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生说里面很烫 学长…那边不能碰

发布时间:2022-02-25   来源:    
男生说里面很烫 学长…那边不能碰

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墨黑色的腰牌被他那白皙的肤色一衬,硬生生让她想起了“小狐狸精”递给她腰牌的那一幕。


她嘴角抽动两下,继续道:“我已经一五一十的说了,可我怎么说,你们都不相信。”



“我信。”


“还让我……”


哎?


她顿住话音,愣愣地看着那位大人,只见他的手缓缓放下,薄唇轻启,看着她又重复一遍:“我信你。”


“……”


裴静觉得,但凡这位大人长的丑一点儿,长的普通一点儿,她都会打心底里夸他一句——大人不愧是大人。


可是,偏偏,他长得同“小狐狸精”一模一样!


她蹭地从地上站起来,一脸狐疑地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你是……谢南倾?”


“大胆,”一旁审案的斥了她一声,“不可对大人无礼。”


“无妨,”谢南倾坦坦荡荡的迎着她的目光,“我是。”


“……”


裴静第一次见“小狐狸精”,是在程挽英侍弄的小园子里。


“小狐狸精”着了件粉嫩的纱裙,在满园子的葱翠里回眸,如坠落人间的仙子,似盛夏初绽的新荷,总之有种说不出的清冷美。


四目相接,“她”似笑非笑的开口:“哟,哪儿来的小丫头。”


声音娇娇柔柔,软软糯糯的,所有的清冷顿时消失在“她”眼角眉梢的笑意里。


谢南倾和“小狐狸精”长得虽然像,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他的声音清冽如寒潭,沉缓如深泉,是男子特有的声音。


逆着烛光,他的脸倒是与“小狐狸精”如出一辙的漂亮。


昏黄的光落在他锋利的眉骨上,往下是挺鼻薄唇,勾勒出利落的下颚弧线,仿若刀刻一般。


俊郎又分明的男子轮廓,偏又长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眼尾狭长,将面部的冷硬化解了许多。


那双眼中的光亮,像极了夜空中闪烁的星芒。


细细一比,与“小狐狸精”似乎又不大一样,这可能就是男子与女子的区别。


若硬要寻些共同点出来,也就是那一身蕴在骨子里的清冷气罢。


谢南倾应该是知道他的腰牌被表妹送了人,所以对腰牌出现在这里毫不惊讶,不过……他似乎不知道,他也被她表妹“送人”了。


裴静刚逃了婚,可不想又给自己弄出个不清不楚的夫君,见他不说,她也乐得不提。


谢南倾似乎是个大官,因为他不仅把她带出了大理寺狱,还吩咐手下给她准备了清淡的吃食和……


一套女装。


裴静向来不爱穿女装,拖拖踏踏的,走路慢不说,还影响打架。


不过人在屋檐下,该低头还是得低头。


用过饭食,换了衣裳,她推开房门走出去,正见谢南倾已经将官服脱下,换了件竹青色的锦衣。


同她身上这套衣裙的颜色一模一样。


四目相接,谢南倾愣了一瞬,才微微敛起眸光。


裴静走近,抱拳道:“此事,多谢你,”她虽行得正坐得端,但如今确是个嫌犯,总觉得他就这么把她从牢里带出来不是件容易事,“我已将知道的都说了,你若还想听,我就再说一遍。”


“换个地方说,”他抬手,将准备好的面纱递到她面前,“戴上。”


裴静接过,二话不说地往脸上一围,一股清淡的竹叶香扑鼻而来。


这个味道……同当时“小狐狸精”递给她擦眼泪的那方手帕上的一模一样。


她拧了眉,心里不自在:“大人,您表妹可在京城?”


谢南倾看了她一眼,眸色有些古怪:“想见她?”


呵。


“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她。”


他抬脚往外走,听到裴静追上来的脚步声后才淡然开口:“她不在京城。”


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谢南倾带着裴静和手下人去了飘香楼,几乎一进去,红妈妈就迎了上来不住的求情。


“大人,楼里的姑娘许多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她们体弱多病,根本不会功夫,是绝对不会起坏心思的,”顿了顿,她又道,“飞贼就是昨儿个夜里睡在烛阳房中的男子无疑!那男子长得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人不是都抓了?您就开开恩,将人撤了罢。”


五大三粗,凶神恶煞?


裴静额头上的青筋蹦了两蹦:“你昨夜见到那位公子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分明说她相貌俊郎,风流倜傥来着。


那妈妈一噎,哭哭啼啼的说:“奴家还不是……”


“闭嘴。”


谢南倾干干脆脆的两个字,让众人的耳根子立时清净了。


裴静扁了扁嘴,不再与那妈妈争辩,侍卫手脚更是利落,直接将人给拖走了。


谢南倾负着手,步履沉缓的走在前面:“小丫头,”语气竟然有些温和,“再将昨夜的事说一遍,从进这扇门开始。”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