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在回广州的火车上,我与美丽售票员的秘密5

发布时间:2022-02-24   来源:    

“太晚了,家里没有菜了,所以就将就一下吧。”叶清鸢心中的确是不好意思,她心中娇嗔一声,都是因为该死的蜘蛛。

我看到叶清鸢把杯面放在那已经擦干净的芝麻白色的花岗岩餐桌上,然后才走过我这边来,“要不要帮忙?”

我现在确实是满手东西,乱七八糟的,我也搞不清楚,正好想到刚刚买的晚餐,然后就直接递给她,然后继续问道,“我住哪间?美女房东?”我抱起被子毯子,有心调侃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的“蜘蛛事件”,我觉得好像我们的关系一下子就被拉近了,所以我在话语上,就没有那么多顾忌。

我眼角余光正好看到她白了我一眼,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让你住进来了?”

我一时语塞,不过她脸颊上有些抑制不住的笑意终究是出卖了她心中的想法,于是我心思又活络了,或者说,脑抽了一下,“那我不住了!”我作势往回走,结果听到她的声音我差点没被呛死。

“好啊!反正你房租也交了,身份证还在我这,不租的话我还多点空间还多自由~”

我顿时没好气了,“那我偏不走了,”我听出来了,事实上就是她有心捉弄我。我故意脚下踉跄了一下,打算撞上她,结果在我猝不及防之中,只见她迅速躲开还脚下拌了我一下,我立马就摔得个七荤八素,咳咳,其实也不疼,因为我现在就抱着棉被,正好垫底。

叶清鸢有些得意,现在看起来完全不像了初见时候的那一份矜持,“色狼,叫你刚刚敢故意撞我。”

我有些郁闷,我算是看出来了,女人果然不好惹,而且叶清鸢明显就练过,不过看她的样子,实在是想不出来原来她还会几手的,就是不知道是俺们传统的华夏国kongfu还是跆拳道,也难怪她居然敢租给我这么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

看着她笑的花枝招展的得意我有些气不过,虽然我不会打女人,可奈何我生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巴,“我只是脚下打滑,哪有要撞你嘛,况且我看都看过了,就算撞一下也不打紧~”说完,我又得意了,故意用含带深意的目光看了一眼她的胸口。说真的,现在她的胸口看起来真的是比刚刚小,我有些恶意地想到,肯定是刚刚太匆忙她没有来得及戴上……哎?!说不定现在就是真空的!哎呀,没撞到真是可惜了唉。

“你说什么!”她杏眼圆睁,似乎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

我连忙爬起来躲开,都怪自己嘴贱,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先,“你干嘛啊,不就是看了一下你肩膀嘛,谁叫你刚刚穿吊带连衣裙嘛,一看就看到了!”

“不愿意扶我一把就算了,还绊倒我,”我装出愤愤不平的样子,“现在还要落井下石!亏我刚刚帮你把蜘蛛拿掉!早知道就不拿了!”

唉~还好我机智,不然如果被一个女人打扁,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听我这么一说,这回轮到叶清鸢不好意思了。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叶清鸢吐了吐那丁香小舌,“不过谁叫你故意看我,我那里。”

嘿嘿,有戏!我心中暗笑,不过神色依旧是那一副很不爽的样子,“看哪里嘛!就是你的肩膀啊!”

“喔!我知道了!你以为我看你的胸?真是的,要是我真的要占你便宜,我刚刚帮你拿掉蜘蛛的时候我干嘛不顺带摸一把!”我有点得意,不知道我那一份故意装出来的恍然大悟是不是很逼真?

叶清鸢心中彻底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不好意思的并不是说欺负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可恶的青年,而是因为刚刚蜘蛛的事情。“以后不许提蜘蛛的事情,不然就不让你租了!”叶清鸢故意气鼓鼓道,事实上,现在她有些心虚,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冤枉好人了。

好嘛,像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器宇不凡心胸宽大的翩翩男子,当然是不会和一个女子计较了,于是我就很自然地让她带我去房间把东西放下,然后我们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前一后去饭桌吃饭。

在我们面对面坐下,把我买的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她又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当她看到那袋子上的“狗肉李”字样的时候,她瞪大了眼睛,“你怎么这么没爱心!连狗肉都吃!”

