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与离婚女聊天的128个绝佳话题 男朋友晚上一边揉一边亲

发布时间:2022-03-08   来源:    
与离婚女聊天的128个绝佳话题 男朋友晚上一边揉一边亲

他们……在做那事?


翻身一看,老公也睁着眼睛。


林雨刚要说话,就被宋志强qīn上来堵住嘴,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慌乱中,她无意触-碰到老公小肚子下面,发现那跟长gùn-子早已坚-硬如铁。


林雨有点害怕,用嘴型跟老公说现在不行,在这里不行。


可隔壁连绵不绝的叫-床声,已经将宋志强的欲-火撩得无比旺-盛,哪里还管得了老婆是什么意愿。


在宋志强雨点般的热-wěn,和遍布全身的抚-mō挑-逗之下,又听着隔壁传来的销-魂叫-声,林雨逐渐进入状态,小腹下的火焰烧得越来越旺。


慌乱之中,有只大手突然挤进内-裤,在林雨的秘密huā园出来回拨-nòng,间或还用中指进入她湿-润的身-体急速抽-动。


林雨的呼xī无比急促,jiāo-躯在男人身下扭来扭曲,仿佛得了什么怪病一样,显得十分难受。


她意乱情迷的握住老公的硬-物,上下或轻柔或重力的套-nòng,恨不得那根壮硕的铁gùn-子能立马进入她的体-内,排解她心中的奇-养。


而就在此时,隔壁似乎进入了冲刺阶段,绵密的肉-体撞击声和咕叽咕叽的水渍声,甚至盖过陈二牛媳妇那声嘶力竭的叫喊。


不知何时宋志强已经拖-光下-身,他那根gùn-子在黑-暗中只有个影子,看起来却又cū又长,让林雨激动异常。


宋志强抬起林雨的双-tuǐ,顺势将她的内-裤拽到膝盖弯处,便急不可耐的挺-腰凑过去,前后挪动着寻找目标。


不消半秒,只听噗嗤一声,林雨感受到那根坚-硬滚-烫的巨-物,蛮不讲-理的刺了进来。


饶是林雨咬紧牙关,也扛不住那股令她冲上云霄的极致shuǎng-快,从鼻腔里漏出丝肝胆俱颤的呻-吟。


宋志强俯身tiǎn-着林雨的耳-垂,下-身却使劲夹-紧屁-股上的肌肉,扭起电动马达一般的cū腰对老婆发起急速的冲击。


浑身的敏-感点同时被人刺-激,林雨很快就丧失了理智,只不过坚持半分钟,便无fǎ再强行压抑,咬住被子嗯嗯啊啊的叫了起来。


反正都已经nòng出动静,隔壁估计早就听到,宋志强也不再畏首畏尾,干脆放开手脚跟林雨翻云覆雨,连着变换了好多-姿-势,才终于在老婆体-内发-xiè-出精力。


林雨跟宋志强少说也做过几十次,唯独今-晚这次特别shuǎng-快,也许是眼下的环境有点像在偷-情吧,很容易就让她品尝到了女人极致幸福的滋味。


那次以后,两边屋子里的人就心照不宣了。


之前都估mō-着隔壁睡下了,半夜才偷偷的尝尝腥,现在几乎是回家想来就来,发展成正常家庭的入夜后就开始欢-爱。有时凑巧了甚至两边会同时办事,听着隔壁的响动,做起来会觉得更加刺-激和兴-奋。


本来很尴尬的问题,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化解了。


而且,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两对夫-妻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陈二牛家的房舍,在村里已经算是比较体面的,可两间屋子仍旧十分寒酸,除了头顶的青瓦比较完整,四面用大土砖垒起来的墙壁早就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了。


周末的时候,陈二牛跟媳妇打算重新修整,把变形倾斜的砖墙chāi了再砌一遍。


这是个大工程,光靠他一个劳力,恐怕十天半个月都干不完。


林雨跟宋志强毕竟借宿在这里,想着现在出点力是理所应当的,便主动帮忙干活,打打下手什么的。


南方的夏季闷热异常,即便干坐着不动也汗liú浃背,更别提要做体力活。


不过一个上午的功夫,四个人的衣裳就全部湿-透,黏在皮肤上特别难受。


陈二牛见林雨和宋志强累得气喘吁吁,汗水liú得不停,便招呼他们说,“歇会儿吧,这事儿不急在一时。实在太热了,再干下去怕是要中暑。”


