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放在里面睡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哈~小东西让我吃一下扇贝

发布时间:2022-03-05   来源:    
放在里面睡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哈~小东西让我吃一下扇贝

  今晚唱的那一出是叫《牡丹亭·惊梦》。

  

  不多时,宽敞静谧的轿车内响起清越婉转的戏曲前奏……

  

  驾驶位的司机都惊呆了,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陆总怎么突然开始听戏了?这奇怪的程度,与他七十岁的老妈突然玩摇滚简直不分上下。

  

  “陆…陆总,是车载音乐出故障了么?”司机忐忑地问,眼睛观察后视镜里的情况。

  

  陆时晏神色懒散地靠在车座,手掌把玩着核桃,慢条斯理道,“没出故障。”

  

  听到这话,司机更是诧异,“没想到您还对戏曲感兴趣,我以为年轻人都不爱听这些。”

  

  “也是今天才发现,挺有意思的。”


  

  他淡声说完,就阖上眼,静默养神。

  

  司机从后视镜里瞧见,也不再打扰,专注开车。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婉转莺啼般的水磨腔在车内流淌,眼前仿佛浮现舞台上那抹窈窕如柳的身影。

  

  捏着核桃的手指不动声色收紧。

  

  陆时晏想,还真是良辰美景,赏心悦目。

  

  *

  

  第一人民医院,9号楼住院部。

  

  已是深夜,医院走廊空荡荡,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白炽灯光照着白墙和浅黄色地砖,平添几分清冷。

  

  “张阿姨,真是不好意思,周末这个点打车有些麻烦,排了半天才约上一辆。”

  

  沈静姝站在病房门前,抱歉地与医院护工解释。

  

  护工见她急匆匆赶来,又想着一个小姑娘家工作也不容易,语气和蔼了些,“多大点事,也没等太久。你家老太太刚才睡下了,二十分钟前扶她上了趟洗手间,最后一瓶药水也挂完了。你待会儿进去轻些,其他别管,叫她安心睡就好,明早我再过来。”

  

  沈静姝点头,“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简单聊了两句,护工就离开。

  

  沈奶奶喜好清静,又爱整洁,所以沈静姝定的是单人病房。

  

  推门走进病房,正值初夏,夜晚的温度不冷不热,开着窗户通风正适宜。

  

  奶奶吹空调也是吹不习惯的,夏天觉得太冷,冬天觉得太闷,宁愿忍受酷暑和寒冬,也不愿吹空调,他们那一辈人好似格外能吃苦。

  

  沈静姝轻手轻脚将挎包放在陪床椅上,刚准备进洗手间洗漱,就听靠窗的病床响起两声轻咳。

  

  “小囡回来了?”

  

  “奶奶,我吵醒你了?”沈静姝缓步走到病床旁。

  

  借着外头斜照进来的灯光,她看到奶奶花白的头发,以及那双眼皮叠皱的明亮眼眸。

  

  “你没回来,我也睡不着。”

  

  沈奶奶稍微坐起身来,伸手开了灯,嘴里忍不住念叨,“小姑娘晚上打车不安全,还是得抓紧找个男朋友,晚上还能送送你。”

  

  “奶奶,怎么这都能扯到找男朋友的事?”

  

  沈静姝失笑:“你别担心,等你做完手术出院了,我就去驾校报名,等我拿到驾照,再买个小代步车开开,安全又方便。”

  

  提到开车,沈奶奶脸色微妙的变化,垂着眼没说话。

  

  沈静姝也意识到开车勾起奶奶一些不好的回忆——

  

  她的爸妈便是在她5岁,死于一场车祸。

  

  从此,她就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她小学毕业那年,爷爷喉癌去世,家里只剩她和奶奶。

  

  往事沉重,沈静姝连忙转移话题,指着桌上摆放的一大束鲜花和果篮,好奇道,“奶奶,今天谁来探望你了?”

