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老公不爱你的三大表现 那我就做到你叫

发布时间:2022-03-14   来源:    
老公不爱你的三大表现 那我就做到你叫

夏姐儿一摸还是热的,张嘴高高兴兴地吃了一口,昏黄的灯光中,豆渣和冬笋虾仁和在一起的清香让她模糊了下午的惊吓和烦恼,嘴里悠长的甜蜜和熟悉的环境也缓和了她的心神,好像有家人在,那么所有的事都不是事了,反正——有爹娘管呢。


看了眼巴掌大的饼子和还闭着眼的大姐,夏姐儿恋恋不舍地把饼子包起来放到姐姐枕头边道:“给姐姐醒了吃。”



“还有一个专给你姐姐留着呢。等她好了吃,她生病不能吃油多的。”张大郎把饼子拿回来放到她手里道“别怕,万事有爹爹呢。”


看着原本天真无邪的小女儿懂事起来,张大郎心里很不是滋味,脸色一黑出门拿了扁担往捆来的人身上招呼。他劲儿大,一扁担就打得杨小武连叫都叫不出来,还好他记得省劲,不然立时人就要死在这里。


张有金转头一见,巷子边挨揍的记忆又浮上心头,怕得流了满额头汗,他不欲再看,却失心疯似的盯个不住,跟着落下的棒子张着嘴一声声叫唤起来。


这个没挨着打叫得倒像是挨打的那个,惊得一家老小都跑了出来,门外也围了一圈人,大家都听说了张家姐儿差点被拐子拐走的事,但还不知道是张有金拐的,毕竟是一个姓氏,传扬出去对张家也不好,故此黎氏也没对外说。


张有金叫得惨烈,听着都刺耳。李氏看着不像样子便让孙婆子把几个孩子带回屋。


外边的人听了也打颤,有人在门口道:“大郎,差不多得了,心里再有气不好在家打死人的。”


“听叔一句,明天去了堂上过个明路慢慢打,保准没人说你。”


张大郎还没打到他身上都叫成这样,真打了还不知怎么着呢,但不打不行,不打这口恶气出不了。便随手找了块抹布堵了嘴,狠狠给了他两下,见张有金被打得猛翻白眼,张大郎才觉得自己气顺了点。


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从小到大不知拿了他家多少好处,不念着一点儿恩倒还惦记上自家闺女了,比拐子都没良心。


李氏怕真弄死人,忙拦住他。疼得直抽气的她不认识,见着旁边这个瘦的倒是面熟,拿灯凑近了看见一张两颊稀烂的脸唬了一跳。好一会儿才认出是张有金,这才知道地上捆的是个什么东西,立时也跟着踹了两脚。


李氏能有多大力气,张有金还是跟被剐的猪似的,疼得上下翻腾。他从来就没受过这样的皮肉苦。那暗巷越走越窄,没走几步就把他脑袋卡在里边,怕被人抓住这小子愣是一声没吱,慢慢蹭了出来,脸被划得稀烂。


张大郎刚回家就看到一个满头血的男人鬼鬼祟祟地往外走,他本就当差惯了,这种打架斗殴头破血流的都是他们重点观察对象,见着难免留心,偏张有金又心虚,见着张大郎就以为是来抓自己的,两根筷子腿跑得飞快,再快快得过张大郎?没两步就死狗似的被按在墙上。


张有金怕得狠了还不等问便自个儿招了道:“春生哥,我不是有心的,丫头片子再生就是了,兄弟只有一个啊!”虽然人瘦脱了形,但声音却不会变,张大郎一下就听出来是想要卖了自己女儿的堂兄弟,本就憋着一肚子火,又听他说些不着四六的话,不由怒发冲冠把他按着打了一顿,张有金被打得还剩一口气,嘴上连连求饶,心里却不服只有自己一个人受罪,忙不跌供出杨小武。张大郎见还有同犯更是恼怒,便提着他一起去找人,没多会儿就在赌场把杨小武抓了。


