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女生怎么接吻 姐夫给我发短信说喜欢我

发布时间:2022-02-28   来源:    
女生怎么接吻 姐夫给我发短信说喜欢我

导读:新鲜出炉猎艳精品(一个女主好几个男主的古言:浪荡的小妾)

  “百来个亿呢,听说裴老爷子气得直接不管了,要不然怎么会放任它破产?”

  

  “那裴谈……”

  

  听到这个名字,池意顿时抬起头。

  

  “嘘,他好像也从集团总部的位置上下来了。”

  

  “不可能吧?他呀,裴谈呀。”

  

  “我舅舅已经很久没联系上他了,听说是出国了。”

  

  偌大的顶层宴会厅内衣香鬓影,聚集了京沪圈子里的各色名流。今天是沪市的建筑世家郑家小孙女的周岁宴,郑太太把宴会办在了自家的庄园内,池意临时收到邀请,今天早上才从帝都飞过来。

  

  只是一个周岁宴,厅内的名媛和太太却争奇斗艳,随处可见身上高级定制款的礼服。

  

  因此当池意第三次感受到了来自过路人的上下打量后,她就知道,今天她穿的这条裙子必然要遭到一次嘲笑。

  

  “诶,池意?”

  

  果然。

  

  一整面的落地窗前,下午茶区域,陈安琳正跟她在圈子里的几个名媛小姐妹坐在那闲聊,看见经过拿点心的池意,笑吟吟叫住了她。

  

  “我们刚刚还聊到你呢,下个月的巴黎时装周你去不去?你要是去,正好可以搭我家的私人飞机走。”

  

  池意只是拿点心路过,嗯嗯敷衍了句:“再看吧。”

  

  “池意,你不经常去看秀吧?不过我可以帮你要到品牌的邀请函。”陈安琳身边的小姐妹支着下巴打量她,故意笑问,“我看你这条裙子很好看,是哪个系列的高定?”

  

  池意今天简单穿了一条雾粉色的雪纺裙,很日常风,看料子和设计就不是什么高定的裙子。

  

  确实不是任何高奢牌子,而是她闺蜜江颖珍的那个网红店出的新款。池意今天出门太急,冲进衣帽间随便扯了一件就套上走了,连妆都是在飞机上化的。

  

  陈安琳连带着她的名媛姐妹团看不起池意不是一天两天了,池意的态度也早就从一开始的听一句嘲讽就气到在心里扎十个小人、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不痛不痒。

  

  于是她很克制地翻了个白眼,反问:“不是高定怎么了?穿得舒服好看不就行了。”

  

  几个小姐妹都在心里嘲笑了一声,有个更是不给面子地轻笑了出来。

  

  “对了,我记得上次我大伯的美术馆开馆,我还见到秦阿姨了。”陈安琳也在笑,“秦阿姨身上那条香家的高定就很好看,我听她说,你们家现在非高定不穿的?那你怎么……”

  

  秦阿姨是秦湘美,池意她妈妈。

  

  池意今天之所以会被叫来这么名流聚集的场合,也是因为池母的强制要求。

  

  其实按道理说,池家是挤不进名流圈的。但池家有钱,她爸爸以前是煤老板,后来乘着东风做起了炒房的生意,身价也水涨船高。

  

  转折发生在池意初中毕业那年,池家一家搬去了帝都,算是一只脚踏进了中心圈子。

  

  但在圈子里的人看来,池家就是他们最瞧不起的那一类“暴发户”。

  

  秦湘美就不乐意了。

  

  于是,小池意被她妈妈千方百计送进了那种据说“大半个京城二代圈都在读”的私校读高中,这么多年来,亲眼旁观了她妈妈的日常炫富。

  

  秦太太一心想要挤进豪门富太太们的圈子,可奈何审美和内涵有限,所以闹了不少笑话。

  

  最新的笑话,就是上周。

  

  在陈安琳她大伯的私人美术馆的开馆庆宴上,秦太太一身珠光宝气出席,穿着香奈儿的最新款高定礼服裙,红色,还背了个爱马仕的喜马拉雅铂金包,金色,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绿色。

  

  金灿灿红艳艳绿油油,一身活像是在参演东北二人转的配色,当天就刷爆了京圈名媛姐妹团的朋友圈,被嘲笑了个遍。

  

  池意替她妈妈丢脸,丢脸到想连夜剪断全帝都的网线。

  

  心里丢脸,她面上还是毫不客气道:“我们家的人,爱穿什么就穿什么。管这么宽,你家是住在太平洋的?”

  

  “……”陈安琳脸上的笑有点挂不住了,无辜道:“诶,我不过就是想关心下你,语气不用这么冲吧?”

  

  “不用你关心。”

  

  池意挽了挽乌黑长发,自然回:“我听说,今年陈伯伯在胡润富豪榜上的排名还没有我爸高,是不是?”

  

  陈安琳一怔。

  

  “我想,你还是多关心下你爸的经济状况比较好。”

  

  池意莞尔一笑:“走了,失陪。”

  

  几个小姐妹面面相觑,陈安琳气得差点摔了手里几十万一套的茶具。

  

  “算了琳琳,别跟她计较了,她哪比得上你。”

  

  刚走出两步,池意听到后边扬起不知道谁的一句:“暴发户嘛。”

  

  “也就她家这样的暴发户,会在乎那种没凭没据的富豪榜了。”

  

  “家里没文化,才只会炫耀钱。”

  

  “可不是吗。”一旁的小姐妹嗤笑,附和道,“越这样越让人瞧不起,也不知道她在得意什么。”

  

  .

