不会轻易放过她。

  果然,下一秒,他挥起了拳头——

  药房里的护士冲出来,尖叫了一声,喊道:“快叫保安!”

  江漓漓毫无反击之力,内心一阵绝望——

  就算保安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也来不及了。

  她闭上眼睛,预料中的重击却没有袭来,反而听见一声惨烈的哀嚎——

  “嗷!”

  “草,你他妈谁啊?”

  是徐律师的声音。

  江漓漓意外地睁开眼睛,看见身前站了一个人——

  质感上佳的黑色大衣,笼罩着他颀长挺拔的的身躯。

  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他也能给人极大的安全感。

  是叶嘉衍。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这一下,唐三对于时间、位置、距离的把握非常精确。

  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有着一身唐门绝学,也有着三阶的玄天功修为。可是,狼妖天赋异禀,身体强大,正面对敌的话,自己未必是对手。尤其是他年纪小,气血不足,肯定无法久战。如果不是那变身人类强杀了一头狼妖,面对两头三阶狼妖他都未必会出手,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