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朋友喜欢让跪着按头 被老公整整折腾了一夜

发布时间:2022-02-28   来源:    
男朋友喜欢让跪着按头 被老公整整折腾了一夜

 导读:新鲜出炉猎艳精品(胯下办公室新婚美妇|你是不是欠g了txt下载) 

.提前拿到的样书上,译者栏上只有侄女戴盈盈的名字。

  

  翻译是桩累人的活,既要还原原文中的意境,又要利用汉字的博大精深使其内涵更上一层楼。为了翻译这本诗集,盛柠整整熬了几个月,不断地查阅修改,就为了能交出最完美的中译稿。

  

  图书网站上的读者都在夸“神仙翻译”、“中文把原文的意境给拔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尤其是在知道译者身份后。

  

  「听说译者才大四在读,这么一整本独自完成翻译,属实牛逼」

  

  盛柠直接去找戴春明要说法。

  

  “这事儿啊,是老师没跟出版社那边谈拢,对不住你,稿费的话盈盈这份都补偿给你,你看怎么样?”戴春明先是安慰她,再又转了话题,关心道,“不过你最近不是要忙着考口译证吗?老师建议你还是把注意力先放在大事儿上,别拘泥这么个小小的署名。”

  

  盛柠觉得她导师这话术,只干翻译着实屈才。

  

  成果被拿来给一些“皇亲国戚”脸上贴金这种事情也并不只有盛柠遇到过,但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忍气吞声。

  

  她很想做那个不畏强权抗争到底的小部分,但可惜,她没那本事。

  

  从教导楼出来,高翻学院整个沉浸在深秋的凉意中,冷风呼啸而过,像活生生的现实,又像是几个响亮的巴掌,牢牢扇在盛柠脸上。

  

  她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裹紧外套,包里的手机不断震动,拿出来一看,是师兄师姐发过来的消息。

  

  几个师兄师姐都劝她忍耐,千万别跟戴春明闹翻脸,他上面有人。

  

  心情郁闷之极,时间接近中午,盛柠却完全没有吃饭的心思。

  

  但和她约好吃饭的人来了。

  

  “姐。”

  

  一辆白色MINI朝这个方向开过来,停在她面前,驾驶座上的人摇下车窗。

  

  盛柠只好把爽约的念头摁进肚子里:“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你上午没课?”

  

  “有啊,选修课,我怕下课赶不过来,叫别人替我去答到了。”盛诗檬拍了拍副驾驶的软垫,“上车,我已经选好地方了,说好给你庆祝。”

  

  盛柠直接上了车。

  

  车子开出高翻学院,远离了校园窸窣,周围都是车流声,她气沉丹田,终于大声骂了出来:“¥@¥#¥戴春明!等着!等我出人头地衣锦还校我他妈#¥@#¥!!”

  

  盛诗檬紧抿唇,不用问都知道是什么结果。

  

  她等盛柠骂完后才问:“那稿费呢?”

  

  盛柠冷静下来:“给了。”

  

  “那还好……有多少啊?”

  

  “没多少,要真有那么多他肯把他侄女那份也补偿给我?”盛柠忍不住失落的口气,“如果要买博臣花园的房子,连首付的零头都不到。”

  

  念书这几年各种兼职接活儿,再加上她亲妈施舍的巨额生活费,盛柠攒了个小金库,打算等工作几年在这里落户,有了购房资格,己买套小产权房,也算是在这个城市有了个自己的小家。

  

  有时候兼职干累了,就会抱着做梦的心态,在购房网上看房子。

  

  反正也不指望这么快就能买得上,当然专挑豪华的地段看。

  

  其中博臣花园就是她看的所有房源中的极品,无论是地段、交通、精装修标准、绿化率、只要是买房的人会考虑到的条件,它都是满分。

  

  当然,价格也是满分。

  

  盛柠对它念念不忘,总爱用博臣花园的价格做金钱计量单位。

  

  毕业生嘛,走上社会前谁还没点不切实际的梦想,譬如在天子脚下买套房。

  

  盛柠突然问:“有没有什么能够迅速搞到钱的方法?”

