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女生为什么叫dumdum 我姐夫的这个什么意思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余洁儿!

苏棠手不自觉握拳。

似察觉到她的恶意,宴君尧寒眸瞥了她一眼。

苏棠收到他警告的一眼,垂眸不再看任何人。

呼~余洁儿俏皮的跳到宴君尧身前,笑道:君尧哥,好冷呢。似有似无的眼神瞥了眼苏棠。

一旁的女管事李姐,早已有眼色,亲自舀了碗粥。

余小姐,天冷,喝碗粥热热身就不冷了呢。

态度,倒是比苏棠这个女主人还热情恭敬。

谢谢。余洁儿笑着坐下,在宴君尧左侧,盯着苏棠道:苏棠姐,你出回来了。

苏棠没搭理她,仿佛没听到,连头也没抬。

见她不理,余洁儿眼底一抹胜利者的得意跟嫉恨闪过。

苏棠姐,我真不怪你推我下楼......她顿了顿,不确定道:我相信你不是故意推我的。

只是......她朝宴君尧笑了笑,君尧哥见不得我受伤,一气之下才会......

苏棠姐,你不会怪君尧哥吧?

一句话牵扯到宴君尧,苏棠想装鸵鸟都不好装了。

从碗里埋起头来,迎上宴君尧的寒眸。

他是想给他的白月光出气是么?

是察觉到她眼里的叛逆,宴君尧寒声道:道歉。

从苏棠回来,他就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以及越发的不安分。

君尧哥,苏棠姐也不是故意的吧,再说她已经受到惩罚了。余洁儿十分白莲道:不用道歉啦。

却是挑衅的看着苏棠。

苏棠被两双眼看着,看着宴君尧眸色越来越阴沉。

她唇角微勾,盯着余洁儿道:我没推,为什么要道歉?

所里被关半个月,她脑子越发的清醒了。

三年了,梦该醒了。

而且,宴君尧他也......

心钝痛,狗男人都出轨了。

她还做什么梦。

似没想到苏棠这么硬气,宴君尧眸子里闪过一丝兴味。

余洁儿心里微微一紧,气道:苏棠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自己滚下去的咯?

苏棠起身准备离开。

站住!宴君尧叫住她,语气越发的森然:我让你道歉!

苏棠不可置信的回头盯着他。

也对,她牢都坐了。

她是不是无辜的,在他眼里都不重要。

蓦地,苏棠笑了。

余小姐,对不起。她朝余洁儿鞠躬,自嘲道:是我下贱推你,对不起。

说罢,盯着宴君尧,满意了吗?

眼里满是讥讽,宴君尧被她眼神刺激到,起身一把掐住她脖子。

苏棠,你是在挑衅我?

咳。苏棠憋着脸色不语,却也不如从前示弱求饶。

宴君尧脸色越来越难堪,一旁的余洁儿看戏。

苏棠算什么东西也配嫁给宴君尧,她恨不得苏棠消失!

君尧哥,你别这样......她仿佛被吓到了,糯糯出声。

宴君尧想是刚反应过来,一把松开苏棠,苏棠不察跌坐地上。

她强忍着泪意,怕狼狈的在俩人面前哭出来,起身跌跌撞撞的跑上楼。

宴君尧盯着她上楼的身影,心里有一种隐隐的脱离掌控的感觉。

苏棠......

心里默念一声,他便没放在心上。

经此一闹,他也没吃早饭的心情,拿着外套准备去公司。

余洁儿念念不舍的送他上车离开,转身朝二楼去。

苏棠浴室里刚用冷水洗脸压下泪意,余洁儿就追进屋里。

苏棠,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余洁儿一改白莲样,态度高傲道:跟君尧哥离婚,我给你一百万。

不然,我让你一分钱也得不到,君尧哥还会把你赶出宴家!

她的话,苏棠不怀疑。

只是......

她嗤笑一声,转身讥讽道:怎么,余家千金出手才一百万,打发叫花子吗?

她凤眸微抬,冷傲的气质展露无遗。

余洁儿愣了愣,万没想到,苏棠居然也是隐藏了一面。

在众人眼里乖巧软弱可欺的模样。

你......余洁儿指着她,苏棠这幅嚣张模样,宴君尧也不知道吧。

呵,嫌少是吧。她不屑的看着苏棠,三百万,五百万,我不在乎。像是看清苏棠的真面目。

苏棠推开她,她怕她忍不住动手。

三年来,她也不知怎么就爱上宴君尧,什么时候爱上他的。

从最开始的暗恨宴君尧毁了她的人生,到宴君尧的一千万帮爸爸渡过难关。

她*还着千万的债尽心尽力的伺候他,到爱上他。

这三年里,她以为人生会一直这么过下去。

直到,余洁儿这个白月光回国,她的梦就碎了。

才明白,宴君尧从来不曾在乎过她。

说送局里,当即大冬天里,一身单衣被带走,连句解释都不听。

做了三年浑浑噩噩的梦,失去自我,她该醒了。

见苏棠还敢推她,余洁儿恨得咬牙,追上苏棠就甩一耳光过去。

苏棠往后一仰躲开,反手一巴掌甩回去。

余洁儿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半天歇斯底里的回过神。

她,名媛圈数一数二的余家千金,被一个下*甩耳光了!

她怎么敢!

你跟宴君尧告状啊。苏棠挑衅一笑,走到衣帽间翻选自己的衣服。

苏棠你个*!余洁儿好看的脸狰狞一片,我要你死!

苏棠眸底微寒,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待两天。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

她走过去,似宴夫人打来的。

迟疑片刻接通。

苏棠,下午来老宅一趟。命令的语气。

好。苏棠忍了忍,把脾气忍住。

这三年来,那一千万......

回神,余洁儿不知何时走了。

她眼神微放空。

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下午去趟老宅再回家看看吧。

在局里关了十五天,爸妈并未来看她,不知是不知她被关的消息还是......

她不愿深想。

......

下午。

宴家老宅。

苏棠一身得体,端庄的坐在宴夫人对面。

啪~

一叠文件夹扔到跟前。

签了吧。宴夫人高贵道:人要贵有自知。

苏棠翻开文件夹,是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

她翻了翻,还是一份净身出户的协议。

便是跟宴君尧离婚,她也休想得到一份离婚财产。

见她视线落在协议上,宴夫人慈悲道:当然,你要签了,我们格外给你一份钱。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