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爸爸跑货运干妈妈 姐夫对自己有意思咋整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是北方人,对下雪不陌生,但是大雪已经没过她的小腿,还是让她小小地惊讶一下。

“围上,还愣着干啥啊!”

陈小花是个急脾气,盯着站在原地发愣的表妹,眼带怀疑之色地道,“你不会又想偷懒吧?”

说完,她也不等林月纱回答,恨铁不成钢地道:“难道你想让姑母一个人扫雪?姑母熬了十几年,好不容易嫁人,你可不许拖后腿!”

说完,陈小花苦大仇深地叹口气,深怕自己说得太重,欲言又止。

“表姐,我懂。”

林月纱赶忙出口,生怕自己插不上嘴,再被她这个二表姐说教。

虽然穿越过来只有三天,林月纱真切地见识到陈小花的话痨功力,那可谓是深厚,说一个时辰都不带喝一口水的。

也不怪二表姐不相信她,林月纱想想原主的行为,着实有些汗颜。

作为一个村里的小丫头,活得比城里的大小姐不差,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因为从小生在陈家,又很早没了亲爹,家里人都让着她。

虽说她是娘陈氏的闺女,可有大半时间都吃住在大舅家的。

“那就好。”

陈小花虽然这么说,却还是有点不放心。

如果姑母嫁给一个村里的汉子,家里是不缺壮劳力的,奈何新姑父是个读书人,又是个体弱的病秧子,脸色苍白,一直得卧床休养。

带来的儿子倒是个好的,可惜在县里念书,月余回来一次,家里全靠姑母陈氏操持。

两家距离不远,姐妹俩说着话,一会儿就到了。

“娘,我回来了!”

还没到门口,林月纱先喊了一嗓子。对于自己的新家,林月纱很陌生。

穿来的时候,她正发着高烧,估计原主也是这么一命呜呼的。

这两天,她一直住在大舅家调养,娘陈氏每日都过去看看,大半时间还得在家里照顾她的后爹。

“小丫回来了?”

陈氏正在屋顶上扫雪,她从半夜忙到现在,面颊通红,大冷天额角见了汗,即便是气喘吁吁,说话仍然温温柔柔的。

“娘,你下来歇一会儿,换我上去。”

林月纱抬头往房顶上瞅,脚下没注意,被雪堆绊一个趔趄,偏生身后的陈小花愣神,一点没注意到,于是,惯性作用,林月纱脸朝下,直挺挺地埋进雪堆里。

林月纱:“……”

“萧大哥,你咋回来了?”

陈小花的注意力,被扫雪的人吸引,根本无暇顾及脸还埋在雪堆里的表妹。

没记错的话,姑母新得的便宜儿子还在县里念书,半夜出现在家里,有些奇怪。

“先生家中有事,给了几天假期。”

萧祁对着陈小花点点头,脸上挂着微笑道,“表妹,家里有我在,大冷天的,你早点回去吧。”

说完,他眸色暗了暗,轻轻勾唇,表情快到只闪现了一瞬间,又恢复老好人好说话的模样,伸出手把雪堆里的林月纱解救出来。

林月纱脸上都是雪,只能闭眼胡乱抓,感觉到有一双温暖清瘦的手递过来,如抓到了救命稻草,忙不迭地攀上去。

“不碍事,我爹娘不知道你回家了,让我来帮姑母扫雪。”

陈小花不自觉地放小了声音,脸色红红地道。

村里人都是土里刨食,风吹日晒的泥腿子,哪里和萧大哥一样,如松如竹,和村里人真的是云泥之别。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