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离婚以后还天天去日她 我想用我的扇贝夹你的乌龟

发布时间:2022-04-12   来源:    
离婚以后还天天去日她 我想用我的扇贝夹你的乌龟

  他狼狈地跌坐在地上,眼镜滑下来,堪堪卡在脸上,模样狼狈又滑稽。

  不用猜,是叶嘉衍的杰作。

  他有这样的力量。

  徐律师从来没有这么丢人,也丢不起这么大的人,爬起来之后却也不敢发怒,盯着叶嘉衍问:“你是谁?”

  他在恒信呆了十几年,迟迟没有升合伙人,倒是练就了一身看人的好本事。

  这个护着江漓漓的男人,一看就不一般。

  他要先搞清楚他是谁。

  叶嘉衍声音冷漠,基调透出嘲讽,“你不配知道。”

  轰——

  徐律师闻言,怒火腾地烧起,理智瞬间被燃烧殆尽。

  他看向江漓漓,讽刺道:“江漓漓,你背后果然有男人啊,这个男人是你第几个……啊!”

  江漓漓只看见叶嘉衍挥了一下拳头,徐律师惨叫了一声,连连后退,撞到一旁的告示牌,告示牌又带倒立在一旁的大花瓶,“哗啦”一声,昂贵的花瓶碎成无数个不规则的碎片。

  “啊——”

  围观的护士惊叫出声。

  江漓漓也吓得屏住了呼吸。

  徐律师摸了摸鼻子,摸到一手血,眼镜也彻底摔碎了。

  他爬起来,指着叶嘉衍,“你……”

  “嘴巴放干净点。”叶嘉衍的气场足以聚焦所有人的目光,语气却冰冷犀利,“否则,你就不是挨两拳这么简单了。”

  这时,保安赶了过来。

  保安队长认得叶嘉衍,径直走过来,“叶先生,您没受伤吧?”

  “受伤的人是我!”徐律师喊道,“你们瞎了吗?”

  保安没有理会徐律师,接着问:“叶先生,这个人您想怎么处理?”

  “送警察局。”叶嘉衍说,“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哎,都听您的。”

  保安队长示意保安队的人把徐律师架起来。

  徐律师这时终于明白过来,这个维护江漓漓的男人,比他原本以为的还要不简单。

  他低吼了一声,“我是律师,奉劝你们不要乱来!”

  叶嘉衍冷冷瞥了徐律师一眼,“那就走法律程序。”

  “……”

  徐律师一下子蔫了。

  不管走什么程序,都是他失去理智攻击江漓漓在先,他无论如何不占理。

  哪怕他退一步道歉,看这个男人的架势,似乎也不打算轻易放过他。

  这个江漓漓,到底什么来头?

  不止徐律师,江漓漓也是懵的。

  事情的发展,有点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叶嘉衍怎么会那么及时地赶过来?而且,他好像一点也不好奇徐律师攻击她?

  保安队的人带着徐律师走了,围观的护士也散去,急诊大厅只剩下叶嘉衍和江漓漓。

  叶嘉衍转回身,看见惊魂未定的江漓漓,走到她跟前,说:“没事了,回家。”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虽然还是没有任何感情,但已经温和了不少。

  江漓漓跟上叶嘉衍的脚步,刚走出急诊大厅,突然想起什么,说:“等一下。”

  叶嘉衍来不及问江漓漓有什么事,她已经往回跑了。

  他皱了皱眉,正想把江漓漓叫回来,看见她弯腰捡起地上的一个袋子。

  医院的药袋。

  里面应该是他的药。

  江漓漓拎着叶嘉衍的药回来,这才说:“好了,走吧。”

  叶嘉衍的眸底掠过一抹什么,没说话,带着江漓漓往停车场走去,两个人的身影淹没在昏暗的灯光下。

  江漓漓趁着叶嘉衍不注意,偷偷瞥了他一眼。

  他的轮廓和目光,看上去还是那么冷峻,没有一丝波澜,仿佛刚才动手把徐律师打趴的人不是他。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她也不敢相信叶嘉衍有那么狠戾的一面。

  他平时看起来虽然不好接近,但跟暴戾不沾边。

  可是刚才,如果徐律师不识趣的话,他分分钟可以把徐律师揍到半身不遂……

  一阵寒风掠过,江漓漓往大衣里缩了缩,意识到他们之间太安静了。

  不管怎么说,叶嘉衍毕竟帮了她,她应该打破这份沉默。

  “你、你不是在门口等我吗,怎么会回来?”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叶嘉衍回来,等保安队赶过来,她不知道已经被徐律师虐成什么样了。

  过了好一会,叶嘉衍才说:“等太久了。”

  “……”

  呃,所以他是等得不耐烦了进来找她,恰巧救了她吗?

  发生在她生活中的巧合,会不会太多了一点?

  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了,江漓漓强行开始另一个话题:“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比如徐律师是谁,他为什么要对她动手之类的。

  正常人,哪怕不是她的丈夫,也会关心或者好奇一下这些问题吧?