  

  顿了顿,她又立刻补充:“钓凯子除外。”

  

  盛诗檬弱声说:“……那没了,只会这招。”

  

  盛柠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侧头看向盛诗檬。

  

  盛诗檬长得特像她亲妈,她亲妈以前是当小学老师的,年轻时身上书卷气很浓,小白兔似的长相,白白净净的,像戴望舒的诗里撑油纸伞的姑娘。

  

  一般男人很难拒绝这样长相气质的女人,所以盛诗檬的亲妈成功上位当上了盛柠的后妈,而长大后的盛诗檬继承了她妈的优点,也很成功地在异性中来去自如。

  

  她看盛诗檬的同时,盛诗檬也睨了眼她。

  

  盛柠不一样,她长得像她爸,五官标致柔和,清清冷冷的,尤其是刚刚开车在路上看见她,整个人站在这阴凉的天气里,身形清瘦纤细,越发像路边落着雾凇的梧桐树。

  

  从同性的角度看待,盛柠看上去冷冰冰的,对谁都不太热络,包括家人,因此身边没什么特别亲近的同性朋友,但是脸够漂亮,所以很适合当欲擒故纵型的小狐狸精,对男人来说会有种反差的妩媚感。

  

  不过她姐现在一心只想搞钱买房,没那个心思。

  

  盛柠心情不好,盛诗檬赶紧转移话题。

  

  “姐,你看我这辆车帅吗?”

  

  盛柠问:“嗯。男朋友送的?”

  

  。”盛诗檬强调,“跟我们学校那些富二代的大方程度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吧?”

  

  盛柠面无表情地调侃:“那你现在还觉得改钓上他亏大了吗?”

  

  “肯定亏大了啊,要是钓的是温征他哥,别说这区区一辆MINI,就是你想要的博臣花园的一套房,我撒个娇就能帮你弄来。”

  

  说来盛诗檬和她现任男友的缘分,也是起源于盛柠想买的那套房子。

  

  是盛诗檬看到她包里有张博臣花园的广告单,自己虽然还是学生,但在帝都名校混日子,因此周身不少富二代,对这个房产品牌也有所了解。

  

  她当时就问盛柠,你得奋斗多少年才买得上啊?

  

  盛柠说了个年数,盛诗檬直接倒吸一口凉气。

  

  盛诗檬劝她,要真想买这套公寓,还是去问你妈要赞助吧,她那么有钱。

  

  不要。

  

  盛柠皱眉,直接拒绝。

  

  盛诗檬转了转眼珠子,突然笑着问,要不我想办法弄一套送你吧?

  

  盛柠也笑了,完全没当真。

  

  你怎么弄?别跟我说为了送我套房,你还要去泡博臣花园的老总。

  

  一语成谶,盛诗檬还真托室友搞到博臣花园的房产开发商兴逸集团的实习资格,而且还是总部的实习资格,雄赳赳气昂昂地开启了她的攻略之旅。

  

  可是她在那足足打了两个月的工,连老总的裤脚边都没摸上。

  

  这波还是盛诗檬天真了,现实生活中的大老板跟电视剧里演的完全不一样,底层的实习员工除了正好撞上大老板来公司开会,坐电梯上下楼外,平常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见到。

  

  后来他们温总的弟弟来公司开股东大会,才有了现在的对话。

  

  “我听温征说他爸身体不好,现在就是个挂名董事,唯一的亲外孙女吧跟他一样,志不在继承家业,所以他们家从里到外,全是他哥一个人做主。”

  

  说完硬条件,盛诗檬话锋一转,小女生似的笑起来,语气开始变得有些飘忽:“再加上,他哥是真的长得好帅,不光是长相。温征说他哥在继承家业前,是从军校毕业的,他还给我看过他哥那时候的军装照,阅兵式姐你看过吧?”

