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儿子的东西比丈夫还要大 说说你老公的那个大吗

发布时间:2022-03-05   来源:    
儿子的东西比丈夫还要大 说说你老公的那个大吗

  动作帅气干净,颇有几分马背上的英姿飒爽。

  

  几次起跳飞跃障碍下来,时妤也觉得尽兴,汗水也将她的发丝打湿。

  

  她却忍不住回头往木栅栏外边看了一眼,空无一人,但就是莫名让她有种一直被人注视的错觉。

  

  她轻轻拽着缰绳,给予马一定的肯定和鼓励,带着马慢步朝休息的地方走去,完全不知道今天的马场的俱乐部比任何时候都要热闹。

  

  几辆跑拉力的职业赛车停在马场的停车场里,钟阳飚从其中一辆上面下来,随口问道:“驯哥呢?”

  

  “早就到了,估计早就进去了。”

  

  “速度挺快,他还对马场挺自来熟的。”钟阳飚是他们一个车队的,和江驯一样的赛车手,平时玩拉力玩累了也喜欢来这家马术俱乐部玩会儿。


  

  “还真被你说对你,我看驯哥那样子不像是第一次来。”

  

  钟阳飚点了支烟,笑呵呵的,“真的假的。”

  

  “真的,刚才蹲角落偷看人小姑娘练习马术呢,半天都不出声。”

  

  “走,去凑凑热闹。”

  

  车队几个同伴聊天时也走进了马术俱乐部,这儿的马场叫牧林,俱乐部的名字稍微洋气一点,叫Romantic talent,是云江区最大的马术俱乐部。

  

  俱乐部里装修得很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酒吧,不像其他地方那么冷调。

  

  钟阳飚进门就看到了江驯,他一个人懒散地靠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打着游戏。

  

  不知道是俱乐部里的灯光问题,还是错觉,他眼神有些沉。

  

  钟阳飚也摸不清楚江驯到底开心还是不开心,过去拍他的肩膀,“坐在这里干什么?看他们竞赛去呗。”

  

  其实他们来这里也不是为了骑马,这玩意之前他们还是挺感兴趣的,后面被马摔了几次,还差点被马踩伤,也就望而生畏了。

  

  他们来这儿的目的,那都是为了看人比赛,最好是速度,骑马竞赛的刺激程度不亚于赛车。

  

  江驯无精打采,眼皮半耸拉着,“急什么,休息会儿。”

  

  “休息个屁,听他们说你刚才还挺有精神的,看谁骑马了?”

  

  江驯在兜里摸了颗糖出来扔进嘴里,“谁也没看。”

  

  钟阳飚也懒得继续问,“走吧,车队那群小子都在等你去训话呢。”

  

  车队最近加入了几个年轻小伙子,才刚成年不久,也都是新手,都把江驯当成神似的崇拜着。

  

  江驯身上倒没什么冠军赛车手的架子,前几天还在赛车场指导一个新人,就是不知道后面抽什么风,拉着车队几个小子训练比赛,把那几个小子打击得好几天都没缓过来。

  

  拿着手机打游戏的男人低着头没回话,直到一把游戏结束,他才起身慢悠悠地往俱乐部的比赛场走去。

  

  钟阳飚跟在他身边,时不时询问些比赛的事情,几分钟就走到了比赛的观众席。

  

  今天俱乐部里竞赛马匹队伍有十多支,大多数都是俱乐部里的成员,当然也不会缺乏看点,俱乐部里总会有些新鲜的东西。

  

  不过看比赛对外行来说也就是看个热闹和速度,谁骑在马上跑得最快,谁的欢呼声也就最高。

  

  钟阳飚和一群车队小子盯着马场里比赛,被勾得热血澎湃,反倒是坐在旁边的江驯全程没看一眼,吃糖倒是吃得不亦乐乎。

  

  “驯哥,少吃点,小心牙坏。”

  

  知道他是烟瘾犯了,钟阳飚好心提醒。

  

  江驯又开始玩手机游戏,马场上的比赛,他连看都没看一眼,直到车队几个小子跑过来缠着他说话,他才搭理了几句。

  

  不知道怎么的,几个小子开始兴奋起来,指着马场的方向有些不确定地问,“那人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我好像在电视里面见过。”

  

  “那不是前段时间挂在商场大屏幕上的那大明星吗?就是经常演电影女一号的那个时妤。”

  

  “卧槽!还真是她!我女神!”

