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人自己在家自己搞自己可以吗 男朋友在教室做羞羞事

发布时间:2022-03-08   来源:    
男人自己在家自己搞自己可以吗 男朋友在教室做羞羞事


  这个东西应该是昨天才用过,还没来得及洗,上面还沾着液-体风干后留下的痕迹。


  我脑子里,满满的都是梅香自己在浴-室,jiāo唇中缓缓吐出轻媚的声音,根本挥之不去。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走路xī风、靠墙xī砖、坐地xī土。张囯栋年纪大了,无fǎ满足梅香,她自己用一些工具,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说不定在这里还能用我在夜场的所学跟梅香能有一段发展呢?


  张瑞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催促我赶快洗,回去了还有重要事做。


  浴巾上还残留着梅香的几丝长发,我缓缓包裹-住小腹的灼-热轻轻摩挲,就如她nèn滑的小手在爱-抚一样。


  xié-è的念头在我脑中萌发扎根,无fǎ遏制地疯狂生长起来。


  我要不要在浴巾上给她留下点小礼物?


  我的脑中不可遏制的全是这种想fǎ。


  因为只要我一想到梅香用这条浴巾,擦-拭全身甚至于下-体的香-艳画面后,我就忍不住产生了种异样的快-感。


  想到这,我深xī口气,瞅着周围反正也没什么人,鬼使神差居然真的走到墙角,用右手缓慢律动起来。


  等到xiè火过后,我脑子突然清-醒起来,要不还是洗掉吧?


  我正想着,浴-室的玻璃门上就传来敲击声,慌忙将浴巾挂回去。


  “有…有什么事吗?”我尽力平复自己的声音。


  “俊勇,是我。”


  梅香诱人的声音传了进来:“你先把门打开一下吧,我要进来拿东西。”


  “啊?那梅姨你先等等吧,我还没有穿衣服!”


  我连忙说着,顺便把干净的máo巾从架子上扒了过来,就开始在身-体上擦-拭。


  “怕什么,我又不是没看过男人的那东西,你遮着点就行了。”


  梅香说完,浴-室门居然就被打开,这一幕震-惊的我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去。


  “我有钥匙。”


  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梅香咯咯笑着,裹在睡衣里的胸-部就如同汹涌的热浪。


  随后,她的视线很快就扫过了我的上半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没适应浴-室中升腾着的热气的关系,梅香的俏-脸看着红红的,轻声笑道:“没想到你的身材还挺不错的。”


  “咳咳……”


  虽然我早就已经xí惯女人的这种眼神了,但在此时此刻我还是感觉有点尴尬。


  “这浴巾……”


  突然,像是注意到了什么,梅香脸sè浮现出红-润:“这是我用的吧?”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也稍微松了口气,至少梅香还没注意到我用她的浴巾做出来的龌龊事。


  为了转移话题,我只能以不小心认错为借口将话题带了过去,并且还故意指着之前看到的情-趣用-品,佯装不解的问道:“梅香姐,请问一下这是些什么东西啊?”


  接着,就看到梅香啊的一声,跑过去一把收起了那些玩意儿瞪了我一眼,丢西那浴巾转眼间就没人影了。


  由于张瑞催的急,我也忘掉了浴巾上那点事,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出去了。


  给眼露嗔意梅香道别了以后,我跟着张瑞一起回到了婚房。


  婚房布置的特别好,虽然不怎么豪huá,却特别的wēn馨,有一种家的味道。


  让我这个漂泊在外的游子,倍感wēn馨。


  “我睡哪儿?”


  见张瑞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绝美的脸弹上,全是平淡、冷静的表情,我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我虽然一无是处,没什么本事,可却有自知之明。


  我们两个是趋于某种利益,所以才假结婚的,跟张瑞同床共枕这种事情,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而且,从她对我的态度、看我的眼神里,也根本没打算让我跟她睡在一起。


  语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着张瑞告诉我睡在哪里,倒不如我主动出击,自己问她。


  果不其然,跟我心里想的一样,张瑞听了我的话以后,脸sè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可她漂亮的眸子深处,却有一抹隐晦的欣慰,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门,朱-唇轻启,道:“你睡那间房,除了我的房间不能进之外,别的地方,随你进出。”


  “我的私事,你不许过问。”


  “衣服、被褥、洗漱用-品,我也全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以前住的地方,以后就不用回去了。”


  “以后咱们两个一起出门,你要表现出一副很喜欢我的样子,可回到了家里之后,你不许靠近我。”


  听着她滔滔不绝的说着,好像怎么说也说不完似的,我把这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全都给记在了脑子里。


  没办fǎ,毕竟他是我的金主,300万对我来说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足以改变我的人生。


  在我们农村,种地靠天吃饭,每年的收成也没几个钱,可一样活的好好的,很开心快乐。


  当我有了这300万之后,不仅仅可以解决父qīn的医yào费,而且剩下的钱也可以让我很好的在农村生活着。


  大城市的生活虽然很好,可我始终感觉,我不属于这个地方,而且,想要在上-海立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活的那么累,而且还赚不到几个钱,倒不如回老家的农村潇洒自在。


  在这一瞬间,我的心里就已经打定了主意。


  跟着张瑞在一起的这三年时间里,我也可以在夜-总-会里继续赚-钱,等三年之期已到,我就拿着这一笔天额数字的巨款,回老家养老。


  说了有三四分钟,张瑞才终于把他的所有要qiú全部说完了,然后又问我,记不记得她刚刚说过什么?


  我点了点头,告诉她说:“具体是什么我记不太清楚,但是我却记了一个大概,整体的宗旨就是在外面,咱们两个是恩爱的夫-妻,在家里,你是你,我是我,我不能用丈夫的名义对你进行任何的侵害。”


  张瑞点了点头,绝美的脸上闪过一道欣慰的笑容,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让我坐。


  随后她就拿出了手-机,我不知道他在手-机里面翻找着什么东西,找了差不多有七八分钟左右的样子,她漂亮的眼睛里,才终于闪过一道,欣慰的亮彩。


  可同时,她绝美的脸弹上面,竟然有一抹隐讳的羞红。


  我心里正在奇怪,张瑞她在手-机里究竟看到了什么的时候,65寸的液晶电视突然黑了下来。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