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朋友说晚上喂我吃香蕉 男朋友技术很好是什么体验

发布时间:2022-03-12   来源:    
男朋友说晚上喂我吃香蕉 男朋友技术很好是什么体验

餐厅里的每位宾客都会时不时看一眼钢琴前的颀长身影,气质出众,容貌精致且冷淡。


在琴键上优雅跳跃的手指像是一场视觉盛宴,让每位看众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只不过,总会有扰乱气氛的人。


“你他妈弹得什么玩意儿?”


一道红酒泼在叶矜身上,白衬衫染上了淡红的酒渍。


曲子最后的尾调也破了音——发出“铮”得一声。


他身后的人还在骂:“难听死了!简直给老子听吐了!你丫给人哭丧啊?”


叶矜敛神,先是弹了弹身上的酒水,再细心地拿纸巾把钢琴键上的酒水擦干。


最后才转过身,看向找茬的这个人:“弹奏什么样的曲子是我的自由,请别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这人冷笑着,“我不管,你今天弹得这玩意儿让小爷我现在心情非常不好,我话撂这了,你要不给我好好道歉,这事没完!”


叶矜认识他,他叫路楠,说起来大家还是一个大院里长大的人。


路楠住在最边户,从小就喜欢跟在贺嘉楷身后,二十多年来没少跟叶矜对着干。


如今叶矜父母离世,家里也没落了,路楠自然不会放弃踩他一脚的机会。


路楠在这,贺嘉楷估计也在。


贺嘉楷和路楠不同,他喜欢叶矜。


自从一个月前跟叶矜表白再次被拒绝,他就再没出现过。


叶矜随意一瞥,就从不远处未关的包厢门看见了对方。


他拦住要上前讲道理的店长,语气平淡:“我来处理,没事的。”


他暂时在这间西餐厅里兼职弹钢琴,老板对他不错,他不想影响店里生意。


路楠嗤笑一声,看笑话似的看着他。


酒水渗过衬衫贴着皮肤,不太舒服,叶矜没去管:“怎么道歉你觉得比较有诚意?”


路楠嚣张地扬起下巴:“去我们包厢,陪完一瓶酒这事就算了。”


叶矜直直看着路楠,直到把人差点看毛了,才悠悠应声:“好啊,走吧。”


包厢里有不少人,除了叶矜认识的贺嘉楷以外,还有好几个他见过但不熟的人,基本都是些富二代。


他们明摆着故意来找茬,今天是跨年夜,一群男生出来浪,不去酒吧,也不去KTV,反而专门找了家不出名的音乐西餐厅开包厢,吃牛排喝红酒?


鬼都不信是碰巧。


不过是虎落平阳,谁都想踩上叶矜一脚。


路楠往椅子上一坐,语气嚣张:“喝啊!”


叶矜垂眸瞥了眼,路楠开的红酒价格不低,算是上档,早就醒好摆在那等他了。


对方加贺嘉楷一起总共六个人……还是能打一顿的。


不过要提前计算好明天要付多少医药费,他现在还真挺缺钱。


叶矜随手拿起酒杯,坐贺嘉楷身边的一个男生提议:“等等,对瓶吹吧?我还没见过别人对瓶吹红酒呢!怎么样,你们看不看?”


“叶少爷对瓶吹红酒那可不得看!”


众人哄堂大笑,催促着叶矜快点。


这瓶酒的口感并不甜,微涩,还有些苦。


相比啤酒来说味也更沉,想要利落地吹完还是挺有难度的。


叶矜花了足足五六分钟,才让这瓶酒见了底。


但其他人并不满意,因为叶矜既没有在生气,脸上也没有他们想看的屈辱感。


路楠嘲弄地说:“一瓶怎么够,要不再来一瓶?”


而作为曾经坚定的追求者,贺嘉楷就像事不关己一样坐在旁边,没帮他说一句话。


叶矜也不意外,贺嘉楷就是这种人。


他就是想要曾经一直漠视他的叶矜,现在低声下气来求他。


可叶矜全程都没往他身上看一眼。


就算没了家世背景,叶矜仍然无视他。


“啪!”


贺嘉楷夺过叶矜刚喝完的空红酒瓶,猛得摔在地上。


霎时间,包厢里安静到掉针可闻。


路楠跟狐朋好友面面相觑:玩大了?贺嘉楷不会心疼了吧?


但实际上,贺嘉楷只有满心不忿,凭什么?


曾经叶矜瞧他不上,他接受。


确实,比家世比不上,比才华也逊色三分,是他高攀不起。


可如今叶矜明明已经一无所有了,为什么还能不把他放在眼里?


贺嘉楷站起身:“求求我,我就带你走。”


如今的叶矜,还有什么拒绝他的资本吗?


叶矜笑了:“求你?不如求狗——”


他舒展了一下手指,醉酒配打架,再合适不过。


他走到门口,准备锁门打狗,结果刚握住门把手,就有人从外面用力推开了门。


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突然出现,环顾包厢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叶矜脸上。


他一把握住叶矜手腕:“跟我走。”


叶矜认识他。


最近一周,只要他来这里兼职弹琴,就一定能看到这个男人。


这人每次什么都不做,也不像其他别有心思的人会在结束后找他搭讪,只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看着他弹曲子。


叶矜打架的心思散了一半:“好啊。”


他顺从地跟在男人身后,贺嘉楷望着他们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


狐朋狗友们摸不准贺嘉楷态度,一个个都没敢动。


·


叶矜都没问男人要去哪里,对方也没说。


只是攥着他手腕的力道越来越紧,直到一路走出巷口,来到灯红酒绿的马路上,对方才好像猛得醒悟,唰得一下松开。


叶矜:“谢谢你替我解围——怎么称呼你?”


“向溱……三点水的溱。”


“好……我先去吐一下。”


叶矜的胃不太舒服,他晚餐没吃,又空腹喝了一整瓶红酒,这会儿难受得紧。


不过即便已经开始吐了,他也还很清醒。


向溱递给他一张手帕,声音有点闷:“他们是故意找茬,你不该跟他们走的。”


向溱今天也在,他只是临时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就发生了这种事。


要不是周围客人议论纷纷,他还以为叶矜下班走了。


叶矜当然知道路楠他们是故意找茬。


但他今天心情不太愉快,刚好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这群人不先挑事,他揍人岂不是不占理。


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刚好渴了,想喝酒。”


身边的人突然走远。


叶矜没有回头,他蹲在地上,眼睛微闭,这人大概以为他疯了吧。


但不到一分钟,向溱又回来了,并在他身边蹲下,递来一瓶水:“渴了就喝水。”


叶矜将脑袋枕在自己腿上。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