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老公猛每次我都晕过去 嗯~深一点老公

发布时间:2022-03-05   来源:    
老公猛每次我都晕过去 嗯~深一点老公

  今天酒吧开业,老板事情多,没在乔漾这桌待多久就走了。

  

  走之前,他还多看了乔漾两眼。

  

  不过这会儿,乔漾心里想着全是沈表哥,没注意到其他人的视线。

  

  段其羽手肘戳了戳她的肩膀,欸了声,“我这位发小怎么样?”

  

  “他高中时可是校草,追的人可多了。”

  

  乔漾回过神来,啊了声,如实道:“我没注意。”

  

  段其羽:“……”

  

  她视线在酒吧里浏览了一圈,指了指三点钟方向,“那你看那个穿花衬衣的男人怎么样?”

  

  乔漾顺着视线看了过去,“可以,但不及沈表哥。”

  

  段其羽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沈表哥当真这么好看?”

  

  她越发地对这个人好奇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闺蜜这么“疯狂”的喜欢。

  

  还第一次追人。

  

  乔漾脑海中闪过了沈鹤行的身影。

  

  他站在讲台上,如珠碎玉般的声音讲着案例,面容清隽出尘,矜贵又疏离。

  

  真的很难让人不动心。

  

  “有些人只是空有其表,毫无内涵。有些人气质出众,却样貌平平。而沈表哥,是两者都有。”

  

  乔漾唇角勾了勾,“好看的人很多,但像他那样的人,却少之又少。”

  

  这么多年,她就见过沈表哥一个。

  

  段其羽啧了声,“看来你是打算死磕沈表哥这棵树了。”

  

  乔漾丝毫不避讳,“是。”

  

  今天下午的失败,让她燃起了斗志。

  

  她还非追到沈鹤行不可。

  

  段其羽见她信誓旦旦的模样,心下叹了口气,也不再劝阻了。

  

  …

  

  乔漾没在酒吧多待,喝了半杯酒后,便早早地回了学校。

  

  回到寝室时,刚过九点。

  

  寝室里其他两位室友都不在,乔漾洗了澡,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刷手机。

  

  她点开了舒蜜的微信头像,在对话框里编辑着内容。

  

  乔漾:【嫂子,可以给我下沈表哥的微信嘛?】

  

  打完这段话,她正准备按发送,脑海里突然闪过段其羽说过的话——

  

  那么多前赴后继的女生,最后连微信都没捞到。

  

  乔漾眉头微皱,她还有舒蜜这一层关系,要个微信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就算沈表哥不看在她的面子上,那也得看在舒蜜的面子上不是?

  

  乔漾莫名地自信起来,她删掉对话框里的内容,又叉掉了聊天界面。

  

  不管沈表哥答不答应,她都有后手。

  

  想到此,乔漾唇角忍不住荡开了一圈涟漪。

  

  -

  

  上午八点,乔漾有两节文化课。

  

  大四上课的学生少,大部分都出去找工作或者准备考研了,教室只稀稀拉拉坐了几人。

  

  乔漾听了半节课,心生无趣,就偷摸地从后门溜了。

  

  上午因有课,迎曼就没叫她去练舞室跳舞。

  

  腾出半天的时间,乔漾直接去了C大。

  

  今天上午沈鹤行也有课。

  

  乔漾赶到C大时,他的课还没结束。

  

  教室里坐满了学生,乔漾从后门进去,在靠墙角寻了个位置坐下来。

  

  她动作不大,但落座的时候,沈鹤行刚好看过来。

  

  他视线清清冷冷地落在了乔漾身上,眼神无波无澜,

  

  乔漾心里略微一咯噔。

  

  她是不是胆子有点大了?

  

  ——光天化日之下,上了半节课后才进教室。

  

  这对于老师来说,无疑是挑衅。

  

  然而是乔漾她自己想多了,在下一秒,沈鹤行便移开了视线,半点情绪都没有。

  

  就好像,他对这种事司空见惯。

  

  只是稍稍一瞬的功夫,沈鹤行继续讲课。

  

  乔漾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

  

  她就蹭了他两次课,结果两次出小差都被他抓住了。

  

  但沈鹤行这个人吧,过于佛性,并没有责怪她,只是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严于要求自己。

  

  乔漾:“……”

  

  她坐下来,虽然听不太懂讲课内容,但依旧像个乖巧宝宝一样,认真地听着。

  

  乔漾来得晚,就坐了二十分钟,下课铃就敲响了。

  

  教室内的学生陆陆续续出去,留下一部分女生在讲台处磨蹭了十来分钟,也离开了。

  

  乔漾看她们走了,才大步走到讲台前。

  

  阴影打下来,遮盖了屋外的晨阳,沈鹤行抬眸,看向了遮挡住他光线的人。

  

  “表哥现在记得我是谁了吗?”

  

  清丽的女声响起,脆脆的。

  

  乔漾单手托着腮,桃花眼清魅流转,似是天真,又似引诱。

  

  昨天他可说他不记得。

  

  沈鹤行只是停顿了下,便继续收拾课件,他清淡地嗯了声。

  

  脸上依旧无悲无喜,神态平和。

  

  乔漾瞧着他的态度也不生气,她眨眨眼,继续追问:“那我是谁?”

  

  沈鹤行:“……”

  

  “嗯?”

  

  “表哥不是说记得我吗?”

  

  看她这样,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了。

  

  沈鹤行出声回答:“乔漾。”

  

  乔漾弯了弯唇,哦了声,“看来表哥这次是真的记住了。”

  

  沈鹤行:“……”

  

  沈鹤行话少,更不会主动跟乔漾搭话。

  

  哪怕她是“表妹”。

  

  但乔漾想跟他套关系,话自然多了,“嫂子婚礼那天,你为什么就来了一下又走了?”

  

  沈鹤行:“不合适。”

  

  他是即将出家的僧人,不宜去这样的宴会。

  

  只要他把礼物送到就够了。

  

  乔漾:“那你为何傍晚又出现在了我家门口?”

  

  沈鹤行:“老住持给舒蜜准备了礼物,送到我这里来了。”

  

  现在临台寺的住持是沈鹤行外公的师弟。

  

  舒蜜小时候去临台寺玩过,老住持对她很好,这次她结婚,老住持便送了一份贺礼给她,由他转交。

  

  乔漾点头轻哦。

  

  随后,她又清脆地说道:“表哥,现在我和你都是一家人了,那我们加个微信呗。”

  

  沈鹤行只顾着手里的课件,没转头去看乔漾。

  

  他声音清冽甘醇,再次拒绝了她,“不用。”

  

  “……”

  

  乔漾有想过沈鹤行会拒绝自己,但没想过他会拒绝得这么干脆。

  

  她鼓了下腮帮,“为什么?”

  

  这会儿沈鹤行刚好整理完课件,他抬起了眼眸,双眸沉静如水。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