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朋友一手捏胸一手搂着你 说说你老公的那个大吗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那少年面白如纸,五官却精致到几近完美,周身还萦绕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

即便是穿着洗到发白的粗布衫,还狼狈的靠坐在墙角,也依然俊美得如同漫画里走出来的落魄主人公!

这样的一个美少年,竟然自小就成了太监

在苏梨盯着君玉看到心生同情时,张氏怒气滔天的叫骂声响起,“苏东海那个杀千刀的,收了老娘五两银子,竟敢送来这么一个丑八怪,老娘跟他没完!”

骂完,张氏几步去到苏梨面前,作势要拉拽苏梨。

苏梨及时往床内侧挪了挪,嘴上煞有其事的威胁道:“你们应该还不知道我脸上这些脓包是会传染的吧?”

言下之意,碰了她,就有可能也长一脸的脓包!

张氏半信半疑。

那君宝却是给吓到了,当即捧上自己肥肉横飞的脸,惊恐的叫喊出声,“娘,我刚碰了她的身体,怎么办,我不想变成她那样的丑八怪!”

张氏忙走过去安抚他,“宝儿,别慌张,那丑八怪指不定是在瞎说吓唬我们,未必是真的。”

“我可不是在吓唬你们,不信你们去问我爹,他可从来都不敢碰我!”

“……”

张氏掉头恨恨瞪她一眼,触及她那满脸的脓包,到底是歇了过去拉拽她的念头,只道:“老娘这就去问你爹!”

她看中的可是这丑八怪的妹妹苏梅!

她定要让苏东海拿苏梅来把这丑八怪换回去!

不想苏梨却在她准备拉着君宝出去时叫住了她,“这死胖子身为君玉的叔叔,却溜进君玉新房企图轻薄身为他媳妇儿的我,你们难道不想对我这个当事人解释解释?”

“你说谁是死胖子!”张氏中气十足的咆哮完,满脸不屑的道:“老娘替君玉买的媳妇儿是你妹妹张梅,哪是你这个丑八怪!”

“不管你买的是谁,此刻在这里的人都是我……”

话到一半,苏梨眯起眼问:“难道你替身为太监不能人道的君玉买媳妇儿,打的就是让那死胖子来睡的主意?因为他胖成那样,没人愿意嫁他?”

张氏素来最不喜欢的就是旁人说她的宝贝儿子娶不到媳妇儿,当场被苏梨的话气得脸色大变,“你个丑八怪给老娘闭嘴!我宝儿怎么可能没人要!”

接着,她又理直气壮的说:“老娘花钱给君玉买回来的媳妇儿,他没本事睡,不给我宝儿睡要给谁睡?”

“啧啧啧!你这脑回路,也是够清奇的!”

苏梨无语的摇摇头,下一瞬扯开嗓门儿用尽全力大喊出声,“来人啊!救命啊!有人杀人了……”

太过突然,张氏与君玉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满心不解的齐齐看着苏梨,寻思着她这是在做什么妖。

然没一会儿功夫,就有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冲到了房门口来。

“娘,出什么事了?”

“奶奶,谁杀人了?”

闻得那两道声音,苏梨终于收声,威胁十足的看向张氏,“有句话叫请神容易送神难,我既然来了这儿,你们就休想再把我弄回去,否则我就在你们村里旁人闻声赶来看情况时,把你们今夜的所作所为全部交代出去,看你们往后还如何在这君家村里立足!”

原主的记忆中,她爹渣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不但嗜赌成性,还嗜酒!

且每每喝醉都要对原主娘儿几个拳打脚踢。

而原主的娘又是包子中的极品包子,都快被打死了,还从来没想过要反抗!

与其回去应付原主那渣爹包子娘,她倒不如先留在君家,和这长得跟谪仙似的小太监住些时日!

“你……你个丑八怪竟想赖在我们家不走!”

张氏拿手指着苏梨,气得手直哆嗦,恨不能直接扑上去撕碎苏梨那张丑到不能直视的脸。

但看着苏梨那满脸的脓包,她又不敢真去撕!

而房门口,君梦在看清苏梨脸的一瞬,吓得惊叫着藏到了她娘君莲背后去,“天啊!怎么有这么丑的人!”

苏梨闻声若有所思的看过去。

那二人是君玉的姑姑跟堂姐。

这个家里,眼下除了在这里的人之外,还有两个人。

君玉的爷爷跟他爹。

她刚刚叫喊的那么大声,那二人要是在家,肯定也会立刻过来的。

看来是君玉的爷爷为了让君宝今夜得手,把他爹引出去了?

也就是说……

除了病重到昏迷不醒的君玉跟他那被引出去了的爹外,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张氏给君玉买媳妇儿来冲喜,其实是买来给君宝的?

想到脸色转冷,她眯起眼,杀气凛凛的看向张氏道:“选择权在你们自己身上,要么认了我是君玉的媳妇儿,要么我让你们家在君家村身败名裂。”

被她那说出了口就绝不会食言的气势震慑住,张氏面上的怒意一凝。

苏家村离他们君家村虽有大半日的路程,然有关苏梨这个丑八怪的传闻却是连他们君家村里的人都无所不知。

据说苏梨因为脸上的脓包自小就沉默寡言,又被她那嗜赌成性的爹给打得唯唯诺诺、胆小如鼠,连苏家村里的小孩子都能欺负了她。

但眼前的苏梨与传闻中那个胆小怯懦的人儿完全不符!

这活脱脱就是个瘟神啊!

在张氏暗自琢磨要怎么把苏梨这个瘟神送走时,君宝色眯眯的看着苏梨玲珑有致的身体,小声跟她说道:“娘,她虽然长得丑,身材却是相当的好,要不就留着她吧,说不定我们能想到法子治好她脸上的脓包,到时候……”

话到这儿,君宝因回想起了刚刚脱苏梨衣服时,不经意触碰到的滑嫩肌肤而口干舌燥的咽了咽口水。

苏梨觉察到他的视线看向他时,正好瞧见了他吞咽口水的一幕,心里霎时生出了一股想剁掉他爪子的冲动。

不过眼下不是时候。

终有一日她要让君宝为今日轻薄了她付出代价!

而那边张氏却在听了君宝那话后顺着君宝的话说道:“这丑八怪的娘跟妹妹模样都长得不错,若能治好她的脸,倒是可以将就将就,让她替我们家开枝散叶……”

那‘开枝散叶’三个字,让苏梨脸色又冷了几分。

但她满脸脓包,张氏完全瞧不出来,便在说罢那话后又自顾自的对她说:“既然宝儿想留着你,那就留你在我们家好了,但今夜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是绝不会轻饶你的!”

苏梨似没有听见一般,全然没放在心上。

过了今晚,她稍微调理一下原主这具弱到不行的身体,别说张氏一个人了,便是他们一起上,她也能全部摆平了!

而那边张氏冲她撂下狠话后,立刻急急把君宝拉拽了出去,“宝儿你刚刚碰了她,赶紧去洗个澡,免得真传染上了!”

他们娘儿俩一走,门口那母女两个也跟着走了。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