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生为什么喜欢女生的肚子 忍一下 我会很温柔的

发布时间:2022-03-05   来源:    
男生为什么喜欢女生的肚子 忍一下 我会很温柔的

  大家纷纷猜测,时妤正值事业上升期,顶流与影后一步之遥,为什么要放弃大好演艺前程。

  

  晚会因为这事热闹非凡,一辆黑车却低调从礼堂侧门离开。

  

  车里,盛装出席的傅意远扭头看向靠窗的女人,询问:“说退就退?那想好退圈后要去干什么了吗?”

  

  靠窗的女人妆容很淡,白裙长发,姿态慵懒。

  

  她无所事事地看着窗外倒映的路灯,似乎并没有被刚才的退圈事件影响。

  

  “找点刺激点的事做。”

  

  半响,时妤才回答,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嚯,在娱乐圈太憋屈了?我挺想知道在你眼里,什么才叫刺激?跳伞?滑翔?”傅意远打趣她,“不过你就这样走了,让你的粉丝怎么办?”

  

  “没憋屈,换个方向试试。”时妤睫毛动了一下,又说,“我走了,很快会有下一个顶替我。”

  

  娱乐圈什么样,没有人比她清楚。

  

  热度过去了,也就没人记得了。

  

  “时妤啊,果然看得够开。”傅意远佩服。

  

  其实时妤要退这事,她身边的人都知道,但依旧不能理解这做法,只能隐约知道她好像有什么事情急着要去做。

  

  至于这事是什么,没人知道,也没人能拦。

  

  车是往时妤休息的酒店开的,傅意远作为她和一个公司的演员,也住隔壁。

  

  他无所事事,在车上一直刷手机,推送跳出来个有关赛车的赛事新闻,点了进去。

  

  想到刚才时妤说话,便随口提了一句,“玩车去呗?最近云江区郊外那边建了个赛车场,场地贼大,肯定是你想要的那种刺激,你不也喜欢吗?实在不行散散心也成,圈里待久了,真乌烟瘴气。”

  

  “赛车场?”

  

  “对啊。”

  

  不知道是不是傅意远的错觉,时妤好像停顿了一下才说,“不去。”

  

  “真不去?听说市里面有个冠军车队下来了,赛车场肯定好玩,你就不心动?正好我也没通告。”

  

  就算到时候去了人多也不怕,头盔一戴,钻车里,谁能认出时妤这个大明星。

  

  “车队有什么好心动的。”

  

  时妤语气平淡,再次看向窗外。

  

  她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

  

  经过绚烂的灯海后,外面已经开始黑了下来。

  

  ——

  

  第二天下午,时妤和傅意远驱车到郊外的赛车场。

  

  她被傅意远纠缠半天拉过来的。

  

  赛车场蜿蜒着看不到尽头,标有赛车场标志的旗帜在赛道两侧飘扬,场地里十辆赛车正在比赛,油门轰得隔老远都能听见。

  

  傅意远还在犹豫选车,就听时妤在背后说,“你开吧,我坐副驾驶。”

  

  “啊?你不是会的吗?”

  

  他没记错的话,时妤以前可是赛道高手来着。

  

  “五年没碰,手生。”时妤戴了顶帽子,眼镜口罩一样不落。

  

  “这么久没碰?”傅意远不敢拿生命开玩笑,选了个玩漂移的车型,让时妤坐在副驾驶,自己也坐了上去“系好安全带,等会做好心理准备哦。”

  

  时妤没说话,安全带系好后示意他开车。

  

  赛车冲向赛道,过弯加速,几个甩尾漂移,速度很快,傅意远忍不住兴奋地叫出声,快速看了一眼旁边的时妤,半点动静都没有。

  

  直到一圈结束,时妤依旧一脸平静。

  

  “时妤,你真牛。”傅意远竖起大拇指。

  

  时妤听着直白地夸赞想笑,“再来一圈,开快点。”

  

  “还快?”

