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老公~好大~ 第章它很想你 给我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闻言,宁少卿意笑,指向报纸最醒目的版块,“看到了。”

版面标题非常醒目。

‘沈家于二月初九上午,将在拍卖会拍卖豫园,并承诺拍下豫园者,可立下与家族长女沈卿的婚约。’

时间正好是七天后。

“沈家明知道沈卿小姐和您有婚约,如此行事着实目中无人,有损您的形象。”

“现在网络上都在调侃,诸如私生活不知检点、过气小天后被财团公子抛弃,成为拍卖物赠品。”

“只听说过买豪车送车模的,还第一次听说买地皮送明星的,大开眼界之类的闲言闲语,格外刺耳!”

“同时,江城豪门之女皆闻风而动,误以为您抛弃了沈卿小姐,这几日已有多家豪门前来打听消息。也不想想,她们也配?!”

话锋顿住,靳风将话题拉回来,愤懑而言,“公子,这沈家真不知死活!”

也许沈卿本人并不重要,被拍卖给谁也不重要,但是她有婚约在身,而且婚约的对象是宁少卿,这就重要了。

沈卿,再次提及这个名字,宁少卿一阵恍神。

当年宁少阳意欲侵犯的便是她了,可以说,自己入狱也是因为她,想必当年的事情也对她造成的影响也实属不小。

如果记得不错,她和自己同届,曾经也是几度相遇,微微浅笑,有点头之交。

还记得,她刻意请自己喝过一杯奶茶,柠檬味,微酸。

她说,虽然酸,却比人生甜太多。

他们的缘分,不止于此。

沈卿的父亲,江城商业鬼才沈长歌。

若说宁少卿这一身商术,其中有六成来源于沈长歌。

先自己之前,沈长歌雄心壮志进入西省房地产行业,却是上百亿资金被合伙人卷款而逃,面临巨额亏空,沈家本族袖手旁观,最终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本身醉心商场征伐,兢兢业业,身体并不好,又因为这件事情的打击一蹶不振,于一年前在西监郁郁而终。

临走时,对宁少卿这徒弟别无所求,唯独希望好生照顾其独女沈卿。

当真是造化弄人,缘分非浅。

当年的沈家千金变成了身不由己的明星,而宁家锒铛入狱的状元已然成了呼风唤雨的龙王。

一阵恍惚,宁少卿回过神来,表示认可,“是不知死活。”

“那我去安排......”

“这件事,我亲自处理。”

宁少卿摆手打断靳风的后话,随即将从监狱带出来的那份文件递出。

“这些婚约里面的主人,你帮我去了解一下,能退的帮我先打个招呼,告诉他们,若是需要任何帮助,无需对宁氏财团客气。”

“至于沈卿的这份......”

缄默片刻,宁少卿似乎想起一些往事,微叹,“先留着吧。”

这些婚约?

靳风瞠目,婚约还有计数的?

将文件拆开。

唦!唦!

手指飞速的翻阅着这些宣纸,然后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看着眼前这位波澜不惊的公子。

二十四张宣纸,二十四份婚约!

最重要的是,这二十四份婚约里面多数以上都是被人所熟知的天之娇女!

都不敢想下去,这二十四份婚约要是流传出去,会掀起一场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他不认为这是公子伪造的,因为他知道,公子不需要。

从三年前公子和郁郁不得志的他取得联系开始,每做出的一个决定,每一个收购计划,每投入一支股票,盈利都是以倍计数的。

也正是因为公子神乎其技的手笔,才在短短的三年时间,耸立起这座放眼西省也是臻顶的高楼——宁氏财团!

对于公子这样的人,何须如此无聊。

压制住心里的震惊,靳风应下,“我会给公子办的妥妥当当!”

二十四份婚书中,与如今劣迹斑斑的明星沈卿相比,姿色相当、身份尊贵的并不缺乏。

却独独她的婚约被公子留着,并亲自处理。

那位,怕是在公子心里的地位不一般。

靳风心里生出一丝明悟,以后对待那位,可得慎重才行。

在靳风思怵间,宁少卿再度开口,“送我去世华酒店。”

世华酒店,那是妹妹今日订婚的地方。

一个月前,他在妹妹来信中得知,妹妹竟然要订婚了。也是他决定今天出狱的原因。

来信的信笺上有着几道小黄印。

是泪痕。

十一点半,二三十辆大G抵达江城的时候只剩下一辆,其他的按照宁少卿的吩咐已经各自散去。

宁少卿不是一个喜欢张扬的人,若不是靳风擅作主张,出狱的时候也不会出现那般浮夸的一幕。

虽然,到了宁少卿这一层次,二三十辆价值五百万的豪车随行,算不得张扬。

“公子,到了。”

大G停靠在路边,正对面是一家装潢富丽的酒店。

世华酒店,四星!

