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半夜被男票口醒 顶开双腿狠狠进入

发布时间:2022-03-02   来源:    
半夜被男票口醒 顶开双腿狠狠进入

  不远处有座琉璃亭,亭子位处山巅,在枫林深处,周遭有朦朦胧胧的秋雾笼罩。一个虚虚渺渺的人影就伫立在那里,他是个男子,隐约看出身形颀长,却瞧不清神色。

  

  玉栖猛然倒吸了口凉气。这里竟还有赏景的人。

  

  她忽然想起来,今日寒山寺有贵人路过。亭中之人,想来是来此游山玩水的贵家子弟。

  

  玉栖怯意陡生,刚才她和施昭云的秘语要是被传出去,两人都会身败名裂,后果难以想象。

  

  玉栖礼节性地屈膝,“不知尊驾在此,扰了您赏景的好兴致,小女这就退下。”

  

  那人身形微动,漠然嗯了声。

  

  “你怎么了?”

  

  玉栖僵滞,自是不能直言相告。她嗓子还哽咽着,舌头有些捋不直,只说,“小女与……兄长,路过此处,玩笑了两句,污了您的清听,还望多多宽宥。”

  

  那人低沉问,“兄长?”

  

  玉栖大感窘困,定是她和施昭云方才的对话已被听了去,此刻猝然编谎,难叫人信服。

  

  她心下惴惴,涩声道,“是。”

  

  那人若有若无地瞥了她一眼,视线胶着。

  

  “叫什么名字?”

  

  他忽然问。

  

  玉栖掌心全是汗,哪里敢报自己的家门,只想赶紧找个由头离去。对方的语气并不如何严厉,不疾不徐,却自有高位者的疏离气息,令她陌生害怕。

  

  玉栖默然无语,假装没听见,转身就要走。

  

  那人沉沉的笑却在背后响起。

  

  “不错,官家小姐,竟与人预谋私奔,真叫大开眼界。”

  

  玉栖直挺挺地站住。

  

  蓦然转过头来,透过重重叠叠的霜叶,她窥见那人的脸生得极好看,如晨曦寒星,似一杆雪旗,皎然悬于秋色之间。可惜他的眼却是极令人害怕的,积着冷灰,那种高处不胜寒的肃穆感,叫人栗栗危惧。

  

  玉栖咬着殷红的唇瓣,不得不停下脚步。

  

  “……萍水相逢罢了,阁下何必要苦苦相逼?”

  

  这嗔怒像被投入了一口深井,没激起丁点水花。

  

  “萍水相逢,”那人端起手边茶杯,冷淡地抿了口茶,“寺里的和尚没告诉你们俩,这后院不能进吗?”

  

  玉栖打了个寒噤,果然如她所猜,他是这寺里的客人。

  

  再回想她这一路走来没见任何香客,虽然平日这竹林也游人稀少,却也没到一人看不见的地步。

  

  方才,她和施昭云在这儿,冒冒失失地说了半天不韪之语,之后她又蹲在这河边哭,准是惊扰了人家,现在人家来兴师问罪了。

  

  “扰了您在此清修,小女再次赔礼了。可否,可否高抬贵手?”她畏惧那人的神色,深深地埋着头,几乎是恳求,“……我立刻马上就离开,远远的,再不敢打扰您了。”

  

  姑娘微翘的鼻尖上沁了一层冷汗,雪腮微微颤抖,氤着些许羞愧红晕,看上去像是一朵蓄泪的娇花。

  

  琉璃亭中,赵渊轻嗤一声,晦暗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似是收不回来。

  

  他登基才不久,恰逢新旧朝臣更迭,外戚干政严重,诸藩王割据夺权,太后催劝立后……好不乌烟瘴气。皇宫里更是诸事缠身,案牍劳形,令人烦扰难当。

  

  趁着逢秋太后生辰,他才借着抄经的名义,出来走一走。

  

  这寒山寺原是前朝皇寺,端是清修礼佛、平心静气之所。然他方在亭中呷了一杯淡茶,便听见有女子在湖边伤心痛哭。

  

  微风徐徐吹来,他瞥见那女子容颜姣好,玉面动人,如一朵白茉莉似的,只是脸上洇了太多道泪痕,损了这份美感。

  

  赵渊初时没理会。

  

  他不知道寺里那些和尚是怎么做事的,也不知道这对怨偶是怎么闯进来的,他还没闲到管这些小男女的情怨。

  

  可那姑娘哭得实在紧了,一声接着一声,像是沤了血,把心肝都哭出来了,他这才开了口。

  

  本拟直接问了名字,发回族家,叫当家人自己解决,她却嘴硬也不肯说。待要再问,那姑娘珠泪暗悬,眼见着又要落下来。

  

  他一声叹淹没在嗓子眼儿。

  

  罢了。

  

  赵渊挥了挥手,不冷不热道,“这后园,近来要给宫里的太后准备佛经。这几日都不能过来,懂吗?”

