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人说的夹一下是什么意思 和外甥有了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骂咧的声音戛然而止,薛兰的眼神微微闪躲。

宁少卿为何会坐着三年牢,外人不清楚,但自家人却是心知肚明,不敢在这件事上面继续喋喋不休下去。

薛兰换了个问题,厉声质问,“谁带你过来的?”

一旁的宁少阳脖子缩了缩,薛兰顷刻就会意了,剜了宁少阳一眼,没在闹腾下去,冷声道:“来都来了,坐下吧。”

还是和以前一样,家里能够让盛怒的母亲消停,也只有备受溺爱的二弟少阳了。

宁少卿默默点了下头,然后坐上了李总刚才的位置。

落座之后,父亲宁建国看向那个女孩介绍,“少卿,这位是你弟弟的女朋友,叫李萱。”

宁少卿微微点头,“你好,我是少阳的哥哥,宁少卿,你叫我少卿哥就好了。”

穿着白色皮衣的女孩,也就是李萱并未答话,甚至没正眼的看宁少卿。

局面有些冷场,宁少阳赶紧的打圆场,“哥,小萱有些怯生,你别介意。”

“没事。”宁少卿一笑置之。

“宁少阳,你到底什么时候买房子?难道我们结婚后还住你家里?我告诉你,没车没房,休想结婚!”李萱对着宁少阳私语,怒意十足。

声音不大,刚好能听到。

宁少阳哪里有钱买房子,只能低眉征询的看着薛兰。

薛兰尬笑两声,“很快就有了,房子有,车......也会有的。”

坐在对面的宁少卿微微诧异,家里的情况他很清楚,父母都是工厂的底层工人,加一块去月收入都不到七千快。记得妹妹来信说过,这三年少阳没少用家里的钱挥霍,根本没存款。

哪里可能有钱买房?更别说还配套买车了。

听到了期限,李萱难看的脸色才缓和了些,突然拎起包起身,戒备的斜倪了宁少卿一眼,“阿姨,真不是我娇生惯养,住不得老房子。而是少阳大哥他犯的是那种罪,你让我和他住一个屋檐,怎么放心?”

“而且吧,现在这车人人都有,我要一辆也不过分!”

“不过分,不过分,你放心,不会让你和我们同住一个屋檐,车也会有的。”

薛兰百依百顺,顺着李宣的毛捋着,却是不需要记得,宁少卿为何会坐这三年牢。

‘你让我和他住一个屋檐,怎么放心?’

宁少卿表情凝滞,当弟妹的如此戒备看待大哥,也是没谁了。

而宁少阳则是一个激灵,肩头吓的颤动,急忙的用恳求的神色看着宁少卿,生怕他嘴里冒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出来。

心里暗淡失笑,宁少卿给杯子里面续了杯茶水,权当没听见吧。

茶水入喉,温热。

心却凉如冰雪。

见宁少卿这般模样,宁少阳心里的石头落地,轻缓了口气。

“行,还有点事,饭我就不吃了,这件事就是说一下,让阿姨心里有个数。”言毕,李萱并未理会宁少阳的挽留,迈着小撅步离开。

回过头,宁少阳脸色有些僵硬,低声对着薛兰开口,面带焦急,“妈,妹妹的彩礼倒是什么情况了?”

“这可关系到我的终生大事,不能马虎啊!”

薛兰也是有些愁眉,“黄洋他妈已经答应给五十万彩礼,一套大三室的房。这五十万差不多够给李萱家彩礼,以及操办婚事的钱。”

“至于车......,待会妈再和黄洋他妈说说,看能不能再要一辆途观,这么多钱都舍得,估计再加一辆二十来万的车,不难。”

宁少阳和薛兰的回话很小声,以为没人能听见,可没一个字能瞒住宁少卿的耳目。

五十万彩礼,一套房,车?

这就是妹妹下嫁的理由?

心里翻涌着怒意,面目青煞。

正待出言质问,忽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声音,吸引到周围不少人的注意力。

“李总呢?还有,这家伙是谁?谁让他进来的?还坐在李总的位置上?知不知道李总什么人?”

一连的几个质问,都昭显出来人的愤怒。

宁少卿压着火气,顺着声音看去,是一个穿着富态的妇人,面容苛责,不似良善之人。

狐疑着这妇人身份之际,薛兰已经起身扬起讨好的笑容,“亲家母,李总、李总遇上了一个商业上的朋友,就坐去普通席位上去了。这是我的、我的儿子。”

哆嗦的话语,仿佛,承认宁少卿是她儿子,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

“商业上的朋友,你当我好糊弄是吧?李总可是宁氏财团的经理,你知道宁氏财团吗?短短三年的时间,已经成为了江城市第一的大财团,麾下财富好几千亿。”

“在场谁能是李总的朋友,谁有够资格成为李总的朋友?”