  

  提到这个,沈奶奶也不再沉默,面上多了些笑意,“是你爷爷的老战友,姓陆,你该叫陆爷爷的。”

  

  “说来也是很巧,昨天你张阿姨扶我去楼下小公园散步,刚好遇上他来做体检。唉,自从你爷爷去世,我们家跟他也是好些年没联系了,难为他还能认出我。”

  

  “奶奶你气质好,老太太里最漂亮,当然认得出来。”沈静姝轻笑。

  

  “你个小机灵,净哄我玩。”

  

  “我说的是实话,有句话叫岁月从不败美人。奶奶你年轻的时候,是昆剧团里一枝花,人称小杨贵妃,这些爷爷都跟我说过呢。”

  

  沈静姝弯起眼角笑,看向奶奶那张皱纹遍布的脸。

  

  对昆曲演员来说,眼技是不可懈怠的基本功。奶奶唱了大半辈子的戏,一双眼睛虽不如年轻时清澈乌黑,却依旧灵动闪亮,丝毫没有暮气沉沉的笨拙。

  

  “你陆爷爷客气得很,昨天碰上了,今天下午就提了东西来看我。”

  

  “陆爷爷家是沪城的?”沈静姝随口问了句,弯腰给奶奶倒水。

  

  “是啊,他老沪城人了。之前你爷爷葬礼,他还特地从沪城赶去苏城参加。你应该在葬礼上见过他……不过那时候你还小,估计也不记得了。”

  

  沈奶奶接过水浅浅喝了一口就放下,不敢多喝,怕夜里上厕所麻烦,缓声说,“后来我们搬来沪城,我一大堆事要忙,也忘了跟他打个招呼。他今天还说,前几年春节,他托人往我们苏城老家送了年礼,没人收,都给退回来了。”

  

  沈家祖籍苏城,之所以搬来沪城,一是沈奶奶不想留在那伤心地,二是考虑到孙女要来沪城读书,就卖了老家的房子,带着小孙女搬来沪城。

  

  这边祖孙俩又聊了两句晚上的演出情况,奶奶便躺下睡觉,沈静姝去洗手间洗漱。

  

  病房内的灯光再次关上,屋内一片静谧。

  

  老人家觉浅,借着微微光,看到躺在那简陋陪床椅上,因为劳累很快沉睡过去的孙女,心底一阵发酸。

  

  她家小孙女可怜,小小年纪就没了爸妈。

  

  要是自己这把老骨头也没撑住,往后这世上就她孤零零一个人,遇到事没个人商量,生了病也没人照顾,年纪小,万一遇到什么不好的男人被骗了,自己也没法替她把把关……

  

  沈奶奶惆怅地闭上眼,万般愁绪堵得胸口发闷。

  

  忽然间,她想起午间老陆提起他家有个小孙子,至今还单身。

  

  老陆这个人,跟自家老头子是战场上过命的交情,人品自然没得说。

  

  爷爷是个好汉,想来孙子应该也不会孬。

  

  沈奶奶暗自思忖,或许明天给老陆打个电话,探探口风,没准能撮合一下?

  

  -

  

  第二天,是周一。

  

  和奶奶吃过早饭,沈静姝就坐地铁去剧团上班。

  

  没有演出的工作日,到了五点左右她就下班,先回家拿了些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又去老字号买了份桂花糖藕,赶回医院。

  

  傍晚的医院走廊,与昨晚空荡荡的热闹不少。

  

  沈静姝走进病房时,正巧遇上奶奶的主治医生来查房。

  

  “纪医生好。”沈静姝将手上拎着的大包小包放在桌边,与医生打招呼。

  

  “沈小姐下班了。”

  

  一身白大褂的纪嘉泽朝她点头轻笑,“你奶奶今天状态不错,明天上午的手术,心态也放好点,顺利的话一个上午就能搞定。”

  

  沈静姝目露感激,“那就好,多谢纪医生了。”

  

  “不用客气,我分内工作。”

  

  他扫过她放在桌上的那盒印着“和裕记”商标的塑料袋,扬了扬眉,“沈小姐也喜欢吃他家的桂花糖藕?”

  

  沈静姝愣了愣,出声道,“还好。主要是我奶奶喜欢吃。”

  

  “哦,这样。”纪嘉泽轻点了下头,话锋一转,“不过这种高糖的糯米淀粉食品,不利于肠胃消化,沈奶奶要忌口,最好不要吃。”

  

  沈静姝面露惭愧,连忙点头,“好,我记下了。”

  

  病床上的沈奶奶忍不住出声,“纪医生别怪我们家小囡,是我嘴巴馋了,老是在她面前念叨,她孝顺,才想着买回来给我吃。”

  

  “沈奶奶,我没有怪她的意思。”

  

  纪嘉泽侧眸见到沈静姝略显尴尬的神色,嗓音温和,“沈小姐,奶奶想吃的话,吃一小口解解馋也行,但不能吃太多。”

  

  沈静姝嗯了声,看向自家奶奶,“奶奶,你听到了,医生说你只能吃一小口哦。”

  

  沈奶奶气鼓鼓地撇了撇唇,“知道了。”

  

  沈静姝无奈笑了下。

  

  老小孩,老小孩,还真是越老越像个孩子。

  

  纪嘉泽神情温润看向她,“沈小姐,你出来下,我跟你说下明天手术的事。”

  

  沈静姝说了声好,跟他一起走出病房。

  

  -

  

  简单聊了三分钟,沈静姝就回了病房。

  

  沈奶奶已经拆开打包盒,拿叉子夹起一块桂花糖藕。

  

  “奶奶!”

