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孩子还没睡老公就开始了 我想用我的扇贝夹你的乌龟

发布时间:2022-03-02   来源:    
孩子还没睡老公就开始了 我想用我的扇贝夹你的乌龟

  我沐笙若却不会,只要你肯上沐府提亲,我就敢坐你的花轿,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了!”

  

  熙熙攘攘的街道,行色匆匆的百姓望了眼执着情深的小郎,有些被震撼到了。

  

  纷纷驻足。

  

  吉祥茶馆门前顷刻围了一圈的人,交头接耳的看着好戏。

  

  宋岚玉轻拧眉心,扫了眼她们,举步迈近了些,隔着不远不近,不会引人遐想的距离,凑在不足她下巴高的沐笙若身侧,低低沉声道,“沐郎君此举,可是想故意坏了自己名声,胁迫于我?”

  

  “没有!”

  

  沐笙若此时才惊觉自己还在大街上,对着宋岚玉放了豪言壮语,未曾顾忌话说出口,会引来什么样的风波。


  

  不仅如此,他的一番剖白,甚至还让宋岚玉误会了他的用心。

  

  他急急低了脑袋,羞臊的两腮通红。

  

  “没有……”

  

  宋岚玉轻压了眉,有些松了口气,“没有就好,方才的话,权当我没听过,沐郎君往后还是守礼些为好。”

  

  说着,眸光微带凛冽的抬眼,看向众人,“诸位,此事乃是舍弟顽劣,戏弄于我,还望诸位莫要见怪。”

  

  “啊?原来是阿姊和小弟啊,怪道敢光天化日的拉扯女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围观的一众人一听这话,想要闲言碎语的心思顿时淡了,撑着各色油纸伞,连连点头,哄闹着散了。

  

  吉祥茶馆门口,一时又宽敞起来。

  

  宋岚玉低眸看了眼身前的乌黑脑袋,退开了些,“沐郎君,天还下着雨,我先告辞了。”

  

  “哦……”,沐笙若低落的点了点脑袋,有些失落的跨了肩膀。

  

  细雨渐渐的淋湿了他的发梢,顺着鸦色的羽睫,渗进眼角,平白的浮起抹晕红。

  

  沐笙若眨眨眼,有些不适的揉了揉。

  

  随着雨势渐大,衣襟处的雨水一点点浸润内里,令他莫名打了个寒颤。

  

  “阿嚏!”

  

  初夏的天气犹带凉意,锦缎做的衣裳虽然好看,但总归不如布衣耐得住潮气。

  

  沐笙若叹口气,有些可惜的掸了掸袖面刺绣上凝聚滑落的雨珠,这还是开春,沐赵氏怕落了人口.舌,坏了他贤夫良父的名声,才勉强从库房寻的一匹旧绸缎,叫下人送到他院里,权当发了年节的份例。

  

  至于旁的,他是半分都不肯再吝啬了,连碎玉院的取暖炭,他都一并扣下,赏给底下人了。

  

  可即便如此,这也是他自爹亲去后,难得能摸到的好料子了。

  

  沐笙若沉浸在复杂心绪里,浑然不觉有人靠近。

  

  直到头顶似乎暗了一块,带着微微的竹叶清香,弥漫出一股暖意,将他笼罩。

  

  他这才抬眸,有些发蒙的撞进了女子有些深邃的眸底,“宋岚玉?”

  

  “你,你回来了。”

  

  沐笙若傻傻的笑着,凑近了她,完全占据油纸伞的另一半位置,与她并肩而立。

  

  “你哪来的伞?”

  

  他遮住眸底的惊喜,指尖小心翼翼的扯住了她的一片衣袖,心跳怦然,“宋岚玉,你是特意回来找我的,对吗?”

  

  宋岚玉捏紧伞柄,将伞倾向身侧,半个身子都淋在了雨里,神色疏离的隔出了一段距离。

  

  “宋家家训,女儿保家卫国,当怜弱扶小,不可骄矜倨傲,不可自持身份,避而不睬,今日若是旁人,我亦不会熟视无睹。”

  

  大雨滂沱,大颗大颗的雨珠砸在油纸伞面上,嘈杂的扰人心弦。

  

  宋岚玉余光看了眼身侧,不觉又道,“你并无不同。”

  

  沐笙若神色一跨,有些委屈的小了声响,“哄都不愿哄,就这么想和我划清界限吗。”

  

  这般想着,沐笙若不觉眼睛刺痛的难受,侧头又揉了揉。

  

  宋岚玉注意着他的神情,见状,竟是破天荒的有些心虚。

  

  她侧开眼,轻咳了声,“我从不与小郎撑伞。”

  

  沐笙若懵懂的抬起双泛红的眼睛,直直看她,“我连小郎都不算吗?宋岚玉,你太过分了!”