  

  “嗯。”

  

  “我油门都踩到底了!”

  

  “没那种感觉。”

  

  傅意远:“时妤,那你告诉我,以前你坐过多开的?别告诉我是f1的速度。”

  

  时妤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傅意远发动引擎,脚踩油门,用尽自己毕生所学再飙了圈。

  

  时妤除了看了眼窗外的赛道,并没有其他反应。

  

  可能是傅意远的眼神过于热切,她开口说了句,“还算有进步。”

  

  “我拼了老命,你就这?”

  

  “还想要怎样?”

  

  傅意远懒得和她计较,好久没这么开过车,心跳还没缓过来,身上也因为激动出了身汗,停车后下车透了口气。

  

  时妤也跟着下车,她戴着红色头盔,赛车服也是印着几个logo的红色,映着她唇红齿白的模样看起来只剩冷艳。

  

  她摘下头盔,发丝乱糟糟,眼神依旧很淡。

  

  这种程度的飙车,对她来说真没什么感觉。

  

  突然一抹亮眼的红色从她身边的赛道擦过,引擎声震耳欲聋,时妤散落的长发被这阵风驰电掣吹起。

  

  她扫了一眼,收回视线。

  

  站在他旁边的傅意远听着引擎声就死死盯着那车。

  

  硝烟四起,那辆车横行赛道,无论是漂移的角度还是敏捷度流畅度,水准绝对在这些人之上。

  

  “时妤,你看你看那辆车,鲜艳漂亮,赛车手的技术,我敢保证,绝对是职业级别的!”

  

  时妤没什么反应,眼神都没给一个,她把头盔戴上,重新坐进车里,“要不要继续了?”

  

  “当然要!”傅意远上车,刚上赛道就发现刚才那红车也停在了旁边。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时妤,你说旁边那人不会要和我们比赛吧?”

  

  赛道上也没有其他车,从观众席的角度来看,他们等待倒计时结束就要比赛。

  

  “怕了?”

  

  “怎么可能!”傅意远忙道:“能和这样的对手比一场,更能激发我的热情!不过这是单走还是追走赛啊?”

  

  要知道漂移赛里还分单走和追走,单走赛因个赛车手情况定,追走赛就要有趣多了。

  

  两辆车一前一后分为进攻和防守方,后车必须模仿前车的走线和姿态,模仿越像分越高。

  

  那开始他一直玩的速度,现在要比谁跑得花样?

  

  “看对方想玩什么。”

  

  “可我对追走没把握,搞不好会翻车!”

  

  “……”时妤说,“冷静点。”

  

  倒计时结束,旗帜挥动,傅意远轰着油门就冲了,但他追了一会儿就开始秀不起来了,直接改了规则朝终点冲。

  

  看来他是不准备玩追走了,直接冲到终点就当赢。

  

  时妤也懒得说什么,随他去。

  

  旁边的车以同样的速度往前,直道还好,弯道傅意远瞬间被超,后面接连落后。

  

  傅意远不免开始心急,时妤提醒,“漂移只会拉低速度,抓住弯道的机会,前面紧挨着几个高速弯道要小心。”

  

  傅意远看的比赛不少,但更多的还是业余爱好,紧张是必然的。

  

  但坐在他身边的时妤太过于镇定,给了他莫大的勇气。

  

  冷静下来后,他找到自己的问题,深吸一口气,利用前面的几个弯道超车。

  

  红车紧追不舍,刚落后又超了上来。

  

  “卧槽,真不要命了?”傅意远喊了句。

  

  红色赛车挑衅似的直接超了他。

  

  傅意远被激怒,“谁松油门谁孙子!”