  

  沈静姝快步走上前,板起小脸提醒,“一小口哦,不能多吃。”

  

  沈奶奶虽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听孙女的咬了一小口,细细品咂着滋味,又问她,“纪医生叫你出去说了些什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他只是叮嘱我,帮你放松心情,明天上手术台不要紧张。”

  

  “就这些?”

  

  “嗯,就这些。”

  

  沈奶奶松口气,“我还以为你们瞒着我病情,明天做手术会不好呢。”

  

  沈静姝语调轻松道,“你别自己吓自己,只是个小手术。纪医生都说了,手术做好了,修养小半月,您又能像从前一样健健康康了。”

  

  她面上带着笑,心底却是一片苦涩。

  

  奶奶是肠癌晚期,如果手术成功,存活期在1年到5年左右,具体还要看术后的恢复和护理,以防癌细胞的转移和复发。

  

  吃完一小口糖藕,沈奶奶叫沈静姝端去吃,自个儿拿起杯温水慢慢喝,又觑向孙女:“小囡,你觉得纪医生人怎么样啊?”

  

  “人挺好的呀。”

  

  “那你对他有意思吗?”

  

  沈静姝轻咳两下,白皙脸颊涨起浅浅粉红:“奶奶,你别乱点鸳鸯谱了。”

  

  沈奶奶道,“什么叫乱点鸳鸯谱,我看他是对你有些好感的。”

  

  “奶奶,你别乱猜。人家是医生,和病人家属交流病情很正常,这是他的工作。”

  

  “怎么是乱猜呢,奶奶我活了这么大把岁数,看人看的很准的,何况我家孙女这么漂亮,哪个男孩子不喜欢?”

  

  沈奶奶一脸骄傲地抬抬下巴,过了一会儿,又说,“你今年22了,也该谈恋爱了。”

  

  又来了。

  

  沈静姝心头叹气,自从奶奶生病后,便开始狂催她谈恋爱。

  

  她觉得嘴里的糖藕都不甜了,小声敷衍,“奶奶,我每天忙着背剧本、排戏、演出,没空找对象。”

  

  “你没空找,奶奶有空啊。”

  

  沈静姝:“……?”

  

  病床上的小老太太眉眼弯弯,“昨天跟你说的陆爷爷,你还记得吧?我上午跟他联系了一下,他家有个小孙子,叫陆时晏,今年27岁了,还单着。我琢磨着,与其找外面那些不知根底的男孩子,倒不如和熟人家的孩子接触一下,彼此知根知底的,交往起来也安心。”

  

  沈静姝一噎,悻悻道,“奶奶,我真的不急。”

  

  “你不急,奶奶急啊。”

  

  沈奶奶挤出抹苦笑,脸上皱纹愈发深刻,“我这把老骨头不中用,鬼知道还能撑多久。要是哪天闭了眼,你叫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生活?”

  

  沈静姝舌根发苦,鼻尖也有些泛酸。

  

  见孙女不说话,沈奶奶朝她招手,“你来。”

  

  沈静姝走过去,沈奶奶拿出老花眼镜戴上,又捧起手机,点开微信。

  

  “喏,这是你陆爷爷孙子的电话和微信。”

  

  沈奶奶眯着眼睛,又点开一张照片,“这是他的照片,你瞧,小伙子长得可俊,都能上台唱小生了。”

  

  想到明天做手术要保持个好心情,沈静姝只好哄着老太太,配合地看了一眼。

  

  漫不经心的视线扫过手机屏幕,却在下一秒,倏地停住。

  

  那是张中规中矩的蓝底证件照。

  

  照片上的男人,穿着白色衬衫,利落的下颌线条分明,薄唇抿着,眉眼间透出种睥睨一切的淡漠矜傲。

  

  “怎么……会是他?”

  

  她低垂的眼睫轻颤了一下,低声呢喃。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