  

  唇角紧抿,沐笙若难受极了,哪有这样的,就算不喜他,也不能这么羞辱他呀,他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怎么就不是小郎了。

  

  他嗔怒的瞪她一眼,径自跑进雨中,消失在了雨幕里。

  

  宋岚玉面色凝重了些,扶正伞面,莫名其妙的生了些恼,一身的书卷气,此刻荡然无存,眉眼肃然的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宝剑,只是泄出了丝锋芒,便已令人无法逼视。

  

  脚步一转,竟是回了宋府。

  

  云收雨歇,宋岚玉一踏进府门,便受到了宋林氏的注目,身后一群仆从,目光炯炯的跟着直直看她,神色间莫名的期盼。

  

  “回来了?那孙小郎如何,可曾合你的眼?”

  

  宋岚玉微微一愣,哪还记得什么孙小郎,递向仆从伞的动作顿住,气势却是弱了下来。

  

  “阿玉,你是没看上,还是根本没去瞧”,宋林氏脸色板起,笑意尽散。

  

  一字一句道,“那可是你爹爹我从一堆名门闺子里,好不容易挑中,用了好一番周折,才与他家长辈合计好,能让你和他先见上一面的,你不会白白的让爹爹的心血付之东流吧。”

  

  “咳,那倒没有。”

  

  宋岚玉避开了宋林氏投来的质问目光,记忆里对孙姓小郎唯一的印象,就是他拂袖而去的场景。

  

  好像就是她委婉示意他说许多话,都不累的时候。

  

  这,也不算白费了他的心血吧。

  

  宋岚玉有些迟疑,很是谨慎的理了袖摆,先揖了一个赔礼,“爹爹,是岚玉没合孙小郎的意,岚玉知错,这就去祠堂面壁。”

  

  宋林氏越发拧了眉,恨铁不成钢的挥手,“去去去,左不过一个孙府,这满京城还有更好的,你爹爹我这就再去准备准备。”

  

  “诺”,宋岚玉说着,又是一个作揖,背过身,穿过几处抄手游廊,径直去了祠堂。

  

  坐在蒲团上,看着头顶的线香一丝丝染烬,宋岚玉阖上眼,竟是回想起了吉祥茶馆前的一幕。

  

  轻拧了眉心,小郎都这么难以琢磨吗?

  

  还是说只要是男子,都这般无理取闹?

  

  若如此,这要是一着不慎,她不得永无宁日?

  

  不成,于情于理,与其她将来上了疆场,生死难料,累得无辜之人为她终日以泪洗面,守着三规九教,受尽束缚。

  

  也为免去多一人阻拦她一展抱负的脚步。

  

  她绝不能成婚。

  

  沐府碎玉院,沐笙若晾衣裳的动作顿住,莫名打了一个喷嚏。

  

  “郎君,可是染了风寒?”

  

  小竹子停了敲打衣裳的动作,关切的望向竹竿底下,正用手背贴额头的沐笙若。

  

  此时的沐笙若已经褪下锦缎华服,换回了粗布衣裳,十分利落的摊开展平各色衣物,挂上竹竿,趁着间隙,摇头失笑,“如今都初夏了,我哪能再得什么风寒,小竹子,你别担心了。”

  

  “不成,郎君待小竹子好,小竹子哪能看着郎君再委屈自己,干下人的活计,郎君,您还是去屋里歇着吧,这小竹子来就成。”

  

  说着,从石凳上站起,推搡着沐笙若往屋里走。

  

  “郎君放心,这些小竹子能干好,沐赵氏就算找碎玉院的茬,也挑不出错。”

  

  “呀,真是一个忠心不二的奴仆,看来爹爹交代给碎玉院的活,还是太少了呀。”

  

  讥诮的语气,伴随着疾步而来的一众仆役,沐笙涟盛气凌人的大步而来,一巴掌掌掴在小竹子脸上,将人打倒在地。

  

  “吃里扒外的东西,连该听谁的,你都没眼色,要你何用!拖出去,打死!”

  

  婆子举着棍棒,一脸凶态的领命,来拿。

  

  沐笙若一脸怒容,举着巴掌就打了回去,“母亲外放做官,沐府却还有本郎君的一席之地,你也配动本郎君的人!”

  

  婆子被打蒙了,下意识退开。

  

  沐笙涟头一回在碎玉院的地盘被抹了面子,当下气急的举掌,干脆打在婆子另一半脸上,指桑骂槐道,“谁的一席之地,现今整个沐府,都是我爹爹在管着,凭谁,也别想越过我去!睁大你的狗眼瞧瞧,别总以为还是死人当家的时候!识时务的,就老实听话,不然我再把你扔进土匪窝里,看你还能有多少运气,再从那跑出来!”

  

  “是你!”

  

  沐笙若难以置信的张大眸,“三年前,竟然是你!”

  

  “哼,是我找人干的又怎么样,你知道了又怎么样,沐笙若,有我在,你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沐笙涟下意识掩口,但又不愿落了下风,干脆叉腰得意道,“你的婚事,还捏在我爹爹手里,你可别忘了。”

  

  沐笙若脑海晃过宋岚玉的身影,一瞬抿紧唇,拳头捏的死紧。

  

  “那又怎么样!”

  

  “哈?那又怎么样?沐笙若,母亲不在,没我爹爹点头,你想背上私定终身的污名,你就只管嫁!我看你到时在你妻主的族人面前,如何抬得起头!”

  

  沐笙涟一挥手,脸色阴狠的迈过小竹子,“咱们走!”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