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老公下班回家就要我 男朋友技术很好是什么体验

发布时间:2022-03-05   来源:    
老公下班回家就要我 男朋友技术很好是什么体验

  初夏夜晚,沪城大剧院前的合欢开得正盛。

  

  清风拂过,一朵粉色合欢花坠落在地,下一秒又被黑色轿车碾碎,残余一地甜香。

  

  轿车停在剧院门口,右边车门先开。

  

  里头走出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男人,帅气长相加3分,潮牌穿搭加3分,那辆铮亮发光的劳斯莱斯加7分。

  

  打从车里一出来,萧斯宇就接收到来自路人的各种打量,他早已习以为常,抬头扫了眼剧院门牌,耳边又响起一道关车门声。

  

  他循声看向车边气质冷然的高大男人,挑挑眉,“阿晏,得抓紧进场了。”

  

  左车门旁,被唤做阿晏的男人垂着眼,冷白的长指慢条斯理地卷起黑色衬衫的袖口。

  

  调整到合适的距离,他才抬起头,朝萧斯宇投去一眼,“来了。”

  

  嗓音清冽,透着久居高位的从容与矜贵。

  

  饶是一起长大的发小,每次听到陆时晏的声音,萧斯宇都忍不住赞叹,就算不当老板,这声音条件去当声优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何况陆时晏还长着一张俊美清冷的好脸。

  

  这才短短几秒钟,萧斯宇明显感觉到刚刚落在他身上的注视目光,纷纷倒戈向自家好友,耳边甚至还能听到小女生难以抑制的惊叹——

  

  “我的天,好帅啊!”

  

  “尤其是黑衬衫那个,气质简直了!”

  

  “没想到现实里真能遇到这种颜值的帅哥?绝了绝了。”

  

  直到气质迥异的俩人走进剧院,门口的小女生们依旧没散去,而是好奇打量剧院门前贴的海报,猜测他们是去看什么剧。

  

  五花八门的海报里,有现代喜剧、沉浸式戏剧、音乐剧,还有昆曲演出。

  

  “年轻人大概率去看喜剧吧?”

  

  “不一定。那种有钱人品味一定很高,他们应该是去看法国音乐会,这才配得上他们的气质。”

  

  “切,你怎么不说他们是去听昆曲?那海报上都写了,昆曲是百戏之祖,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要论逼格,不比那音乐会低吧?”

  

  “昆曲这种东西,都是老人听的,年轻人谁听这个啊?咿咿呀呀一句唱半天,急都急死人了。”

  

  “这倒也是……”

  

  俩小女生很快换了话题,而她们猜来猜去的两个男人,已然在《牡丹亭》演出厅的二楼入座。

  

  昆曲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演出厅并不大,一场次的票只卖50张,比不得隔壁同时段的喜剧,一场700张票都能卖得精光。

  

  陆时晏扫过陆续入场的观众。

  

  有年轻人,但少,更多是中老年人。

  

  骨节分明的长指轻敲扶手,他淡声评价:“比想象中的热闹。”

  

  萧斯宇姿态懒散地窝在座椅里:“周末人多,而且这一场是沈妹妹唱的,她可是青玉昆剧团的当家花旦,大部分观众都是冲她名儿来的。”

  

  陆时晏斜乜了他一眼,“叫得这么亲热,追到手了?”

  

  被点破窘境,萧斯宇稍稍坐直身子,轻咳道,“快了快了,我萧斯宇要追的妹子,没一个追不到的,时间问题而已。”

  

  他又热切地凑到陆时晏身边,将他的沈妹妹狠狠夸了一通,还捂着心口陶醉,“阿晏,我这次是真的坠入爱河了。”

  

  陆时晏眼皮都没抬,长指轻敲手机屏幕,边回复工作邮件,边淡声道:“如果我没记错,两个月前你追那个小网红也这样说过。”

  

  萧斯宇反驳:“这次不一样,沈妹妹跟其他妹子不同。不夸张的说,她就和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儿似的,我看到她第一眼,就感觉魂都被勾了去,恨不得把她带回家供起来。”

