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王熙凤和贾琏睡过。平儿为什么留在屋里,安排凤儿留在门口?

发布时间:2022-01-24   来源:    

周瑞家的奉薛姨妈之命送宫花给贾家诸人。宫花不重要,重要的是各人当时情境,伏笔“戴花人”以后的人生际遇。而送宫花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两件事是“贾琏戏熙凤”和林黛玉“掷而不取”。本文就说一下“贾琏戏熙凤”的题外话。

阅读更多精彩

(第七回)走至堂屋,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凤姐房中门槛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周瑞家的会意,忙蹑手蹑足往东边房里来,只见奶子正拍着大姐儿睡觉呢。周瑞家的悄问奶子道:“奶奶睡中觉呢?也该请醒了。”奶子摇头儿。正说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

王熙凤与贾琏少年夫妻恩爱,中午休息时“行房”。《红楼梦》作为一部“风月”著作,描写新婚不久的王熙凤之“风月”文字实属必要。但曹雪芹妙就妙在含而不露,写得高明至极,以至于很多人最初看书都没能明白贾琏如何“戏熙凤”。

阅读更多精彩

脂砚斋[甲戌双行夹批:妙文奇想!阿凤之为人,岂有不着意于“风月”二字之理哉?若直以明笔写之,不但唐突阿凤身价,亦且无妙文可赏。若不写之,又万万不可。故只用“柳藏鹦鹉语方知”之法,略一皴染,不独文字有隐微,亦且不至污渎阿凤之英风俊骨。所谓此书无一不妙。甲戌眉批:余素所藏仇十洲《幽窗听莺暗春图》,其心思笔墨,已是无双,今见此阿凤一传,则觉画工太板。]

脂砚斋用“柳藏鹦鹉语方知”形容“贾琏戏熙凤”高明之极,点出曹雪芹不明写凤姐风月之文,是不唐突的高妙之笔,这且不提。

贾琏与凤姐夫妻行房事,也有两点需要注意,就是丰儿坐在门前把门,而平儿却在房中伺候。这个安排非常值得说。

阅读更多精彩

“贾琏戏熙凤”发生在白天的大中午。王熙凤作为荣国府的管家,每天要处理的事颇多。但凤姐的规矩是中午需要午睡一个时辰,这段期间不接待任何事。

各管家娘子都不会在凤姐午睡时跑过来触霉头。显然,丰儿被平儿安排在门口看着,不是为了防止下人们闯进来,而是为了担心贾宝玉和姐妹们进来。不想还真拦住了周瑞家的。

之所以说是平儿安排,因为贾琏回来夫妻行房是突发状况,一定是平儿细心代为安排。

阅读更多精彩

不过,周瑞家的一见丰儿坐在门前向她摆手,叫她往东屋里去,马上“会意”,证明主子需要安静门口安排丫头看着,在贾家这等人家属于常态。

周瑞家的“会意”是指她明白凤姐不让打扰,倒未必明白王熙凤正在做什么。直到贾琏传出笑声,平儿拿着大铜盆让丰儿舀水进去,周瑞家的才知道“原来如此”!

丰儿守门不算奇怪,平儿也在房中伺候就有点“接受不了”,她在房中做什么?这要从平儿的身份说起。

阅读更多精彩

平儿本是王熙凤的陪嫁丫头,被王熙凤逼着给贾琏做了通房丫头。“通房”虽然还是丫头,却有妾之“实”。对外称“姑娘”。等到彻底晋升为妾,才改为“姨娘”。

通房丫头从名字也知道,需要时刻陪侍在主人身边,也有服侍床笫的义务。

贾琏与王熙凤行房,其他丫头不能在旁,但平儿可以,或者需要在旁伺候。这是她的职责。

阅读更多精彩

“通房”制度是非常尴尬的,作为通房丫头,有妾之实却无妾之名。待遇也不如姨娘。像伺候主人行房这种事,通房丫头才能干,到晋升为妾一定是不能干的。

平儿若有一个好主人,早都让她晋升姨娘了。可王熙凤对平儿也不信任、严防死守,就算行房时有平儿服侍,也不允许贾琏和她有任何首尾。平儿这通房丫头做的,极苦!

通房丫头的存在,也变相说明贾家这等豪门的等级森严。主人行房都有人内外伺候看守,可知他们奢侈腐朽到什么程度。读书人借以窥知三百年前贵族生活,倒是非常有意思。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点击关注,点赞收藏,文章每日持续更新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