  

  虽然他们平时也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事情,但毕竟是紧跟潮流的年轻人,而且时妤是真的很火,无论是颜还是演技都火的一塌糊涂。

  

  不管是谁,都或多或少听说过她。

  

  几个男孩瞬间就激动起来,嚷嚷着想去找她要签名。

  

  江驯剥糖纸的动作一顿,撩着眼皮也看了过去,鬼使神差的,马场里抱着一堆干草的时妤也抬起头,往这边看了过来。

  

  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四目相对,两个人的视线隐约碰上了。

  

  时妤刚才练习出了一身汗,这会儿早就已经脱了头盔和各种防护用具,只留下件白色的贴身长袖,站在极速奔跑的赛道旁边格格不入。

  

  江驯挪开目光,跟完全没看到她似的,长腿伸展开,看起了比赛。

  

  时妤没想到在这里都能误打误撞遇到江驯,她刚把马牵回去,出来拿些干草。

  

  因为赛道有人比赛,她挑了条靠近观众席的路走,抬头就看到了江驯。

  

  被无视后她也没停留,抱紧了手里的草往马厩走。

  

  余光里那抹白色身影离开,江驯冷笑了一声,嘴里的糖咬得咔咔作响。

  

  ——

  

  时妤喂完马,正在给马清理马厩,沈越泽就来了,“小妤,下午还训练吗?”

  

  “看情况。”

  

  沈越泽指着窗外的天,“估计不行了,下午要下大雨。”

  

  “有什么事吗?沈叔?”

  

  沈越泽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叔想请你帮个忙,俱乐部里今天来了很多人比赛,还有看比赛的,可能人手不太够,你能不能帮个忙……”

  

  “可以啊,沈叔一直没收我的钱,我总不能在这里白住吧。”

  

  “那行,大家晚上有个聚餐你得来啊,下午你就去马厩喂喂那些客人的马就行。”

  

  “好。”

  

  时妤朝窗外看去,天色果然沉了下来。

  

  马场到时候会变得一片泥泞,对她的训练也有影响。

  

  下午的雨如期而至,伴随着电闪雷鸣。

  

  时妤抱着草料桶在马房里喂马。

  

  马房里没有雨伞,她喂完马又摸摸马的鬃毛,支着下巴和它们安静呆在一块,外面的倾盆大雨和俱乐部里热闹的聚餐似乎和她没什么关系。

  

  沈越泽很快打电话来了,“小妤,怎么还不过来吃饭?”

  

  时妤说,“沈叔,我没伞过去,晚点再吃也没关系。”

  

  “那怎么行,我这就去接你。”

  

  “不用了,雨太大了,您这一来一回全身都要湿透了,我在马房待会也没关系,顺便安抚安抚几匹胆小的马。”

  

  “那雨小点叔再去接你,你可别乱跑,放心肉都给你留着的。”

  

  “谢谢沈叔。”

  

  时妤挂断电话,面前的白马正用大眼睛盯着她看。

  

  窗外一道电光照的马房内一亮,她伸手揉了揉,“别怕。”

  

  马这种生物或多或少有些胆小和喜欢逃跑,这个架势的雷声说不定还真能吓到它们。

  

  时妤在马房里走了一圈,确定没有马状态不对后,开始整理鞍具架,门意外地被人敲了几声。

  

  打开门后,外面站着几个浑身湿漉漉的小伙子,见到时妤后激动又不敢表现出来,支支吾吾地说,“那个……我们是来搬放在仓库的啤酒的,你……你知道在哪里吗?”

  

  时妤指指后面的仓库,“那边。”

  

  “哦,好的……”

  

  几个男生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狼狈的眼神中含着隐隐的期待。

  

  时妤问,“还有事?”

  

  “能跟我们签个名吗!时妤!我喜欢你很久了!”

  

  时妤垂眼看着他们递来的笔,很直白地说,“不能。”

  

  “为什么啊?”

  

  “我可没资格给你们签名,而且我早不是明星了,如果是单纯的想要我写字,我没意见。”

  

  “你还是有很多粉丝的。”

  

  时妤只是笑,“希望你们别把我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

  

  “但是……”

  

  “都堵在门口干什么。”

  

  几个男生还想说些什么,被身后的声音打断,竟然是撑着伞迎着风雨走过来的江驯。

  

  他一来,没人敢说话。

  

  江驯看起来喝了不少:“叫你们搬个酒需要花这么长时间?”

  

  “我们这就搬!”

  

  几个人弯腰从地上把一箱箱的啤酒拖着往外走。

  

  江驯把伞扔到一个人手里,弯腰用力,手臂上的肌肉筋脉突现了一瞬,扛着满满一箱啤酒就往外走。

  

  旁边没搬东西的男生连忙举着伞,举在他头顶,跟着走了出去。

  

  时妤靠在门边看着他们一群人冒着雨都要喝酒,半带调侃地说了一句,“小孩少喝点酒。”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