  

  陆时晏嗤笑,没接话。

  

  发小这见一个爱一个的德行,他懒得多说。

  

  大概五分钟后,工作人员举着灯牌清场,闪动的屏幕上滚动着“演出即将开始,请关闭手机或调成静音模式,感谢配合”。

  

  萧斯宇拿胳膊肘轻撞了下陆时晏,“要开场了。”

  

  红色帷幕缓缓升起,灯光幽暗处,闻得檀板轻敲,笛萧清越。

  

  陆时晏暗灭手机,淡漠的视线投向舞台。

  

  -

  

  开场前五分钟,后台。

  

  装扮得宜的沈静姝握着手机,给医院护工发了条消息:「张阿姨,我演出9点半结束,大概10点能赶到医院,麻烦你再多陪会儿我奶奶,酬劳都好说。」

  

  等了又等,那头才有了回复:「行吧,你个小姑娘家也不容易,安心演出吧,你奶奶这边我看着。」

  

  见她答应下来,沈静姝蹙起的眉头才舒展,连忙发了句谢谢过去。

  

  忽然,肩上被拍了一下。

  

  沈静姝微诧,转过身就见到闻颖的笑脸,“静姝,快要上场了,怎么还拿着手机呢。”

  

  闻颖是沈静姝的师姐,旦行里的贴旦,《牡丹亭》里扮演丫鬟春香。

  

  戏里春香一心护主,戏外闻颖对沈静姝也很是照顾。

  

  “刚联系了一下医院护工,麻烦她今天多陪陪我奶奶。”

  

  沈静姝浅浅一笑,将手机放进储物箱里锁好。

  

  都是一个剧团里的同事,闻颖也知道沈奶奶患癌住院的消息,不由叹息道,“人一上了年纪,那些痛啊病啊都出来了。话说回来,你奶奶动手术的日子订下了没?”

  

  沈静姝抬手理了下嫣红色的刺绣斗篷,轻声道,“后天早上。”

  

  闻颖:“周二啊。”

  

  沈静姝嗯了声,“我已经跟团长请过假了。”

  

  闻颖拍拍她的肩膀,算作安慰,“先别想那些,现在要做的是上台把戏演好。”

  

  沈静姝莞尔轻笑,“我知道的。”

  

  话音才落,便听一阵鼓乐笛声响起。

  

  今日的演出从《惊梦》这一折唱起,乐声响起,也意味着官家千金杜丽娘该登场。

  

  闻颖下意识看向身旁的沈静姝,只见方才还带着淡淡愁绪的美貌少女,一将那条红色斗篷合拢,眉眼间顿时换了副神情。

  

  那是官家闺秀该有的端庄清丽,闲适自然。

  

  “闻姐,我先上去了。”她朝闻颖弯眸轻笑,莲步轻移,往台上走去。

  

  虽然已经同台合作多次,闻颖还是被沈静姝那双灵动的眼眸所惊艳到。

  

  那是双十分古典的杏眸,两头微尖,中间偏圆,一道双眼皮褶干净又齐整,瞳孔又黑又亮,不看人时就显得娇憨,若眼波流转起来,那便是水波潋滟,光彩耀熠。

  

  闻颖心头感叹,难怪才22就能成为剧团的当家花旦,如果沈师妹能一直坚守他们这行当,那未来前途定是不可限量。

  

  -

  

  宽阔的舞台之上,粉袍红斗篷的沈静姝随着鼓点,袅袅娜娜登了场。

  

  站定之后,她略抬水袖,十指纤纤,娇娇娆娆合在耳侧,做了个漂亮的亮相。

  

  旦角最重要的特点之一,便是美。

  

  唱腔美、身段美、扮相更要美。

  

  台上杜丽娘一出场,台下观众们都眼前一亮,有几位老戏迷都连连点头,目含赞赏。

  

  而二楼的vip座上,打从沈静姝一出场,萧斯宇就来了精神。

  

  他指着台上那拢着红斗篷,宛若一朵娇俏海棠的少女,语气激动,“阿晏,那就是沈妹妹,漂亮吧!”

