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人一个人在家怎么安慰自己 喜欢妹夫有什么表现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嗯?”

苏梨睡梦中感觉有人在触碰她的身体,警惕的睁开眼,入目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隐约可见一宽大的黑影压在她身上,正试图脱她身上的衣服,她当即扼上对方手腕,企图借力将其从她身上掀翻下去。

谁料她此时浑身绵软,便是用尽了全力,也没能掀动对方分毫!

惊疑中,一道粗噶的男声响起,“小美人儿,别急,哥哥我这就来好好的疼你!”

那淫邪猥琐的语气,听得苏梨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欲叱问对方,脑中却突然似有什么东西炸裂开了一般,疼得她抱头低吟出声,随即有诸多陌生的画面涌入她脑海。

伴随着那些画面,她被人推向丧尸群,被丧尸吞食殆尽的记忆复苏。

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然后穿越成了一个被父亲敲晕送来代替妹妹出嫁的丑八怪?

嫁的还是自小就成了太监的病秧子?

老天爷这是在玩儿她吧?

还不如让她直接死了呢!

无语过后,她在那男人因听到了她的低吟而呼吸粗重的加快速度脱她的衣服时,凝起全身的力气,撑起身给了对方一个重重的头槌。

对方始料不及,直接给她撞翻了下去。

此时她的双眼已经适应了黑暗,在对方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爬起来时,她又一脚精准无误的踹向对方胯间。

“啊!你个贱人!你竟然敢踹我的……”

“踹你怎么了!”

被她很辣的语气骇住,那男人捂着裆部恨恨瞪了她几眼后,竟直接扯开嗓子冲外面喊了一句,“娘,这个贱人踢我!”

苏梨眨眨眼,有片刻的凌乱。

神马?

他半夜摸进人家新房,企图玷污人家媳妇儿,竟还带着他娘?

随即房门被人从外一脚踹开,一胖得几乎把整个门都给堵住了的老妇人手持油灯,叉腰怒目瞪向苏梨就开骂,“你个死贱人,你竟敢……”

骂到一半,那老妇人因瞧清了苏梨的容貌而两眼一瞪,“怎么是你这个丑八怪?老娘替君玉那个废物买的可是你妹妹苏梅啊!”

苏梨因那‘丑八怪’三个字而紧紧一抿唇。

原主自打出生脸上就常年脓包不断,她娘寻遍了各种法子,也没能治好她。

以至于识得她的人都称她为丑八怪!

而从原主的记忆来看,眼前的妇人是她嫁的那个太监夫君的奶奶,张氏。

那边被她踹了命根子的男人则是那太监夫君的小叔叔,君宝。

问题就来了……

新婚夜,她那太监夫君的小叔叔都溜进他们房里了,那太监人去哪儿了?

寻思间,她凝目在房里一通扫。

因房间不大,她很快就在角落里瞧见了一个背靠墙壁坐在地上的少年。

那少年面白如纸,五官却精致到几近完美,周身还萦绕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

即便是穿着洗到发白的粗布衫,还狼狈的靠坐在墙角,也依然俊美得如同漫画里走出来的落魄主人公!

这样的一个美少年,竟然自小就成了太监

在苏梨盯着君玉看到心生同情时,张氏怒气滔天的叫骂声响起,“苏东海那个杀千刀的,收了老娘五两银子,竟敢送来这么一个丑八怪,老娘跟他没完!”

骂完,张氏几步去到苏梨面前,作势要拉拽苏梨。

苏梨及时往床内侧挪了挪,嘴上煞有其事的威胁道:“你们应该还不知道我脸上这些脓包是会传染的吧?”

言下之意,碰了她,就有可能也长一脸的脓包!

张氏半信半疑。

那君宝却是给吓到了,当即捧上自己肥肉横飞的脸,惊恐的叫喊出声,“娘,我刚碰了她的身体,怎么办,我不想变成她那样的丑八怪!”

张氏忙走过去安抚他,“宝儿,别慌张,那丑八怪指不定是在瞎说吓唬我们,未必是真的。”

“我可不是在吓唬你们,不信你们去问我爹,他可从来都不敢碰我!”

“……”

张氏掉头恨恨瞪她一眼,触及她那满脸的脓包,到底是歇了过去拉拽她的念头,只道:“老娘这就去问你爹!”

她看中的可是这丑八怪的妹妹苏梅!

她定要让苏东海拿苏梅来把这丑八怪换回去!

不想苏梨却在她准备拉着君宝出去时叫住了她,“这死胖子身为君玉的叔叔,却溜进君玉新房企图轻薄身为他媳妇儿的我,你们难道不想对我这个当事人解释解释?”

“你说谁是死胖子!”张氏中气十足的咆哮完,满脸不屑的道:“老娘替君玉买的媳妇儿是你妹妹张梅,哪是你这个丑八怪!”

“不管你买的是谁,此刻在这里的人都是我……”

话到一半,苏梨眯起眼问:“难道你替身为太监不能人道的君玉买媳妇儿,打的就是让那死胖子来睡的主意?因为他胖成那样,没人愿意嫁他?”

张氏素来最不喜欢的就是旁人说她的宝贝儿子娶不到媳妇儿,当场被苏梨的话气得脸色大变,“你个丑八怪给老娘闭嘴!我宝儿怎么可能没人要!”

接着,她又理直气壮的说:“老娘花钱给君玉买回来的媳妇儿,他没本事睡,不给我宝儿睡要给谁睡?”

“啧啧啧!你这脑回路,也是够清奇的!”

苏梨无语的摇摇头,下一瞬扯开嗓门儿用尽全力大喊出声,“来人啊!救命啊!有人杀人了……”

太过突然,张氏与君玉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满心不解的齐齐看着苏梨,寻思着她这是在做什么妖。

然没一会儿功夫,就有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冲到了房门口来。

“娘,出什么事了?”

“奶奶,谁杀人了?”

闻得那两道声音,苏梨终于收声,威胁十足的看向张氏,“有句话叫请神容易送神难,我既然来了这儿,你们就休想再把我弄回去,否则我就在你们村里旁人闻声赶来看情况时,把你们今夜的所作所为全部交代出去,看你们往后还如何在这君家村里立足!”

原主的记忆中,她爹渣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不但嗜赌成性,还嗜酒!

且每每喝醉都要对原主娘儿几个拳打脚踢。

而原主的娘又是包子中的极品包子,都快被打死了,还从来没想过要反抗!

与其回去应付原主那渣爹包子娘,她倒不如先留在君家,和这长得跟谪仙似的小太监住些时日!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