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男友总是喜欢把腿扛肩上 学长趴下看看你的扇贝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男友总是喜欢把腿扛肩上 学长趴下看看你的扇贝

羞声解释完,她又赶紧补充道:“对了,用完记得还给我,我得监督着你,不能让你恣意的做那种事情,次数太多的话会伤身子的。”


真是个善良的女人啊,连这种事情都替我考虑到了,真好。忽然之间,‘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而且这次敲门的显然不再是上门推销,因为有人喊‘李双刚’。

意识到敲门者是李双刚的朋友,徐晴当时就吓坏了,赶紧把捂在胸前的白衬衣穿上,更是急切的往屋外推搡着我,显然是怕别人见到我们在一起产生误会。



可我特么还没拿上那双肉色丝袜呢,你让我拿上啊!



没给半点回身的机会,徐晴就把我给推到了屋外。



很无语,我只能回到自己屋子收拾收拾,准备到点上班。



临出门时我见到了来人,确实是李双刚的朋友,刘振,也是家机械厂的老总。



听他跟徐晴的谈话,好像是李双刚让他带什么东西来家里的。只不过见到我的眼神时有些畏畏缩缩的,仿佛偷了人家裤衩又见到了本主似的。



你一个老总,怕我个干活的干毛,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在这租住。



骑着电动车,出门后我往厂子的方向去了。



只是路上越想越不对劲,且不说刘振这家伙风评不太好,对女人色到要死要活的,单是他那临进门时看我的畏缩眼神,就足以让我对他登门的动机产生怀疑。



到了厂门口后,那种怀疑愈发的强烈,于是我忍不住的又调转车头骑车回家了。



哪成想还没来得及进门的,我就听到了院子内的、属于徐晴的旖旎声音——



“我好难受,我真的好难受,快给我……”

听到这源自徐晴口中的旖旎声音,我当时就懵了,下意识的认为是她跟刘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让我心里莫名的疼了一下子,如同针扎。



但以她的为人,我又总是觉得不太可能,于是放停电动车后我悄无声息的进门了。



蹑手蹑脚的回到院内,我看到了背对着我的刘振,以及面对着我的徐晴。



这时候刘振正兴奋的往嘴里倒着什么东西,含糊不清的说着‘稍后弄死你’之类的话语,想来是类似于万艾可等药物。而徐晴则表现的……有些魔障。



她此刻脸蛋儿通红通红的,不是因为羞涩,更像是一种病态的被撩骚到极致的红。



同时,我注意到她的双眼,此刻那双眸子里那还有半分先前的晶亮,有的仅是一种醉酒般的迷离神散,纵然是在面对着我也依旧没有任何反馈,感觉就好像是睁眼瞎一样。



我都懵了,完全不了解她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跟刘振之间的奸情使然,还是她受到了某种意外的影响?



直至看到水泥地面上的一个饮料空瓶,以及听到刘振口中的话,我这才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刘振咬牙切齿的发着狠,“之前我多次勾搭着你让我弄弄,你偏不,今天怎么样,一瓶加了料的饮料就把你弄到手了,还让你哭着求着的让我弄!”



他还在兴奋中狠狠地说着什么,但我却无心再听下去。



我说刘振先前来的时候眼神躲避如贼,原来真的是来行贼事的,只不过却是个大色贼,他是带着饮料过来骗徐晴喝下,然后想趁机跟徐晴发生关系的!



这个狗东西,听他的话他显然早就打起了徐晴的主意,只不过被徐晴一直拒绝,所以怀恨在心又色字当头的他弄了加药的饮料,骗徐晴喝了下去,才会导致眼前这放浪的一幕出现。



眼瞅着他低头扯起了腰带,我当时就急眼了。别说徐晴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对她有所觊觎,即便是个普通女人,我也见不得有人靠这种龌龊手段去占有!



于是我二话不说大踏步的冲了上去,铆足了力气对着刚刚回过身的刘振就是劈蛋子一脚。这一脚我可真是用足了老劲,估摸着就是根手腕粗的小树都能踢断。



而这么大力气带来的结果,就是刘振当时就把脸憋成了绛紫色,额头更是瞬间见汗珠,双手捂着裤裆放慢动作似的跪倒在了地上,随即脑门子更是接触地面,看起来就像是在给身前的徐晴磕头赔罪似的。



不过下一瞬他就倒在地上,弯腰蜷腿的好像一只大虾米,眼睛紧闭额头凸显青筋,显然是痛苦到了极致。



活该,该给我中意的女人下药,我特么劈你蛋一脚都是轻的!



正准备再给补上几脚以泄心头愤恨的,结果我的身体突然被人给抱住了,随后耳畔更是传来徐晴的魅转娇吟声,“我好热,我好难受,帮帮我……”



单是这百转千回的娇吟声,就足够让我心情激荡欲焰狂烧了,哪成想徐晴竟然还有身体上的动作,她突然抱住了我的胳膊。



正在我准备推开她阻止她的时候,没成想她竟主动退后。



我以为她的药力消失了,但事实上并没有,只听得‘哧啦’一声响,原本套在身上的白衬衣被彻底撕开。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刘振爬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想要对我有所动作,于是我抡圆了拳头冲上他噼里啪啦就是一通暴打,直打的他抱头鼠窜,狼狈不堪地逃离了徐晴家中。



要不是惦记着徐晴还在院内着,我今天非打出他花来不可!