  

  盛柠语气恹恹:“嗯,看过。”

  

  “我这么跟你说你也想象不出来。”听出她态度的敷衍,盛诗檬摆手说,“哎呀反正等你哪天见到本人就知道我一点没夸张了。”

  

  她对温征他哥到底有多帅没兴趣,反正跟她八竿子打不着边,她只对他哥现在所掌管的兴逸集团旗下的房地产品牌,博臣花园的房子非常感兴趣,如果她肯努力奋斗,还是有希望买上的。

  

  “行了。”盛柠提醒妹妹,“别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盛诗檬立马抗拒地摇头:“温总在公司就没给过我好脸色,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说到这儿,她半开玩笑道,“姐,要不你去钓我们温总吧?”

  

  盛柠觉得荒唐,也非常抗拒:“别,没那亲上加亲的癖好。”

  

  姐妹俩对男人的态度截然相反,倒是对温征他哥不约而同地唯恐避之不及。

  

  到了吃饭的地方,盛诗檬熟练地叫了几道菜,边和盛柠聊天边等上菜。

  

  直到戴春明的一通电话,再次把盛柠好不容易转晴的心情又给破坏殆尽。

  

  戴春明的声音很急,问她在哪儿。

  

  听到她在外面吃饭,又立刻下命令:“赶紧回趟高翻学院。”

  

  心里把戴春明骂了个狗血淋头,嘴上却还是只能答应。

  

  盛柠掐掉电话,手捏着拳,几乎是咬着牙说:“我先回高翻学院了,戴春明找我。”

  

  “搞什么啊。”盛诗檬有点懵,“菜还没上呢,吃完了再回去不行吗?”

  

  盛柠摇头,表情烦躁:“抱歉,你叫个朋友来陪你吃吧,这顿我请客。”

  

  看盛柠这一脸为生活不得不低头的样子,盛诗檬再次问道:“姐,要不你还是考虑一下钓凯子这条捷径吧?”

  

  盛柠敷衍道:“等我能摸到他的裤脚边再说吧。”

  

  -

  

  火急火燎回到高翻学院,盛柠刚上到楼就被个同系师妹给围住了。

  

  师妹一脸兴奋。

  

  “师姐牛逼!大佬特意点名找!”

  

  “什么大佬?”

  

  校长?院长?学院书记?还是系主任?

  

  “温衍啊!”

  

  盛柠以为自己听错:“谁?”

  

  难道是和博臣花园老总同名同姓的人?

  

  师妹眼冒红心,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就是兴逸啊兴逸的老板,老师在课上给我们放过的!”

  

  做翻译的,各种行业知识当然都要学个几分,像师妹这种还没来得及外出实习的学生,对温衍这个名字的认知主要来源于课上老师给他们发的一些集团公开的商务会议原件,并布置作业让他们翻译成外文。

  

  盛柠头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还真是盛诗檬现任男友温征的亲哥,钻石王老五中的战斗机,温衍。

  

  他来高翻学院找她干什么?

  

  盛柠觉得自己和温衍的交集仅限于她近十余年的终极梦想是买上一套博臣花园的公寓,而温衍恰好就是博臣花园的老板。

  

  半信半疑走进办公室,除了她导师本人以外,还有个男人坐在会客椅上,手里端着戴春明的紫砂茶杯,喝着戴春明不知道从哪儿收来的极品六安瓜片。

  

  果然是贵客。

  

  戴春明开口:“盛柠啊,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温衍,你叫温先生。”

  

  跟在戴春明屁股后面打了两年杂,盛柠很懂这其中人情世故,乖巧叫了声:“温先生好。”

  

  “你好。”男人开口,声线低沉。

  

  相当年轻的声音啊。

  

  在保证不唐突的注视下,盛柠抬眼,对上了男人的目光。

  