宁少卿点点头,从车内出来,看着三年不见的江城,忽而绽放一抹笑意。

“你好,我是宁少卿,西省江城人士。”

“亦是,西监宁龙王,宁氏集团的宁公子。”

“我回来了!”

望着眼前车水马龙。

宁少卿的指尖夹着一张写着娟秀小字的信笺,脑袋中浮现起当年小妹的青涩面孔。

‘哥,恭喜你以全城第一考进了江城第一高校,小彤觉得,哥应该能考进上京大学!’

‘你为什么答应顶罪?既然是二哥的过错,凭什么要你去担着?你是西省高考状元,已经拿到了上京大学的通知书啊!哥,你走了我怎么办,呜呜呜......’

‘哥,小彤要订婚了。对方、人很好......’

昨日种种,浮现眼帘。

而最后的记忆,便是这封掺杂着些许眼泪的信。

记忆中的那个小马尾差不多长大了,可自己终究没在她最美好的时光里面陪伴。

思怵间,宁少卿已经穿过了斑马线,进入酒店。

或许是因为宁少卿这安静中带着昂扬恣肆的容貌,亦或者说他的脸在亲戚朋友中着实有标识度。

一进入宴会大厅,顿时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谁啊?”

“好像是宁少卿?”

“不应该吧,不是说侵犯未遂,被判了五年,怎么现在出来了?这才三年呢?”

“谁知道,应该是宁少卿了,老李,你瞅瞅,这轮廓完全就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还别说,当年那个差点被宁少卿祸害的校花,好像成明星了,叫沈什么?”

“叫沈卿!沈卿你都不知道,还真是哎......”

“你们说说,宁少卿当年多好一孩子啊。可是我们江城市十年才出一个的状元,前途不可限量,怎么能犯糊涂做这样的事?”

“红颜祸水喏!”

“反正我得注意点,以后我闺女晚上放学我亲自去接。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

说着,一人看向另外一中年汉子,有兴致的打趣,“诶,老廖。当年你那丫头和宁少卿感情可好了,左邻右舍不都是说天生一对,你不也是有这意思。要不,让你闺女回来见个面,说不定顺眼呢!”

被称呼老廖的中年人脸色涨红,嫌弃嘟嚷,“就他?!少阳还差不多!”

提及宁少阳,众多亲邻都露出一抹艳羡。

“你们说说,同样是两兄弟,为什么宁少卿和少阳差距这么大?宁少卿已经前途尽毁,注定了泥腿子命!而少阳就不一样,虽然大学没毕业就辍学,但已经进入了大公司,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听说,马上就买车买房筹备结婚了。两兄弟的人生轨迹,已经不同了!”

“宁少卿是野孩子啊!估计亲身爹妈也不是什么好货,这才将宁少卿扔在医院。换正常人,谁舍得将自己的孩子给扔掉?”

“是了,指不定他亲妈是个风尘女子,这宁少卿的骨子里,就遗传着那种贱骨头基因,建国夫妇,当年就不该将他捡回来!”

“......”

直到宁少卿走近时,窃窃私语声才消停,可大家的脸色依旧没有掩饰其嫌弃、鄙夷的神色。

宁少卿的耳朵敏锐,能听清他们的对话,被别人如此议论,更是涉及到他素未谋面的亲生父母,脸色多少有些僵滞。

可这些左邻右舍的都是来参加妹妹订婚宴的,哪怕是非议自己,作为哥哥也得给足妹妹的面子。

而且,话虽然难听,但大致上他们说的并没有过错。

暗暗自嘲,自己可不就是侵犯未遂的罪犯么。

“张叔叔,马婶儿,翁爷爷——”

不管对谁,只要是宁少卿还记得的,都微笑打着招呼,礼节尽到。

这般从容不迫的态度,让街坊产生一种错觉,这位不是刚刚从牢笼出来的狼狈罪犯,而是一位真正意义的世家公子!

甚至,气场比和小彤订婚的那位公子还要大!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