  

  宴会还在进行,厅内没有人跟池意搭话。她吃得也差不多了,于是拍了张现场照发给池母交差。

  

  她很不适应这种场合,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居然还有个酒会。

  

  实在有点待不住,反正也没人注意她,酒会进行到一半,池意就离开了。

  

  直接搭了最近的一班航班飞回了帝都。

  

  刚一落地,打开手机,就收到闺蜜刷了屏的消息。

  

  江颖珍发来一个定位:【我的意宝!宝贝快来,请你吃鸭!!!】

  

  一小时后,池意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进了这家会所。走廊昏暗,踩着酒红色的绒地毯一路进去,走着走着,她渐渐觉得有点不妙。

  

  不是吃鸭子……吗?

  

  “您的朋友在这一间。”

  

  服务生笑着停下,鞠躬打开了包间——

  

  “宝贝儿!!!”

  

  豪华包间内,身段婀娜的女人穿了一条从腿根开叉的热辣黑裙,正将小腿斜倚在面前帅哥的大腿上,还在让他为她点烟,抬头就是一句娇嗔:

  

  “诶呀,快来快来,几个小帅哥都等你好久了。”

  

  一眼就和包间里五六个半裸男人齐刷刷打了个照面的池意:“……”

  

  哦。

  

  原来是这个——吃、鸭。

  

  .

  

  “陈安琳她爸最近不还带了个私生女回家吗?她家里都闹翻天了,还有心思嘲笑你。”

  

  听完池意的转述,江颖珍按熄了手里的女士烟,嗤笑了一声。

  

  她招手:“来,小帅哥,给我们家意宝倒杯酒。”

  

  “不要。”池意想也不想就把旁边男人递来的酒杯给推了回去,四周香水味重得她直皱眉,“你找的都是什么人呀。”

  

  “诶呀不是我找的,是我客户跟我说,这家新开的会所提供帅哥陪酒服务,我才找你来的。”江颖珍暧昧眨眼,“这不是,质量还挺高的。”

  

  池意嫌弃:“陪什么酒……我又没有这种特殊癖好。”

  

  “偶尔也要放松一下嘛,你看我,以前也是根本不来这种地方的。宝贝儿,听我的,还是要及时行乐,不然哪天没玩够呢人就出事了,那多可惜啊。”

  

  江颖珍以前也是圈里的名媛大小姐,后来家道中落,她爸入狱以后就彻底放飞了自我。

  

  “你看那个裴谈,”江颖珍唏嘘,“要是换以前,谁能想到他会破产啊。”

  

  池意动作顿了顿。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以前他对你爱搭不理,今天的你他高攀不起!”

  

  当初池意头脑发热追了裴谈好几年,这几乎是整个圈子里都知道的事。

  

  但裴家是什么背景?家族分支庞大,控股产业分布全球,是顶豪中的前列,名流中的名流,池家根本没法比。

  

  而自小就被家里人看好要当接班人的裴谈,更是在圈子里高不可攀的存在。

  

  当年池意对裴谈穷追猛打了多少次,就被他冷漠拒绝了多少次。

  

  为此,她还一度在背地里遭到了不少嘲笑。

  

  甚至到现在,这事还隔三差五被那帮名媛太太们翻出来当笑话讲。

  

  可以说,现在池意在圈子里这么被人瞧不起,甚至将她看成是个笑话,和她当年不自量力的追人脱不开关系。

  

  好在后来她终于幡然醒悟,不追了。

  

  一想到黑历史,池意就如鲠在喉:“随便吧,我管他破不破产。”别问,问就是后悔。

  

  况且,她有好几年没见过这人了。

  

  都忘了他长什么样了。

  

  .

  

  池意没有让那几个男人给自己倒酒,但自己喝了不少。

  

  她七拐八绕去洗手间,刚扶住化妆台,听到外面有人正在谈笑。

  

  “帅哥,叫什么名字?”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你长相这么好,我给你多开几瓶酒,随便你开……要不要来我的包间玩玩?”

  

  不多时,响起对方的声音。

  

  “哪一间?”

  

  男人的嗓音格外好听,清冷悠缓,说不出的熟悉,池意一下顿住。

  

  喏,我的名片,一会记得来找我。”女人笑道。

  

  A806,不就是在隔壁?

  

  听到一半,池意一股醉酒想吐的感觉猛然涌上来,冲进隔间。

  

  回来时踉踉跄跄找到包间,推门就扎了进去。

  

  “颖珍,你开下灯,我找下包包。”池意感觉晕得难受,“我要回去了。”

  

  没人回应。

  

  包间里音乐声被暂停着,空空荡荡,池意在沙发区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打开才看到江颖珍十几分钟前给她发的语音消息。

  

  “宝贝,我先带他们……等你……”

  

  江颖珍醉昏了的笑语被嘈杂的唱歌声完全盖过,池意听了个寂寞。

  

  她摸索着找到包包,同时点开第二条。

  

  “刚,刚才我在走廊上看到个极品鸭子……”听背景音江颖珍到了安静的地方,口齿稍微清楚了,“那背影,嘿嘿,诶呀你猜我想到谁了,我都不敢想……”

  

  忽然余光瞄见有人正推门进包间,池意下意识抬头。

  

  恰好和推门进来的男人四目相对。

  

  江颖珍:“好,好他妈像裴谈!!”

  

  “……”

  

  池意捏着手机,睁大了眼,包包不慎脱手掉落在地。

  

  这不是……

  

  “裴谈???”

  

  对视数秒,她愣愣:“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有回答。多年不见,他也在盯着打量她。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