  短发干练的男人,脸长得十分英俊,眉眼轮廓分明,瞳仁色浓稠深邃,即使抛去英俊的外表,不看脸他也很帅。

  

  靠着沙发,背直直挺起,坐着也显得高大,不是那种小男生的帅,而是那种有气质加成的,高傲的、成熟的、矜贵非凡的帅。

  

  这样的男人平时在学校里根本见不着,就算是在职场上也属于稀世珍品。

  

  盛诗檬真的没夸张。

  

  盛柠短暂地愣了一下,等她回过神来,男人已将目光平静地从她身上挪开,三言两语要打发走戴春明。

  

  “欸好的,那您和盛柠聊。”戴春明恭敬地笑,接着转身离开,在和盛柠擦肩而过时小声严肃说,“好好表现,别丢了我的脸。”

  

  办公室瞬间就只剩下两个人。

  

  戴春明一走,温衍淡淡垂眼,示意盛柠在他对面坐下。

  

  这还是第一个来高翻学院找人,对戴春明的讨好视若无睹,而直接要和她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单独谈话的权贵人物。

  

  盛柠刚坐下,来人立马单刀直入。

  

  “盛小姐。”

  

  “今天我来找你,是为令妹盛诗檬的事儿。”

  

  男人一说长句就带些微京腔,不过分拽的程度,低沉的嗓音配着卷舌,听着接地气,但又很疏离。

  

  盛柠不动声色,明知故问:“您怎么认识她?”

  

  怎么的不是说连裤脚边都没摸到吗?怎么都直接找上她这个做姐姐的了?

  

  好家伙真就俩兄弟一个都不放过,全都要是吧。

  

  盛柠还在脑补一出三角恋大戏,结果下一秒,温衍出乎她意料地,扯着唇不咸不淡地说。

  

  “一个小实习生,我能认识她也的确是很可笑。”

  

  暗讽意味十足,这不是一个对盛诗檬动了心的男人该有的态度。

  

  “令妹和我弟弟在三个月前认识,原本我以为他们年轻人,走得近玩玩儿而已。我弟弟不着调,身边的姑娘一直来来去去,所以没打算多管。”

  

  温衍皱眉,声音不悦:“但他最近打算带令妹回家见我父亲。”

  

  带女朋友见家长,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弟弟年纪轻不懂事儿,以为几个月就能决定一辈子的婚姻大事,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只好来找盛小姐帮忙,希望盛小姐能理解我的苦心。”

  

  盛柠懵了。

  

  好、好家伙。

  

  盛诗檬一个把谈恋爱当过家家玩的人,竟然让浪子回头了。

  

  而眼前这个钻石王老五自诩他们温氏血统高贵,家里有皇位要继承,看不上盛诗檬的平民身份,于是来找她棒打鸳鸯。

  

  简直是豪门文学照进现实。

  

  盛柠盯着眼前这个男人,透过他英俊的外表看到了他更吸引她的地方。

  

  他腕上的表,可以抵博臣花园一套公寓的首付。

  

  他身上的西装,可以承包她全屋的软装。

  

  就连他领带上别着的那个银色领带夹,都可以换一台65英寸嵌壁无缝电视。

  

  她在燕城待了六年,看着燕城这几年发展迅速,地皮越来越少,聪明的资本家们就把地往天上挪,高楼大厦一幢幢地盖,他们的钱兜子越来越鼓,而她却没资格拥有这一万六千平方公里其中的一平米。

  

  对眼前这个男人除了“泡”的老套路,还有另一种。

  

  ——卖妹求荣。

  

  温衍垂下眼,低头抿茶,给足她时间琢磨出一套话术,请求他不要拆散这一对有情人。

  

  清清冷冷的文静样子,这种姑娘通常表面上看着没脾气,实际上犟得很。

  

  终于,姑娘说话了:“那我有什么好处吗?”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