“本来听说宁氏财团的主人宁公子回江城了,要去觐见宁公子,来不了。后来宁公子临时有事,才赏脸过来参加订婚宴的,对我们黄家是何等的荣幸!”

“我告诉你,薛兰。要是让我知道是你得罪了李总,这婚就别订了!”这妇人尖锐的斥责一顿,就向人群走去,寻找李总的踪迹。

留下一群对着宁家一家人指指点点的宾客,话语中,无非就是攀高枝的意思。

不多时,妇人回来了,脸色缓和了不少,显然是在李总那得到了些许好话。

这让薛兰及宁少阳大松了口气。

饶是如此,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别着脸坐在了桌旁,骄傲的像是一只公鸡。

压根没什么亲家的觉悟。

气氛沉寂了数息,宁少阳赶紧的给母亲薛兰使眼色,示意她说话。

薛兰没好气的撇了宁少阳一眼,也只能硬上头皮说话,“那个亲家母,我、我想和你说说彩礼的事情。”

“彩礼?”

名为闵莲华的妇人嘲笑的打量着薛兰这一家子,包括宁少卿在内,毫不领留情的讥笑,“什么意思?五十万,房我都给你们家了,你们还有问题?”

“薛兰,做人要知足,别当你女儿是天仙!”

闵莲华的声音不轻,临近几桌基本都能听见,轰然大笑起来。

薛兰脸面没地方挂,但想想李萱给儿子提的要求,也豁出脸皮不要,“亲家母,我们也不多要了,就再要一辆车,不要多好,途观就成!”

宁少阳希翼的看着闵莲华。

“呵呵!”半响,闵莲华直接嗤笑出声音,伸手把玩着桌面上的餐具,“真不知道有的人真将自家女儿当成是天仙了,还是当我们家阿洋是凯子?”

“途观车不值钱,没关系。可是,你女儿值这么多钱吗?别不自量力。”

随即,轻蔑的撇了宁少卿一样,“刚才听你说这是你儿子,应该就是小彤那见不得人的哥哥了。”

“这样吧,给他一份工作,来我们家公司做、做酒糟工吧。没文凭没学历,也只能做这个了!”

还不待薛兰回答,宁少阳就急忙开口了,“不用不用,我哥他有污点的人,怎么敢让他进阿姨的公司。阿姨,我们还是说说车吧,就一辆车,您金口一张的事情,何必......”

闵莲华呵呵两声,“拍马屁没用,要车没有。”

“那我去找黄洋,你不给,我找黄洋要去!”

陡然,薛兰腾起身来,使出撒泼打诨的本事,“我就不信了,黄洋也不给!反正呀,黄洋是喜欢我女儿的!有本事,你让黄洋别娶啊!”

“......”

全场,俱是给薛兰这不要面皮儿的劲儿给雷住。

对着薛兰指指点点,议论声音四起,多为卖女儿之内的话语。

可豁出去给儿子要辆车的薛兰,也顾不上这么多。

宁建国脸色有些红,摄于薛兰的威慑,不敢多嘴。

闵莲华脸色也腾红起来,感觉权威受到挑衅,拍案而起,“薛兰,你敢这么给我说话!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们家黄洋,就非要娶宁彤不可?”

薛兰道:“少废话,到底给不给?!”

“要是你好好求我,一辆车无所谓,当成赏你家的!就你这脾气,休想!”

宁少卿听的心烦,将准备好的文件扔在桌上,并未理会闵莲华,在投来的无数讥笑目光下,看向了薛兰,“里面有张江景别墅房契,宁氏银行的卡,里面有一千万,别墅里面还有一辆跑车。”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准备给小妹的嫁妆,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用这些东西,换小彤的自由,可够?”

“......”

全场哑然!

能称得上跑车的,再不济也是上百万。

江景别墅的房子,最便宜的也是上千万!

最重要的是那张银行卡,里面竟然有一千万。

纷纷投降目光到宁少卿身上,猜测着这个穿着破旧的青年宁少卿,什么来头。

一出手,就是两千多万。

薛兰也是愣住,愣神之余双手不自觉的将文件拆开,里面果然有一张房契,和银行卡。

银行卡呈紫色,正面有一朵蔷薇花,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这是?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