两人早就被收拾过一顿。从那么远的地方被丢进院子里连个音也没发出。这会儿张大郎又发了疯打人,杨小武就是铁打的也受不住了,喘着粗气冷声道:“你就算打死我,明天也有另一个我盯着你张家。”


张大郎心里一惊,眯着眼盯了杨小武好一会儿,把人提溜进柴房关了门。没多会儿里边便传来杨小武哼哼唧唧地痛叫声。


这声音远不如张有金刚刚大,但却格外凄厉绵长,任谁听了都觉得此人正在遭受非一般的折磨。


张有金提心吊胆了一天,眼泪流个不停,见着张家人都跟狼似的盯着他,耳边又有杨小武让人魂飞胆丧的惨叫,心里实受不住,眼皮一翻就晕了过去。


张阿公也万分瞧不上这个侄儿,就是死他跟前儿他都懒得看一眼,但不能死在他家里。两步走过去摸了下脉搏,摸着胡子不无遗憾道:“没死,只是吓晕了。”


大家一听没死,也就撂开手回屋洗漱睡了。虽然有心冻他一晚上,但南水县的冬天还是很冷的,闹不准什么时候就下了雪,李氏恨不得亲自把这个拿了她家无数好处的白眼狼人千刀万剐,但也不敢就此将人弄死在家里,便让孙婆子找一床棉被给他丢在身上。


孙婆子是穷苦人家出生,还有个后妈,知道不少折腾人的手段,回房千挑万选了一床早年张家刚搬来时盖的被子,又破又薄,还起絮了,东一坨西一坨的。保准张有金盖上既冻不死又暖不了。


等张知鱼彻底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张大郎天不亮就提了两个狗东西去衙门,李氏还坐在她床边守着,一见她起身便端了一碗温水便凑在嘴边,张知鱼不由撇嘴。


昨晚她吃药后狠狠吐了几回,把全家上下都折腾得不清,她自己诊断了一下可以确认是急性肠胃炎,毕竟古代劣质蒙汗药可能会没药效但一定会不干净,没想到张阿公瞅了眼却说这是排毒反应,还当场给她念了祛魔经收神。


这下可把张知鱼惊得不清,难怪人家都说巫医巫医,看来这世界医疗水平堪忧呐。


但多喝热水是对的,生怕小命玩完的张知鱼咕咚咕咚喝了一肚子淡盐水,又吃了加了大量黄连熬成的药,嘴巴苦得一晚上都没睡好,一闻见水味儿就难受。


李氏自然知道女儿不想喝,但不喝不行:“你阿公说了,刚起床要喝一碗温水。”


“加盐了吗?白水我不喝。”张知鱼道。


“加了的,赶紧喝了睡。”李氏一点也不好奇女儿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地加盐巴,她只觉得是小孩子嘴里没味儿,鱼姐儿向来又爱咸辣。


就连牙都没长全的夏姐儿也觉得她怪可怜的,还偷偷藏了一片咸豆腐给她留着。结果被李氏发现差点揍得屁股开花。夏姐儿一抽一抽地看着姐姐道:“姐。你好可怜啊,她们都不给你吃。”


在夏姐儿看来不给吃的就是天大的祸事了。


张知鱼看着妹妹通红油亮的屁股抱着小盐水只想说:懒得跟你们这些文盲解释。


张知鱼这一病,全家都把她当成易碎瓷器,就怕她心里留下隐疾,这几日李氏除了给她开小灶就没做过家务,日日寸步不离地守着她,连夏姐儿也不出门玩了。


周围的小伙伴被家里拘着,小孩身体金贵,一场小病就能没了命,谁家有病人都不会让孩子们去,就怕过了病气。


但大家也都送了礼物,牛哥儿把自己心爱的小陀螺洗得干干净净的,托夏姐儿送她,月姐儿还织了张小红鱼的帕子。


一日未完,张知鱼床上全是草编蜻蜓、泥人儿、小石子,就连张阿公回家都给她带了一盏还没巴掌大的荷花灯。夏姐儿几个虽然看得眼热,但都很听话地没有伸手,大家都知道鱼姐儿差点就回不来了,格外照顾她。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