对于她这种说法,我是嗤之以鼻的,不过我当然不能表现出来,“我知道你是爱狗人士,而且是爱熟的,可问题是这不是狗肉好不好!”

“是吗?”她一脸狐疑。

“不信你尝尝。”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给她夹了一块放到她碗里。哼,反正她又没吃过,肯定不知道是什么肉,等她吃爽了,我再告诉她这是狗肉,嘿嘿~

一脸狐疑中,她夹起那块狗肉,“嗯!好吃!”

“那当然了!不看看我这么帅的,品味肯定不能那么差是不是~好了,吃饭,肚子都要饿扁了。”就在我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我正好听到一声很配合的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不过,不是我的…….

这回叶清鸢不好意思了,低着头吃起了东西,不过就是这样,我也能够看出她的脸红……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亮了,我睡眼惺忪中看了看床边那个可爱的闹钟,才发现已经九点半了。我连忙起床洗漱,正好看到镜子上有一张便签,上面写着杯面在冰箱旁边,要吃直接饮水机打开水就好了。

我有点无语,洗漱完之后,直接就出门了,也不见叶清鸢,估计是已经上班去了。至于身份证,她昨晚就已经还给我了,倒也没那么多顾虑。

唉,想想也真是的,昨晚去莫莫家吃饭,结果什么有用的东西也没问,不过现在要是再去她家是万万不能了,所以我只能短信她,让她把这些附近的乡下,哪里比较穷的地方的资料都给我发邮箱里。

我要去找人打工,肯定是要去比较穷的地方才有可能,太过富裕的地方要么都是自己做生意的个体户要么怎么说也是什么养殖户云云,根本不太可能招到工。

办了张新手机卡,顺带把号码发了一遍给有必要知道我号码的人之后,我又打了个电话和王董说声,就开始去招工了。虽然我现在还没和王董的劳务派遣公司那边签合同,不过嘛,到那边再签也不迟。

接下来的十多天,我差不多都住在乡镇什么的到处招工。说真的,这十多天下来,我这一百二体重的英俊男子,好像都瘦了几斤。这世界上,没什么是容易的,包括找钱,包括招工。像我这么看起来的,一开始确实是难以招工,不过接下来我倒也学乖了,去租辆车然后各种广告什么的当然是不能少,然后还找些人来散布城市对口帮扶招工的谣言,让人们对着事情多点吸引力。

财帛动人心。我也不是说这每个人一个月六百的提成都自己全拿了,很多东西毕竟亲力亲为的效率实在是不行,所以我就专门找些村里德高望重的人,然后告诉他,如果能够拉到一个人,落实肯定能够做满一个月就有他二百块的红利,再保证招工的真实性,很多人都忙不迭地去招工,至于他们想要怎么去说,就算是说真的是城市对口帮扶招工,那也不干我事。这么一来,效率自然就高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要做的也就是一批批人送往热州市了。这里毕竟地方穷,所以我开始还是要帮他们出车费的,所以我又从银行贷款了些钱出来,才能够慢慢把他们送往热州市王董的劳务派遣公司。

毕竟有利益挂钩,所以我一早就和他们签合同了,必须做满半年才能离开,也就是说,我就能够有两千四每人的进账了。本来是三千六,不过那一千二,肯定是要拿去给那些德高望重的人分红了,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这对我日后的持续招工也有好处。

陆陆续续把这些人分了好多批人去热州之后,一个月都已经过去了,这期间叶清鸢和莫莫倒是有打电话给我,不过我毕竟是在忙碌,所以也就没怎么解释,随便就搪塞过去了。

我还在热州市繁华街道上百无聊赖的时候,手机陡然响起,“呃呃,sexygirl每次见到你都要大叫hey,因为你个身材让我细佬(细佬:男人的丁丁,你懂的)少少翘起……”

现在我听到这个铃声我就心烦,我不用看,九成是王董打来的。我和王董没有过节,甚至曾经我已经是他认定的妹婿,可现在,要不是我快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根本就不愿意再和他有什么交集。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一件让我想就心烦的事情!那一件关于他妹妹,也就是我前女友的事情。

事实上,这也和我被逼着落魄离开热州有着紧密的关系。落魄,且还失去了我深爱的人,我知道,她对我的爱意只会越来越深,我也不舍,可在种种无奈与逼迫之下,她终究成为了别人的妻子,我,成了彻头彻尾的loser。我知道错不在他,可是,王董劝她离开我,劝她成为别人的所属,让我难以释怀。

我把电话挂断,可是很快又有电话打来,我实在是火,烦躁中接通电话,“王董,你好!”