  江漓漓已经想好一套说辞,就等着叶嘉衍问为什么了,却听见他说:

  “没有。”

  ???

  没有什么想问她的?

  他是天生就没有好奇心吗?

  还是说,他只是不关心她的事情而已……

  江漓漓忽略心底一闪而过的酸涩,也发现了她一己之力拯救不了她和叶嘉衍之间的气氛,索性放弃了,加快脚步往停车场走去。

  叶嘉衍突然说:“如果你是想跟我说谢谢,可以直接说。”

  江漓漓怔了怔,强迫自己跟上叶嘉衍的思路,点点头说:“是……如果没有你,我今天……”

  叶嘉衍眉梢一挑,动作不经意间流露出几分满意,“好了,不用说了。”

  他知道,就算她说,也只能表达出一半的感谢。χS壹贰3.co

  她不仅要谢谢他救了她,还要感谢他不追问那个徐律师是谁。

  否则,她辛辛苦苦隐瞒的那些事情,统统都要露馅。

  什么等太久了才进去找她,当然不是,他只是看见了那个姓徐的。

  姓徐的应该是来最后争取何总这个大客户的,如果成功,他或许可以留在S市。

  但他必然不会成功。

  屡屡碰壁,他心里难免有怒气,如果看见江漓漓,很难保证他不会把一切都归咎到江漓漓身上。

  鬼使神差之下,叶嘉衍跟着徐律师走进急诊处,果然,发现江漓漓之后,徐律师径直朝着江漓漓走去了。

  至于他为什么出手救江漓漓——

  他说过,江漓漓是他的人,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欺负。

  接下来的事情,江漓漓就都知道了。

  走到停车场,江漓漓下意识地往驾驶座那边走。

  “站住。”叶嘉衍说,“车钥匙给我。”

  “……”江漓漓拿出钥匙,怔怔的看着叶嘉衍,“那我怎么办?”

  叶嘉衍皱了皱眉,“江漓漓,你这颗脑袋每天都在想什么?上车,我来开。”

  “……”

  江漓漓恨不得拿一块板砖拍醒自己。

  她一定是魔怔了才会认为叶嘉衍要扔下她一个人回家!

  上车后,江漓漓不经意间瞥见叶嘉衍的手,才发现他手上的纱布已经被血浸透了。

  一定是刚才挥拳的时候牵扯到了伤口。

  她打开车内灯,说:“等一下。”

  叶嘉衍偏过头看着江漓漓,“还有事?”

  江漓漓打开药袋,“手伸过来。”

  叶嘉衍明白过来江漓漓要干什么,看了看受伤的手指,还是把手伸过去。

  蝴蝶结已经松开了,江漓漓解开固定结,取下纱布,看见叶嘉衍的伤口还在往外渗血。

  她托住他的手,重新消毒上药,中间有一下下手重了一点,叶嘉衍下意识地想把手抽回去,她反应也快,攥住他的手,说:“别动。”

  “……”

  叶嘉衍没说什么,也确实没有再动,视线胶着在江漓漓脸上。

  灯光从车顶倾泻下来,照在她的脸上,照得她两排小扇子一样的睫毛根根分明,像准备好了随时振翅飞走的小精灵。

  她的手很好看,纤细白皙,没有他的手大,却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托着他的手,处理着他手上那个小小的伤口。

  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叶嘉衍的心头……

  这时,江漓漓包扎好伤口,说:“好了。”她抬起头,只来得及看见叶嘉衍移开目光,也没有多想,接着说,“回家吧。”

  叶嘉衍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迟迟没有发动车子,过了好一会才开口:“你……”

  “叶嘉衍,”江漓漓的声音软软的,目光蒙着一层迷离的水汽,“我饿了……”

  “……”

  叶嘉衍没说什么,发动车子,方向明显不是回家。

  没多久,车子在一家餐厅门前停下来。

  是他们光顾过一次的阮家私房菜。

  服务员已经下班了,只剩下私房菜老板阮叔和太太在计划着明天的菜谱。

  叶嘉衍推门进来,阮叔吃了一惊,“嘉衍,这么晚了还没吃饭?”

  “忙到现在。”叶嘉衍看了看江漓漓,“阮叔,阿姨,这是我太太,漓漓。”说完示意江漓漓,“叫人。”

  江漓漓有些意外,但没有表现出来,礼貌地跟两位长辈打招呼:“阮叔叔,阿姨。”

  “哎!”阮叔点点头,打量了江漓漓一番,笑呵呵的说,“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嘉衍,要好好对人家啊。”

  “别说那么多了,两个人这么晚都没吃东西,快去给他们弄点吃的。”阿姨穿起围裙,“嘉衍,漓漓,你们等等,马上就好。”

  “谢谢阿姨。”江漓漓看着阮叔和阿姨进了后厨,跟着叶嘉衍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这才问,“你跟叔叔阿姨……很熟吗?”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