  

  玉栖迷茫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如遇大赦,点头不迭。她眼中露出欣悦,连眼睑下的泪水都不是泪水了,像是花蕊上的露珠。

  

  赵渊勾了勾唇,一抹微不可见的暗色揉在眼底。

  

  他还是开了恩。

  

  “去吧。”

  

  *

  

  方当秋寒时节,寒山寺木叶尽脱,青瓦灰檐之上遍布雨痕,放眼各处,皆笼罩一层素色的霜。

  

  施昭云从后园出来,一路上心里都不大舒服。

  

  他不是故意要说那些话的,他一直想以玉栖为妻,他喜欢她一点不比她喜欢他少,甚至还更多些。

  

  那个什么混账小侯爷要娶她,他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若他真是什么世家富公子,定然会不顾一切地告求父亲母亲大人,不管聘礼多重,也要把她娶过门。

  

  可惜他不是。家世非但没给他带来任何利好,相反还深深束缚着他。

  

  施昭云原不是大澂朝人,他的母国是澂朝的附属国,西越,他是西越的皇子。

  

  西越向来是女子为尊,女子继承宗室帝位、掌国家大权。

  

  他七岁那年,国中发生了鲜有的□□,母皇不顾父王的反对,把他送到大澂来当质子,换取粮草救济子民。

  

  澂越两国算是友盟,施昭云以质子的身份入朝,先皇未曾苛待过他什么,赐居在京城行宫,还允他在京城内自由活动的特权。

  

  只是有一条,他不能擅自离开京城。

  

  施昭云便这么日复一日地干耗着,空有个西越王子的身份,每日吃着珍馐美酒,却见不得光,不能科举不能武考,没有自己的功名封地,不能像澂朝正常男子一样建功立业。

  

  连出门,都要卫兵前后看着。

  

  他的日子,看似锦衣玉食,实则都是澂朝恩赐的,本身只是王室的彀中之物,随时可能变为阶下囚。

  

  年幼的施昭云,很歆羡澂朝的太子。他和澂朝太子年岁相仿,同样有皇子的身份,他是身困囹圄的质子,而人家却是众星拱月的太子殿下。

  

  十多年以来,施昭云从一个矮小懦弱的孩童长成一个高大峻秀的少年,可他母皇却再没来赎他。

  

  他以质子的身份长久居住在京城,京城名流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没人把他当成正经人家的公子。

  

  施昭云感觉自己就是个弃子,价值已经没了,直到他识得了玉栖,才觉得日子又有那么一点盼头了。

  

  玉栖是闺阁女儿不能随便出门,正好他也不能,两人一拍即合,便时常以书信互诉衷情。

  

  由于身份比较尴尬,施昭云一直没跟玉栖说真实身份,只道自己是个寻常人家的公子。施昭云想着,总有一天他能回西越去,到时候他再娶玉栖,就名正言顺了。

  

  可这打算泡汤了,因为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侯爷。

  

  施昭云当然生气,可他仍然是为人所制的质子,无能为力。

  

  只要西越没人来赎他,他就得永远枯困在京城。身为质子,如何能和玉栖私逃,又如何能向她家提得了亲?

  

  施昭云无奈,见澂朝许多高官都给心爱的女子买一所宅子,就顺口也对玉栖说了出来。

  

  说出口,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权势他没有,自由他没有,银钱他却有的是,宅子可以随便买给她。

  

  他常常幻想玉栖能住进自己的宅子,到时,他看书写字,她都能伴着他。晚上累了,他还能抱着她,比什么枕头都舒服,即便身陷囹圄,也不是孤单一个人了。

  

  什么父母之命,三书六礼,仿佛也没那么重要。

  

  可没想到却惹了玉栖伤心。

  

  施昭云一直觉得,他们是天经地义的一对,在一起是迟早的。可就在刚才,玉栖最后看他的那个神色,令他有点忐忑不安了。

  

  他蓦然说这样的话,会不会唐突了她?但他们的感情是那么好,自从确定情意以来,他和她还从没吵过架。

  

  施昭云坐在马车上,胡思乱想了半天,脸上时悲时喜。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回去,给玉栖道个歉。

  

  有什么事情,说清了不就行了?

  

  施昭云深吸一口气,朝轿厢外的黑髯汉子毅夫说,“先不回府,我要回寒山寺一趟。”

  

  毅夫是护送施昭云来当质子的武士,这些年一直忠心耿耿,做马夫服侍在施昭云左右。

  

  他见公子忽然要回寒山寺去,算了算时辰,“公子,咱们该回府去了,否则……”

  

  质子可以在京城中活动,但时辰有严格的限制。新帝登基以来,质子只被允许在辰时到巳时这两个时辰之间外出交游。出了这时辰,恐怕锦衣卫就要上门了。

  

  “放肆,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吗!”

  

  施昭云带了些薄怒,见毅夫那惶怯的神色,心想自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