“阿天,我刚刚从HK谈生意回来,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当年那件事我也是逼不得已,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实在没办法。”电话那边,声音中的情绪很复杂。

可是在我这里,我更是火大!强压了心中情绪,“王董,如果是私事就算了。如果是公事,再打来吧。那件事,我不想提起。”

电话那头,沉默了少许,才说道,“好吧……阿天,真的对不起……”

我没有心情听他电话,随手就挂了。这些天,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是说真的,这样也正好。

从热州市回到色白市,又是坐了一夜火车才到,不过那让我有点想念的美女列车员,我倒是没有碰到。

回到青浦小区,洗了个澡,直接就穿着内ku躺床上睡觉了。这一个月的忙碌,实在是累得我五劳七伤,几乎才躺下,我就直接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睡眼惺忪中,看到一张漂亮的脸蛋映入眼帘,纤细匀称的葱香玉指在我视线内晃动。

“干嘛。”人刚刚醒来的时候,都是有点懒惰加容易烦躁,大脑一片昏沉中,我伸手拨开她的那只手,结果谁想她居然一个重心不稳,居然就直接倒在我身上,化为一声轻呼。

说真的,叶清鸢并不重,倒在我身上的时候我都没清醒,我甚还有点意识模糊地伸手抱了抱。

叶清鸢倒下的刹那,脑子有些空白,甚至有点像傻了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我感觉自己又睡过去了,不过入手之处都是一片柔软馨香,我有点忘了刚刚看到叶清鸢的情景,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

睡意迷糊中,我捏了捏那入手的柔软,有些烦躁地轻微动了一下……毕竟睡觉的时候被打扰,很正常觉得心情不是很爽。

叶清鸢还有些茫然,或者说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她有些大脑空白。不过很快她就感觉到自己实实地压在那健壮的身躯上,心中有些难以抑制的羞涩,可这羞涩短暂,在她正不好意思想要起来的时候,她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被撩动的位置似乎有些不妥……

“啊!臭流氓!快放手!”

听到这一生惊呼,我立马反应过来!天!我刚刚到底干了什么!

我连忙松开手,彻底从半睡半醒的状态醒了过来。

“啊,我不是故意的!”我跳了起来,这才注意到原来她穿着短裙!天,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这么纯洁,占便宜的事情怎么可以在精神恍惚的时候做!而且我想说,我真不知道自己刚刚干了什么……嘿嘿,你信不信?

不过这时候,一声更大的惊天动地传来,“你怎么不穿裤子!”叶清鸢已经站起来。

我心中尴尬,赶紧找裤子套上没好气道,“你哪看到我没穿裤子嘛。”

不过这时候,看着她满面红晕别有一番滋味。我忽然觉得,这么漂亮的女孩,要给人家泡走了岂不是太便宜人家了?

“你就是没穿!”叶清鸢不敢看我,背过身去的玲珑有致无比诱人。

我实在是郁闷,“内.裤也是裤子嘛!况且我好端端地在这里睡觉你进我房间干嘛!”

叶清鸢心中更是气不过,“人家知道你回来,想要叫你去吃饭,你反而这样!哼!”

这时候我已经把裤子穿上了,不过上衣,却是不知道到底被我随手扔在哪里了。唉,算了,反正我这六块腹肌看起来也没有对不起观众。我跳下床,这时叶清鸢正好问道。

“你穿好了?”

边问着,她已经转过身来。见到我没有穿衣服,叶清鸢连忙又转过身去,声音中有些生气,“你怎么不穿衣服?!”

我拖拉起那双床边属于我的拖鞋,“找不到在哪了,”边说着就要出去。反正她差不多都看过了,这光着膀子不算什么吧?