  

  全程下来,两辆车和互相较劲似的,你追我赶,但傅意远尽管超过红车几次,却因为出界和不熟练,输掉了这场比赛。

  

  车停下,傅意远大口喘气,“好他妈刺激……不过那赛车里的人,真牛啊,就算我不出界,也比不过。”

  

  时妤笑:“你要是再多练练,说不定能超他。”

  

  红车里的人,不见得有多厉害。

  

  “看起来年纪挺小啊,那小子年纪轻轻就开得这么好,很有天赋啊。”傅意远注意到旁边那赛车的窗降下来了,看到个十七八的少年坐在主驾。车窗再往下拉点,副驾驶上还懒懒靠着个戴着蓝黑色头盔的男人

  

  那人侧头像在和少年说些什么,降下窗后,手臂随意搭在窗边。

  

  他穿着蓝黑色队服,看着身材就挺高挑的,隔着头盔看不清楚脸,但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游刃有余。

  

  “时妤,刚才比赛的小子身边也坐了个教练,难怪开车状态也时好时坏的,但我怎么觉得那教练身上的衣服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黑蓝色队服,袖口还有三道杠,那不就是来市里下来的那支车队吗?

  

  “靠,该不会真遇到职业的吧,那人到底是谁啊……卧槽?!江驯?”他一直盯着那红色赛车看,突然间对方摘了头盔,那张脸他可在比赛直播上见过。

  

  听到傅意远的惊呼,时妤才淡淡掀了掀眼皮,朝窗外看去。

  

  果然,是江驯。

  

  那张脸变了又像是没变。

  

  野性和不驯或许天生就是用来形容他的,高大肌肉线条流畅,有着身为赛车手最好的体能,也有一张一看就知道很靠近会很危险的脸庞。

  

  江驯好像也注意到了他们车里的情况,眉头稍微一挑,开口就挺冲的,“会玩车吗?”

  

  傅意远咯噔一下,这人可是开f1的职业赛车手,赛车场的传说太多了,他开口说自己还真没毛病。

  

  “不过后面几个弯不错。”

  

  傅意远受宠若惊,“哪里哪里,还是车神的徒弟厉害。”

  

  透过傅意远,江驯偏头,注意到了副驾驶的时妤。

  

  时妤戴着头盔,只有双眼睛露在外面,她能感觉到江驯的目光。

  

  饶有兴趣地盯着她。

  

  时妤也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有头盔挡着,她觉得也没什么好怕的。

  

  能在这里遇到江驯,她挺意外的。

  

  很快,江驯唇角扯了个笑,没怎么在意地收回视线,“他啊,就是个初出茅庐的臭小子。”

  

  说完下车,冲着主驾上的人说:“走了。”

  

  主驾的少年应了一声,“哥,你先去找钟阳飙他们,我把车停好就去找你。”

  

  江驯真拎着头盔走了。

  

  时妤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傅意远还停留在刚才和车神说话的喜悦中,“时妤,你知道车神江驯吗,他赛车的风格……”

  

  “还玩吗?不玩就回去了。”时妤问。

  

  傅意远摸摸鼻子,“玩,怎么不玩,时大明星要兜风,我不敢不奉陪。”

  

  两人在赛车场玩了一下午,天色转沉,才准备回去。

  

  时妤戴着口罩和墨镜,和傅意远同行准备离开,经过维修站的时候看见一群穿着蓝黑色赛车服的人,蹲在一辆一级方程式赛车前换胎。

  

  车队都是专业的,比赛中换胎也用不了几秒。

  

  但目前的情况看来车胎出现了点问题,一大群人围在一堆研究。

  

  坐在赛车上的赛车手好像是刚才碰面的江驯,天已经黑了,但看架势好像等会还有场比赛。

  

  傅意远在经过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膜拜一下大佬。

  

  时妤一步没停,从那群车队前走过,在即将要经过那辆赛车,她也打算没停留。

  

  几乎是同时的,她走到赛车前,赛车引擎开始轰呜呜起来,地面似乎在同频率地震动。

  

  动静不小,把几个看比赛的小姑娘都吓了一跳。

  

  时妤也转头看去,可惜江驯的车没一点犹豫,瞬间飞驰出去。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