他媳妇倒很是贤惠,趁着男人说话的功夫,去厨房倒了凉白开送过来。


宋志强抹抹脸上的汗,接过陈二牛媳妇递给他的水,正想客套两句,目光却落在她身上挪不动了。


原来陈二牛媳妇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身上,而她似乎并未穿内-衣,饱满的胸-脯显露无遗,跟衣裳里塞-进去两个西瓜似的,尺寸大得吓人。


农村妇女比不得城里女人,陈二牛媳妇长得不算白净,皮肤也不够细-nèn,但胜在素面朝天清秀可人,身材丰-满结实,有几分青莲出-水的韵味。


林雨很快发觉老公眼神有异,用胳膊肘撞了撞他说,“宋老-师,别老盯着人家的媳妇看,占便宜没够啊?”


宋志强这才回过神,一个劲儿的赔笑。


陈二牛媳妇不明就里,接过话茬道,“天气实在太热了,要不咱们去河里泡泡澡?山里没有什么好物件,不过我们这儿的清水河泡澡可舒服了。”


她合拢五指用巴掌扇风,胸前宏伟的双-峰跟着手上的动作轻轻-颤-动,看得宋志强差点灵魂出窍。


陈二牛家虽然有水井,但洗澡十分不方便,而且拿máo巾蘸水擦-拭也不太清洁,林雨犹疑片刻就同意了。


陈二牛领着众人到了绿树成荫的河岸边,说打小就在这里洗澡,大榕树的树冠长得茂-盛,甭管多大的太阳都晒不着。


以前在城里,游泳的时候都会穿泳衣,不过这次支教并未带那些东西。


林雨想着反正也没人看见,便跟陈二牛媳妇一样,偷偷将内-衣解下放在岸边,穿着外衣下水了。


她有些难为情,蹲在水里不敢动弹,生怕被陈二牛瞧见。


等到两个男人拖-光衣服,就穿着内-裤准备下水时,林雨忽然发现,原来陈二牛表面看起来五大三cū又黑又矮,实际长得非常结实。


可能是平时干农活,锻炼得比较多的原因,陈二牛浑身都是大块大块的肌肉,尤其小肚子上的六块腹肌,线条分明鼓鼓囊囊的,透着股让人无fǎ抗拒的阳刚之气。


只看两眼,林雨的心脏就跳得扑通扑通的,胸口憋闷得慌,赶紧挪开了视线。


宋志强不会游泳,蹚进河水刚刚没到他大-tuǐ的地方就害怕得要sǐ,紧紧搭住陈二牛的肩膀,唯恐突然滑-进深水里。


他松垮垮的赘肉和凸出的大肚腩,竟然有那么一秒让林雨觉得不甘心,老公白白净净的的肤sè,在那一刻也成了缺点。


陈二牛笑呵呵的扶着他,鼓励他,两人的身材形成鲜明对比。


这都是在想些什么?!


林雨回过神,往脸上拍了点凉水,好让脑子清-醒一些。


教了半晌,宋志强仍旧学不会苟刨,陈二牛挠挠脑袋说,“宋老-师,怪我嘴巴笨,不知道该怎么教人。让春huā教你吧,她比我心细。”


春huā就是陈二牛媳妇,全名叫yáng春huā,刚到村里他就跟我们介绍过。


宋志强往岸边退了几步说,“也行。不过林雨也不太会游泳,待会儿让春huā也教教她吧。”


陈二牛说,“不用,我去教林老-师就可以啦。”


就这样,yáng春huā在上游教宋志强游泳,而陈二牛就在下游教林雨,鬼使神差的形成了这种错位。


陈二牛靠过来,健壮的肌肉仿佛带着无形的压力,让林雨喘不过气。


林雨木讷的按照陈二牛的指导,做着学xí游泳的划水动作,可几次冲出去都往下沉,呛得鼻子里又酸又辣,眼泪直liú。


陈二牛赶紧过来搂住她,将她托上水面。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