就在这时,叶清鸢好像想起了什么,“你等等,我房间里有两套衣服,我给你去拿。”说完,连忙出我的房间,好像我这里有什么吃人的恶兽一样。

我心中有些奇怪,叶清鸢一个女孩子,哪来男人的衣服啊,会不会是别的野男人的?!想到这里,我觉得有点火气,想不到她居然背着我偷男人!虽然她现在还不是我女友,可是肯定迟早是我的女友,谁这么大胆碰我未来女友!

就在这时,叶清鸢已经拿着两套衣服过来,我随意一扫,发现这衣服还挺有我穿衣的风格,甚至还有一条背心。

“这两套衣服我是按照你的风格买的,看看合不合身?”

我有些奇怪,听她的话似乎是专门给我买的?我把衣服接过,然后扯出里面的背心穿上,依旧心里有梗,神使贵差地问道,“你哪来的男人衣服?”纯白色宽松背心,穿起来感觉还不错。

一听到我的问话,叶清鸢似乎也有些生气,“我给你买的,哼,我要是不买,怕是我房子里得全是你的汗臭味,回头记得把衣服钱还我!”

我瞬间无语,我很爱干净的好不好?搞得好像我十年不洗澡似的!哼,好你个叶清鸢,敢小看我!以后老子不好好教训你,我就不叫罗天了!

吃过饭之后,我毕竟也睡了半天,现在精神饱满,肯定是不能睡觉了。和叶清鸢招呼一声之后,看她看电视那投入的样子,好像也没空理我。锁上们,我就慢悠悠走出小区了。

色白市虽然挺大,不过我毕竟对这里都比较熟悉,倒也不至于迷路。忙碌了一整个月,一觉之后吃饱喝足,现在还在月色下悠闲散步,确实有点惬意。

想到自己大学毕业证书都没有,想找份体面工作是挺难的,这事情,多少还是让人郁闷的。

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没个大学文凭想找份体面的工作,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过招工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明天我也该去找份工作才行。总不能等那钱进账什么都不干。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正好转向旁有一条比较偏僻的小巷,我远远看去,正好看到三个青年把一个看不清身形的女人想要拉上面包车上。我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呼救声传出。

我虽然也混过,不过三个男人对付一个女人的事情我是没干过,也见不得这种事情在我眼皮子底下发生。

我摇了摇头,没有太多犹豫冲进小巷之中,“你们干什么!放开她!”

那有些绝望的女人本来就要放弃挣扎,可听到我声音的刹那,她似乎有了前虽未有的希望一般,挣扎比先前还要强烈几分。

“放开我,放开我!”女子劈头散发,我看不清她,不过这时那几名青年早就反应过来。

那三名男子中那名显然是三人之中话事人拎着砍刀,一双虎目中凶光流露,“别TM多管闲事,不想死赶紧滚!”

面对这几个人我心中实在升不起害怕,在我面前玩刀子,这几个人还不够格!

在热州市的时候,我做过大老板的保镖,甚至还混过,眼前这场面,尽管熟悉,却算不上什么。

那青年还在废话的时候,我一个飘逸的翻越,直接从轿车另一头翻过,迅速向他们所在靠近。

这几个青年也不是善茬,见我真敢过来,另外两个男子也不理那女人,朝着她肚子狠狠一膝盖之后直接提刀朝我面门挥下!

MD,想要我命,那就别想老子手软!

锋利的刀芒和那迅速落下的气势很容易让人心中发憷,可惜快也快不过我的脚,几乎三下五除二间,这三个人就已经狼狈倒地不起。

“M.的!敢得罪我们砍dao帮,看来你是嫌命长了!你等着!”为首的青年咬牙切齿地撂下一句狠话,也不敢捡砍刀,一瘸一拐小跑上了面包车,而另外两个青年,见我没有拦他们离开,连忙相互搀扶上了面包,匆匆忙忙开车逃离。

女人还在抱着肚子呻吟,不难猜测刚刚那一脚应该不轻,那几个青年也是够狠,为了不让这女人碍手碍脚,直接一膝盖解决。

“你还好吧?”我慢慢走近,而女人也听到了我的靠近,忍着痛苦抬起头感激。

“实在太谢谢你了,太疼了,我先缓缓。”

文/《请叫我柳下惠》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