将院门闭上后,我强拉着媚然旖旎如妖孽的徐晴回到了卧室。



我想把她丢到床上给她被凉白开清醒清醒,实在不行绑起来也可以,让她别再作孽似的诱惑我,我可是已经被她撩到极致了。



但就在我转头找水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飞到了我的脑袋上。



我伸手摸下来一看,卧槽,竟然是原本挂在她腿上的那条黑色短裙。



再回头去看徐晴,这时候她正倚靠床头娇息急促,。



“我真的好难受!”

徐晴说她难受,我当然知道她哪难受,通红通红的就跟要起火一样,而且还仿佛夹了个拔丝苹果,她怎么可能不难受。而且她语气中的旖旎与歇斯底里,也已经充分证明了她此刻有多么强大的渴求。



但难受的不单是她,还有我,我也很难受。



可就在即将接触到她身体的一瞬间,我脑袋中忽然泛起了院内地上的饮料瓶。



想起那个饮料瓶,我就不自禁的联想到了刘振,联想到了他那畜生般的所作所为。



站在徐晴的身后,我停止了任何的动作,甚至下意识的如同畏惧般的后退了半步。



如果我真的趁机占有了她,那我跟被我暴打的刘振、被我认为是狗杂碎的刘振,又有什么区别?或者这个并不重要,那么徐晴呢?当她清醒过来后,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产生极尽的懊悔,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会不会再也不理我?



一时冲动的爽快,带来的可能是极致的懊悔,我不能这么做。



咬牙强行操控着脑海中被欲焰灼烧至仅剩的一丝理智,我强行将徐晴给按倒在了大床上。



可以说,我完全是咬牙切齿的强忍了魔鬼般的冲动,才勉强将床单再次盖到她的身上,并且为防止她做些什么,我隔着床单将她给死死地压住,令她不能有半分的作为。



“我求求你了,我真的好难受……”



各种旖旎的哀求泛起在我耳畔,如灌注在我心头。



足足折腾了近半个多小时,徐晴这才精疲力尽的消声了。



许是药劲太强烈的缘故,燃烧了她体内所有的力气,这时候的她已经倒在床上闭上了双眼,原本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变得均匀。很明显,她睡着了。



我深吸一口气,更是将面庞埋在了覆裹着她媚人娇躯的床单上。



我不是占便宜,我只是想用床单擦去我额头上的汗水而已。她被药劲折腾到不行,我更是被她折腾到要死要活的,,这种倔强到让人骂娘的坚持,真是堪比扒皮熬骨的煎熬……



不放心将熟睡的徐晴一个人留在家里,所以我下午就没有去厂里。



至于李双刚那边,反正他中午认为把我灌醉了,那我就合理的不去他又能如何。



将徐晴留在屋内床上,我去澡堂冲了个凉,



说是冲凉,冲的还是心头那团乌七八糟的火焰。



盘腿坐在地上,任凭凉水冲洗了半个多钟头,我这才起身离开。



望着还带着反应的身体,我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懊恼的。



“你说你装什么好人,自己都要憋死了,又不是不喜欢她,干嘛忍着呢?你个烂好人,徐晴醒了都不见得知道你做过什么,你真是……”



“我知道。”



正在我抱怨自己的烂好人行为时,院内突然传来了羞涩的低声回应。



当我抬起头来时,就见到了身上已经穿好衣服,但头发依旧凌乱面色仍带余红的徐晴。这时候,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迅速低头,脸色更红了。



我都懵了,“你、你、你不是睡了吗?!”



她说,“醒了……”



这很尴尬,因为我们说的都是废话,睡完了自然要醒。在她转身羞赧回屋后,我也赶紧逃一般的进了自己屋子。



重新穿好衣服后,稍稍恢复平静的我敲敲门,走进了她的屋子。



“晴姐,我刚才只是以为你睡着了,恰好我那身衣服又得换,所以就……”



“嗯,我知道。”



徐晴坐在床边,面带羞红,只是已经不如先前那般的明显。



我长舒一口气,她没有再误会就好了。



随后,她又对我解释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跟我所猜想的差不多,刘振拿了瓶饮料,以准备新投资饮料厂让她尝尝这种产品口感如何,骗她喝了下去,再然后她就迷糊了,看刘振就是她的老公,而且口干舌燥的只想做那事。



在她说的时候,我不自禁的回忆起了先前她旖旎的状态,因而再起反应。



这很尴尬,所以我想找借口离开,免得让我们彼此间继续各自尴尬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徐晴突然羞声说道:“王军,我、我帮帮你吧……”

“啊?!”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