  

  “声音小点。”

  

  陆时晏蹙眉提醒,又顺着萧斯宇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台上的闺门旦,粉帽珠翠,眼波盈盈,妙喉婉转:“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

  

  舞台距观众席,遥遥隔着一段距离,却依旧能看清她眉目间的溶溶光色。

  

  的确如萧斯宇所说,是双勾魂的美人眸。

  

  “阿晏,阿晏?”

  

  萧斯宇连唤了两声,朝他挤眉弄眼,“怎么样?她是不是很特别!”

  

  陆时晏盘着掌心的古玩核桃,面无波澜,“一般。”

  

  听到这话,萧斯宇音调陡然拔高几度,“一般?!”

  

  陆时晏眉心轻折,再度提醒,“低声。”

  

  萧斯宇压了压嗓音,还是不服:“这都叫一般?啧,我算是明白陆大少爷你为什么母胎单身27年了,照你这眼光,这世上恐怕没什么女人能入你的法眼了。”

  

  陆时晏没接话,又朝舞台投去一眼。

  

  丫鬟春香正笑吟吟围着小姐杜丽娘,拿镜给小姐照,又替她脱去红斗篷,露出一袭粉袍。

  

  那身着粉袍的女子身段绰约,举手抬足之间,尽显优雅美感。尤其浅笑着扭头,盈盈看向观众席那一瞥。

  

  春水浮花,月照莹雪,撩人心怀。

  

  盘核桃的动作稍停,在她挪过视线后,才继续转动。陆时晏语气听不出情绪,“戏妆这么浓,也瞧不出美丑。”

  

  这话瞬间激起萧斯宇的好胜心来,“那成,等演出结束,你跟我去趟后台,亲眼看看她卸了妆的素颜!你质疑我别的都行,就是不能质疑我挑妹子的眼光!”

  

  陆时晏扯了扯唇,不置可否。

  

  接下来,两人也没怎么说话,静静看戏。

  

  演出共2个小时,演了《牡丹亭》最为经典的几出。

  

  演出结束,大屏幕也打出演员们的名字,陆时晏这才知道“沈妹妹”的完整名字。

  

  “沈静姝。”

  

  男人薄唇轻动,三个字无声在齿间划过。

  

  演员退了场,台下观众也陆陆续续离场。

  

  睡了大半场的萧斯宇也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又迫不及待拉起陆时晏,“走,咱去后台,今天非得让你看清沈妹妹有多好看!”

  

  陆时晏不以为意地挑了下眉,起身往外走去。

  

  -

  

  萧斯宇先去出口取了束花。

  

  九十九朵桃红渐变的香格里拉玫瑰,黑色洒金纸包装,优雅奢贵。

  

  陆时晏扫过那略显浮艳的花束,“她喜欢玫瑰?”

  

  “没查到她喜欢什么花。”萧斯宇抬手整理发型,“不过没有女人能拒绝玫瑰花吧?”

  

  说话间,俩人一起走到后台。

  

  门口立着个牌子,写着外人免进。

  

  萧斯宇权当没看到,推门走了进去。

  

  走廊上几间化妆室都亮着灯,陆时晏单手插兜,斜倚在墙边,颇有兴味地看着萧斯宇挨个找。

  

  这时,他身侧的门突然从里打开。

  

  一个工作人员走了出来,猛地见门口杵个高大男人还吓了一跳:“你是?”

  

  陆时晏:“找人。”

  

  工作人员疑惑:“找哪个?”

  

  陆时晏没立刻答,视线漫不经心扫过屋内,却在看见那抹端坐在镜前的纤细身影,骤然停顿。

  

  见他不说话还往里瞄,工作人员又问了遍:“先生,你到底找谁?”

  

  许是声音有些大了,镜前卸妆的年轻女孩听到门口的动静,下意识回头看来。

  

  隔着半遮半掩的门,陆时晏看到那张褪净妆容的素白小脸,以及那双澄澈灵动的美人眼。

  

  他眸光轻晃,嗓音低沉,“我找她。”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