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拥抱时为什么会顶你 暗恋自己的姐夫

发布时间:2022-03-15   来源:    
拥抱时为什么会顶你 暗恋自己的姐夫

毕竟赵小曼是有老公的人,她还不想做对不起自己老公的事情。感觉到高仇虎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赵小曼顿时一把就按住了高仇虎的手腕。


“嫂子,我就摸摸,也不干别的,你要是觉得吃亏你也摸我呗。”


说着高仇虎拉起赵小曼的小手,放在自己已经暴怒的肉棍上。赵小曼刚开始还有些不愿意,但当她感觉到高仇虎肉棍上传来的热度顿时就将其紧紧握住。


“怎么样?是不是比二哥强壮?”


一边说着,高仇虎的手使劲往下一伸,顿时就到了赵小曼的私处。手上传来一阵毛茸茸的感觉,高仇虎轻轻抚摸着赵小曼的草地。


而此时的赵小曼已经流了不少的水,被高仇虎这一抚摸,下面的水流便更加湍急了。


“不……不行,虎子,你赶快把手拿出来。”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赵小曼并没有阻止高仇虎。而此时高仇虎的手指已经到了赵小曼最隐秘的地带,在她私处突起点上轻轻一划,赵小曼顿时就打了个激灵。


“他只是用手,我并没有背叛老公。”


心里这么想着,赵小曼抓着高仇虎东西的手也不断加力,使劲的套弄了起来。高仇虎根本就没防备赵小曼会忽然加力,被她使劲的撸了几下险些喷了出来。


高仇虎稳住心神,控制住自己的喷发的冲动,手指也塞进了赵小曼的私密处,一下就捅了进去。


“舒服吗嫂子?”


高仇虎的手指在赵小曼的私处不停抽动,而赵小曼则轻轻叫了起来,握着高仇虎东西的手也更加用力,好像要把高仇虎给掐断一般。


“嫂子,咱换个东西塞你那里行吗?”


此时赵小曼的情欲已经完全被高仇虎给挑了起来,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等到高仇虎把她的裤子全扒下去她才反应过来,一只手无力的推着高仇虎的肩膀,“不要虎子,我不能对不起你二哥。”


赵小曼的脑袋里还保留了一丝清明,知道要是被高仇虎睡了那就真对不起他男人了。高仇虎心说你就装吧,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话。


自从她手握上自己的小兄弟就始终都没撒开,她要是不想要那可真是出了鬼了。


不过高仇虎也知道现在不能强来,只好退了一步,对赵小曼说道:“嫂子,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二哥那咱俩就不睡,不过你得帮我解决一下,我这实在太难受。”


“啊,怎么解决?”


赵小曼用迷离的眼睛看了高仇虎一眼,高仇虎把在赵小曼的耳根处吹了口气,轻轻说道:“用你的嘴帮我吸一下吧。”


听到高仇虎的话赵小曼有些吃惊看着他,随即呵呵笑了起来:“小兔崽子,你人不大,会的东西还不少,这招你是跟谁学的呀?”


“学啥?书上不是都有吗。”


高仇虎有些迫不及待,挺着大枪凑到赵小曼嘴边。赵小曼跪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钢炮,一只手不由得又握了上去,不停的套弄着。


“虎子,嫂子帮你用手也一样,就不用嘴了吧?”


“那哪能一样呢,我自己也有手,你要是不愿意用上边的洞给我弄,那就用你下面的洞。”高仇虎嘿嘿淫笑了几声,赵小曼白了他一眼,一张不大的小嘴慢慢的靠在高仇虎的凶器上。


“你这东西太大,都含不住。”


张嘴试了一下,赵小曼感觉自己的嘴还没有高仇虎凶器的头大,不住的摇头。“有啥不行,你张开嘴。”


高仇虎让赵小曼张开嘴,一下把凶器塞进她的嘴里。一进到赵小曼的嘴里高仇虎顿时就舒服的扬起了头。赵小曼的嘴不大,被高仇虎塞进凶物顿时就“唔唔”的直摇头。而高仇虎见赵小曼使劲摇头赶紧把自己的东西给撤出来。


赵小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喘了好半天才对高仇虎说:“不行不行,差点被你给憋死,那东西不能再往嘴里塞了,还是让你捅下边吧。”


一听这话高仇虎顿时就十分兴奋,弄了半天不就是等这时候吗。“嫂子,不装了呀?”高仇虎笑呵呵的问赵小曼,几下把赵小曼已经穿上的裤子又扒了下来,高仇虎把她平放在草地上,挺着大枪找准了方位就戳了下去。


“虎子轻点,你想把嫂子给捅死呀?”


被高仇虎的巨物进入赵小曼急忙喊到,高仇虎也知道自己有些莽撞,动作顿时就变得十分温柔。


随着高仇虎一点点的蠕动,赵小曼也适应了他的东西,开始配合他动作。要不是怕地里干活的人听到,赵小曼早就开始浪叫了。


高仇虎一进入她的身体,赵小曼就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充实,这是她家孙老二从来没给过她的感觉。随着高仇虎动作一点点的加大,赵小曼感觉自己好像要飞上天一般。


使劲的扭着屁股配合着高仇虎,一直到高仇虎完事了她还死死的抱着他,不愿意松手。


“爽了吧嫂子。”


看着被自己险些弄晕过去的赵小曼高仇虎嘿嘿一笑,赵小曼在他肩膀上轻轻打了一下,嗔道:“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你得随叫随到,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被高仇虎弄的十分舒服,赵小曼都不舍得让他把东西拔出去,两人又腻了一会才从地上起来,穿好衣服一前一后出了树林。


虽然在赵小曼身上花了不少力气但高仇虎依旧精神抖擞,他和赵小曼在树林子里弄了一个来小时,其他的人已经铲完一垄,第二垄都铲到一半了。

高仇虎晃了几下手臂,甩开肩膀就开始铲地。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不仅超过了那些人,而且还比他们多铲了一垄。


天色擦黑的时候大伙都回到了赵小曼家,铲地是一天三顿饭全管,工钱也是一天一结算。吃完了晚饭天已经黑透了,高仇虎领了自己的工钱哼着小曲就往家走。


今天这活是真没白干,不禁有钱赚还有女人搞,要是天天都这样就好了,也不知道赵小曼还能不能受得了自己,晚上回来的时候她看赵小曼走路都有点费劲,怕她吃不消。


一路胡思乱想的走着,路过春杏家门口的时候高仇虎见外面停了辆小轿车。探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见春杏家院子里摆了一张地桌,春杏爹正陪着两个人喝酒,一个是村长胡大贵,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不认识,那辆轿车很可能就是他的。


几个人喝的兴高采烈,那个男人不住的给春杏爹敬酒。春杏爹看样子是真喝高兴了,酒一直往嘴里灌,还不住的拍着那个男人的肩膀,不住的夸他。


“我草,这龟孙子不是村长给春杏介绍的对象吧?”


看着春杏爹和那男的那股亲热劲高仇虎忽然想起昨晚春杏跟他说村长给他说亲的事情,而高仇虎越看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禁不住就走进了春杏家的院子。


“叔,村长,你们喝着呢哈!”


一进院子高仇虎就跟两人打招呼,另外一个男的他没搭理,反正自己也不认识他,再说没准他还是自己的情敌呢。


“哟,虎子来了,坐下来一起喝点。”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